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嬴政见完扶苏便回到大殿同阎罗王和陆判官打了个招呼便回阳间了。

    阴差将他带回了那家一天旅馆,刘起然就在原来的房间等着他。

    刘起然见嬴政回来了,便同阴差打了个招呼,看向嬴政问道:“您累吗?我们可以休息会再回去。”

    嬴政摇了摇头道:“不用那么麻烦,你看看几点的飞机我们这就回去。

    我陵墓里的东西需要拿出来几件,尤其是那个玉玺,早在我还未去世时那里面便已经形成了一条小龙。若是落到旁人手里怕是会徒生变故。”

    刘起然点了点头道:“那我打个电话让我师兄提前过去,如今他布阵略有小成。”

    嬴政道:“麻烦你们了。我现在看看有什么工作适合我。”

    刘起然闻言叹道:“本以为这次能小挣一笔,结果却是打了水漂。看来这玄学一类真不好干。”

    嬴政看着手机认同道:“没有什么事情一蹴而就的,不妨把眼光放长远些。”

    刘起然点了点头道:“您放心我明白的,本就没打算真的靠这个讨生活。

    是我四师兄看掌门师兄不务正业才给他找点事做,这次回去估计已经被我两位师兄数落了。”

    确实如刘起然所言,刘安泰和刘念平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房间里抄写门规的元平遂薅了起来一顿臭骂。

    元平遂被骂成了蚊香眼,还是一脸茫然,他完全不知道为何会挨骂。自己不是很老实的在抄门规了吗?

    待刘安泰二人发泄完之后,刘念平一脸温和的拍了拍元平遂的肩膀道:“麻烦你下次接单子的时候记得跟人线下联系。

    这次好歹是我和你大师兄还有小师弟修为精进了一些,但凡我们和之前一样还是炼气一二层,你怕是就看不到你亲爱的两位师兄和你可爱的小师弟了!”

    元平遂挠了挠头一脸茫然道:“你们在说什么?难道不是因情生恨死后化为厉鬼的吗?一个厉鬼很厉害吗?”

    刘安泰没忍住狠狠送他一个大板栗:“一个厉鬼?因情生恨?事情都是你脑补的吧?连事情都没有了解清楚你就让我们去了!

    我们是和你有仇吗?你这智商是怎么当上五百强的董事长的?你的对手都是一群菜鸡吗?”

    元平遂心知理亏没有反驳刘安泰说的话,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那个男人就是那么说的啊。”

    刘念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似是而非的话让你理解成了这样,服了。

    我们遇到这件灵异事件正好和我参与学校组织的考古有关,这个古墓又好巧不巧的同沙市首富田家有关。

    厉鬼也不是一个,而是一百个!更不是因为什么儿女私长!

    麻烦你以后接单子的时候好好了解一下,最好能实地考察一下。别总给我们平添一些不必要的惊喜!

    对了,你没落下修炼吧?”

    元平遂听完刘念平说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啊这,我也是第一次接单,没有下次。至于修炼,之前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有些荒废了一些。”

    刘安泰闻言将鸿蒙门的心法和秘籍都递给了他道:“你好好修炼,不到炼气四层不许出来!以后也不要荒废修炼,以后你接单可是要去实地考察的,要是太菜我怕你支撑不到我们救你的时候。”

    元平遂一脸麻木的接过手里的功法,拿出手机同助理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情,便四肢僵硬的跪坐在蒲团上修炼。

    天知道在他被师父带回来的时候得知自己可以当一名修士有多开心。

    结果从14岁到25岁他依旧没有摸到门槛,屡次怀疑他师父是个骗子。

    却不知他无法修炼一是因为自己心思太重,二是因为灵气稀疏很难摸到门槛。

    如今时过境迁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原本十分在意的事情因为屡屡失望已经变得不再重要,灵气也比之前多了。

    他放缓心神便当即入定,周围的灵气像不要钱似的融进了体内。

    刘安泰和刘念平一脸欣慰的相视一笑,他们当然知道元平遂的心结,如今看到他如愿以偿可以修炼很是开心。

    就在这时,刘安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当即将手机接通,“师兄,那位老祖宗说他的陵墓里有那个传说中的玉玺,那个玉玺里还有一条龙,他担心会被有心人拿走徒生变故,想麻烦你先去布置一个阵法。我们定的是今晚十点半的飞机。”

    刘安泰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明白了,我这就同你三师兄过去。”

    将电话挂断刘安泰便同刘念平说了此事,刘念平当即就和刘安泰赶往秦始皇的陵墓。

    也是他们的运气好,哪怕灵气复苏有一个星期,其他修士依然未反应过来。

    刘安泰知道那是因为那些门派离这里颇远,灵气复苏的影响还不那么明显,也只是周边会有影响。

    那山里的小动物看着比之前还要灵动,普通人根本不会多想,只会觉得小动物可爱。

    刘安泰二人到了陵墓那里当即就摆了一个迷幻阵,此阵可以让人无视这里,炼气四层以上的修士方可洞悉。

    保险期间他还布置了一个攻击性质的阵法,待有人发现这里进到阵里不止会将信息传到他那还会拖延时间,足以支撑到他们赶到那里。

    刘安泰二人将两个阵法布置好以后便守在那里等着嬴政他们过来。

    三个小时后天色已晚,嬴政和刘起然匆匆赶了过来,见到刘安泰和刘念平等在这里走上前道:“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这玉玺先前被我安放在棺木里,当初走的急忘了拿,若非古墓这件事我怕是还不会想到那东西被旁人拿走会徒生变故。”

    刘安泰理解的点了点头:“也怪我和小师弟当初太冒失,您未怪罪我们就很好了。”

    四人一边聊着一边再次进入了陵墓里。

    哪怕过了一个星期,刘安泰和刘起然再次踏进皇陵心情还是无法平静。

    更不用说第一次进入皇陵的刘念平了,他的职业病犯了。仔细打量着壁画还有陵墓里其他墓室的规格。

    嬴政此时已经来到棺木前,他伸手将棺木上雕刻的冠冕向左扭了三下,从里面弹出一个木盒,他将木盒打开,入眼的便是带着一条金白色的小龙。

    那条小龙对嬴政很是亲近,再次见到他很是开心的隔着玉玺蹭了蹭嬴政的指尖。

    刘安泰三人一脸稀奇的看着赢政手里的玉玺,嬴政看着三人澄澈的眼睛,心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过分!父皇他居然开挂 极限男人帮的文娱称霸之路 直播算命:国士无双,福荫后代! 关于我变成了美少女这档子事 牙口不好,吃老婆软饭不过分吧? 封神山河图 退婚后,我变成七个师姐的团宠 兽世:生而为狼,我有无限复活甲 已经开始了 一个打工仔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