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近处柳稍上的几只黄鸟“唧唧”啼叫几声,扑棱着翅膀朝空中飞去。

    轿子旁的护卫们有些纳闷,不知一向沉稳的宋明岳为何此刻如此失态。

    若是是对方拿不出足够的银子,接下来由小翠轩的人和他理论,不是更折对方面子吗?

    颜柔郡主有些失望。

    宋明岳此刻却没顾虑那么多。

    他从小就喜欢亲自折辱对手,对方越是够分量,反而越能给他带来成就感。

    如果今天与他作对是其他财阀世家的子弟,或许他还会主动退让一步。

    偏偏是遇到了这样一位在家族斗争中落败的可怜人,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窝囊气?

    “三十万两?真以为自己成了赵家家主了么?”

    宋明岳看着柳树下的马车啧啧两声,眼中满是同情。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看向了那辆马车。

    陈子凌站在画舫内眼睛微眯,神情显得很是凝重。

    这位有意思的陌生人,应该不是单纯买字画这般简单,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叶轻眉没有理会远处的冲突,眼睛眨呀眨的,心中却是在打着别的小算盘。

    竹帘被人从内掀开,露出一块黑色衣角,接着显出了那人的真实容貌。

    赵朴,猫着腰站在马车上,深邃的目光朝远处的宋明远瞥了一眼,中等的肤色给他的五官增添了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脸颊上新旧不一的伤痕,摆明了他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富贵闲人。

    “呵!让人小瞧了!”

    赵朴粗短的眉毛,朝远处的宋明岳示威般挑逗了几下,脚下一滑从马车上溜了下来。

    众人看着他很有喜感的动作,却无一人笑出口。

    黑袍少年下车的瞬间,众人似乎发现了些别的怪事。

    比如他在马车上站的位置,比如他脚下的大箱子。

    宋明岳身旁的护卫们,看着赵朴落地时轻飘飘的动作,心中一惊主动将自家公子护在了身后。

    他们不会看错,那是七品武道高手才能做到的事。

    传闻此人不仅经商天赋出众,而且酷爱武道修行,不到十六岁便已到了六品巅峰。

    看来短短两年他又有了大的长进,实在是过于妖孽。

    更棘手的是此人脾气暴躁,经常不依常理出牌,若是他暴起伤人,恐怕众人很难全身而退。

    赵朴看着窃窃私语,一脸苍白的宋明岳,鄙夷地瞥了瞥嘴角,转身从马车上抱下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你们几个将东西搬下来。”

    赵朴朝身边的几个汉子简单吩咐一句,直接无视了宋明岳的存在,伸手拉着粉裙小姑娘大步朝画舫走去。

    一众短打装扮的汉子,立即将手里的家伙扔在了地上。

    六只足能装下一位成年人的大黑箱子,被他们从马车内很快抱了出来。

    汉子们将箱子双手托在头顶,脚步沉稳地跟在了黑袍少年身后。

    “老天!难道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一定有银票,不可能全是银子!”

    ……

    湖畔的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主动为黑衣少年让开了道路。

    宋明岳看着对方的做派,心中一阵失落。

    无论从对方的言行还是举止来看,赵朴似乎真有三十万两银子!

    回想到之前对方脸上轻视的神情,如同一记耳光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以后这趣÷阁债,迟早要你们赵家偿还,我们走!”

    宋明岳情知他继续留在这里,只能自取其辱,也不多做停留立即钻进了轿子。

    颜柔郡主面上也有些挂不住,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她究竟对谁产生了不满……

    “起轿!起轿!”

    轿夫听到郡主的声音,急忙将粉色小轿抬了起来。

    众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并没有讥嘲之意,反而一脸戚戚焉,大有难兄难弟之感。

    那眼神好像在说——在场没买到心仪书作的又何止你们二人,谁还不是伤心人咋地?

    钱小小看着两顶小轿被人抬起,心口割肉似的疼。

    这两位她们小翠轩都得罪不起。

    关键人家还是带着一大趣÷阁银票来的,哪有拒人千里之外的道理?

    打了笑脸人叫不近人情,让送银子的人受委屈那叫自残……

    于是她立即做出了明智的取舍,这年头一副书画出得起十九万两银子的买主,到哪里找去?

    “二位慢走!你们还愿意出十九万两银子,买叶家主人的书作吗?”

