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弩箭不过被弦丝加速三尺距离,就能破甲穿入人体肌肤,最底部的雨滴以同样的力道被加速了数米距离,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物体拥有了速度便获得了能量,柔弱的水滴只要够快,同样能够产生巨大威力。

    比如能够突破钢板的铁珠,比如能够切断金石的水刀。

    过程虽复杂,中间发生了很多奇异现象,却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已结束。

    那些急速的雨滴竟如有了智慧般,只攻击了黑衣人的胸膛,在他们身体上留下了数十道深浅不一的破洞,并没有攻击他们的致命要害。

    十二名在魏国赫赫有名的杀手,还未见到目标便失去了反抗能力,颓倒在了屋顶。

    叶家男主人很强,关于这点,他们已经从所有能搜集到的战斗信息中做足了准备。

    如果他们能从大东山来的苦修士中得到点口风,或许就不会如此狼狈。

    他们犯了杀手最不该犯的致命错误——那就是轻视了敌人的实力。

    因为某些人不请自来扰了叶轻眉的清梦,让她心里很不爽,所以她要发脾气,于是便要替陈子凌出手。

    结果很不错,似乎……成功了。

    “一叶,多找点绳子来!”

    叶轻眉知道这里闹了这么大动静,此刻楼内的叶家管事和护卫们肯定醒了过来,立即朝外大声吩咐了一句。

    过道内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叶家护卫们已经站在了门口。

    一叶手里拿着一捆牛筋制成的绳索,在两名侍卫的跟随下,快步走了进来。

    不用提着灯笼特意探查,感受着顶部的凉意,他已经知道了敌人的位置。

    躺倒在雨中一声不吭的刺客们,终于知道了他们是败在了谁的手里。

    原来叶家女主人更强!而且是能将真气溢出体外的恐怖存在!

    只是这个真相的代价,对他们来说未免太过沉重,也太迟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陈子凌立即阻止了一叶他们的动作,身子一闪站在走廊上,朝外面的几个方位看了一眼。

    夜幕依旧,虽然无法看清对方的身影,但是他知道对方一定在那里。

    手里的长剑被他一寸寸抽出剑鞘,很随意地在栏杆上拍了拍。

    这把剑还是五竹击穿的那把剑,剑身虽已被叶轻眉设法修补,柔韧度和坚固程度却降低了许多。

    “有些经历总会在事物上留下痕迹,对的事如此,错的事亦是如此!”

    陈子凌大发感慨,朝雨中说了句高深莫测的话。

    “比如?”

    雨街上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是距离有些远,那人声音很轻,若是心浮气躁之人恐怕听不真切。

    陈子凌和叶轻眉却听的一清二楚。

    “比如你是在找死!”

    一叶将一根火把朝声音响起的地方扔了过去,短暂照亮了那人的身影。

    陈子凌立即将手里的长剑朝那人掷了过去。

    暗沉如水般的银色长剑,如同铆足了劲的标枪,在后方劲风的拍打下朝着那人闪电般贯了过去。

    那人朝前迈了半步,一道如血般粘稠的虚影,从他身后冒出,巧巧砸击在了长剑的剑身上。

    随着一声凄惨的翁鸣,陈子凌掷出的长剑被那人狠狠砸进了青石之中,满是雨水的街道上荡出了圈圈涟漪。

    虚影一停,立即显出真容,那是一根丈余长短的红色长矛!

    还没等他来得及调整站姿,前方一阵狂暴的破空声,依旧没有减弱的迹象。

    “这不是长剑带来的劲气!”

    还没等他从惊慌中回过神,上千颗声势骇人的雨滴就朝他密集地罩了过去。

    黑色外袍很快就破成了丝丝缕缕,如同蛛网般挂在了他的身上。

    衣衫下的银色铠甲将男人的身体包裹的密不透风,帮他抵住了面前的攻击。

    难道此人是魏国军方的人?

    看着远处的动静,陈子凌悚然一惊,暗道一声麻烦。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过后,潜伏在暗中的其他人也终于现出了身影。

    一手提着只圆圆的灯笼,一手拄着根黑色拐杖的老者,从男人对面的街道口走了出来。

    客栈恰处于二人中间位置时,花白胡子老者立即停下了步子。

    接着一位戏子装扮,脸上带着白瓷面具的白衣女子,鬼魅般出现在了老者身后,朝着陈子凌发出了一声阴涔涔的笑声。

    另一边,一位赤裸着上身,身后背着块圆形盾牌的矮个子男人,手持两把利斧从邻近的楼顶跳了下来,站在了银甲男人身后。

    原本准备出手的二人,看着对面冒出的老者,神情显的有些忌惮。

    “哎~这下真麻烦了。”

    陈子凌朝叶轻眉笑说了一句,帮她挽了挽袖子。

    接过一叶递来的长刀,陈子凌朝外喊了句战场上稳操胜券的一方常说的话。

    白衣女子一手托腮尖声笑了起来,“不杀无名之人?小子你可知我二人是谁?快来让姐姐疼惜疼惜,说不定还能为你留下全尸。”

    老者手里的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轰的一声,下方的青石列成数块,扭头朝女子责备道:“老婆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又发什么疯!”

