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色马车并没有立即赶回万福客栈,而是直接朝武鸣湖赶了过去。

    马车内小厮装扮的叶轻眉,贪婪地看着沿途的风景,认真地享受着每分每秒的生命。

    陈子凌闭着眼睛,体内真气按照红色功决的路线,在他体内经脉中缓缓流动。

    每天只要稍有闲暇,他都会用来做这样的事情,十几年来他早已养成了习惯。

    如果有一天没有做这件事,他反而会觉得生命中缺少了点什么,就连睡觉都会不踏实。

    陈子凌看似简单的修行,如果换做其他人来做,一定会震惊于他对真气控制的精准程度。

    一丝真气如同小蛇般从腰部,运转至他的右手食指,刚刚触及最外层的皮肤,立即又缩了回来。

    如是者一连重复了十次,陈子凌呼出一口气,继续将真气运转至中指。

    这件事虽不需他上蹿下跳,踢脚动拳,却是一件极耗精力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几颗米粒大小的汗珠从他的鼻端冒了出来。

    叶轻眉将目光从外面收了回来,转头恰看到了这一幕景象。

    这多年来她很是不明白,为什么陈子凌会这么痴迷武道,或者说他为什么这么痴迷于力量,他到底怕什么?

    好好的纨绔公子不做,只要自己这条大腿他能抱住,今后他还怕什么?

    从前陈子凌因为体内中毒,修行延迟了数年,这几年他常常将自己当成追赶的修行目标。

    这或许可以理解为自尊心作祟,男孩子面对她这般天才的异性时,心中自然而然生出的自卑感?

    难道真的是自己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吗?

    叶轻眉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想起那位善解人意的小蛮姑娘,轻轻叹了口气。

    她自问自己并不是特别温柔的类型,感情方面也不够细腻,更不会撒娇讨好别人,尤其是……他身边这位。

    “本姑娘从小就是散养的女汉子,每天都围着工坊转,做的菜连我自己都不想吃,难道我真的没有女人味吗?”

    想到这些,叶轻眉不由皱起了眉头,拿起手绢擦了擦陈子凌鼻端的汗珠,暗道一声“辛苦”。

    马车行至武鸣湖畔正值日暮,夕阳斜挂,并无斜挂的白帆。

    几艘装饰华美的画舫停在湖中心,不时有身穿翠衣的丫鬟,将莺莺燕燕们洗漱过的热水从窗外倾倒入湖。

    空中散落的清水被夕阳染成了胭脂色,若非距离太过遥远,说不定武鸣湖畔的游人,还能闻到一阵香腻的脂粉气。

    陈子凌和叶轻眉坐在湖畔一阶青石台阶上,等待着夜幕的到来。

    一叶手拿两串红红的糖葫芦颠颠跑了过来,站在二人身后一脸得意道:

    “小姐、少爷要不是我多出了几钱银子,这两串说不定就被别人买走了。”

    叶轻眉双手接过来,看着手里的两串又红又大的糖葫芦,一双眼睛弯成了一双新月,对一叶夸赞了两句,转过身来将一支糖葫芦递给了身边的陈子凌。

    一叶站在二人身后一脸傻笑,今天能得叶轻眉一句夸奖,回去后他必须要在二叶面前显摆显摆。

    叶轻眉吃了一口手里的冰糖葫芦,发现这位小贩用的还是他们叶家的糖霜,嘻嘻一笑。

    她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衣食住行方面皆有叶家的影子。

    学以致用这点在她看来,真的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叶轻眉扭头看了一眼如老僧入定般的陈子凌,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湖心处的画舫。

    一位身穿红色曳地长裙的窈窕女子,正站在画舫前方的平台上翩迁起舞。

    她突然觉得手里的糖葫芦没了味道,好奇道:“很好看?”

    陈子凌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本想立即解释,可是看到她难得露出这样娇憨的模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有……我好看?”

    叶轻眉将脑袋上的帽子摘了下来,一头如瀑般的青丝散落在肩头,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

    陈子凌痴痴地看着她,傻傻地摇了摇头。

    叶轻眉对他幡然醒悟的表现很满意,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帘半垂,微微扬起了头。

    “嗯?”半天没见他反应,叶轻眉忍不住提示了他一声。

    过了一会还是没见他行动,叶轻眉立即睁开了眼睛,发现二人身边围了几个小孩子,正一脸羡慕地看着她手里的冰糖葫芦。

    陈子凌面上一脸无辜,表示这和他无关。

    叶轻眉面上微露囧意,刚才她的大脑一片混乱,竟然连有人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实在是一件很丢武道高手脸面的事。

