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国,皇城。

    班房内等待上朝的刑部官员们,今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坐姿端正的刑部尚书,时不时抬眼朝场间看上一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距离上朝时间只剩半盏茶时间时,终于有人传来了消息。

    原来日日早、次次早,向来勤字当头的大兴城两位县令,今日竟破了例,双双俱都休了病假……

    刑部侍郎摸了摸袖子内软踏踏的文书,侧身朝坐在班房中间的楚王爷,挤出了一副比哭还还难看的笑脸。

    年过半百的礼部尚书顾三元,今天显得特别精神,兴露寺昨晚便派人送人来消息——闭关多日的苦荷大师终于出关了!

    对于武道一窍不通的礼部尚书,显然更关注这件事情表面上的喜庆色彩。

    兵部尚书陆梧州依旧板着脸目光阴沉,没有任何笑意,看在人的眼中就像是一块万古不化的寒冰。

    好在他这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神情,众人早已适应有了免疫力,看的久了也不会坏了心情。

    见惯风雨、波澜不惊的户部尚书坐在角落处,小口品着差役们奉上的早秋青茶,随意和下属们聊着公事。

    禁军大将军的鲁有道和御史大夫梅碾沉,二人的双眼在众人脸上匆匆观察一番后,心中不由一沉,脑袋中响起一道惊雷。

    昨日一定有大事发生!

    ……

    陈子凌双手袖在大狸猫肚皮子底下,目视着身旁青衣小厮装扮的叶轻眉,说道:

    “客栈内只丢下一叶负打理昨晚的事,这样真的行吗?”

    “有什么行不行的?以后总不能让叶家管事只做听人使唤的下人吧?现在正是历练他的时候,放心我心里有数。”

    叶轻眉用手将脑袋上偏斜的青色小帽,朝上推了推,继续对手里的最后一只肉包子发起了进攻。

    黑色马车走到半途忽然调转方向,特意走了太学院那条路线。

    一顶青莲造型的肩舆,不知何时和马车并做了一排,似乎双方行进路线很是一致。

    头戴笠帽、身穿麻衣的苦修士双手合十,朴拙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健康的白,像极了长期生活在暗无天日的黑牢中,初次见到阳光的苦刑犯。

    早起摆摊的商贩们看到苦修士后,双手合十朝他行了一礼,直到苦修士的身影消失在长街后,才重新忙起手里的杂活。

    陈子凌坐在马车内,继续修行着红色功诀,觉察到近处的异状后,急忙拉开布帘观察了一下周围状况。

    苦修士微笑着朝他低头行了一礼。

    陈子凌单手回了一礼。

    肩舆后方的小男孩,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有些搞不懂自己师傅的想法。

    “马车内似乎有很香的包子味传来,难不成师傅饿了?”

    虽说苦修士没有不可食肉的戒律,远游天下时主人家施舍什么就吃什么,可是师傅从来都不吃肉的呀!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让他更加意外,苦荷竟然命人停下轿子,赤着脚直接走在了大街上。

    恭谨站在门外的信众们立即慌了神,忙从店内取来扫帚,将道路上的石子污泥清理到一旁。

    黑色马车速度不变,苦荷提前走在前方,一脸谦和地朝信众们合十还礼。

    叶轻眉吮了一下指头上的油滴,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陈子凌,脆声道:“咋办?”

    陈子凌想了想,说道:“这多年了,我们的相貌也有了变化,就算他猜出了什么也不打紧,总不敢对我们刑讯逼供吧?”

    想到承认身份后的麻烦事,叶轻眉从衣袖内拿出一只葫芦状青色小瓷瓶,在手掌内倒了几滴黄色乳膏,双手揉开后在脸上搓了搓。

    二人一阵眉飞色舞后,初步定下了“死不承认”,这一较为妥帖的四字方针。

    黑色马车在一肉食铺面前停了下来,叶轻眉小意搀着陈子凌走下马车,选了四个酱猪蹄,二斤秘制牛舌,又散称了一壶小酒。

    ‘主仆’二人就地在铺子门前的桌凳上,小口吃了起来。

    身穿麻衣的苦荷大师,听着身后的动静,脚步一停,立即回身站在了陈子凌二人附近。

    被苦荷唤作“狼桃”的小光头,颠颠买来了四个热腾腾的大馒头。

    “要不要来一个?”

    陈子凌手里拿着一支胶原蛋白满满、咸味适中、口感爽弹的猪蹄朝苦荷举了举。

    肉食铺子内身材肥庾的老板娘,听到他这句话龇牙咧嘴一双浓眉拧做了一团,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腮帮子,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

    感情这位食客是外地来的!

