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假的?”

    颜柔郡主闻言仔仔细细验看了一遍,这张书稿上的字迹她曾经在皇长孙府上见到过一般无二,这位叶家男主人怎么说是假的?

    卖书稿的男子一听陈子凌的话,脸色铁青,愤怒道:“这位公子,您可不能平白污了在下的名声!

    这张书稿可以请崖山三老重新验看一遍,如果有假,在下愿双倍赔偿!”

    男子的话掷地有声,说的很是郑重,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厅立时一静。

    崖山三老一看又是这桌客人,眉头皱的更加厉害,忍不住朝陈子凌斥责道:

    “老夫三人已经验看过书稿,确是真迹无疑,少年不可妄言!”

    大厅内的众人见崖山三老动了怒,目光中隐带讥讽,齐齐盯在了陈子凌的脸上。

    崖山三老是谁?那可是魏国一代大儒,太学院有名的教谕,就连燕王府第一幕僚步先生都和三人多有来往,他们说的话还能有假?

    颜柔郡主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朝她这边投来,脸色立即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陈子凌听到众人的窃窃私语声,知道这三位老者因为些钱财替人做伪证的可能性不太大,立即站起身朝三人礼貌地行了一礼,“不知三位之前可曾见到过真迹?”

    陈子凌平和的声音传到三人的耳中,却仿佛一记狠狠的巴掌拍在了他们的脸上。

    中间一名老者,面色一肃重重地哼了一声,“我三人如果不识真迹,怎会参与此等雅事,实不相瞒此书稿上的字体乃是我门下弟子庄墨韩所创,老夫怎会认错?”

    闻听此言大厅内一时大哗,原来大兴城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书稿,竟是大才子庄墨韩的墨宝。

    年过半百能达到如此成就已是侥天之幸,而庄墨韩不到而立之年便有如此造诣,十年之后岂不是能达到趣÷阁落惊风雨的恐怖境界?

    而这三位老者必然也能因门下出了如此妖孽的天才,而名传千古。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三位大儒会如此关注这张书帖,众人心中立即明白的此中关节。

    陈子凌面上一僵,庄墨韩那小子这是赤裸裸侵权啊?念在那头驴的面子上,他决定给对方留些面子,谦声道:

    “在下一时失言,告谅,告谅!”

    众人见少年这么快就改了口,顿觉无趣。

    崖山三老心中虽还存着几分怒意尚未消散,目光却是变得和缓起来。

    叶轻眉白了陈子凌一眼,心中忍不住怀疑起那些留在大石头的话是不是他的原创,小手在桌上重重一拍,指着书稿脆声道:“它就是假的。”

    听到黄衣女子的话,崖山三老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二人一唱一和,这是诚心羞辱他们。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三人怒视了叶轻眉一眼,狠狠甩了一下衣袖,负气而去。

    颜柔见黄衣女子也这般说,心中忍不住有些犹豫起来。

    一千两买到真迹固然是好,可这要是买了假货,今后怕不被人笑死?

    卖书稿的男子见她迟迟没有递来银票,将她怀里的书稿又拿了回来,一脸不悦道:“姑娘若是不想买的话,在下可以再寻买主。”

    说完这句话,男子如同看儿子般看了一眼怀里的书稿,转身就走。

    颜柔郡主一看对方如此做派,心中大急,忙道:“别走,别走!本姑娘买还不行吗!”

    叶轻眉伸手拉了她一把,一脸淡定道:“你若是想买真迹,我只收你八百两银子,你看怎么样?”

    嘎!

    大厅内的众人又傻眼了,感情是来截胡的……

    “你真有真迹?”颜柔郡主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叶轻眉,忍不住疑惑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如假包换。”叶轻眉启齿一笑,回答的很是肯定。

    “在哪里?快带我去看!”颜柔郡主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来。

    “来人,取趣÷阁墨纸砚来。”

    叶轻眉柔声一喊,围在外面的女性侍者,立即从不远处的房间端了纸趣÷阁过来。

    还未走远的崖山三老,听到叶轻眉的声音又走了回来,他们今天倒要看看那二人要搞什么鬼。

    陈子凌一脸无辜地看着叶轻眉,他现在脑袋都大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写悔过书,他不要面子啊?

