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

    那郎中气得浑身发抖!

    可他心中最清楚……当初是真的自家的婆娘贪财,收了人家的脏钱,要他在之后的一桩案子里作伪证。

    即便不是他收的钱,可他婆娘收的,别人也只会算在他头上。

    一来理亏,二来,是真怕这姓连的小娘子发了狠。

    那日里,那场和刘静娘闹到衙门里的官司,他也是去围观了的。

    这连家小娘子是真的够狠啊!

    连凤丫看着郎中有所松动,她叹息一声,软了声音:“老先生,这钱,可不是什么亏心钱。只这孩子若是养不活,又何必遭人非议,若是能养活,他身子骨弱,我更要呵护有加,绝不容许风言风语传出来。”

    老郎中面上神情转缓,点点头,“老朽知晓了。”既然这钱不是脏钱,人家也并没有要他做什么违背道德的事情,那钱拿了,便当这事情过去了。

    老郎中走了,连凤丫只对刘婆子说:“多谢刘姑了。就不留刘姑吃饭了。”

    她对那老郎中那样,对这刘婆子却没有其他多言,客客气气把人送走,刘婆子离开的时候,深深看了一眼幔帐里头:“老婆子我知晓怎么做。”

    连凤丫听着,嘴角翘了翘……这刘婆子的为人,她信得过。

    张二鱼还没走,叫万氏给连凤丫带一句话:“连姑娘也别太担心,我去请郎中的时候,就绕到富贵酒楼,让掌柜的请人去淮安城找安九爷,请安九爷安排个好郎中来。”

    听着万氏的转达,连凤丫点点头,早就已经累得撑不住……可这时候,却不能够倒下,不把那郎中和刘婆子处理好,也许一觉起来,外头就把她生子的事情,传的沸沸腾腾。

    毕竟她还担着这圣上亲赐的“高义”女子的名头。

    这时候真不能够倒,怀里这孩子,随时会咽气……连凤丫几乎是靠着那一点毅力和执着,在产后那样虚弱的情况下,不敢闭眼睡过去。

    掌心中,已经掐出了十数道月牙弯的指甲印。

    望着襁褓中的两个孩子。姐姐胖嘟嘟,而弟弟与姐姐相比,瘦弱太多,甚至只有寻常婴儿的三分之二大,就好像,在娘胎里,所有的养分都被姐姐吸收掉了。

    连凤丫时不时地要去探一探这孩子的鼻息……她不愿意放弃!

    这是她的孩子!

    也许这具身体是别人的!

    可孕育着这两个孩子将近十个月的,却是她自己!

    怀孕的每一天每一个变化……他们在她的身体里,陪伴了她近十个月!

    她……又如何能够轻言放弃!

    她又小心翼翼地去探了探那瘦弱小猴子一般的小家伙的呼吸……这是她儿子!那么用力地想要活下来的儿子!经历了重重艰险,就连稳婆都说这孩子的顽强,她平生未见!

    凭什么!

    她一念之差!

    就放弃了这么努力顽强求生的生命!

    那张小脸上,满是痛苦,可她却更清晰地感受到襁褓中这条小小生命努力想要活下的挣扎!

    与此同时……

    淮安城中安九爷接到了消息。

    一脸惊愕:“这个张二鱼怎么回事!连凤丫那丫头怀孕的事情,居然现在才告诉我!”安九爷后来不大管事,也没再见连凤丫,只放手让张二鱼做事。

    张二鱼也没叫他失望,事情办得妥妥的。

    连凤丫毕竟只是个插曲,新鲜感过去了,连凤丫又没有再做出让人瞩目的事情,时间久了,安九爷这种大忙人,也就渐渐将人抛之脑后了。而淮安城和凤淮镇还隔着大段的距离。

    只是这张二鱼今天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连凤丫怀孕的事情,张二鱼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叫安九爷知晓了!

    “这……”

    突然之间,安九爷想到了京都城中的那位爷……那时候,那位爷就对这连凤丫有些不同,安九爷猜不透二爷和那山野丫头之间有什么干系,却隐隐有着一种近乎执着的直觉……总觉得,这件事,要不要透露给二爷知晓。

    可……一个山野丫头怀孕生子,跟位高权重的二爷有什么干系?这……直接捅上去,没得惹了二爷的白眼。

    “这……”就叫他为难了,不是别的为难,而是这件事,到底要不要禀报给京都城里的那位爷知晓。

    安九爷能够成为二爷放在淮安城的一霸,那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那时,二爷还在淮安道的时候,一向不假词色的二爷,竟对那乡野丫头多看了一眼……虽只是这一眼,但在安九爷看来,已经是不简单的事情了。

    这样想着,安九爷踱步到桌案钱,提笔匆匆写下一行字,又把纸条撕下,卷成卷,塞进拇指大小粗细的容器里,从自己桌旁的笼子里,抓来信鸽,绑在了信鸽的脚上。

    安九爷走到窗前,把鸽子推向半空中:“去吧去吧……哎,我就赌这一回!大不了,就被主子爷一阵严惩。”可他心里,却十分明白,如果……被他赌对了,那这事情,可就有的瞧了。

    想想看,一个乡野丫头怀孕生娃,这事若是惊动了那位爷……那可不就是有的瞧了。

    ……

    连凤丫家中,安九爷找来的郎中,替孱弱的婴儿把了脉,一脸沉重地摇摇头:“尽人事听天命吧……”

    送走了这郎中。

    连凤丫有些发呆起来……难道真的就这样了?