    这可真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苦荷用力将嗓子内的食物咽了下去,压住了胃部泛起的酸水,呵呵笑道:“贫道只喜欢吃素食,多谢……莲友施舍。”

    围观的众人心中一惊,对这位能得苦荷大师如此圣赞的少年,暗暗羡慕不已。

    狼桃啃着手里的馒头听到师傅的这句话后,小眼大睁明显被噎的不轻。

    莲花素有圣洁的象征。

    莲友,便是像莲花一样圣洁的朋友。

    只有最尊贵、最吉祥、最美丽的同道中人,才能被誉为莲友。

    这位满手油渍,举止粗鲁的富家公子,怎么看也当不得师傅如此称呼……

    街上人多眼杂,陈子凌一脸无奈,只得邀请他上了马车,共同朝皇城行进。

    苦荷心知二人不愿与他相认,也不敢主动攀扯关系,心中却有一股深深的恐惧和懊悔,难以向陈子凌二人言明。

    这事说起来都怪他当初心志不坚,受到了肖恩的诱惑,二人分食了那枚长生‘仙药’,以至于连累魏国遭受了这多年的天灾人祸。

    每每想起此事,实在是令他痛惜、哀哉!

    十几年过去了,二人皱纹渐生,依旧未能摆脱岁月的惩罚。

    只是这二位似乎也以长大了不少,难道仙人也会经历老幼阶段吗?

    还是说二人在凡间成年后,回到神庙就可青春永驻与天地同寿?

    想到这些不敬的念头,苦荷急忙在心中念起了具有静心作用的道藏,马车内的温度竟让他后背湿汗连连,举止有些失措。

    陈子凌感受到对方的恐怖实力,右手放在胸前,时不时瞥一眼晃动的窗帘,努力思琢着最为便捷的逃窜路线。

    黑色马车一路行驶,沿途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不是叶家的马车有什么稀奇,而是旁边那顶空无一人的莲座实在过于显眼。

    大兴城除了苦荷大师,谁还敢用这御赐之物?

    黑色马车进入皇城后,围观的众人立即潮水般退去。

    苦荷邀请陈子凌二人和他一同入宫,甚至提出留下侍奉二人的要求,都被陈子凌和叶轻眉一脸‘惊恐’地拒绝了。

    皇宫门前,赶来报道的二百余名商贾已经按照某种规则,提前排出了长长的队伍。

    ……

    一身月白色锦衣的陈子凌身后跟着位五官匀称,肤色有些发黄的小伙计。

    伙计宽大的青色短衣后面,跟着位头戴笠帽的苦修士。

    头顶光溜溜的小男孩走在最后。

    远远行来的特殊组合,引得众人扭头回观,忍不住暗暗称奇。

    苦荷将陈子凌和叶轻眉送到宫门前后,恭敬地朝二人低首合十一礼后,依依不舍地入了宫。

    提前帮东夷叶家站好位置的赵朴,朝二人举起手打了声招呼。

    陈子凌领着叶轻眉立即走了过去。

    望着苦荷远去的背影,几位大兴城的本地商人们,一脸震惊地看着陈子凌,心道果然不愧是东夷叶家,竟把主意打到了苦荷大师的头上。

    也不知是嫉妒,还是羡慕,排在叶家后面的百余号商人们,看着陈子凌的侧影,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前十名被四大世家及其附庸势力占据,可以得到本次万商会三分之二的好处,前一百名有机会分得剩余的好处,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初次参加万商会的叶家,竟然被人排进了前一百名!

    排名不完全是根据财产多少划分,反应的是商贾们背后朝中势力的大小。

    蛰伏在东夷闷声发财的叶家,竟然在朝中早有谋算,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叶家的谋划能力。

    陈子凌没有在意众人异样的眼光,看着排在最前面的几人朝赵朴问道:

    “那几位就是大泽周家、洛川宋家、虎平魏家以及你们南陵赵家的人?”

    一身管事装扮的赵朴,鄙夷地看了他们几眼,小声道:“他们还差的远呢~”

    他忽然觉得有些失言,不好意思地朝陈子凌抱了抱拳,“抱歉,我不是说叶家……”

    对方只用了南陵赵家上一任家主留下的关系网,就帮东夷叶家弄到了其他商贾挤破脑袋都得不到的好处,可见四大世家底蕴之深厚。

    关于虚名这方面,陈子凌完全没有那么敏感,甚至可以用迟钝来形容,转口道:“叶家这次排名多少?”

    赵朴犹豫了一下,朝排在身后的那人询问了一句,回复道:

    “庐陵孙家是五十六号,我们就是五十五号,大衍之数吉利!”

    他这话一说,身后那人立即黑了脸。

    排在叶家前面,一位脸若面团的富人,笑嘻嘻扭过身,朝赵朴拱了拱手,谦虚道:“在下正好是第四十九号,借小兄弟吉言!”

    他这句话一说,排在他前面的那些人立即不乐意了,朝他阴阳怪气地讥笑几声。

    男子一时激动有些失言,朝众人尴尬一笑,忽然扭过头看了赵朴和陈子凌一眼,呆愣在了原地。

    过了一会气温升高,男子忍不住拿出怀里的纸扇,给自己扇了扇。

    “披金戴银轻裘宝马;吃香喝辣丰乳肥臀?”

    后面的几人看着他纸面上的墨字,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字是好字,只是”几人苦笑一声,连连摇头。

    陈子凌眯眼一看,差点没被他气出一口老血,原来那副满是铜臭味的对联,是这位想出来的……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刚成鸿蒙至尊,就被榜单曝光了!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爹地,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专杀气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