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院子中

    连凤丫讶然了一下,明春如意,粉鸢紫鸢,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

    “大娘子,您回来了。”嫣然笑颜容容迎了上来,连凤丫这才回头看过去,“不必行大礼。”

    嫣然也不推脱,果真直起身子来,叫了明春去打水,明春小意应下,连凤丫瞧她乖顺的狠,觉得让嫣然回到凤淮雅居来,这是她做过再对不过的决定了。

    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虽然这四个丫鬟对她造不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可这要是一直给她背后使袢子,那也十分讨人厌。

    碍手碍脚的狠。

    她接过明春手里润湿的帕子,擦了一把脸,褚先生救过来了。

    “先生随我来。”

    她房间隔侧,还有一间西厢房,西厢房本来是空着的,

    看里头的摆件,规划的时候,应该是一间书房来着。

    只是外人皆知,她连凤丫是个不识字,没上过私塾的白目,这书房在这院子里,也就成了摆设。

    院子里头的丫鬟小厮,今天却看到她第一次进这书房去,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明春四个大丫鬟,更是眼睛瞪得直溜溜的看。

    如意小声嘀咕了一句:“她又不识字。”

    话音刚刚落下,就瞅见嫣然厉色急颜,如刀子一样,戳着她来。

    她赶紧埋头不敢说话了。

    明春抬脚要跟过去。

    一道身影挡在她的跟前:“你要去哪儿?”

    “闻管事,奴婢是大小姐的贴身丫鬟,要去服侍大小姐的。”明春眉眼低垂,乖顺答道。

    可不知是不是看错眼了,面前这闻管事,虽看着和蔼亲切,却好似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看,明春下意识地更加低眉顺目了。

    “倒也不必,大娘子她向来是个亲力亲为的性子,寻常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若真的有什么吩咐,她会让侍卫来传唤的。”

    “可……”明春欲要再说什么。

    “可是你就是想要跟着进去服侍大娘子么?”

    这声音亲切柔和,不带一丝棱角,却听得明春一阵心虚起来:“既闻管事说了,奴就在这里候着大小姐的吩咐罢。”

    嫣然眉眼笑弯着,“你是个体贴细致的。”

    体贴细致……闻管事是在提点自己心眼多,管得也多么?

    明春守口如瓶,不再说话了。

    那边书房之中。

    褚先生坐于书桌之前,放下了手中的笔,桌上一张宣纸,墨迹还没有干透。

    “当家的,写好了。”

    这是一封信,信中内容,此刻,只书房之中三人知晓。

    褚问眼观鼻鼻观心,看似平静,心中却起了轩然大波。

    她要做什么!

    这字里行间,无多赘述,但透露出的意思,却叫人骇然不止!

    “褚先生想要说什么?”连凤丫见老者欲言又止模样,她问道。

    褚问思索片刻,说道:“当家的,要是老朽没有猜错的话,当家的并不是为了开垦荒地,实行田地山丘农耕养殖一体的新式经营理念。”

    连凤丫闻言,放下手中刚刚写好的信纸,来了信纸:“哦?那褚先生说说看,我是为什么?”

    “要推行新的耕作方式,必然需要丈量土地。”

    褚问话不多,却一语中的。

    连凤丫眼神一亮,随即,释然一笑:

    “褚先生就是褚先生。”

    褚问握在身侧的手,倏然捏紧,与其说刚才故作淡定,但真的从她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猜测时,褚问还是被这女子惊到了。

    “可老朽不知,当家的缘何要做这些繁琐的事情,于当家的无益处。”

    的确,给沈家三公子出谋划策,即便这是良策,对她而言,也没有任何益处。

    这要不是良策,那说不得还要得罪了沈三公子,连带着,得罪整个沈家……不管其结果如何,于她而言,都是没有必要的多此一举。

    连凤丫欣赏褚问,这老人,总是能够一眼看穿事情的本质。

    她眸光说说,熠熠生辉,看着褚问,略显得奇怪地扬声问道:

    “褚先生可知,当今天子,为何会点我阿弟为探花郎?”

