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月初,连凤丫的羊水破了,稳婆匆匆忙忙,带着工具,就来到了连凤丫家中。

    请的是西街上的一个很有经验,干了半辈子生涯的稳婆子,经验最是老道。

    连凤丫生孩子,不大容易,她原本骨盆也不够宽,年纪又算不得大,再加上,她那肚子比常人两倍的大,姓刘的稳婆,名刘婆子,这刘婆子看了那滚圆滚圆的肚皮,顿时也心中“咯噔”一下。

    这肚子之大,她平生少见。

    “家里有参片吗?赶紧给她含着。”刘婆子又去叫万氏烧热水。

    “烧了烧了,刚就让凤丫她爹烧去了!”万氏也是慌了张。

    谁成想,产期会提前近半个月。

    这天乌漆墨黑的下半夜,闺女的羊水破了一床,急匆匆挖来了刘婆子,万氏心中无比担忧。

    连凤丫心中忍不住吐槽……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给她个痛快吧!

    可怜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过这种经验……怎么地就比生不如死还要可怕?

    欲哭无泪~

    “闺女儿啊,你可要挺住啊。”万氏眉心挤到一起,都能够夹死苍蝇。

    刘婆子摸了摸胎位,又抿了抿嘴唇。

    “刘姑,我闺女儿咋样?”万氏现在的神经都是吊着的,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她就慌了。

    刘婆子却有些脾气,不愿意搭理万氏,却对连凤丫问道:“丫头,吃不吃得了痛?”

    “痛!”万氏听了,又惊呼出声。

    连躺在榻上的连凤丫都有些无奈:“娘,你别一惊一乍,我没事。你怎么比我还紧张?”虽然是轻松的说着话,但额头上沁出一层汗水。

    说完,连凤丫又看刘婆子:“没有事,刘姑你尽管帮我接生,疼痛我忍得。”

    刘婆子点点头。

    “你这胎位有些不正。”她说着,“我得给你正胎位,你得忍着痛,别瞎叫唤,生孩子是个体力活,你得留着力气。”

    见连凤丫点头后,刘婆子热水净了手,就朝着连凤丫身下探了过去……连凤丫那个瞪大了眼睛啊!

    谁来告诉她!

    这正胎位的意思原来是……额……

    这种感觉,尴尬了。

    她的宫口都开了,就是胎位不正。

    刘婆子是有一手,竟然这常人看来九死一生的事情,愣是叫她瓜熟蒂落,一声婴儿哭,传了出来。

    那哭声嘹亮,守在门外的连大山一听,眼珠子一亮……这嘹亮的哭声,没的说!定是个大小子!

    秋水忘穿地盯着面前闺女的那扇门扉,心已经飞了起来:“她娘,母女平安不?闺女还好不?吃啥不?我给煮点……”

    “吱嘎”门就开了。

    万氏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呐~看看,你外孙女儿。”

    “啊?……是个丫头?”

    连大山话刚落,就被万氏狠狠瞪了一眼:

    “你闺女儿在里头吃苦受累,你这当爹的说的什么话!丫头咋了?丫头入不了你的眼?连大山,你可别忘记了,你闺女儿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闺女儿,一点儿都不比你那两房的侄子差!”

    连大山一脸的嘴笨:“不是,不是!凤丫她娘,你别误会,我这是听了里头孩子嘹亮的哭声……只以为是个大胖小子咧。”

    虽然连大山解释了,可是万氏还是丢给他一个白眼儿。

    连竹心小小的人儿,捂着嘴笑,却够着脑袋想要看看外甥。

    “怎么还有一个!”屋子里,突然传来刘婆子的惊叫。

    万氏脸色一变,连忙转身进了屋子。

    “咋了咋了?”

    “你家闺女儿肚子里还有一个。”刘婆子说着,满脸的愁色。

    “那你帮她继续接生啊!”

    “……难。”

    “啥意思?”万氏慌了。

    “赶紧叫你家男人去找个靠谱的郎中来。”刘婆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我这里先帮顾着。”

    说完,见万氏定定的愣神,刘婆子大喝一声:“还愣着做啥子!快去!”

