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家的产品在这个世界上那可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陈子凌和叶轻眉不用每天惦记着被同行打压,产品更新迭代也是看他们的心情。

    叶家商号在各地又采用了代理人的模式,依托各地商人固有的关系网开拓市场,互利共赢,在市场信息采集方面没有太过重视。

    自从郑家倒台以来,陈子凌在这方面确实动了点心思,正合计着构建一个信息网络,既可以方便与代理商沟通,又可以尽快了解两国间的势力变化。

    陈子凌听到对方的声音,抬起头双眼色眯眯地看着站在乙字号房门前的王启年,笑道:“王启年?好名字,好名字,久仰,久仰。”

    久仰?王启年被他看得心中发毛,怎么觉得不是他要忽悠这位土财主,反倒是自己成了对方嘴里的一块红烧肉?

    凭借着多年江湖经验,王启年突然警觉起来,当下打起了退堂鼓,呵呵笑道:

    “前几日见公子身体多有不适,没想到短短数日公子就恢复如常,真是吉人自有天佑,公子无恙,在下就放心了,告辞,告辞。”

    “王兄话说的如此真切,言语诚挚的令小弟直欲落泪,没想到你我萍水相逢,王兄就对小弟如此关怀,你我二人实在有缘,既如此……哪有不把酒痛饮一场的?”

    陈子凌如同对心爱的女人表白般说的款款动情,听的杏儿丫头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平时都见人求他,什么时候见他对人如此热络起来了?

    若是个美女还情有可原。可是,这位江湖郎中怎么看都长得磕碜了点……

    杏儿丫头捂着小嘴一副要吐的表情,也不敢多问,只好扶着小蛮姑娘进了房间。

    陈子凌身后的护卫,将临近的乙字三号房打开,一左一右引着王启年就朝里走。

    得,这下成了人质,王启年想走都走不了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他努力将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下来,咧嘴一笑,“不知公子高姓?何方人士?”

    陈子凌摆了摆手,“在下不姓高,叫我陈子凌就行,东夷人。”

    “东夷,好地方!王某有幸去过一次,那真是繁华富庶,货物云集,让王某大开眼界!”王启年说着竖起了大拇指,眼角在房间内溜溜一转,就将室内环境看了个大概。

    不到数息时间,他就算计出了几种不同的逃脱方案。

    看到地上一块留有黑色污迹的地板,王启年心中暗暗发苦,这该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故意炸自己的吧?

    “蛮荒之地而已,王兄过誉了,说起货物繁盛,哪里比得上人口百万的大兴帝都?”

    “王某发自肺腑,没有半句虚言,东夷城繁华程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沿街贩卖的货物也是千奇百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听说好多东西在南庆只有在皇宫才能看到!”

    陈子凌在护卫耳边小声吩咐了一句,二人一起走出了房间,转身轻轻带上房门。

    房间内二人一问一答,随意聊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半个小时后,客栈伙计抬上来一桌丰盛的饭食。

    除了一些汤羹,甜点,桌上的饭菜多是用东夷叶家特产的铁锅烹制出来的菜品,价格比寻常饭菜贵了三成。

    王启年咽了口唾沫,神情稍微放松了些,既然对方没翻脸,就说明事情并不是最坏的那种情况。

    “王某只不过问询一句,就让陈公子如此破费,这让王某怎么好意思?”

    王启年嘴里连连推让,屁股却是稳稳地坐在凳子上,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不要说他一个贩卖假药的小商贩,就是这个时代家中有几千亩良田的土财主,也不见得会请人吃这么好的饭菜。

    今天愣是让他王启年碰上了,哪有白白错过的道理?

    “东夷叶家真是巧思妙想,听说这些做菜的方式,还是从东夷叶家传出来的,不怕陈公子笑话,王某只听过还没舍得吃上几次。”

    王启年言语真诚,也确实没有在这方面夹杂水分。

    寻常铁锅按照东夷叶家的做菜方式,不到一天功夫就得将好好的铁锅搞烂,如此大的成本加到饭菜上,一般的食客谁能承受的了?

