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来了?”

    连凤丫坐在梳妆台前,随意问道。

    却久久不见小家伙的反应。

    转了头去,眼前就是那小家伙一脸的沉默,满眼的倔强。

    “这是怎么了?”

    却见小家伙小短腿快步地就往窗前书桌走,执笔舔墨,唰唰写下几行字,写完就拿到了连凤丫面前,垫着脚往书桌上放。

    连凤丫看了一眼那纸上所写,一双眸子微微闪烁一下,回过头去看眼前的小家伙的时候,边摇头边说:“你写的这是什么,阿姐不识字的。”

    小家伙一脸的倔强,一双眼黑白分明的瞳子,定定盯着他面前的阿姐看,那瞳子里全是凝重,还有一抹坚定,正待连凤丫张口再询问,“竹心,怎……”

    话未说完,突然的戛然而止,后头的那些询问,那些字眼,全部都被身前的小家伙突如其来的扑过来,重新的扑撞进了喉咙里。

    连凤丫滞了一下,她的腰被这肉团子死死的抱住,身前的小人儿将她抱的很紧,连凤丫演什么不自觉的柔和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那小人儿抱了一会儿,飞快的退了去,又坚定地看了一眼连凤丫,他口不能言,心却不盲,他的阿姐,他眼前的这个女子,对他的爱护,似做下一个很大的决定,小人儿严肃的抿着嘴唇,出了连凤丫的房门。

    连凤丫有扫向了书桌台上的那张纸,纸上写着:二鱼哥说漏嘴了,我全都知道了。

    一句话,寥寥十数字,连凤丫看着字,脑海里,又浮现刚刚那小家伙倔强的眼睛。轻笑一声,一双手,小心翼翼地将梳妆台上的纸张叠好,收了起来。

    ……

    几日过去

    刘家宅院

    那位刘会长,正坐在书房里,下头站着一排四个人,看着像是刘家得用的人。

    “老爷,那连家至今还没有动静。”

    “老爷,我这边,也是一样,连家前后门,这几日进进出出的都是连家那个管家,再有,就是连家那个小的,每天天微亮,就去闻府前守着,

    连家那个女的,这几日虽然出门,却只是每天跟着她那个弟弟后头,看护着。除此之外,没有做其他事情。”

    刘会长喝了口茶,问:“你说连家那个管家每日里进进出出?连家那个管家,每次出门带回来的都是些什么?”

    刘会长不紧不慢的问着。

    连家那个臭丫头,当真以为弄出个什么酒配方,在淮安城这种地方,就够看了吗?

    他们连家那个英雄酒的酒曲,张家大老爷可是十分看重的,这件事,张家不方便出面,毕竟这“英雄酒”可是当今天子亲赐名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忘,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商人重利轻离别,这话果真也没有说错。

    不能强取豪夺,那就用计算谋。

    “为了淮安府制酒行业的荣耀,为了淮安府的面子”,恳请连家取出制酒酒曲,跑到哪里都说的过去。他们要的不是酒方子。

    何况,这一切,“都是为了淮安府”,不是为了小我,是为了整个淮安府!

    酒行的那些人,在听到刘会长的话的时候,就摸清刘会长的意图了。

    “回老爷的话,那位连家的管家,每日里进进出出,小的暗中跟着那个管家后头观察,他就是去买些每日吃喝的东西,没什么稀奇的。”

    刘会长的眉心轻拧了一下,“哦?”

    只是每日的油米柴盐菜肉?……这连家打的是什么主意?

    “如此说来,他连家果真是要用那‘英雄酒’参加斗酒大会?如此一来,对我们反而有利。”

    “老爷怎么会说有利?那可是陛下亲赐名的‘英雄酒’。哪个敢真的赢了连家啊?就算是赢了,也必须输啊。”

    “蠢笨。”刘会长冷哼了一声,眯起眼老狐狸一般,续道:“这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

    “老爷,小的们,实在是蠢笨,不知老爷这话的意思。老爷替小的们解解惑吧,小的们实在是好奇得很。”

    刘会长慢条斯理啜了一口茶水之后,才慢吞吞说了几个字:“人言可畏,舆论可用。”

    “老爷说的还是太高深,小的们听不懂啊。”

    “听不懂就别听了,再过一段日子,与苏州府的斗酒大会开始了,到时候你们几个就懂了。去去去,给我看好了连家,一举一动都不要错过。”

    刘会长放下茶盏,径自跑去家中庭院里,唱起了曲子,看起来心情颇好。

    ……

    连家的大门,跌跌撞撞冲进了一道小身影。

    “慢着点儿,小公子。”褚先生忙着手中活儿,只来得及抬头,冲着那道冲进门来的小身影嘱咐一声。

    那小身影直接冲进了书房里,出来时,手上多了一张纸:“先生,我成功了!”

    那喜悦,透在字里,显在脸上。

    褚先生心中一喜,老迈浑浊的眼睛,也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轻时,一下子亮的惊人,定定盯着那张纸,“唰”的一下子,猛然抬起头:“你你你……闻枯荣闻老先生肯收你为徒了?”

    褚先生惊喜万分,望着连竹心,后者小脑袋,重重点头,一双黑亮的眼睛,在阳光下,更是亮的惊人。

    “老爷,夫人,当家娘子,当今圣才闻枯荣闻老先生终于肯收下我家小公子了!”饶是素来淡定稳重的褚先生,此刻也高兴的忘乎所以,没了先前的严谨肃穆。

    万氏和连大山从后院里冲出来,有些不敢置信地问:“老褚,这是真的?”

