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侧,女子清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安九爷这才记起,还有个客人在。

    “连娘子,见笑了。”

    “九爷何必客气。”

    连凤丫说着,把手中的鸟笼物归原主,径自往二楼走,安九爷这也顾不上手中这只笨鸟了,“去,帮我拿着。”

    说着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把鸟笼子往一旁的跑堂伙计里一丢。

    “乖孙,休要丢下爷爷。”

    楼梯上,安九爷一个趔趄,差点儿摔一跟头。

    “安九爷小心了。”

    谢九刀一只手撑住了这位。

    “多谢多谢。”

    安九爷冲着谢九刀拱拱手,回头就狠狠瞪了那只笨鸟,鸟笼子里,那只八哥儿边琢毛,边鄙夷的望他,

    九爷气得没话说,眼瞅着前头那道纤细的背影,已经在转角口了,他此刻顾不上这只气死人的笨鸟,

    伸了食指,狠狠地冲着那鸟儿指了指。

    转头拎着长袍下摆,匆匆往二楼去。

    “连娘子,喝些什么?”他跑过去,见那女子已经找了个安静的地儿坐了下来。

    “随意就好。”连凤丫说道,打量四周:“九爷这两日生意不好吧。”

    安九爷叫了掌柜的来,吩咐了句,听到连凤丫的这话,苦笑地摇摇头:

    “唉,这两日,四邻右舍的生意都是无比凄惨。”

    这条街上,的确是很冷清。

    安九爷说着,坐到连凤丫的桌边:“所以,安某人倒是不知,连娘子今日是?”

    “有笔大买卖,九爷做是不做?”

    “我……”

    正说着,掌柜的来了:“九爷,茶来了。”

    安九爷收住了话,只等掌柜的布置好了茶水,等到人走了,这才说道:

    “我是商人,有利图之的事情,没有拒绝的道理。”

    连凤丫一拍掌:“好。既如此,那我可与九爷商议这门买卖。”

    安九爷正给两人满上茶水,“不急,先尝尝我这简居楼新到的茶,今年的新茶,不必武夷山的大红袍茶,你尝尝。”

    一杯热茶,推到了连凤丫的面前。

    二人饮茶一会儿,安九爷问道:“连娘子觉得如何?”

    “九爷问的是什么?是茶还是这桩生意?”

    女子容颜清淡,手中茶盏,晃荡了几下,茶汤十分清爽,琥珀色的茶汤,看不见什么杂质,慢条斯理道:

    “论茶,我不懂,论赚钱,我倒是十分有心得的。”

    安九爷一听,乐呵了,又给连凤丫倒了一杯茶:

    “老夫能问问,是什么生意,能叫连娘子亲自跑一趟简居楼?”

    连凤丫看了他一眼,转身对身后的谢九刀,道:

    “东西呢?”

    咦?还有的准备?

    安九爷不禁好奇起来。

    能让这女子这么精心准备的东西,一向都是能够挣钱的买卖。

    商人虽然是他另一个身份的掩盖,他为宫中那位爷做事不假,但在商场之中呆了太久了,假商人,也就成了真商人了。

    “当家的,等一等。”谢九刀说道,转身离去,听得脚步声越远。

    安九爷好奇地问起来:

    “是什么东西,如此神神秘秘。”

    说话间,连凤丫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喝茶,不时捏一块蝴蝶酥小口的品着,吃罢说道:

    “九爷,下回用绿茶酥配上这新茶试试。”

    安九爷闻言,有些不解,他却没有多问,反而挥手招来掌柜的:“你去准备些绿茶酥来。”

    那掌柜的也是够快的,许是这绿茶酥在简居楼这样的地方,是常备着的。

    他与谢九刀两人,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

    掌柜的刚刚布下绿茶酥,退出二楼,谢九刀手里捧着个木盒子,就上了来。

    “当家的。”他喊道,手中的木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连凤丫把盒子往桌子正中推了推,“就是这个。”

    咔哒——一声,木盒盖子敞了开来,露出里头三个小瓶子。

    “这里头装的是……?”

    一双白莹莹的手掌伸了过去,捻着个瓶子拿了出来,安九爷注意到,那只手上,不退的茧子……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过这女子的一双手了。

    可惜了……一双美手,长了一手的茧子。

    白玉有暇。

    他叹息道。

    视线还关注着那双手,嗅觉却清晰了起来,“这是……檀木香?”