    令人称奇的是,叶家的铁锅翻炒烹炸怎么操作都不会轻易坏掉,不过价格自然会贵上不少。

    王启年端起陈子凌刚刚为他斟上的一盏烈酒,放在鼻端小意地闻了闻,只觉浓香扑鼻,没有任何奇怪的味道。

    “这样的酒不知要多少银子?”

    站在一边的护卫,皱了皱鼻子,没好气道:“我家少爷的酒,只怕你有钱也买不到。”

    王启年本来不信,用舌头沾了沾,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护卫吹的牛也有些道理,市面上能购买到的高度酒,一瓶至少要五钱银子。

    换成粮食都够吃一年的了!

    品质好些的陈酿能卖五两银子,听说最贵的一种叫什么黄金酒。

    是不是黄金制造的他不知道,反正价格比黄金还贵。

    大的酒行也只是用它装门面,一年也不见得能卖出去几瓶,当然想多买也没有……

    可是这位陈公子住的也不是最上等的客房,怎么如此奢侈?

    事出有异,必有妖,还是小心为上,别是绑票的江洋大盗想拉他入伙。

    他王启年虽然穷点,卖点假药顺手牵羊也只是小打小闹,真要是让他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他打死也不干。

    王启年自顾自的喝酒,酒足饭饱过后,他觉得自己是够本了,哪怕身上的钱财被洗劫一空,也还占了这位年轻人的便宜。

    陈子凌放下筷子,道:“王兄最近生意可好?”

    “嗨,一言难尽,好在我孤家寡人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勉强能混口饭吃。”

    陈子凌微微一笑,这和他知道的一些事情十分吻合,一脸诚挚地看着他,认真道:“小弟这里倒有份适合你的工作,不知道王兄可肯屈身?”

    怕啥,啥来!终于他还是开口了!

    王启年用手擦了擦嘴巴,始终不接陈子凌的话题,语态含糊就要蒙混过去。

    他的反应看在两个侍卫的眼中,只替他急的抓耳挠腮。一个跑江湖卖药的,遇到我家公子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菜也吃了,酒也喝了,你还端起架子了?

    “王兄?王兄?”陈子凌提醒道。

    “王某能力有限,陈公子实在是高看王某了,实不相瞒王某一无是处,就连卖的药也治不了病,惭愧,惭愧。”

    “王兄不是还有个长处吗?”

    “什么长处?”听到陈子凌的话,王启年自己都傻眼了,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啥长处,难道是腿长?或者……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将这个古怪的念头否定了。

    陈子凌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中,难倒王启年还没发现自己的特长,神秘兮兮地看着他,疑惑道:“王兄不是跑的特别快吗?”

    “啊!你怎么知道?这也是长处?”王启年张嘴结舌结结巴巴说道。

    他是跑的比常人快些,那还不是被逼出来的吗?

    他要是跑的慢了,被那些买了假药的人抓住还不得挨一顿胖揍?

    不过他好像是跑的快了点,王启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陈子凌,道:“跑的快能干什么?”

    “实不相瞒,我叶家今后要建立自己的消息网,现在正缺少相应的人才”

    “消息网?叶家?”

    王启年被突如其来的大馅饼砸的晕头转向,彻底蒙圈了。

    陈子凌呵呵一笑,终于放心了,这么大的一个馅饼,你会不吃?小爷太了解你王启年的为人了。

    陈子凌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夜色等着他的回答。

    “你们是哪个叶家?”王启年再次确认道。

    房间内的两个侍卫早就替他急死了,催促道:“放眼整个天下能如此理材下士,除了东夷城的叶家还会有第二个叶家吗?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愿意,愿意,王某愿意!”

    王启年也不装醉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跑到陈子凌的身后赶紧将这件事做成既定事实,单膝跪了下去,高声道:“属下王启年见过陈管家,不知您是……几叶?”

    两个护卫被他呛的够呛,解释道:“这是我们叶家的家主,你难道在东夷城,就没见过我家公子的画像?”

    王启年瞬间僵化了,他去过东夷城不假,也去叶家商号参观过,可是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哪有什么画像?

