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御医是问了想要问的,但心中的疑惑,却始终没有解答。

    他却不知,自己这个问题,却是碰到那位的痛处。

    萧凤年打发了周御医走,自己心里却沉到了湖底……毒,是他下的。

    陆平跟在萧凤年的身后,前面那道伟岸的身影,在夜色下,显得寂寥。

    他跟在身后,几次想要开口宽慰……到如今为止,陆平依旧不认为,那位凤淮县主,有什么过人之处,就能让殿下心系于她。

    ……

    就在不久前。

    还有一个人拜访了沈家,他于暗处,看着那一切。

    只等这沈家,一切归于平静之后,那道月白色的身影一闪即逝。

    这是一处庄园,庄园并不大,外处不起眼,入里,叹一声布局精巧。

    月白身影,洒脱翩然,如若惊鸿,脚尖轻点,点着墙头,一跃而下,

    月下,疏影横斜,那公子面若仙人,不似凡尘。

    “公子你可回来了。”陆不平焦色道,迎了上去:“公子,我们回藏幽谷吧。”

    他是真担心,要是叫人发现了公子踪迹……

    “回去?”月色下,巫倾歌拔长的身影,缓缓地转了过身,挑着好看的眉:“我才到京城,做什么急着回去?”

    “可是,可是要是让人发现……”

    “不回,公子我还没有看够这一场又一场的好戏。”

    陆不平见他家公子神色诡然,他闻言,眼皮狂跳,“公子你可不能做傻事啊。那、那要不……咱看看……看看就看看,”陆不平显然是做了一番心里斗争,咬牙狠心做出让步:

    “公子,咱只看看,好不好?”

    只看看,就是不要做什么了。

    就看看……看看总不会出什么岔子了吧。

    那仙人一样的公子,当真是无一处不美,懒懒瞥自己的跟班,嘴角施施然地勾了起来,慢条斯理道:

    “好啊。”

    他道,好啊,陆不平得到了保证,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小祖宗啊,只是看看,这下总不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公子,属下已经备好了浴汤。属下送公子回房吧。”

    “嗯,好啊。”

    公子答,慢悠悠地往自己的寝室去。

    只待公子入了房内,陆不平退了出来,不忘带上了门扉。

    公子轻解白衫,一盏烛灯忽明忽暗,三五水声唰啦响起,随即归于平静。

    半人高的浴桶,热气缥缈,公子轻轻靠在浴桶边缘,闭上了眼,似享受,艳红的薄唇,轻轻溢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屋外风过叶梭梭,树枝疏影横斜,把半面窗户纸遮得稀稀拉拉,投射下来,像是鬼怪作祟,乍一看,有些阴森森。

    屋里,许久没有动静,仿佛浴桶之中的人,已经睡着了。

    “公子?公子?”陆不平喊了两声,屋内无人应。

    他又喊了一声:“公子可好了?属下进来收拾了。”半晌,依旧无人应,想了下,不放心地催促:

    “属下真的进来了啊。”

    边说,伸出手,神色还是犹豫的,可里头始终没有动静,洗澡也该有个水声吧,连个水声都没有,他心一横,伸手推开一条门缝,一只眼睛凑了过去,偷偷想从门缝看一看里头的情况。

    眼刚凑到门缝前,

    嗖——啪——!

    一条洗澡布沾着水,对准门缝就砸了上来,陆不平咬牙心骂:连个毛都没有看到,平白吃了一洗澡布的水!

    他愤愤:“公子,你好歹给个话!”

    “你想偷看本公子洗澡,就直说。”

    啊呸——!陆不平心里骂道:谁要看!

    “属下是怕公子在里头出事儿!”他重点咬了咬这“出事儿”三个字。

    “洗澡能出什么事儿?”里头传来哼哼声:

    “说吧,是不是想偷看本公子洗澡?”

    “没有!”陆不平脑仁儿青筋绷了绷,转身就走:“公子慢慢洗,明日属下再来整理屋子!”

    屋里头,巫倾歌气走了陆不平,听着脚步声走远了,他嘴角一勾,“唰啦——”一声,从浴桶中起了身。

    一只修长的腿,跨出浴桶,水渍滴得一地,他长臂一伸,从屏风上捞起一件单衣,素白的单衣长袍宽松,

    随意往身上一套,又拢了拢衣襟,踱步走到了窗户边,吱嘎——一声,窗户大敞,高挑的身子,就立在了窗前,树影被月色照着,投射在他的脸上,

    让那张本不染尘俗的谪仙人的容颜上,变得诡怪,这一刻,那张谪仙的面庞,看着像是魔。

    “真是,好大一出戏。”他低声喃喃。

    衣襟不知何时松了,露出里头若隐若现玉白的胸襟。

    “原来,你在乎她啊。”

    公子唇角一寸一寸的扯出一道弧度,“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色中,笑声在这窗前树影下回荡许久,谪仙人,额间血痣,殷红似血。

    “可她,是个半死人了。”萧凤年啊萧凤年,原来是你在帮她。

    那女人,本该已经毒入心肺,病入膏肓,如今却还好好的,他还奇怪,自己的诊断,一断定生死,从没有出过差错……原来啊,原来如此。

    巫倾歌修成白皙的手掌,捂住了脸,低沉的笑声,从指尖缝隙中倾泻了出来。

    ……

    月落日升时分

    鸡鸣狗叫之时

    丁小六睁开了眼,他看了看四周,又摸了摸自己身下,薄软的床褥,正适合这个时节。

    他眼中露出疑惑,难道是死了?

