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淮村里

    连家老宅,也摆上了年夜饭。

    一家子看起来和乐融融,但仔细看,却发现,这一桌子“和乐融融”的景象下,却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连家二房的媳妇子满脸的不满,只看着好菜都摆在了三房的连海清面前,而自己一家子这一边儿,一律的清汤寡水。

    “娘,鸡腿,我要吃鸡腿。”二房的小儿子连小宝看着鸡腿,就两眼发光,拽着他娘就喊着,老太太眼珠子一瞪:“赵氏,看好你儿子,没规没矩,像什么话。”

    二房的媳妇子赵氏顿时羞恼的满脸通红,心中却更加不满愤愤……都是连家的孙子,凭啥连海清就是个宝,她儿子一年到头想要吃个鸡腿,却还要挨骂?

    “娘,不就一个鸡腿,小宝他还小……”她话未说完,就被老太太吴氏眼珠子一瞪,指着鼻子就大骂:

    “败家的玩意儿,生个儿子,你就了不得?女人生儿子那是天经地义,要是生不出来,那才是大罪过。你倒是把这天经地义当做了多么了不起的功劳?

    老婆子我可告诉你,在咱老连家,就没这样的道理!”边说,还边一脸嫌弃:“生个化生子,还好意思坐在这里。要我是你,早就羞愧得自己躲进灶房吃饭去,还好意思坐席上吃。”

    连老太太吴氏胡咧咧的时候,可没避讳着赵氏,当着这全家人的面,在这大年三十,就把自己的儿媳妇儿数落了一通。

    赵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抓着筷子的手,抖得跟筛糠一样。

    若是今日换做是大房的万氏,那是肯定不回嘴的。

    二房的赵氏,却没有那么好的容忍,筷子落在桌子上,“娘!你说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我给老连家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功劳还有苦劳。

    哦……海清是你孙子,我们家大宝和小宝就不是了?”

    “你你你……你这是在说我说你说错了?你还怪起我了?生儿子是你的本分,生出来了你才算是个有用的,要是你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我们老连家还要你这么个懒媳妇儿做啥子?”

    老太太的话不可谓不诛心!

    赵氏气得当场就站了起来,“娘你说这话,怎么不怕天打雷……”劈……

    这话还没有说完……“啪!”老爷子手中的筷子重重地拍在桌面上,铁青着脸喝道:

    “够了!都坐下吃饭!今天个什么日子也不瞧瞧!吃个年夜饭能炒出个天际!”说着,把眼阴森森地落在赵氏身上:

    “坐下吃饭。”

    赵氏心中不服气:“爹,您也说说娘,她……”太过分了。

    “我这儿的话不管用了?叫你坐下吃饭就坐下吃饭!要么吃饭,要么滚回自己的屋子去!”

    这一下子,一桌子的人,都沉静了。

    连海清伸出筷子,捡起一只鸡腿,放在了连小宝面前:“来,小宝吃鸡腿。”……这一声平和的声音下,才打破了刚才压抑的氛围。

    连老爷子紧拧的眉头,这才松了开来……果然,这才是他连家的麒麟子。

    ……

    初八左院重新开了学。

    刘静娘一如之前,去给连海清送饭菜。

    这一送,又送了快一个月。

    这一日

    学院的门口,出现一道素衣女子,跟左院门口的杂役,显然已经熟络,看门的老犁头嘿嘿地笑:“刘姑娘又来给连秀才送午饭啊。”

    “是诶。”俏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此人正是刘静娘,手中挎着个竹篮子,上头厚厚遮了一层布,“劳烦犁大叔,帮我把这送进去。”

    这府学左院里,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别说是女子身的刘静娘,就是寻常的学子,只要不是这府学左院的学子,不经过允许,那是进不去的。

    刘静娘每每也只是把装着饭菜的竹篮子,送到了老犁头的手中,再由老犁头代为送到连海清手中。

    她在这其中,是根本接触不到连海清的。

    这也是为什么,连海清对这种本来有所争议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了。

    因为刘静娘虽然给他送饭菜,两人却是接触不到的……这也就传不出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闲话来了。

    老犁头接过了饭菜,送去了学院里,给了连海清,又等连海清把空了的竹篮子啊,碗筷啊,让老犁头给刘静娘带回去。

    刘静娘望着老犁头,随意地问:

    “犁大叔,今个下晌,好似连公子他有御科的课程?”

    “拿着吧”老犁头把竹篮子给了刘静娘,满脸的了然于心,好像看穿了刘静娘:

    “丫头,你的事儿,我老头子也听说了……你也是个可怜的人,老头子……劝你一句,这连公子才学不凡,现如今,又得鲁先生的偏爱,他人缘又好,温文尔雅,不出意外,这今后,定然是要中举当官的,以后前途无量……

    你啊,傻孩子,就别再有那些个不该有的心思,老头子我……这话不动听,但可是为你好。”

    老犁头是看穿了刘静娘刚才是故意打听连海清的课程,没有回答刘静娘的话,却把刘静娘好好劝了一遍。

    刘静娘听完,愣了愣,讷讷地谢过了老犁头,就有些浑浑噩噩地往回走。

    “哎……”身后,老犁头目露怜悯的摇摇头。又觉得这刘静娘不自量力,分明就是想腰攀高枝。

    刘静娘一路往家走,她走的很快,好像身后有鬼在追,手里死死捏着竹篮子,越走捏的越紧。

    转个弯,就到了家门口。

    “吱嘎”一声,用力的推开了家中院子,刘静娘进了院子,转身就把院门关得严严实实。

    又飞快地跑去了屋子里。

    “啪嗒”一声,手中捏的死紧的竹篮子,摔在了地上,里头的碗筷摔做一地,她也不管,只蹲下身来,从一堆饭碗中捡起遮在竹篮子上的厚布,就往一旁的小灶走过去,一把就将那块厚布丢进了灶膛里。

    转身就跑出去了屋子,在院子里的井水里打了冷冰冰的水。

    这才正月里,井水固然比河水温度高一些,却也够凉的,刘静娘没有一丝犹豫,就把那手塞进了冰凉的井水里,洗了又洗,突然想起什么来,立刻跑进屋子,抓起竹篮子到了井水边,打了一桶又一桶的井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竹篮子。

    这之后,刘静娘就有些坐立不安,在屋子里踱步,时不时望着窗外。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砰砰砰!”突然门外传来撞门声。

    “刘姑娘,你快出来!你表弟他坠马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 欲物猎人 想当神医被告,果断转行做兽医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