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把青色竹椅子被太阳晒得有些开裂,老者的身体稍一扭动,身下的竹椅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几百本老旧书籍,规整地摆满了十几层台阶,相互间的距离简直就像是用尺子量过一般,严谨中透出一股美感。

    二人偷的浮生半日闲,如果此刻再有粗茶两杯,甜点一盘,那么这便是一件很值得追求的雅事。

    读了大半辈子圣人文章,侍候了几十年藏书楼的老人,似乎对于这样的闲事早已习以为常,满是皱纹的面容上,看不出有任何欣喜的表情。

    五竹坐在竹椅上一动不动,显得有点拘谨,宽大的竹笠遮在脸上,倒不用担心紫外线晒伤皮肤。

    老人偶尔扭头看一眼身边的青衫少年,对他的做事态度,行止坐卧很是喜欢,眼光中隐隐露出几分欣赏,缓缓开口道:

    “君子持身需正,以知人之不正,以人之不正,以知其身之不正也。”

    五竹听到老者的声音,觉得这句话他之前曾经听人说起过,仰起头看了看太阳,却又想不起究竟是谁。

    品味着老人说的话,五竹低头看着地上已经偏斜的影子,摇了摇头。

    “你说的不对,阳光在正午时最亮,如果太阳不肯偏斜,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老人听到五竹没有任何情绪的话,楞了一下,接着哈哈笑了起来。

    “你这少年倒真是个读书种子,以此观彼、见微而知著,不错不错,老夫很是喜欢,有空多来我这儿坐坐。”

    “好。”

    老人的话如同唠家常般,说的很是随意,常人估计也只当客套话,完全不会做真。

    五竹却答的很干脆,简单的一个字眼,反而让人觉的他很真诚。

    老人见他没有拒绝,面上不禁乐开了花。

    藏书楼虽在太学院,却并不属于太学院而是直接归属皇家管辖,楼中管事虽无品阶,在天下学子心中却备受尊崇。

    楼中管事任免也和其他官员不同,历来都是楼内管事择一弟子,悉心教授其养护技巧,修补技艺,待到技艺学成之后,便可由皇家正式认命为藏书楼管事。

    这个奇怪的少年他很喜欢,当然不止是因为少年能帮他做事,更重要的是少年人很对他的脾气。

    他似乎还能清楚地记起,当年他是如何被上一任藏书楼管事,稀里糊涂收为徒弟的经过。

    幼年时他还在街上讨饭,一首粗俗的要饭歌还没唱完,路过的行人就扔给了他赏钱。

    结果他愣是捡起铜钱又追了过去,非要完整唱完才肯收下对方的赏钱,而其中一人便是他那位便宜师傅。

    老人想起这件陈年往事,眼角又挤出了几条皱纹,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岁的年纪。

    太学院有来帮老人打扫楼外卫生的学子,听老人对这位陌生少年如此亲切,甚至主动邀请对方常来此间小坐,心中立即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入了太学后,自认为没有科举入仕的希望,便主动帮老人打扫起了卫生。

    四人一做便是两年,希望通过自己的举动能得到老人的赏识,成为下一任受人尊重的藏书楼管事。

    哪想到半路冒出来一个少年,如此轻易就抢了他们的风头!

    从前他们每人还有四分之一的希望,如今恐怕连五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了……

    老人眯眼看了他们一眼,大概心中也有些愧疚,缓缓站起身走进藏书楼,借此避开了他们满是嫉妒的目光。

    四人见老人已经离开,朝五竹招了招手,开口道:“小兄弟可有空闲?”

    五竹指了指自己,疑惑道:“你们是在喊我吗?”

    一人笑道:“不是你还能是谁?小兄弟闲着无事,可否帮我们打一桶水来?”

    另一位锦衣学子提醒道:“上去朝东面直走,梨树下有口水井,那里地面湿滑可要当心。”

    “好。”

    五竹答应一声,走过砖石铺成的地面,爬上阶梯,朝着东面的水井走了过去。

    四人中有两人见他已经离开此间,有两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人忙提着空木桶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浑身湿透的五竹提着木桶,踩着金属阶梯走了下来,然后很是认真地将桶里的清水,均匀地洒在了一块青石地面上。

    “还需要水吗?”五竹直起腰朝面前的学子询问道。

    “不要了,不要了!”二人连连摆手,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五竹点了点头,一步步走到藏书楼门口,重新坐在竹椅中享受起了日光浴,一滴滴清水沿着他的帽檐,衣角滴了下来,在地面形成了一小片水迹。

    叶轻眉走出藏书楼,看着浑身湿透的五竹,不知他如何会搞成这个模样,一脸疑惑道:

    “五竹你做了什么?怎么身上全湿了?”