    钱小小立即朝远处挥了挥手里的绣帕,声音很是婉转柔媚,简直酥到了人的骨子里。

    众人心脏被她的声音撩拨的砰砰乱跳,抬头看着平台上余韵犹存的妇人,很好奇她年轻时该是何等妖媚的存在。

    站在甲板上的赵朴,浓短的眉毛朝中间靠了靠,仰头看着钱小小,不知她是何用意。

    正要离去的宋明岳闻言一喜,难不成这位心思敏锐的老妇人终于开了窍,希望借此和他们宋家搭上关系?

    他虽不敢保证能让小翠轩在短时间内分到宋家的大好处,但只要对方长期和宋家保持良好关系,今后得到的好处绝不会少于十一万两。

    两顶小轿一停,一名护卫立即传话道:“小翠轩可是愿意将那幅书作卖给我家公子?”

    “正是!正是!”钱小小眉开眼笑点了点头。

    场间围观的众人听到这样的怪事,立即心生不满,此时看向那两顶小轿的眼光,突然变得很不友好起来。

    那感觉就像一群遭了难的乞丐,大家共同挨饿还好。

    偏偏就你特殊,每天都有富家小姐给你送饭,还偏只许你一人吃。

    又像是一起去青楼的色友,每人都掏出了十两私房钱,偏你非但没花钱,还得了人家姑娘几两银子。

    所谓可以同患难,不可独富贵便是此理,世间事讲求的便是“公平”二字……

    “孰可忍?孰不可忍!”一声义愤填膺无比沧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崖山三老出奇地和陈子凌熟知的一位古代教育家,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如果单纯从悲愤程度上来讲,三人的声音也不一定会输孔丘多少。

    若是从声音大小来看,三人的齐呼明显占有绝对优势。

    宋明岳咧嘴一笑,笑的很是开心。

    他忽然觉得今天的事情很有意思,这就叫做反败为胜,后来居上?

    “颜柔郡主,明岳去去就回”

    宋明岳,朝粉纱小轿拱手行了一礼,举止显得很是斯文有礼。

    颜柔郡主心神有些激动,轻嗯了一声。

    听到对方难得温柔的声音,宋明岳心中更加舒畅。

    “……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渐消尽醺醺残酒……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

    嘴里哼着最近大兴城歌肆酒楼,广为流传的小曲,宋明岳在五名护卫的陪同下,朝着画舫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他本可命手下去取书作,不过想到赵朴吃瘪怒气冲冲的模样,宋明岳就想哈哈大笑。

    这样羞辱对方的好机会,他怎可错过!

    站在甲板上的赵朴,一步步走到钱小小的面前,眼中隐有风雷,体内一股真气开始沿着经脉快速运转。

    “你这话什么意思?”

    赵朴扭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玻璃后方的陈子凌,回过头来看着钱小小疑惑道:“这是你的决定,还是他有什么别的想法?”

    不需明言,钱小小就知道黑衣少年嘴里的那个“他”,指的是谁。

    场间地位最有威慑力,最能令少年忌惮的除了叶家的家主,还能有谁?

    赵朴身后的六名汉子,立即将头顶的大木箱子嘭的一声,放在了画舫的平台上。

    众人手臂上满是肌肉,竟比常人的小腿还粗,冷冷的眼神大有以命换命,忠心护主的做派。

    扮做妇人的钱小小假假也有六品中的境界,她想自保不成问题,若是任她施展出毒药,输的人也未必是她。

    不过今天毕竟不是闹脾气的时候,钱小小忙朝对方解释道:“老婆子可没说不卖给公子呀?您怎么发了这么大的火?怒伤肝气伤肺,这样可不好~”

    “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绝对童叟无欺,若是您以后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尽管去找我……认识的叶家家主。”

    钱小小娇笑一声,扭头看了一眼陈子凌,立即将锅甩给了他。

    听到不是她变了卦,尤其不是叶家家主的意思,赵朴立即松下心神,拱手朝对方施了一礼,态度显得很是真诚。

    如果对方只是小翠轩的主人,他绝对不会有如此做派。

    与其说是他在给这位半老徐娘赔罪,倒不如说是给玻璃后的那人表明自己的态度。

    见对方没有回应,他将身子又向下压了压,做足了晚辈应有的姿态,甚至显得有些……过于恭敬。

    “赵公子快请起,我怎么能受得了您如此大礼呢~”

    钱小小抬手用绣帕托了托黑衣少年的胳膊,神情显得有些惶恐。

    “钱小柯,快将叶家少爷的书作交给赵公子。”

    钱小小对一旁心惊胆战的歌姬吩咐一句。

    翠衣女子低着头挪着小步,扭扭捏捏颇像一只受了惊吓的鹌鹑,双手将一红色木盒呈给了黑衣少年,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赵朴终于如愿以偿得了书作,转手就交给了身边那位穿着青色衣裙的小姑娘。

