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兴帝都近来显的格外热闹,一队队装饰华美,造型奇特的马车从全国各地风尘仆仆、远道而来。

    大兴帝都几家豪华客栈早已住满了客人,歌楼、酒肆、曲社、茶馆的生意显得特别红火。

    商人们彼此宴请、相互攀比,轻轻松松就在餐桌上完成了许多交易,脸上乐开了花。

    即便是这次来要向朝廷捐些银子,也能保证稳赚不赔,还借此扩大了人脉,以后那可都是银子。

    大兴城有名的歌姬花魁们可犯了愁,每天都有这多客人指名道姓,争抢着要她们前去侍候。

    既要顺了哥情,也不能违了嫂意,哪一家客人也不好得罪,只好模仿起了叶家工坊玩起了竞价。

    谁出了的银子多,她们第二天就侍候那家客人,商人们也没有话说,反而觉得这样很公平。

    约了生意伙伴的商人们自然等不及,只好多花几个银子。

    当天没有竞拍成功的,也不会迁怒那些小女子,只好抱怨运气不好,碰到个愣头青!

    第二天他们看看黄历,可能还会屁颠屁颠来竞拍,要是花了更少的银子,还会觉得自己凭借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占了个大便宜……

    “这该死的叶家,太会玩了!现在什么稀缺就竞拍什么!小人!小人!”

    一个醉醺醺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富商,身体摇摇晃晃在大街上走着,忍不住咒骂一句。

    这次他没有竞拍到有名的歌姬,在合作伙伴面前丢了脸,心情很是不好。

    马下的小厮时不时虚扶一下,显得格外谨慎、小意,生怕自家老爷从马背上突然摔下来。

    黑色马车行到一处沿街酒肆前,陈子凌等人又听到两个肩膀上搭着条白抹布的小厮,扯着嗓子吆喝道:

    “本店珍藏了五年的美酒,明日下午低价拍卖,价高者得!买到就是赚到!”

    杏儿丫头拿起白色团扇挡在自己的脸上,咯咯傻笑起来。

    现在她和小蛮姑娘,可是知道这位叶家男主人的性格了,也不怕他生气。

    只是她笑的太过激烈,五观未免显得太不好看,只好用什么东西遮挡一下。

    “杏儿,这竞拍可不是本少爷的原创古已有之。他们怎么能将这件事怪到我们叶家身上,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陈子凌啪的一声合上了纸扇,叫起了天大的委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公子,这句话说着好顺口啊!这又是什么典故?”杏儿丫头又变成了好奇宝宝,合格的捧哏。

    小蛮姑娘不太喜欢说话,若是马车内没有她这个小丫鬟,气氛还真有点闷。

    “那是另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国家有个臣子杀了两位君主,外加一个大臣,后来被他扶持上位的君主用这个罪名杀了他,这句话就是他说的。”

    小丫头杏眼大睁,张嘴结舌疑惑道:“少爷,臣子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呢?那位君主杀了他不是很正常吗?这在我们魏国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呢!”

    “出处是出处,领会精神,少爷用的就是他大概的意思。”

    陈子凌无奈解释一句,见她还是满脸疑惑看着自己,忍不住伸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

    杏儿丫头哪都好,就是太喜欢较真,脑子好像也不太灵活,好在执行力强,这点和一叶真的很像。

    “子陵少爷,你又弹我脑袋蹦,都快把我弹傻了~”

    杏儿丫头撅着小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不知道刚才到底哪一句话又说错了。

    陈子凌坐在马车里,一路上听了不少诽谤叶家的话,就连本地的好色之徒,也将价格上涨的责任归咎到了叶家头上。

    “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幸好我这次来的低调,他们不知道我住在哪里,不然说不定半夜都有人跑过来发酒疯,朝小爷脑门上扔酒瓶。”

    想起这件突如其来的糟心事,陈子凌轻声一叹,表情显得颇为惆怅。

    一切都在按照他设想的情况进行,叶家的新产品还没大批上市就已经火了,可是叶家却替歌楼酒肆的竞价行为,背了黑锅,这找谁说理去……

    陈子凌扭头看到同样惆怅的小蛮姑娘,双眼色眯眯地打量起了对方,将一位冷美人都看的芳心可可、眼饧耳热起来了。

    “公子?”小蛮姑娘轻声疑惑道。

    “小蛮,你们想起来以后做什么了吗?”