    五竹扭过头看着叶轻眉,努力想了想,开口道:“小姐,我从水井中救了一个人。”

    叶轻眉听到他的解释后一脸释然,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解释,扭头对陈子凌伤心道:

    “陈子凌,你快把东西交给五竹吧,他记忆力变得好差,好可怜啊。”

    陈子凌看了看远处低头打扫的二人,见他们脸色不太自然。

    他虽不知之前在五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应该不像五竹说的这般简单。

    “五竹,这件东西可以改善你的记忆,你知道怎么用吗?”

    陈子凌暂时将这些小事搁置一边,从怀里拿出银白色圆盘,递到五竹的面前,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件东西是否真的有用。

    五竹低头看了看陈子凌手中的物体,伸开五根手指拿住圆盘边缘,朝他点了点头。

    陈子凌和叶轻眉知道五竹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了,彼此开怀一笑。

    片刻过后,五竹抬头看了看陈子凌又将圆盘还了回去,“少爷,我不想用这东西。”

    “五竹难道你不想恢复记忆吗?”叶轻眉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陈子凌见五竹很郑重地摇了摇头,只得将圆盘又收进了怀中。

    “我们先回客栈,等五竹什么时候想恢复之后,我们随时可以将东西交给他。”陈子凌朝叶轻眉安慰道。

    三人刚刚爬上金属阶梯,从上面就下来了一群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学子。

    气势汹汹的众人看着陈子凌身后的五竹,愤怒道:“曾师弟好心带你去打水,你却故意戏弄他,差点把他吓个半死,真是可恨!”

    叶轻眉似乎明白了什么,被对方气得杏眼圆睁,一双小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陈子凌面色一沉,目光变得异常寒冷,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这位兄长,故意戏弄你们的曾师弟,而不是你们增师弟故意戏弄我这位兄长?”

    陈子凌强硬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中令他们心中一惊。

    学子后面挤出来一位锦衣书生,指着五竹恨声道:“就是他,我亲眼所见,曾师弟又亲口承认,难道还有假吗?”

    庄墨韩从后方也挤了出来,拦在众人面前,劝解道:

    “这件事或许是场误会,大家不要冲动,曾师弟又未受伤,大家不如就此散了吧!”

    众人中有知道陈子凌身份的,知道轰动大兴城的猪蹄帖,就是出自这位叶家男主人之手。

    将来此人必定能够依靠钱财和声名,在魏国成为呼风唤雨的存在。

    众人见庄墨韩如此维护这三人,知道对方的身份定不寻常,面上不禁犹豫起来。

    站在人前的那位锦衣书生见众人讷讷住了嘴,心中惶急,他今天可是豁出去了,那管对方的来历。

    片刻过后,忽有一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淡淡的眉毛一挑,目视着庄墨韩朗声道:

    “庄兄,此言差矣,我魏国学子需明是非,辨对错,知荣辱,直言不公之事,既然双方均在,有何不可说明的?”

    陈子凌看了看对方略显破旧的白色衣衫,虽知对方的话说的很是公道,但是听在心里总觉得有点不痛快。

    忽然他知道并不是自己过于自大,听不进别人的任何意见了,也不是自己暴发户心态作怪,而是对方看叶轻眉的眼神让他很不痛快。

    那感觉就像是落魄书生,突然看到了美貌多金的傻白甜,赶考的秀才偶遇官宦家的纯情小姐。

    这应该是件很值得想入非非的事情,可是对方偏偏看的是自己的未婚妻,这件事放在任何正常人身上,估计都不会痛快。

    叶轻眉倒是没有多想,拍了拍手,嘻嘻笑道:“说的好,既然大家都在,那便好好说说。”

    “我这位兄长衣服上的水迹尚未干透,这该如何解释?”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叫皇叔 万古无极神通 文道:华夏诗文镇异界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