    当然他的牢骚也只能憋在心里,如今他已经骑驴难下,这时候也由不得他推脱。

    ‘殷勤备至’的叶轻眉,在桌子上帮他铺好草纸后了,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朝他点了点头,柔声道:“写吧,我看着呢。”

    当庭广众之下,写悔过书?

    陈子凌表示他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心中虽苦,脸上却是意气风发,一副舍我其谁的卫道者模样。

    点、撇,勾、捺、横、挑、折、扫,如春风过巷,似雨落潇湘,有春秋枯荣,亦有百代兴亡。

    一副荡人心魄,余味绵长的书帖只盏茶的功夫,就已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时间仿佛凝固在了陈子凌的毫尖,半闲居内鸦雀无声。

    看到他趣÷阁墨下第一个字的瞬间,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众人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在那张微微泛黄的草纸,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能亲眼看到猪蹄帖作者当场展示书法,这可真是天大的运气啊!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书法爱好者,对书法也有一定的鉴赏能力,在陈子凌动趣÷阁的瞬间,他们就已经能够判断此人书法造诣的高低。

    字体形骨还可模仿,那种连绵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不尽意,却是旁人无论如何也难以仿模的。

    如果之前的书帖有二层楼那么高,那这张当场书就的字帖,恐怕就是一座常人难以逾越的高峰。

    书圣!书圣!只有这个称呼才能形容此人的书法造诣!

    到底是什么样的思绪,才能让这位奇才写出这样既喜又忧,既爱又怖的书帖?

    崖山三老倒抽一口凉气,真假已经一清二楚,三人定定地看着陈子凌,久久无语。

    陈子凌拿起书稿吹了吹上面的墨迹,交到颜柔郡主的手中,接过银票后,领着三女避开众人的目光匆匆离去。

    怀抱书稿的男子一脸惊恐,忍不住泪流满面,“完了,完了!不周帮卖给我的书稿是假的,这可怎么办?”

    崖山三老唉声一叹,“这张虽不是真迹,也值你当初购买时的价钱。”

    听到此话,男子稍稍松了口气,转念一想自己的这副仿制品都这么昂贵,岂不是说真正的书稿还要昂贵?

    崖山三老感受到身后的异样眼光,他们知道今天这个脸他们是丢出去了。

    恐怕三人几十年的名望,都会因今日之事受到不小损害。

    三名老者悲声一叹,走路都有些摇晃了。

    众人站在半闲居门口远远望着离去的黑色马车,突然有人惊呼出来,“叶家,是东夷城的叶家!”

    “难不成是那位闹了许多乱子的叶家男主人?”

    “买他们叶家的产品,能不能送书帖啊?”一个锦衣男子自言自语了一句。

    众人如同看傻瓜一样看了他一眼。

    “你们说买他们叶家的书帖,能不能送个火锅?”一人又道,他说完后看了看周围一言不发的人群,尴尬道:“你们别这样看我,入秋、入冬之后,窝在家里陪婆娘吃火锅,无聊时看看书帖,有什么不好?”

    ……

    ……

    一辆牛车慢慢悠悠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遇到崖山三老后缓缓停了下来。

    “我家先生请三位上车一叙,”白袍童子说着跳下车来,从后面的车厢内搬来一个小木凳放在牛车旁。

    崖山三老谢过小童,脚踩木凳上了牛车。

    牛车两边的木厢上布置了一排木架,上面摆满了竹简制作的书籍,中间瑞兽小炉薄烟轻飘,令人倍感舒爽。

    武鸣湖畔游人稀少,黄鹂数只,绿柳两排,一辆牛车沿着湖畔缓缓行走,兜转了两个来回后沿着原路返回。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牛车内的人摸了摸身边的大黑箱子,黑色皮鞋来回碰了碰,一脸失望道:“下一句怎么背的来着?”

    “哎!这多年忘了许多课本上的知识,如果忘却过往,我还是我吗?”

    ……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