    小蛮姑娘摇了摇头,陈子凌说过回去东夷就帮她和杏儿赎身,即将恢复自由的她们,还没想到合适的生财之道。

    这个世界上的良家女子,可不能轻易抛头露面,她们既没有叶家女主的奇思妙想,也没有太多的资金。

    想要购买些薄田依靠租金生存,家里也需要有位男主人,不然就连那些佃户都会欺负她们。

    女人想要独立,难!漂亮又未婚的女人想要独立,更难!

    “不如就教导那些歌姬唱歌吧,本少爷还有许多曲子。”

    莺莺燕燕们的小曲中夹杂着点他的私货,叶家距离成功洗白之日不远矣——

    想到这些陈子凌忍不住嘿嘿一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才。

    可是马车内的两位女人,明显没有一点开心的迹象,这件事纯粹是他一个人的自嗨……

    杏儿又摸了摸自己脑袋,心想这和我们回东夷后继续呆在万花楼有什么区别。

    她们出去单干没有靠山,谁来应付那些上门骚扰的登徒子?

    再者说教导那些莺莺燕燕唱歌能得多少银子?哪里有给达官贵人、富家子弟唱一曲来的轻松,她们脑子是让门挤了吗?

    小蛮姑娘心中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对方的时间十分宝贵,叶家每天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怎么能将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

    若是因此引起了叶家女主人的不快,岂不是想要见他一面都不可能了?

    小蛮姑娘心中虽感动,薄薄的嘴唇轻轻张了张,忍不住柔声感激道:“公子费心了,小蛮会找到合适的办法的。”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陈子凌意识到他刚才的话有点冷场,补充道:“这只是暂时的,就当是我花钱聘请你们教导她们唱歌,

    等过段时日叶家工坊造出了化妆品,你们正好可以推荐给那些学徒,一传十、十传百。

    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夫人、小姐们也会找你们购买,到时你们还可以利用人脉,开个专卖叶家化妆品的脂粉铺子,你们觉得怎么样?”

    还有这操作?这下小蛮姑娘和杏儿丫头终于心动了。

    小蛮姑娘盈盈欲泣地看着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杏儿丫头一脸兴奋,以后她们就是半个叶家人了,忙脆声道:“我替我家小姐多谢子陵少爷!”

    她们可不知道这也属于圈子营销,想当年陈子凌那个世界,好多人代理什么乱七八糟的产品,高价卖给亲朋好友,薅自己人羊毛简直疯狂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做法虽有点不地道,但就金字塔上方的供货商来说,似乎还挺成功,白白得到了好多客户,还有人傻傻地帮商家推销……

    陈子凌感激地看了小蛮姑娘一眼,他决定叶家的化妆品不招大的代理商了,组织那些没事做的夫人、小姐们,免费代理叶家产品。

    为了表示感谢,他决定在大兴让小蛮她们做叶家的代理人,组织没事做的夫人小姐们对家里的三姑六婆进行疯狂营销。

    如此一来叶家搜集情报的关系网络,不费吹灰之力就建成了。

    这可比开妓院还厉害,那家权贵、富商家中没几个女人?只要有女人,嘿嘿,这就是叶家潜藏的小喇叭啊……

    我他妈真是个天才!

    陈子凌迫不及待地搓了搓手,将这个想法给小蛮姑娘二人讲了一遍,二人彻底傻眼了。

    杏儿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心中忍不住赞叹道:“叶家能成为东夷城首富,真是有道理啊!子陵少爷怎么脑子这么好使!”

    “用叶家的化妆品做诱饵,再加上子陵少爷的指导,她们今后岂不是可以对好多身份高贵的夫人、小姐发号施令了?”

    杏儿丫头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小脸,哎呦痛呼一声。

    这不是梦,少爷说的是真的!

