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个好看的不像样的小孩子,凭空出现在了鸟兽绝迹的苦寒雪域中。

    任何人看到他们,都会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或者遇到了鬼狐精怪……

    然而除了仙人,谁肯为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白白浪费灵药?

    雪洞内三人一阵沉默,手捧铜碗的陈子凌身体上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小嘴喝了一口温热的蔬菜粥,才觉得身体舒服了些。

    “我们并不是仙人,对两个要死的死人,我们没有说谎的必要。”陈子凌十分郑重地纠正道。

    听到陈子凌的解释,二人好不容易提起的精神,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双眼变得有些暗淡。

    “你们如果不是仙人,怎么能让我们多活这么久?怎么能出现在这里?”二人不甘心地追问道。

    柳轻眉一脸同情地看着思想蒙昧的二人,声音轻柔:“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无论你们相不相信,这一切都只是个巧合。”

    二人最后的幻想终于破灭了,缓缓躺在了地上,似乎对人世间也没了留恋。

    陈子凌不知他们之前经历了什么,对二人的身份也开始疑惑起来,“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闲着也是无聊,不如当故事讲一讲?”

    柳轻眉听到陈子凌,对两个即将要死的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二人反倒没觉得他的提问有什么怪异,和三人相处中,他们也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小男孩简直就是个故事迷。

    二人躺在地上也听了小女孩许多荒诞的故事,大概只有脑袋里的故事可以报答他们了。

    二人断断续续地讲起了亲身经历的故事。

    从他们如何进入雪域,如何遭遇极夜,又如何发现神庙,最后又因何与肖恩发生了冲突。

    柳轻眉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二人,惊恐道:“你们竟然吃了人肉?”

    “不吃就得饿死,现在我们也算糟了天谴,除了肖恩和苦荷外,我们这些小人物都会带着这个秘密死在雪域。”

    陈子凌似乎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开口道:“这件事一旦被外人知晓,终究对他们不太光彩,所以你们就打算提前动手?”

    二人齐齐痛咳几声,嗓子里发出一阵阵嗬嗬的沙哑声,“这是个圈套,肖恩和苦荷伪装成身受重伤的模样,众人都猜测他们一定在神庙中得了什么好处,不然也不会带着我们回返。”

    “杀了他们就能得到神庙的宝贝,还能避免回去后被暗中灭口,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二人苦笑一声,“可笑的是,直到死亡即将来临时,我们才明白之前的一举一动,一直就在肖恩二人的算计中”。

    陈子凌用手裹了裹身上的狐裘。肖恩的阴险狡猾程度,重新刷新了他的认识。

    好在他和柳轻眉没有和肖恩一同上路,一旦被他看清虚实,谁知道肖恩会做出什么阴险卑鄙的事情?

    肖恩和苦荷并没有主动动手,被杀的人也是死有余辜。就算这件事竟魏国最严苛的大理寺审理,他们也没有违背任何律法。

    陈子凌忽然眼睛一眯,发现了什么不合常理的地方。

    “你们都要死了,我还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听到陈子凌的问话,二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始终不肯多说。

    陈子凌也傻眼了,刚才对方连发现神庙的事情都说了,这究竟是什么秘密的身份,竟让他们宁愿带到地下也不愿与人分享?

    不过,既然他们不愿开口,陈子凌也懒得再问,几口喝完了铜碗里的蔬菜粥,盘坐在地上感受着体内真气的流动。

    丰沛的真气如同冰封了一般凝滞在经脉中一动不动,身上直觉的寒冷异常,没有任何温度。

    几个时辰后,真气重新变得暴躁起来,不受控制地在经脉中来回冲撞。

    溢出经脉的真气,化为一股股热流遍布五脏六腑,陈子凌的身体如同一个大火炉般,不停朝外散发着热量。

    二人躺在地上,眼睛越来越疲惫,不多的生命正从他们身体里悄悄流失。

    雪洞外的阳光依然是那么清冷,白幽幽的似乎没有任何温度。太阳在空中斜斜地飘来飘去,始终不肯坠落。

    柳轻眉望着他们提醒道:“讲讲魏国的事情吧。”

    洞穴中很快又传来了二人虚弱的声音,“……皇帝陛下于龙源二年,调集军民百万,征讨对我魏国不敬的荒人游牧……”

    “……数万颗高血淋淋人头堆起的小山,沿着单于王庭,一直垒到魏国边境,我们败了……近百万魏国男儿全部惨死荒原……”