    “因为竹心少爷少小出众,拔得三榜之一。”

    褚问答道,却见那女子摇摇头:

    “是也不是。”连凤丫说道:“你可知,贴在东华门上的那份卷宗,并非竹心殿试的全部卷宗?”

    这一下子,褚问惊到了!

    这如果东华门上贴张的不是竹心少爷的全部卷宗,那全部卷宗又是什么。

    天子贴张殿试卷宗,为什么独独要扣下竹心少爷的一部分卷宗?

    四个字划过了脑海——

    不能见人!

    唯有如此了……

    唯有那没有被张贴出来的卷宗,是不可见人的,天家才会扣下来。

    那,竹心少爷到底写了什么!

    褚问又去看向被女子放回桌上的那张信纸——

    丈量土地,被扣的卷宗,

    土地,殿试的卷宗……有一个想法,飞快地划过!

    他陡然瞪大了眼睛:“莫不是!!??”

    自古,土地便代表财富,财富,是富贵人家的积累,这是要土地???

    褚问其实想错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绝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

    连凤丫低声在褚问耳边说道:“丁银制需要改制了,竹心殿试卷宗被扣下的那部分,写的就是摊丁入亩。”

    嘶~

    褚问狠狠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麻了!

    瞪大了眼盯着女子面上,好半晌都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他只以为是要动一动士绅的土地,却没有想到,竟然更决绝!

    这是要闹翻天的节奏!

    而天家独独留下竹心少爷的那一份卷宗内容,这意图,便有些意味深长了。

    “恐竹心少爷未必能够承其重。”褚问道出自己的担忧来。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他终有一日,必得长成参天大树,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好男儿。

    既这条路是他自己所选,我这个当阿姐的,也只能是在活着的时候,暗中照应着他。却不敢真的替他挡风遮雨,温室里的花儿草儿可是娇弱,经不起风霜摧残。”

    褚问听得心里一阵百味杂陈……这女子,背负太多了。

    他是随着连家从那最初的小镇子上,一路上往这天大地大繁荣无双的京都城来的老人,

    见过她历经过风霜,踩踏过刀柄行走。

    那一对夫妻,虽然不捣乱,早年的时候,性子也当真是弱了一些。

    再有当初连家老宅的胡搅蛮缠,

    世人只看到这女子如今光彩夺目,他走在大街市井,听到的无不是艳羡着这女子是祖上烧高香,真是泼天的好运。

    谁人又能看到,这女子当初走过刀山火海,荆棘遍布的山道上,永远有这女子不屈坚定的脚步。

    便是这女子便是自己亲生的闺女儿,褚问这个外人看着,也觉得心疼。

    “若是如此的话,当家的这一份信函送到沈三少爷手中,不是帮他,反倒是会害了他。”

    连凤丫摇摇头:

    “那就要看这位沈三公子的选择了。

    我与这沈三公子相处不多,寥寥几面。

    但这沈三公子不像是个想要碌碌无为的人。

    我信上也说了,若是想要平平安安不起幺蛾子,那便就此作罢,只当推行农耕新法的一说,不存在。

    在职期间,只要记住两条:修路、通河。”

    凤淮镇上是有河流的,只是那条河流,在凤淮镇的那一段区域里,河面并不阔朗,弯曲绵延颇多,更有其他细致末流。

    凤淮镇上那条河流的区域,原本已经不阔朗了,支流还颇多,那边不适合行船。

    “褚先生,劳你再添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

    至于通河,那就不必说了吧,天家现如今在做什么?

    ——修运河。

    运河修好,凤淮镇那一段河道,要是也能够修好,接通新运河,那可想而知,运河开通之时,就是凤淮镇那个小镇热闹富裕起来之日。

    连凤丫把信纸塞进信封之中,让谢九刀快马加鞭再去一趟凤淮镇上,又让江去这几日跟在她身边。

    而沈家此刻,却起轩然大波:“听说陛下要在太子殿下的明镜山庄,举办双成宴呢。今年我家小姐定是最出彩的那一个。”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匹夫驾到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 妖龙重生之现代逍遥傲世录 医路官途 仙帝觉醒,祸害绝色美女老婆 官途纵横,从镇委大院开始 团宠锦鲤小福宝,旺家旺夫旺全村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