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静娘的心,噗通噗通跳的飞快。

    一只手死死压住起伏跌宕的胸口……“静娘,冷静,冷静。”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翘。连海清,连海清,你终于也得到报应了。

    那个连凤丫说的没有错,连海清为人谨小慎微,想要获得连海清的信任,那就要伏低做小,就要真情流露,就要用这些时日她的“好”去堆砌……终于,在日复一日的“真心相待”之后,连海清对她的戒心没那么强了。

    “刘姑娘,你快开门啊!”外头,敲门声更加急促。

    刘静娘不敢再耽搁,跑过去拉开了门,满眼慌乱的望向门外的哥儿:“表弟他……他怎么了?”

    “姑娘别哭,你表弟他坠马了,今天上御科课程的时候,那马儿突然发了狂,连海清他也是倒霉,就被那发狂的马儿甩下来了。你先别哭,跟我去学院,见一见你表弟吧。”

    刘静娘嘴角压抑着笑意,眼睛却哭成泪人儿:“呜呜~我这就和你去,表弟他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边说着,边往外走,边走又边问:“也不知道表弟他伤的是轻是重?”

    “姑娘别太伤心,已经请了郎中去给连海清救治了,他又不是本地人,在这里,一个家人都没有,姑娘你是他远方表亲,也只能劳烦了姑娘你,叫你走这一遭。”

    刘静娘嘴里忙说“不劳烦不劳烦,这是我该做的”,一边心中又有些失望……可惜刚才没有打听出连海清那伪君子的伤情到底如何。

    只加快了脚步,跟着报信的哥儿进了左院,这还是刘静娘第一次进左院……以往都是等候在门外,今次却是特殊情况。

    一路跟着进了屋子,刘静娘双眸含泪,一双美目望向了床榻上,幔帐里,隐约躺着一个人,不用问,自然是连海清无疑。

    “怎么样了,我表弟他可还好,郎中,您可要救救他啊。”无论刘静娘心中有多恨连海清,却把戏做的充足。

    “伤了腿了,得养三个月。从马上坠下来,这结果已经是万幸。这位姑娘莫要多担心,你的表弟人善有善报,不幸中的万幸。”

    老郎中开了药,递给了刘静娘:“你表弟的病情不算严重,这是药方,等一会儿,你随老朽跟去药房,取了药来,老朽再跟你说说这如何一日三餐料理你表弟的伤情。”

    刘静娘心中“咯噔”一下,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好在她机警,连忙垂头望着地面,没叫别人看出端倪来。

    只是,无人看到的脸上,死死咬着嘴唇……怎么只是个轻伤?怎么就没干脆把他那条腿给摔残了,至今往后成个跛子?

    善人有善报?连海清这个伪君子也算作善人?

    连凤丫看人向来八九不离十的准,她为什么会怂恿刘静娘来到连海清身边,就是因为看出刘静娘这个人的狠。

    刘静娘可不会管当初连海清并没有拿着刀子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做出那种诬陷别人的歹毒事情。

    刘静娘更不会承认,是她自己的贪婪,才让她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刘静娘这种人,只会把一切都归咎在别人身上,比如,陷害连凤丫的事情败露之后,必须要承担后果的时候,她会很理所当然的把一切都归咎在连海清的身上。

    说到底,连海清是算计了她,是哄骗了她,但最终做出选择的,不也还是刘静娘自己吗?

    这世上……如同刘静娘这样的人,并不少。

    ……

    连海清咳嗽了一声,苏醒过来的时候,还没睁开眼,右腿一股钻心的疼痛,“嘶~”痛苦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刘静娘疲惫的歪在病榻边的小桌上,这才想起之前摔下马背的事情来。

    “咳咳咳……”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刘静娘惊醒过来,“连公子,你醒了?可还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连海清拧着眉,不满地问道。

    “是公子你的同窗叫我来的,说连公子你从马背上摔下来了。我……”

    “好了!”连海清打断了刘静娘的话,言辞中,已经有了一丝愠怒……心中又责怪,哪个不懂事的要陷害他?可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就把个女人留在他的房中。

    “你先回去吧,这不方便女子呆着。”

    刘静娘有些为难:“这……”

    “你到底要说什么!”

    摔断了腿,他本来心情就够差了,这刘静娘还要在这里给他添堵!

    “你走吧,别人以为咱们是远房表亲,可你我都清楚,我们两人根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刘姑娘还是回去吧,留在这里,对你的名声也不好,而我是读书人,孝字当头,将来婚配,全凭家中长辈做主。”

    言下之意是暗指刘静娘不要再有非分之想,他不会娶她的。

    这话当着刘静娘一个未婚女子的面前说,忒让人难堪了。

    刘静娘咬了咬嘴唇:“不是……连公子,你误会了。奴家也是听了公子同窗的话,事态紧急才跟了过来。

    当时奴家只想着,公子帮助过奴家,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我,一听公子出了事,奴家就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在,公子只是轻伤,郎中说了,这伤了的腿,养上三个月就能够痊愈。奴家这心,也就放下了。”

    说着,掩面欲哭泣:“既然公子这里用不上奴家,奴家也不愿意让公子为难。奴家这就回去。”

    连海清倒是没有想到刘静娘居然这么担心他,加之人家刘静娘在他这么重的话下,也没有气恼,反而言辞里,透着一股对他的关怀和感恩……都说伸手不打笑面人,连海清也不能免俗。

    “静娘……”连海清想了一下:“静娘,刚才……话重了些,你别放在心上。我刚坠马,又伤了腿,这心情难免不好,倒是让你受了无妄之灾。”

    这三言两语,就把刚才那刻薄过分的话,掩盖了过去,仿佛他又是那谦谦公子,一派温文尔雅。

    又一番安抚,才请了刘静娘离开:“今日不早了,静娘你先回家去,再晚些,天就要黑了,路上也不安全,我不放心。”

    “嗯。”刘静娘的两颊起了两坨绯红,道别了连海清,往家走。

    出了府学左院,在转角的小巷子……

    “我呸!伪君子,真小人!什么坠了马伤了腿心情不好说了重话?根本就是看不起我!谁又求他娶我了?就要这么羞辱我?

    我刘静娘难道是嫁不出去了?谁巴巴稀罕你啊!”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