    “……魏国百姓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可是陛下太心急了些。第二年,便重新出兵西征,此时国力尚未恢复,招募来的新兵还未精熟战阵……后来也只是惨胜……”

    二人提起当年亲身经历的惨事,还心有余悸,眼神中似乎有着大恐惧,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如今内忧外患并起,就连小小的庆国也开始蠢蠢欲动,我魏国亿万百姓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战火之中……”

    二人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才愤愤不平地说完了心中的忧惧。

    光着膀子的陈子凌听完后,摇了摇头一脸无奈,“你们有没有什么亲人,有没有遗言之类的?帮你们带话我们还是能做到的。”

    二人青黑色的肌肤已经变得极为暗淡,皮肤下流动的血管也干瘪了下去。

    或许是被陈子凌的善意感动,也或许是将死之人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份善意,二人决定对他交代些什么。

    陈子凌将脑袋靠近了一人的嘴边,努力听辨出那人嘴里的话语,待发现这人已经没了呼吸,忙又将耳朵靠近旁边另一个人的嘴边。

    陈子凌听完后,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见他似瞌睡般轻轻点了点头,才确认了刚才的消息并不是他的错觉。

    出于礼尚往来,陈子凌提高了一下声音“肖恩带去的并不是长生不老药,那是滋补药丸,你们昏迷时也吃过。”

    陈子凌不知道这句话他是否听进了耳中,伸手在他的双眼前晃动了一下,见他已经没了任何反应。

    柳轻眉握了一下陈子凌的双手,神情不尽落寞,叹息一声,“五竹将洞口封死,子凌我们出发吧。”

    五竹站在雪洞外,手里铁钎一挥,小小的洞口便被一股风雪迅速掩埋。

    三人重新向南行进,五竹的步伐依旧是那么的稳定,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

    柳轻眉好奇地看着陈子“他们临死前,对你说了什么?”

    “他们让我去东夷,给一位商人带个消息,作为回报说不定那位商人会找人治好我的身体。”

    “什么消息?”

    “肖恩可能已经拿到了长生不老仙药,魏国皇帝可能还会活很久很久。”

    柳轻眉忍不住咯咯一笑“就是那颗蓝色小药丸?如果魏国皇帝能够长生不死,那我们就是真正的仙人。”

    笑停后,柳轻眉看着陈子凌开心道:“那我们就去东夷城吧,说不定真的能找到治好你身体的高人。”

    陈子凌无奈地点了点头,实在想不到柳轻眉会是因为他身体的原因才去的东夷城。

    “东夷城里面有个蹲在树下数蚂蚁的白痴,要不要去搭救他呢?”

    陈子凌又是无奈一叹,如果将他从家庭虐待中解脱出来,人间会不会少了一个大宗师?

    “轻眉,如果你自小在家中遭受虐待,受人白眼,吃的比猪差,住的比狗惨,你有了强大实力后会不会报复家人?”

    “为什么问这么古怪的问题?”

    柳轻眉被他问的一呆,最后还是静下心,将这个丝毫不易于‘父母和老公同时落水先救谁’的两难问题,认真思索了一番,不确定道:“或许会。”

    “会不会杀了他们?”

    “我很怕死,自然也不喜欢看人死,所以我不会。”柳轻眉很确定地摇了摇头。

    “这就难办了。”陈子凌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

    太费脑袋的问题他一向不怎么擅长,思考一久忍不住打起了瞌睡。

    东夷城正处于炎炎夏日,城主府附近一颗高高的大树下,蹲坐着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衣衫破旧,目光呆滞,两道鼻涕挂在鼻端,在空中拉出两道丝线,手里拿一青色树枝,正在地上不停戳着蚂蚁。

    玩的累了索性就蹲在地上打起了瞌睡。

    “七少爷,您又在这数蚂蚁呢?”路过的人不时调笑一句。

    小男孩头也不抬,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何每天都有这么多白痴,问这么明显的问题。

    轰隆!天上发出一声响亮的雷鸣,豆大的雨滴瞬间倾斜而下。

    早已在洞穴外堆了一个小土堆的蚂蚁们,此时正躲在洞穴里避雨,街上的行人却一个个淋成了落汤鸡。

    小男孩站起来,摸了摸湿漉漉的头丝,扔下手里的树枝,慢慢悠悠朝住所走了回去,看着街上的行人摇了摇头,“还不如蚂蚁聪明。”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