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黄色的宫瓦在阳光照耀下炫人眼目,每一根廊柱上都雕刻着凶相毕露的远古神兽。

    似乎此间的一砖一瓦,都透出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威压。

    富丽堂皇的宫殿耸立在一座座高台上,门窗上的油纸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全部换成了一种无色透明的材料。

    光华宫前几位宫女正手拿白色绸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门窗上的尘土。

    如同替婴儿洗澡般,她们手里的动作显得格外轻柔,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这寸金寸银的物事打破,引来管事女官的责罚。

    宫门外隐隐传来一阵阵重物击打皮肉的闷响。

    执行刑罚的所在,距离光华宫至少有上千步距离,也不知有多少人在受罚,竟会弄出如此大的声势。

    一名身穿明黄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坐在一根高大的玉柱下,手里拈着一枚黑色棋子,在面前的透明棋盘上轻轻敲了敲。

    “梅碾沉,你这老东西又在想什么花招,怎么一老就变得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中年男子狭长的眉眼向上一抬,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中年男子声音虽不洪亮,字里行间却透漏出一种执掌天下权柄的豪迈气概。

    鲁有道迅速从绣墩上站起身来,朝中年男子弯腰行了一礼。

    “陛下,半闲居之事后,那位名叫青玄的歌姬与商人骆明远已经逃窜。

    就连侯府内一位来历不明的小妾,也在当晚无故失踪,陛下为何迟迟不传召刑部,审讯叶家那位少年?”

    年过七旬的鲁有道身材瘦削,精神却依旧矍铄,声音中透出一股言官应有的倔强。

    魏帝将手里的棋子啪的一声丢进了棋罐,神色显得有些疲累,道:

    “你真觉得能从叶家小子嘴里审出来什么?在朕看来,他只不过是个背黑锅的倒霉蛋罢了,朕正好借此看看朝内众人的态度。”

    鲁有道心中一惊,知道魏帝说的是关于魏国将来的大事,试探道:

    “陛下,如今国家正是用人之际,禁军众将领也是激于行伍之情才如此鲁莽,还请陛下宽恕他们这一次,让他们到前线将功赎罪。”

    “你是不是觉得朕这一巴掌打的太疼了些?”

    “臣不敢。”梅碾沉低头又是一礼,恭声道。

    魏帝嘴角一笑,神色越来越严肃,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认真道:“凤延年之事,不是朕的皇孙做的,朕用鲁有道掌禁军,也想借此敲打敲打朕的二儿子。”

    凤延年之事,受益者明明是皇长孙,陛下竟然说整件事背后另有其人。

    魏帝看了一眼将信将疑的梅碾沉,从怀内拿出一张小纸条递了过去。

    “爱卿一看便知。”

    梅碾沉恭谨地双手接了过来,细细看过魏国缇骑呈上来的最新进展,上面竟然说凤延年体内含有某种罕见的毒素。

    “此毒进入体内并不会立即发作,中毒者也不会有任何不适,只有在另一种称为“引子”的毒素配合下,才会让中毒者暴毙身亡。”梅碾沉,一字一句又重读了一遍,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陛下,这是何人所为?”

    魏帝缓缓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面前的玉柱,感慨道:“此毒只有南庆那位制毒高手才配的出来,凤延年尚未毒发,就已疯癫,也算侥幸捡回一命。”

    二人正说话间,一位手持拂尘的宦官走了过来,躬身禀报道:“陛下,一众禁军将领已领完两百军棍,有二十人不幸被当场杖毙,禁军大将军鲁有道候在宫外,等待陛下召见。”

    魏帝双手附在身后,不怒而威,沉声道:“召他进来。”

    片刻过后,一位身穿银色盔甲的将军,一脸惨白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到了魏帝面前。

    “臣,鲁有道拜见陛下。”鲁有道额头在担架上碰了一下,朗声道。

    魏帝叹息一声,走到他面前,沉声道:“你可知朕为何打你五十军棍?”

    “臣治军不严,御下无方……”

    还没等他说完,魏帝就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浮现出一股狠厉的神情,“你以为找来梅御史,朕就不治你的罪了?有这功夫,何不一剑杀了胆敢违令的将领,你如此软弱如何领兵!”