    自打有了连凤丫弄的那个酒,连大山总是喜欢和褚先生弄点小酒喝喝,这一来二去,两人倒似乎成了忘年之交,这就“老褚老褚”的称呼上了。

    褚先生也不去阻止,呵呵一笑,却也没有因为连大山对他称呼的改变,就变得没有分寸,他依然还是“老爷”这样称呼着连大山,不知是连大山自己神经大条还是怎样,居然也没什么觉得奇怪的地方,也就这么了。

    “老褚,快!咱们去准备准备,带上礼,我们去闻府,给闻家那个老先生送拜师礼去。”

    连大山激动的说着,他可记得,当年他那个海清侄子读书的时候,连老爷子可是亲自带上厚重的礼,去给先生送上礼去,说这是拜师礼。

    如今,他虽大字不识一个,却也知道依样画葫芦。

    “我去找凤丫。”万氏也是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转身就要往后院跑。

    “娘,我来了。”万氏刚转身,后院里就走出来一个女子。

    “凤丫,你这手里拿着什么?”

    万氏眼尖,自然看到连凤丫手中的东西。

    “这个啊,”连凤丫边说说着,边叫万氏去拿两个碗来,万氏虽然疑惑,却也立刻就去了厨房间。

    “要碗做啥?”嘴里嘀咕着,却见连凤丫把手中的一个小坛子打开来,就往两只碗里满上了。那液体,澄澈金黄,有一股果香。

    连大山和褚先生都是喜酒之人,闻这味道,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果酒?”

    连大山有些愣:“凤丫啊,你拿这些果酒来,作甚啊?这果酒,又苦又涩,可不好喝。”看着满满一碗果酒,连连大山都有些嫌弃了,这果酒,闻着香味扑鼻,可是这喝到嘴里,味道和不好,又苦又涩。

    所以,买果酒喝的,一般都是爱喝酒,又没钱的人家。

    “爹,”连凤丫笑着从万氏手中接过碗,递到连大山的眼前:“您尝尝。”

    一听到闺女说要他“尝尝”,连大山的脸,顿时就变色了,他可记得,小时候偷喝了一回隔壁大爷的果酒,可没把他的舌头给苦涩掉了。

    “这……还是不了吧……”边说,边可怜兮兮看向他闺女。

    连凤丫见她爹这难得一见的可怜模样,差点儿被逗笑,忍着笑:“爹,尝尝,尝尝看,您啊,得信我。”

    万氏见丈夫惧一碗果酒如虎狼,顿时脸色一凶,身后就去拧了连大山的耳朵:“闺女叫你喝酒,又不是让你干活儿,你作甚死脸给人看?”

    连大山“哎哟”的一下,“疼疼疼,疼的咧,婆娘,你轻点咧。我喝,我喝还不行么?”瞧瞧,这说的多可怜兮兮,那酒是穿肠毒药?

    连凤丫想揉太阳穴……她这爹娘,放后世,这行为,算不算撒狗粮?

    连大山苦着脸,端起酒碗,连凤丫分明听到她爹还在嘀咕:俺就算是田里干活儿去,也好过喝这种苦力吧唧涩里吧唧的玩意儿咧。

    嘀咕完,连大山就赴死一般,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水,下一秒……

    “嘶~好喝滴咧!闺女儿啊,这是啥子哟?”

    连凤丫看着面前一秒变脸的爹,那张惊喜中对着自己讨好的脸,心里顿时有些无语……老实人都学了些什么啊?

    眼角余光扫到一旁的褚先生,在听到连大山的欢呼声后,不动声色地从万氏手中接过了另一碗酒碗,轻啜了一口后,眼神一亮,剩下的酒水,便都进了肚子里。

    连凤丫更加无语……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瞧瞧,什么叫做谋定而后动?这个褚老头儿可是将这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啊。

    等她爹喝完,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咳咳……当家娘子,这个果酒……味道新奇,没有苦涩,是老夫这一生喝过为数不多的好酒之一,比之英雄酒的烈和甘醇,这果酒的清香和润喉清甜的口感,另有一番风味,丝毫不差,”

    连凤丫就听这褚先生一番评论,心想着,这老头儿一定还有后话。

    果真!

    “世人都知果酒香而入口苦涩难咽,但当家娘子手中的这果酒不同,不知当家娘子是怎么做到的?”

    连凤丫心中了然,说了那么多,最后一句话,才是这老头儿真正想问的。

    “褚先生可还记得前些时候,我请褚先生每日里必须买的东西?”

    褚先生想起来了,一惊,睁大眼看着连凤丫:“当家娘子说的是……猪油?”

    每一日必买的,不就是猪油吗?

    他还道,家中哪儿需要这么多的猪油,当家娘子却让他日日去购。

    可……这果酒不再苦涩,与猪油有何关系?

    莫非那猪油还是甜的不成?

    难道不是猪油,是其他?

    “是,正是猪油。”

    这下,褚先生更是震惊!

    “怎么可能?猪油又不是甜的!”

    连凤丫但笑不语。猪油不是甜的,但用猪油可以制成甘油,果酒之中,有一种物质,叫做单宁,所以果酒入口苦涩,加入甘油,甘油可以分解单宁,便去了苦味涩感。

    不仅如此,还会提高果酒的甘甜。

    “去闻府拜师礼的事,且先晚一些,带着这个。”她指了指手中十分精巧的小坛子,“去简竹楼求见安九爷,就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前些日子他种下的种子,发芽开花结果了。我连凤丫正在家中等他来摘果子。”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失业后,我绑定自由职业系统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