    “这五箱银子有十万两,这里是二十万两银票。”

    赵朴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银子神情微变,缓缓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沓银票,依依不舍交给了对方。

    他确实没想到今天会出如此高的价格,原本他也只准备了十万两白银。

    之所以用现银,不只是为了显摆,更重要的还是这种真金白银的震撼力。

    剩下的这二十万两银票,他本打算留到以后用,看来如今只有一次性花出去了。

    当然和以后的事相比,这些银子完全值得。

    站在甲板上一脸不敢置信的宋明岳,双脸铁青哆嗦着身体,指着小姑娘手里的木箱子沙哑道:“小翠轩这是何意?”

    如今他已骑虎难下,不要说是他的父亲,就是他们宋家子弟也难以接受他被对方如此羞辱。

    之前纯粹是关于一幅书作的金钱之争,输了便输了。

    如今是家族尊严和脸面的问题,若是他稍有退让,恐怕一辈子在族中也抬不起头来。

    即便面对不可仰视的皇权,入仕的世家子弟若是被皇帝严厉训斥,也会为了家族荣誉自戕而死。

    若是小翠轩主人迫于赵朴的逼压,不得已改了主意,他即便冒着生命危险也必须从对方手里夺回书作。

    宋明岳掂量着利弊,一瞬间就拿定了主意,

    钱小小身子一动突然站在了二人中间,隔开了随时会大打出手的赵朴和宋明岳,自责道:“都怪老婆子没有说清楚,钱雅琴快将书作取来!”

    过不多时,一名白衣女子就抱着一卷书稿,娇喘嘘嘘跑了过来。

    钱小小伸手接过书稿解开红色丝绳,朝一脸决绝的宋明岳亮了亮,“宋公子,您看,这不是吗?”

    突如其来的缓和局面,如和煦的春风拂过霜雪,宋明岳僵硬的身体动了动,伸手接过了那幅惊艳的作品,心神一阵摇曳。

    他终于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和赵家那位失败者争抢书作了。

    他只用了十九万两银子,就买到了对方三十万两银子才买到的作品。

    宋明岳悠悠舒了口气,今日之事他不止没有丢掉面子,甚至还暗暗压了对方一头。

    “谢小翠轩主人成全!”

    宋明岳朝钱小小恭敬一礼,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沓银票,递给了对方。

    五名护卫立即护持着他走下画舫,匆匆穿过众人嫉妒的目光,朝小轿走了回去。

    黑衣少年望着宋明岳远去的背影,面上神情数变,他现在真有些惆怅了。

    不是他心疼那多出来的十一万两银子。

    实在是今日之事传扬出去,他脸上无光啊……

    估计今后绝大数人,都会像看二傻子一样看着他。

    “这件事,我需要个解释!”

    赵朴叹息一声,朝钱小小摆出一张苦瓜脸来。

    钱小小掩唇娇笑一声,“公子买的是叶家少爷为流民募捐所写的书作,老妇人卖给宋公子的是叶家少爷送给贱妾的作品,价值……自然是……不同的。”

    钱小小拿捏着对方的意图,故意在后一句话上加重了些语气。

    同一件事用不同的字眼说出,便有了不同的意义,可谓变一字而差万里。

    钱小小的话重点便在“价值”和“不同”这两个普通的字眼上。

    那位五官清秀的小姑娘,看了看身边的黑衣少年,悄悄握了握他的大手。

    在场的歌姬们一脸迷惑。

    钱小小故作深沉。

    黑衣少年爽快一笑,他却懂了……

    有人能将诱拐良家妇女的事说的令人啧啧感叹,闺中少妇闻之落泪。

    有人能将杀人放火之事说的大义凛然,正直侠客亦是热血沸腾。

    凭的便是一个“意”字。

    意不同,事便不同,双方的代价自然不同。

    “小子受教!”

    赵朴朝钱小小恭谨一礼,这次的动作完全是出自他的本心。

    直起身来,赵朴拉着身边的小姑娘,直接朝陈子凌所在的雅室走了过去。

    两名汉子搬着一只大黑箱子紧随其后,四名汉子远远守在了门口。

    叶轻眉透过玻璃看着来人,朝陈子凌摆了摆手,“如此也好,你们聊,我去找钱小小说正事去了。”

    钱小小,钱小猗,绿猗,怎么这么多名字?

    想到陈子凌那位会易容术的小师妹,叶轻眉鼓了鼓嘴巴,迎头恰和那位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在门口相遇。

    二人看着彼此十分相似的神情,微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就此擦身而过。

    ……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叫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