    陈子凌手里的糖葫芦也被她一把夺了过来,转手交给了身后的一个小男孩。

    至于其他没有冰糖葫芦的小孩,叶轻眉将自觉躲到远处一叶喊了过来,让他领着去购买些别的吃食代为补偿。

    现在湖边终于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陈子凌色眯眯地看着身边的叶轻眉,给了她一个一切就绪的眼神。

    “不要了吧?”叶轻眉红着脸抬头看着他轻声道。

    她虽是这般说,一双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终是在对方可怜兮兮的目光注视下又闭上了。

    如果换做从前的叶轻眉,她断不会主动做出这样具有女人味的举动,更不会尝试用美色来诱惑陈子凌。

    不过今天她想验证一下自己的魅力,她实在不愿相信二人长期相处这些年,对方已经将对她的新奇感消耗殆尽了。

    科学来说青梅竹马很难产生爱情,从前的世界有人告诉过她这个结论,但是她不相信自己如此天才也会遵循常人的规律。

    她要做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做到的事,就连爱情也要打破常规。

    不是一时悸动,不是三年五载,她要另一半爱慕自己一辈子。

    海枯石烂不现实也不科学,一辈子就够,如果非要有个终点。

    她希望双方的爱情,以一方生命的终结为终点。

    如有不幸,另一方也要好好活下去,虽然做不到完全忘记,至少不能做出什么殉情的蠢事。

    毕竟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生命不能轻易浪费,这也是二人一辈子的约定。

    伊人在侧,呵气如兰,不似春风般温柔,恰好这个世界有你在,恰好我真的很喜欢,这样就好……

    微风过畔,湖面皱起一层微澜。

    “宋公子,这儿就是武鸣湖。”

    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太学院学子,陪着一位身穿月白色锦服的年轻人缓缓走到渡口,指着前方的湖面恭敬道。

    被称为宋公子的年轻人一身装束虽已刻意低调,但只腰间的腰带也以价值千金,头上的发簪更是价值不菲。

    “武鸣湖也不过如此,我看还不如我们宋家庄园中的漱玉湖更为秀美。”

    锦衣年轻人将纸扇在掌心拍了拍,略显的有些长的脖子左右扭动了一下。

    陈子凌还未一偿所愿,叶轻眉就急忙扭过头去,伸手理了理自己的秀发,假装刚才的事和她无关。

    叶轻眉的侧脸恰被附近的二人看的一清二楚。

    年轻公子手里的挂着白玉吊坠的翠色纸扇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位之前在太学院见到过叶轻眉的年轻学子,微一愣神,忙弯腰将地上的纸扇替锦衣公子捡起。

    锦衣公子手里接过纸上,一双眼睛依旧黏在叶轻眉的身上,似是醉了。

    太学院学子早已知晓了陈子凌的身份,尴尬一笑,弯腰赔礼道:“学生索元礼见过叶家家主。”

    锦衣公子一听他竟称呼对方为叶家家主,豁然醒过神来,将目光在了陈子凌的身上来回扫视了几番。

    在魏国能被太学院学子敬称为叶家家主的人,除了东夷的叶家谁还能承担的起?

    想到索元礼竟认识叶家家主,锦衣公子心中对他的评价立即又高了几分。

    陈子凌一脸不耐烦地看了二人一眼,继续将目光盯着远处的红衣女子身上。

    他不会记错,之前他去半闲居赴凤延年的鸿门宴时,此女也在场,后来不知何故对方和骆明远一同失踪了。

    半闲居之事,虽然因为叶家抓获南庆皇族之事,魏国朝廷没有追究他的责任,但是关于这件事他觉得还有许多疑点无法解释。

    这位绿猗姑娘的突然出现,无疑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锦衣公子见对方丝毫没有理会他们二人的意思,面上微露怒意。

    索元礼眼中闪过一丝羞惭,将腰又弯了下去,提高声音道:“太学院学子索元礼见过叶家家主,之前是在下一时糊涂被人蒙骗,误会了叶家那位少年,还望叶家家主不要和在下一般见识。”

    叶轻眉将一头青丝收拢到了帽子中,抬眼看了他一眼。

    对方衣着简朴,举止斯文有礼,穿的衣服仍是太学院服饰,显见囊中羞涩。

    叶轻眉不愿令对方下不来台,立即摆了摆手,脆声道:“免礼,免礼,我们不会记在心上的,你们自去忙吧。”

    索元礼二人心中更惊,原来这位女扮男装的佳人,竟是少有人知的叶家女主人!

    叶家男主人已是难得一见的人物,这位传闻中无比神秘的女主人不止冰雪聪明,天赋奇才,如今看来相貌更是冠绝今古。

    二人听了她的声音,立即拱手为礼,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此间。

    叶轻眉看着他们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自己,噗嗤一笑,转身对陈子凌得意道:“他们好傻啊,看来本姑娘还是有些魅力的。”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叫皇叔 万古无极神通 文道:华夏诗文镇异界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