    魏帝的声音在十二根玉柱间不停回荡,如虎啸山岗、龙吟苍穹,听的鲁有道心中凛凛。

    他的小算盘全被魏帝看的一清二楚,战战兢兢道:“臣有辱陛下信任,臣有罪,臣罪该万死。”

    魏国如今兵衰将寡,朝廷内轻易间也找不到统领禁军的将帅之才,现在也只有这位文官出身的鲁有道还堪造就。

    想到魏国朝廷目前的尴尬状况,魏帝无奈叹息一声,道:“罢了,你先回去好好养伤,身体恢复后再去军营。”

    “谢陛下!”鲁有道将脑袋在担架上重重碰了一下。

    他现在是皇长孙的人,眼见陛下有心栽培自己,如果今日因为自己的不当应对,丢了官职,失去了禁军这一有力助力,实在是愧对九泉之下的太子殿下。

    魏帝挥了挥手,鲁有道被人快速抬了出去。

    十二根雕刻了神兽图文的高大玉柱,直直耸立在魏帝身周。

    自从前段时间这里发生异象后,他每天都会来看一看。

    当初苦荷和肖恩从神庙归来后,向他细细诉说了神庙的详情,他便更加相信自己是天选之人。

    没有大机缘,没有被神庙认可,他派出去的人,怎么能找到虚无缥缈的神庙?

    “天脉者在我魏国,此乃吉兆,朕当年得到神庙护佑,最终打败了胡人,如今也可以打败小小的南庆。”

    魏帝想到人口不足百万的南庆,竟然趁魏国兵力不足之时,一连侵占了魏国十几个州郡。

    如今竟隐隐有了和魏国分庭抗礼之势,他心中颇为愤怒,转口道:

    “听人说叶家小子和肖长天打过一架,还占了便宜,朕有心栽培他投身军伍,明年随朕御驾亲征。

    “你帮朕传个话让他这段时日,莫要慌了心神。”

    梅碾沉心中一沉,白白的眉毛抖了抖,没想到今天竟从陛下嘴里,听到了这么糟糕的消息,一脸担忧道:

    “陛下,如今国内流民遍地,兵将不熟战阵,大举南征……”

    魏帝一脸惊讶地看着满脸皱纹的梅碾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同情道:“朕意已决,爱卿不必多言,你已经老了,朕也快老了,如果不尽快解决魏国的威胁,朕心何安?”

    梅碾沉继续据理力争,不顾老迈,一下跪在了地上,悲声道:“陛下!国内已有乱象,国库空虚,维持现状才能为魏国争取喘息之机,陛下三思啊!”

    “梅碾沉,你每次都和朕作对!如果不是念在你赤胆忠心的份上,朕早把你一刀杀了!”

    “据理力争乃是微臣的本分,君有过,臣当谏之!”梅碾沉一脸坚毅,义正言辞,声势盖过了魏帝。

    魏帝狭长的眉眼一拧,被他聒噪的有些心烦,朝站在远处的小黄门高声道:“来人,请梅御史出宫!朕现在不想看到他!”

    两个小黄门听到吩咐,快步跑了过来,将拂尘插在了腰间,双手搀起地上的梅碾沉,拉扯着他就要离开此间。

    五品境界的梅碾沉,老虽老矣,身手毕竟不是这些小黄门可比的,体内真气暗运,双手一震将二人摔在了地上。

    梅碾沉回过身来,朝魏帝继续高声反对道。

    “陛下,南征万万不可!搞不好魏国基业将在陛下手里毁于一旦,陛下有何面目见先帝?”

    倒在地上的两个小黄门被他摔的头昏脑胀,浑身酸痛。

    其中一人的脑袋,还和地上的石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额角鲜血直流,显得凄惨无比。

    魏帝被他气得双手紧紧握拳,身体止不住微微发抖。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

    梅碾沉看着眼前的景象,忙跪在地上,悲声道:“老臣愿以死谢罪,还望陛下切勿南征!”

    周围的禁卫听到声音后,神色慌张朝这边拼命跑了过来。

    “拖出去!把他给朕拖出去!”魏帝举止有些失态,朝周围禁军怒吼道。

    手持长枪的银甲禁军,将梅碾沉团团围了起来,一位首领目样的禁军,神态恭敬地想要将他搀起。

    “老夫自己能起来,不用你们扶!”

    梅碾沉心丧若死地站了起来,佝偻的背影显得很是萧索,一套破旧的黑色袍服,在他干巴巴的身上晃了几晃。

    “魏国危矣,魏国危矣……”梅碾沉嘴里失魂落魄碎碎念着,时不时回头朝背后越来越远的巍峨宫殿看上一眼。

    宫殿上黄瓦越来越暗淡,威严的宫墙越来越缥缈,眼前的一切脆弱的如同泡沫,只需一轻轻一碰就会飞灰湮灭。

    梅碾沉伸手摸了摸鬓角的发丝,步伐也变得踉跄起来,突然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一处宫门前。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从混沌到未来 饕餮食堂 邻家美姨 掌纹之路 特殊召唤系统 十尾帝狐 系统给我挖大坑 女王的人间游戏 鬼将祸 万界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