    “在下确实没见过家主的画像。”王启年脑子转的挺快,片刻功夫连称呼都变了。

    陈子凌转过身,也不在意这些细节,他出现在这里确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安慰道:“我没介绍清楚,是我的问题,王兄不必在意。”

    “属下不敢,属下不敢,家主,启年什么时候可以工作,每月多少银子?”

    “这个等一叶回来后,让他为你安排,暂时你就跟在我的身边,一应用度你缺少什么,就先找这两位要就行了。”

    叶家的人各有分工,谈工钱的事还是交给一叶的好,什么事都让他这个家主插手,难免有事必躬亲的嫌疑,一旦他说错了话,一叶他们也不好违抗。

    王启年却自觉得了便宜,一应用度,光是这个福利就让他眉开眼笑,刚才是他太鸡贼了,简直有点鲁莽,大名鼎鼎的叶家还能少了他的工钱?

    “少爷,有什么您就吩咐,我不怕苦累,随时听凭您的调遣。”

    王启年主动站在了护卫们的身边,将腰杆挺得趣÷阁直,很有些手下的自觉。

    将王启年打发走之后,陈子凌微有醉意地躺在床上,在空中伸出一根手指,豆大的纯白色火焰凭空在他指间生出。

    陈子凌将它弹在桌子上的一个青瓷茶杯中,刺啦一声,杯盏上空腾出一股白烟。

    “杯子底部汽化了,你还要赔他们一个桌子。”五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似乎房间内的一切变化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陈子凌满不在乎道:“这几乎就是我的极限了,现在我还没办法将真气随意外放出去。”

    “前几天的人就是他放的,少爷为什么还要信任他?”五竹将脑袋转向陈子凌,疑惑道。

    “人是会变得,换做我处在他的位置,也会和他一样,另外我觉得我还是有些……魅力的。”

    五竹没有理睬陈子凌的话,转口道:“小姐快要来了。”

    “轻眉要来了?”陈子凌一下子兴奋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快他又担忧起来,柳飞白会不会趁着东夷城没人阻止他,屠了城主府?

    现在魏国还没乱,这要是杀了官员,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闹到与世界为敌的地步。

    即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将剑不停挥下去,累也得把他累死,如此一来叶家又该如何处理与柳飞白的关系?

    “真要是到了那个地步,只好让他乘船出去避一避了。”

    陈子凌心中拿定了主意,叹了口气。

    如果按照故事中的进展,此刻的魏国早已经灭亡了,精锐几乎丧失殆尽,如何能够抵挡的住叶家工坊造出的攻城利器?

    现在的叶家造的武器,都是给自家侍卫们用,并不对外出售,他还没有称王称霸的打算。

    首先东夷的人口基数也不够,指望那些商人拿起武器基本没戏,最重要的是叶轻眉也不会支持。

    站得越高,利益占的越大,就得将蛋糕分出去,那些皇帝之所以三宫六院可不是纯粹的喜欢,最重要的还是家族利益捆绑。

    后宫无家事,宫里面女人的荣辱,最重要的还是娘家人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朝中的重臣哪怕孙女、女儿生的奇丑无比,皇帝也得流着泪把她们睡服,甚至还得制造出金屋藏娇、夫妻恩爱的假象。

    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苦,皇族们也是大同小异,凤子龙孙都是联姻的命。

    不如此不足以安定国内势力,如果陈子凌一门心思想造反,叶轻眉会怎么想——咋地?你还想三宫六院啊?

    东夷城卖菜的王大妈,卖豆腐的孙寡妇,说不定都比某些皇妃长得好看,如果陈子凌好这口,他费这劲干啥?

    大不了给他一封休书,让他自由自在去快活,杀人可不好玩……

    陈子凌结合其叶轻眉的脾气,想起这些有的没的,躺在床上笑出了猪声。

    “五竹,轻眉距离这里还有多远?”陈子凌傻笑完,朝五竹好奇问道。

    “大概还有一千里,她应该能碰到一叶,最快后天就可以到大兴了。”

    陈子凌听到后高兴地闭上了眼睛,一觉醒来距离见到叶轻眉的日子就又缩短了一个晚上。

    看着未婚妻一天天长大,就像看着自家菜园子一天天长大的大白菜,手感真好,呸呸说错话了,是感觉好……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