    她垂眼,看向襁褓里……这孩子努力地呼吸着的模样,叫她怎么能够就这么放弃。

    万氏来劝过:“凤丫,算了吧……这孩子与我们无缘,咱不要强求他留下,你瞧这小小的孩子,这么痛苦难受……你要是做不来,你给娘,娘帮你……”

    “你要帮我做什么?”连凤丫惨白着一张脸,灰白的唇瓣,已经透着死色,定定地盯着万氏瞧,那模样,万氏看了,心中“咯噔”一声。

    “何必呢……哎……”万氏心疼的叹息:“让这孩子少受点罪,走得轻松一点吧。”

    连凤丫是明白万氏的意思的,可她……她平生第一次狠不下心来!

    “娘,你瞧呐……这小家伙这么努力地用力的呼吸,我怎么忍心就这么折断这孩子的想活着的求生心?”

    “那、那你也不能够老是守着他,你自己个儿是刚生产过的,九死一生你走了一遭,现如今,你自己瞅瞅你自己看看,这模样……没比你襁褓里的那孩子强多少。”万氏嘴里发苦,

    “闺女,娘求你了,你别再硬撑着了,睡一宿吧。”

    “不,我睡过去了,娘就偷偷把这小家伙抱走了……”

    万氏这下,连眼里都酸涩起来,“不,娘替你守着他,闺女,娘绝不瞒着你做你不愿意的那件事。”

    “当真?”

    “对,娘替你守着他,一刻都不离,咱们凤丫啊,好好的睡一觉吧。”

    似乎是有了万氏的保证,又似乎真的已经是身体的极限,床榻上的女子,眼一闭,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万氏鼻头酸涩,“老天爷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有谁家产妇,像是她家的闺女一样,万氏眼睛红了,望着睡死过去的连凤丫……这孩子,她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竟然是生产完后,一点都不休息,这一熬就熬了大半天去。

    万氏又冲着那襁褓里的弱儿絮絮:“你呀你,可要替你娘争一口气啊……你瞧你娘这为你操心。”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这家里,没人对这弱儿能够活下去,抱有信心,饶是一向最信连凤丫的连竹心,小小的脸上,都满是忧愁。

    万氏放了褚先生半个多月的假。只说这近日家中有事,无心读书。

    七八天已过

    那孩子几度那口气就吸不上来,闷死过去。

    可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每每危险的关头,每每家里人都以为这孩子过不去这个坎,那孩子却又跨了过去。

    连凤丫看着那小小的身体,仿佛蕴藏着无穷大的力量。两世为人,初为人母,也就体会了儿痛母亦痛。

    ……

    人杰地灵古城气韵,一只灰色鸽子,啪嗒啪嗒,拍着翅膀,飞向了东宫里。

    陆平逮了鸽子,取下鸽子腿上装信的容器,小心翼翼取出了信纸来,看了一眼,瞪大了眼睛,手指用力,就要毁了信纸。

    “拿来。”

    “殿下,没什么重要的事。”

    回廊弯曲,走来的那道身影,高挑修长,像是刚刚睡醒,只在身上随意批了一件墨色外套,行走间,懒散却无法叫人忽视。

    听闻陆平回禀,这硕长身躯的男子,懒得多言,顷刻间,陆平手臂冷得发抖,再回过神来,主子爷批着墨色的袍子,正摇摇而来。

    “殿下,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却眼睁睁,看着自家的主子爷,从自己手中夺走了信纸。

    男子随意地瞥了一眼纸条,顷刻间,神色变化,慵懒不见,眉心紧蹙。

    陆平的手臂已经恢复了自由:“这安九爷真是什么无聊的事情,都往殿下这边禀报,区区一个乡野妇人生孩子,也要打扰殿下的清净。”

    墨袍的男人,俊美容颜凝固一般,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陆平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同时心里把那个连凤丫给骂了一通……

    “陆平,准备车马。”墨袍男人转身飞快朝着寝室而去。

    “殿下!”

    男人走到一半,猛然刹住脚,转回头:“陆平,孤这里,不差听话的人。”已然是告诫陆平不要再插手不该插手的事情了。

    陆平面上血色刹那褪尽!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完美如意 重生暴富,从忽悠老爸挖山参开始 都市故事之我的随机系统 FBI神探 九劫帝尊 平凡的农村,不再平凡的生活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 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