    “诶!……诶!我这就去!”万氏被刘婆子一喝,晃过神来,连忙跑去外头,叫连大山请郎中来。

    “丫头,你还忍得住?”刘婆子望了望满头汗湿的连凤丫,“你……肚子里那个胎位也不正,老婆子我刚刚也试过调整胎位,却难了……”

    连凤丫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盯着刘婆子:“刘姑你经验老道,若是有任何办法,只管帮我,任何疼痛我都受得住。”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汗水是流了一波又一波,中间不知万氏给她补了几回汤药下肚,刘婆子也不闲着,可那胎位,就是不正,孩子像是卡在她的肚子里。

    “再这样下去,你闺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没生下来,你闺女儿就要先遭了秧,”刘婆子对万氏说,

    “婆子我劝你一句,这孩子,我今天做一回遭天打雷劈的事情,把这孩子搅折了,打掉,留你闺女儿一条性命。

    否则,再拖下去,这闺女儿可就要母子两命都难保了。”

    万氏脸色煞白:“好,打……”掉……

    “不。”连凤丫坚定地摇头,哪怕其实这时候,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力气正在从她的身体里,飞速的抽离,身下的床褥,能够挤出汗水来。

    刘婆子说把孩子搅折了打掉这句话的时候,连凤丫清晰的认识到:她是一个来自不同时空的生命体,但她如今,已经是一个母亲!

    换做从前,她绝不会让自己冒着这么大的生命危险,一定不犹豫地打掉这孩子自保。

    可就在刚才……她不愿意了!

    她是一个母亲了!

    躺在湿濡的床褥中,她有些迷离。

    迷离中,突然十分的想念那一寒一热交替的寒毒热毒的折磨……

    “丫头,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再拖下去,你也会没命的!”刘婆子犹豫了一下,又说:“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再拖下去,会死在母体里,你得赶紧拿主意。”

    刘婆子没办法,转身看万氏:“你来拿主意!”

    “凤丫,咱把这娃打掉吧……”万氏双眸湿润:“咱知道对不知这娃,可娘只要你好好的!”

    孙子辈的再好再亲,那也比不得她肚子里出来的亲闺女!做娘的都自私,在孙子孙女和闺女之间,不需要考虑。

    “别,”连凤丫颤巍巍的地挂了一下刘婆子的衣角,她根本已经手软脚软没了力气,却不想叫刘婆子真的听了万氏的话。

    她也不知道,为了她此刻会犯傻……分明只要打掉这个孩子,就什么事情都没了。

    “别,”她软软地喊住刘婆子:“刘姑你尽管帮我生,疼痛我忍得,能生出来,是我幸,生不出来,是我和他的命。”

    “你……”刘婆子犹豫了,她还没有见过谁家的孕妇生孩子,这样子的,却见她坚持:“老婆子我可说好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与老婆子我无关。”

    “成。”

    连凤丫又望向万氏:“娘,请你成全我。”

    万氏想哭不敢哭,她心中七上八下……生怕这一哭,竟坏事成真,闺女和肚子里那个眉缘分的孩子,一尸两命。

    连大山等在外面,焦急的来回踱步。

    脸上急得汗水往下流,眼睛却死死盯着闺女的门扉。

    终于忍不住……

    “砰砰砰”!

    重重敲门!

    “到底咋样了我闺女!孩她娘,娘倒是给个说法啊!”

    以往不管连大山多憨厚老实可欺,万氏看不过眼。但此刻,连大山这适时的一声,却成了万氏的脊梁骨。

    “凤丫她爹,刘姑问,保大人还是小孩儿?”

    连大山愣了一下,连忙变色:“当然是大人!我闺女最重要!你跟刘姑说,我连大山只要我闺女平平安安!”

    “凤丫,你也听到了……”

    “娘,我好累……可我不能轻而易举言败啊,一败,那就是肚子里孩子一条命。”连凤丫她的脸上已经有了一层死色,嘴唇发白,蠕动着说话,要不是万氏耳尖,恐怕也听不清楚。

    万氏哑口无言,含泪不敢落下……谁也不知,这眼泪已落下,会不会坏事成真。

    就在这时……

    “不幸中的万幸!娃娃头出来了!”干了一辈子的刘婆子,满脸惊讶: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老婆子干了一辈子接生婆!第一次看到,胎位那样不正,居然能够在腹中自己变了胎位……难道肚子的娃娃,也有着强烈的求生意识?”

    刘婆子一把抓住连凤丫的两只腿:“丫头!”她一抬头,丑如菊的老脸,正炯炯有神瞪向连凤丫:“天意如此!你要加把劲!这孩子自己想活啊!”

    连大山和连竹心父子二人,焦急地在屋外徘徊。

    “咦?是不是刚刚有婴儿啼哭?”连大山狐疑地挖了挖耳朵,问向一旁同样疑惑的儿子……父子二人对望无言,却都竖着耳朵在听。

    许久,又一声轻若于无的婴儿啼哭声,飘散在风里,这一下,父子二人也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的确是屋子里传来的婴儿啼哭声。

    连大山一激动,就冲到了屋门口:“秋娘,秋娘!凤丫咋样了?”

    门默默打开,露出万氏的脸,却不见她有笑意。

    连大山见此,憨直的脸上,血色全无:“咋……咋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平凡的农村,不再平凡的生活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 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 村野小神医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匹夫驾到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