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氏突然眉心一拧:“不是叫你去请郎中了吗!”

    刚才太紧张,满脑子都是刘婆子的话,还有凤丫倔强不肯打掉孩子,那时候心慌,万氏也压根没有意识到,应该去叫郎中的连大山,还在自家院子里杵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连凤丫羊水破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快天亮了,而万氏叫连大山去叫郎中的时候,也是公鸡打鸣儿,太阳升起。

    “我、我……我这太担心凤丫她了。刚出门子,就碰上那个张二鱼了,人张二鱼小兄弟说,叫我好好守在家里,万一还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要是离开了,家里就你和稳婆两人,人手不够。”

    万氏的眉心松了开来……张二鱼那小伙子是靠得住的。

    正说着,“砰砰砰”的就传来砸门声:“连大叔,开开门,是我诶!张二鱼!”

    连竹心已经跑过去开院子门了。

    张二鱼身后,跟着个郎中,万氏看着,连忙让郎中进了屋子,乡下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只是把连凤丫床的帷帐放了下来,遮住了床榻里的光景,毕竟男女有别。

    郎中隔着幔帐,替连凤丫把了脉:“身子太虚,其他无妨。老朽开张药方子,叫人取了药,每日熬煮。”

    “郎中,先别走。”床榻上,传来连凤丫虚弱得不能再虚弱的声音:“娘,你把孩子抱给郎中瞧瞧。”

    万氏默默地把孩子递都郎中眼前,她心中……这孩子恐怕是养不活了。

    “这……”郎中望闻问切之后,也摇摇头……哎,这样的孩子,养不活的。

    “老先生,有话直说,无妨的。”幔帐里,连凤丫说这话的时候,手却不自知地抖了一下……她怎么会看不明白?只是这孩子……当真就没这个命吗?

    “这孩子……”郎中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幔帐里,又看向万氏:“你是她娘?你出来,老朽和你说……”

    “不必。”连凤丫打断郎中的话:“请老先生就在这里说。我受得住。”

    今日,她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这句:我受得住。

    郎中满脸为难,却见连凤丫坚持,斟酌片刻,:“这孩子,先天不足,母体中时候,就弱,恐怕难养。”

    却不说养不活,只说难养……可意思却那么的赤裸裸:你家这个孩子,要夭折。

    连凤丫的心,一直提着,当郎中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心中依然抖了一下,“娘,把孩子抱给我,爹,送送这位老先生吧。”

    “你才刚生养,太虚弱,先躺着休息休息吧。”

    “娘,我想看看孩子。”

    幔帐中,女子的声音传出来,叫人听得心中微痛。

    并不是说,这声音如何催泪,相反,她的声音,异常的平静。

    这种平静,却仿佛蕴含着大风暴,随时会爆发。

    万氏有些妥协,这样的连凤丫,叫她这个当年的都觉得害怕。

    小小的婴儿,躺在襁褓中,那么的安静……安静的仿佛连呼吸都不被察觉。

    安静的仿佛,随时会死掉。

    当郎中说,这孩子在母体中就弱的时候,当郎中说着孩子先天不足的时候,连凤丫心中已经隐隐猜测,这多半也和她身上的寒毒热毒有些干系。

    捏着拳头……她从没有憎恨过那个夺走这具身体清白的男人。

    这身寒毒和热毒,这具身体从前没有,却是在她醒来之后才有的,再傻也能猜到,这寒毒和热毒,许是和当初山上那个夺走这具身体清白的男人有干系。

    连凤丫从来没有憎恨过那个男人,哪怕在她深受这寒毒热毒交替之苦的折磨的时候,也没有过对那人的憎恨。

    可今天,这一刻,她心中翻腾汹涌!

    毒,是不是那人下的,她不知。

    但,毒已经缠身。

    这孩子,是不是因为这身缠身的毒,母体中带病虚弱,她不知。

    但,这孩子已经是现在这孱弱的模样。

    那人,长什么模样,又是哪里人士,家中做什么营生,她不知。

    但,她就是记恨了!……此刻!

    “娘,郎中走了吗?”连凤丫突然问道。

    万氏愣了一下,“你爹正要去送,”扭着脖子往外看:“廊檐下,和你爹说着话。”

    “嗯,娘,劳烦您一件事,把郎中请进来。”

    “啊?……啊!”万氏先是不解,却真怕现在这个连凤丫,连忙去请郎中进屋来。

    “竹心,关门。”连凤丫的声音,清晰的可以听出疲倦,连竹心机灵,他阿姐让关门,就立即关了门。

    “这!这是要做什么!”老郎中慌了神,这……大白天的突然把他叫进来,又把门关了,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便有些色厉内荏地喝道:“老朽是个郎中!救死扶伤是老朽的天职,可也容不得你们这些刁钻人家胡来!”

    这阆中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看似寻常的人家,来这一遭糟心事儿!

    “丫头你要做什么?”刘婆子同样谨慎起来。

    她们帮人接生的,若是遇上个大户人家,也有那些龌龊的事情。弄不好就被封了口。

    刘婆子警惕地望着幔帐里。

    “老先生莫着急,刘姑也静下来,我有两句话,要与两位说道。”连凤丫虚弱地说:

    “今日二位只知道,我连凤丫,只生下一个闺女。”她说着,掀开幔帐,露出一张憔悴的脸,丢给万氏一个眼神。

    好在万氏伤心之余,头脑尚且清醒,就见万氏从怀中掏出银两,塞给郎中和刘婆子。

    “我并不希望传出其他闲话来。”连凤丫说,声音虽然虚弱,却陡然转厉:“老先生,我知道你,凤淮镇上的郎中你头一份,那你就该记得,当初有人拿钱收买你的事儿吧。说是我的酒喝死了人。虽然那事,最后不了了之,可我心中有着数。”

    那郎中立马变色:“一派胡言!”

    “呵~”见状,连凤丫也不去跟他辩驳,冷笑一声:“此事有没有,你我心中最清楚。我甚至能知道,是谁私下给你赛了钱,这些事情,过往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不计较。

    可……我这银子,你今天拿了,回家就把嘴上把个门儿,谁来问你,都只说那连凤丫生了个闺女儿。”

    也不知是连凤丫的话,羞辱到了那郎中的自尊心,老郎中满脸受辱的要把银两丢到地上:“这银钱,老朽不要了!”

    “我的银两,老先生拿了,那是我感激您救命之恩的赏钱;不拿,那就是您的买命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失业后,我绑定自由职业系统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