    他原本注意着那双手的眼睛,顿时移挪到了那只手上的瓶子上,瓶子很小,巴掌大的一点,

    “你要做香粉香脂?”这是他能够想到的了。

    女子不语,把手中的瓶子递到了对面老者的面前,后者有些狐疑地接过了瓶子,入手就察觉到,瓶子中的似乎不是香粉香脂。

    他越发狐疑起来,抬头看了看对面,女子素雅的面容,轻轻含笑,望自己。

    带着一些好奇,一些试探,他嗅了嗅瓶中,眼中露出满意……就算是香脂香粉,味道也比市面上能够买到的任何一种,都要好闻舒服,也更加的还原了檀木香原本的味道。

    这就更引起安九爷的好奇心了,倒出来一些,他“呀”的一声:“水?”鼻息之间,那檀木香更浓郁了些……的确是这些“水”散发出的味道。

    他此刻的好奇心,彻底已经被挑起来了,视线落在木盒子中剩下的两瓶小瓶子上,不假思索,即可伸出手去拿了盒子中的一瓶,打开瓶盖子,倒出,果然又是“水”。

    第二瓶都开了,没有道理放着最后一瓶不看一看。

    三瓶看完之后,安九爷的好奇心是满足了,但求知欲却被挑起:

    “你怎么做到的?”

    如果光光用檀木去泡,用花瓣去泡,根本是做不出这样的味道来的。

    这样的“水”,其香味,和真实的花香十分接近。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用“水”就可以泡出来的味道。

    “这东西,叫香水。”

    连凤丫说道。

    安九爷“唔”了一声,径自点头道:“倒是贴切。但连娘子到底怎么做出来的?”

    连凤丫摇摇头:“怎么做出来的,这就不能和九爷分享了。”

    安九爷闻言一愣,随即明白,自己这是犯了行业大忌,没事打听别人的方子,那决计不行的。

    “安某人只是好奇,实在是,这香味,就像是真的一样,市面上也有檀木香的香脂,味道却是差了一些神韵的。”

    “我若是告诉九爷,这香水留香的时间,至少有半天之久,九爷觉得,这东西,能挣钱么?”

    安九爷眼神一亮,“能!当然能!能赚大钱!”他手里一手抓着一个白玉瓶子,死死地抓紧,捂着,好似怕人偷走一样。

    末了又有些不信:“真能留香半天?”

    “一天也是可以的,只是到了下午,香味会淡很多,要是不挑剔,隐隐约约也还是能嗅到的。”

    “好东西!”安九爷大呼,眼底精光四射:“这东西,要是卖出去,最讨贵妇人们的欢喜不过了!”

    连凤丫含笑相望,安九爷的确是很有商业的嗅觉,很敏锐,自古以来,女人、老人、孩子的生意,都有市场的。

    “不光是贵妇人们,”安九爷摩挲着右手上那瓶檀木香:“檀木香啊,最受勋贵老爷公子哥儿们的喜欢。”

    “那九爷,这门生意,你入不入?”

    安九爷想也没有想:“入!当然入!”百赚不赔的生意,干嘛不入?不入他才是傻子呐!

    “连娘子想要怎么做这门买卖?”他问道。

    连凤丫从实说道,倒也没有什么隐瞒,安九爷听着,频频点头,她所言,他是认可的,

    又加之,她期间穿插着一些,他从没有想到过的点子,安九爷信心十足,这下这个生意,就更加保妥了。

    兴奋头上,他几乎高兴得快要手舞足蹈起来,那欢快的小心脏跳的飞快,眼前已经出现一座巨大的金山,而这金山的一角,有他的一份。

    能不高兴么?

    没人不喜欢银子不是。

    但,下一刻,他脸上的笑意僵住了,脑海里忽然跳跃着什么……安九爷越是思索,越是觉得……

    忽,他收起笑意,沉沉望向对面:

    “连娘子,这门生意,即使没有我简居楼插足,如今的你,也能够一力促成吧。”

    他问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女子的脸上,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来。

    他实在想不出,这香水的生意,从前她一个人支撑不起,但如今的她,早已经能够独立支撑一个买卖了。

    即便是这个买卖,将会引人眼红引人嫉羡引人觊觎……如今对面那个女子,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他不知,她有什么理由,要自己来插一脚分一杯羹。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权贵娇女 透视异能:窦小宝的精彩人生 无止战歌 重生之玄学首富 天庭启示录 失业后,我绑定自由职业系统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