    否则,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床褥子睡着?

    他一动,浑身都疼,疼的龇牙咧嘴,他又疑惑了……死了也会觉得疼?

    “你醒了?”门无声敞开,丁小六被门外明亮的光线,刺得眼发疼,下意识地眯起眼,用手遮住光:

    “我死了?”

    他一开口,自己都吓得一跳。

    声音沙哑得像是七十老叟。

    “死了也会疼?”门口那人打趣,一边朝着里间走了过去,这时,丁小六才看得清楚,但也茫然了:“你是?”

    郑三娘子把手中的托盘放在床旁桌子上,扭头走向丁小六:

    “你别动,我替你瞧瞧伤口。”说着就要动手,丁小六觉得身上被子一轻,屁股胆子凉飕飕的,他这才猛地叫起来:

    “别、别看。”边喊边手忙脚乱捂屁股,光秃秃的屁股叫人看见了。

    “害羞什么?”郑三娘子笑着拍开丁小六的手:“我就是替你瞧瞧这伤势有没有好些,伤口有没有化脓。”

    “你、你、你那也不能!”丁小六誓死护卫自己的光屁股,就算是没媳妇儿,也不能白叫人看了去,失了清白!

    郑三娘子闻言笑得见眉不见眼,她看也看了,这时候也就不与丁小六掰腕子了,从善如流地替丁小六盖上了被子,这才说道:

    “这里是温泉山庄。”

    “温泉山庄?”丁小六愣了下,随即差点儿跳了起来:“是县主,是县主对不对?”

    他一跳,又牵动了神经,又是痛的一阵龇牙咧嘴。

    “你慢些,好不容易才好些伤口,别再重了去。”

    又道:“为了治你的伤,可是费了县主好些银两。”

    “真的是县主???”丁小六这回不顾“清白”了,一把抓住郑三娘子的手:“真的是?你不骗我???”

    他这激动模样,看得郑三娘子愣了下,随即道:

    “你可知,你昏迷了多久?”

    “不!不不,婶子,烦劳您先告诉我,是县主么?”

    郑三娘子又是一阵愕然……她就没有见过这么死脑筋的人,也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

    非得就要问出这个问题。

    好像自己不回答他,他就会一直问下去,郑三娘子无奈,点头道:“是县主,凤淮县主。”

    “真的是她?”丁小六面上露出狂喜之色,他没有死,他还在县主的温泉山庄里,是不是……是不是县主真的就收下自己了?

    “县主……县主可有什么话留下?”他又怕是自己想多了,惴惴不安地追问郑三娘子。

    “倒是有一句……”

    她话才说一半,就被那床上躺着的丁小六抓住了手腕子,紧张地问:“县主说什么了?婶子,您快告诉我!”

    郑三娘就没有遇到过这种人!

    想要打趣两句,低头却看到一双无比期待的眼,这双眼中,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郑三娘打趣的话,到嘴边也变成了:

    “县主说,别吝啬着银子,一定得把你治好为止。”

    她看了眼激动不已的丁小六,心里道一句,这毛头小子,“你叫丁小六吧,县主说,往后你就在这温泉庄子里,先跟着学一学。”

    这句话一出,丁小六狂喜不知如何是好,眼泪就出来了。

    看得郑三娘目瞪口呆,她说什么了呀,就把这小子说哭了?

    “婶子,我、我躺多久了?”

    郑三娘翻个白眼,终于想起来自己的事儿了啊?她还以为这小子真的不在乎呐。

    “你送来庄子的时候,伤的不轻,昏睡了也有三天了。”说着,她起身:“饭菜给你放在了桌子上,饿了的话,自己吃,都是一些清淡的,好好养着吧。”

    又道:“要是有事,就让人来找我,我姓郑,你喊我一声郑三娘子就行了。”

    说罢,转身出去。

    丁小六没有顾得上郑三娘子离去,他此刻激动不已,门关上,丁小六趴在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终于、终于……呜呜呜呜……”

    他打定主意,定要好好学,好好办差,再也不想一辈子给人看大门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天价片酬,我反手捧红路人 星河彼岸【文明的终局】 神奇宝贝之开局鲤鱼王 八个姐姐独宠我,全是扶弟狂魔! 都市修真之闲鱼想躺平 重生91:重生了,就别动刀了吧 过继之中年危机 都重生了,谁还和你纠缠不清 官场:我重写了人生剧本 钓鱼界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