    “少爷,少爷!我家小姐是叶家直销军团一号员工,我做二号员工,好不好?”

    陈子凌拿起小蛮姑娘的手帕,帮她擦了擦眼泪,哈哈一笑,朝马车外喊了一声:“王启年,以后小蛮姑娘和杏儿丫头就是你的直接领导了。”

    听到马车内的笑闹声,王启年回头高兴地应了一声。

    他是看出来了,这对主仆很得少爷欢心,以后要是小蛮姑娘进了叶家后宅,他这怎么说也有从凤之功啊!将来说不定也能混个管事当当!

    至于杏儿丫头,听说和大管事一叶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他这两位领导真是太好了……

    “潜力股,潜力股啊!”

    王启年五官都快变了形,挤眉弄眼地想要将心中的暗喜压下去,免得招来嫉妒。

    可是无论他怎么克制,还是忍不住想仰天大笑。

    身边骑在马上的护卫们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心想该不会进入叶家后,这家伙激动的脑子都有问题了吧?

    陈子凌看着枕着自己的大腿正在酣睡的小蛮姑娘,温香暖玉近在咫尺,对方欺霜胜雪的小脸上隐隐露出一抹微红。

    几滴细细的汗珠,从小蛮姑娘的额角冒了出来,如同一滴滴粘在荷叶上的露珠,显得很是洁净。

    玉人樱唇微张,呵气如兰,陈子凌忍不住伸手在对方尖尖的下巴上摸了一下。

    “只能看不能吃,真是辛苦,本少爷真想吃一口小蛮姑娘的胭脂!”

    可是理智又告诉他,这是一个原则上的大错误,他绝对不能犯,五竹不知藏在那里,此刻一定正看着他。

    这要是犯了错误,叶家后院的葡萄架倒不倒他不知道,但是那座小楼绝对会起火,五竹也肯定不会帮他,关键他又打不过叶轻眉……

    这一道送命题,还是小命要紧。

    陈子凌心中无声一叹,他还没进入婚姻的坟墓就已经有了身处牢笼的自觉。

    “五竹,五竹?你在吗?”

    陈子凌喊了半天,也没见他出现。

    “他这是钓鱼执法啊!这都是叶轻眉讲了太多故事,把五竹都带坏了。”

    在心中默念了一边静心经,陈子凌又深吸了几口气,才将心头的邪念压了下去。

    谅他见惯了美若仙子的叶轻眉,对身边的小蛮姑娘也不觉动了心,真是罪过,罪过……

    此刻的陈子凌觉得自己已经成佛了,闭上眼睛开始坐照自观,心中谋划着未来的一些事情。

    他需要权利,需要尽快掌握足够能左右天下局势的实力,平平安安和叶轻眉度过这一世。

    “叶家谍报女子军团,现在有了一号员工小蛮,二号员工杏儿,三号员工王启年。

    范建如果能当叶家后勤主管就好了,陈萍萍在哪里?这个家伙如果能做叶家谍报网的军师,岂不让叶家如虎添翼?”

    陈子凌睁开眼睛,从怀里摸出一块圆形腰牌,看了看上面的小字,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

    “靖王世子,你应该是那位喜欢养花的花农吧?你来魏国做什么?你都混到入室盗窃的份上了?这也太惨了吧?”

    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和他知道的故事情节差别越来越大了。

    他现在除了知道一些人的性格和名字外,对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就连那些人的性格会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他会不会先入为主误会别人,陈子凌也拿不准了。

    比如那位将会屠尽城主府的四顾剑,现在就成了叶家的股东柳飞白。

    对方始终没有迈出那一步的迹象,甚至还喜欢上喝酒划拳了……

    “世间事,实在难以预料,那些熟悉的陌生人会变成什么样?谁说的准呢?希望你们不要找我的麻烦。”

    陈子凌打了个哈欠后背靠着马车车厢,重新闭上了眼睛。

    “少爷,有人送来一封请帖。”

    黑色马车刚行到万福客栈门前,站在门口迎接的叶家护卫就走到马车旁,小声通报道。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