    随着他这句话发出,二人的身影立即变得飘忽起来。

    那是老者体内外溢的真气,干扰了所处的空间。

    九品境!老者竟然是九品境高手!

    叶轻眉皱了皱眉头。

    陈子凌面上神情终于凝重起来了。

    出过几次远门的一叶,看着远处的怪异景象,突然想起了两个传说中的人物,一脸惊慌朝陈子凌禀报道:

    “少爷!他们是摆渡人!传说中从来没有失过手!而且,而且,受害者从未留下过完整的尸体!”

    一叶说着身体忍不住颤动了几下。

    他并没有将话说的过于血腥,受害者确实没有留下完整的尸体……只留下了一堆糜烂的肉屑。

    叶轻眉握了握拳头,看着远处的行踪不定的二人,露出了一脸厌恶的神情。

    一黑一白两道诡异的身影,围绕着一只小灯笼不停交缠,无视空中急速飞来的雨滴,朝着客栈斜斜飘了过去。

    叶轻眉眼睛蓦地睁大,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

    陈子凌脑中警意大作,快速运转红色功诀。

    充沛的真气在他体内不停运转,白色光线自他肌肤下生出,穿透了薄薄青衫,将客栈前十丈方圆的空间照耀的如同白昼。

    面对前方刺眼的光线,二人的身影明显凝滞了一下。

    若是叶轻眉的攻击对二人失去了效果,单凭陈子凌绝对不是二人的对手。

    跟何况二人身周的空间实在过于诡异,若是一旦进入其中,恐怕不止陈子凌,就连叶轻眉想要脱身也是一件极困难的事。

    两把长刀趁着二人速度减缓的瞬间,直直飞了过去。

    刀尖触及空间屏障的瞬间,立即发出了一阵尖锐的脆响。

    那是金属刀身寸寸断裂的声音!

    一黑一白两道如鬼魅般的虚影速度不减,继续朝着陈子凌和叶轻眉飘了过去,仿佛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连那两把钢刀也不见了踪影。

    陈子凌掌心不由冒出一层汗水,望着空中飘来的虚影,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安心等死这种消极的做法,向来不符合他和叶轻眉的性格。

    一把把钢刀,被他从身后姿势僵硬的护卫们手中夺了过来。

    除了陈子凌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掷出钢刀的同时,几根柔韧性极好的银针被他偷偷附在了刀柄上。

    声势骇人的雨水以及十几把钢刀,依旧没有对空中的‘摆渡人’造成任何伤害。

    一老一幼,一阴一阳两道凄厉的狂笑声中,夹杂着死亡的气息。

    刀屑纷飞中,二人距离陈子凌的距离越来越近。

    十丈,八丈,五丈,然后是三丈……

    叶轻眉在短时间内真气消耗过于剧烈,除了眼神有些疲惫外,面容依旧如故,然而手腕内侧一道弯曲如梅枝般的血线却渐渐浮现了出来。

    她的经脉已经出现了损伤。

    五竹直到此刻都没有出手,或许她和陈子凌真的指望不上了。

    她已做好了带着陈子凌逃跑的打算。

    几根扭曲变形的红光银针,闪电般刺进了二人的身体,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损害,就冲击力而言甚至都不及炸裂开的金属碎屑。

    没有痛觉,没有鲜血流出,甚至连酸麻的感觉都没有。

    数十年来从未失过手的摆渡人,终于出现在了陈子凌二人的面前。

    头带白瓷面具的白衣女子,目光浑浊,满是黑斑的右手中握着一把细细的长剑。

    胡子花白的老者,满脸皱纹,黑色拐杖一侧赫然是一排锯齿状的尖刺。

    叶轻眉闻着一丈外那只黄色小灯笼内飘来的恶臭,立即扯着陈子凌连退数步。

    不知为何占据上风的摆渡人,并没有立即对叶家护卫们展开杀戮。

    尚在空中的二人身形一扭,重新落在了地上,伸手快速拔掉身上的银针,惊怒道:“竟然用毒!只怕如此计量还毒不到我们!”

    二人看着手里的银针,闻了闻上面的味道,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若是他们身上中的银针再多一倍,说不定真的会着了对方的道。

    陈子凌得意一笑,“如果你们没拔出来或许不够,可是现在……够了!”

    “什么?”

    二人感受了一下体内真气的运行速度,愤怒地尖叫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陈子凌朝二人勾了勾手,“要不要打一架,加快一下中毒速度?”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