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九爷是悄然的到,进了连凤丫家中的院子,摘了头上帽子,边一眼戏谑的扫向一旁的连凤丫:“你家倒是有趣,前门后门都有放哨的。”

    倒是没有先说起连凤丫先前让人送到他手上的那瓶子美酒的事情来,他虽心痒难耐,那分明就是果酒,却甘甜醇美。

    连凤丫淡笑不变,“九爷这乔装打扮的手艺,着实不错,您老若是不开口,小妇人倒是差点就没认出您这位贵人来。”

    安九爷连忙笑着摆手:“连小娘子太见外了。你我好歹也是熟人,连小娘子这一口一个小妇人的自称,倒不如你我朋友相称。”

    连凤丫但笑不语。

    安九爷摸摸鼻子,把衣袖拍拍,径自嘴里自我调侃:“瞧我这一趟来你家,还得辛辛苦苦乔装打扮,不知道的,就以为你家是龙潭虎穴,轻易入不得。”

    “委屈九爷了,这不,辛苦和委屈总是要有回报的。”连凤丫意有所指的笑:“九爷,我这不就请您老来收果子了吗?”

    “熟了?”安九爷打着机枪,一旁的连大山听着一脸莫名不解,

    “凤丫啊,你和九爷他说啥子咧?收啥果子咧?啥熟了?咱家又没种果树,再有,这也没到丰收的季节咧。”

    “老爷,这怎么就不是丰收的季节了?这就是丰收的季节。”褚问在一旁,淡淡纠正连大山,大山的汉子,脑子里没那多的弯弯道道,听着褚问这么说,顿时就急眼了,急切的反驳:

    “这天还是盛夏咧,没入秋,咋算丰收季。老褚,你可别忽悠我,我种了几十年的田,不可能搞错咧!”

    万氏听明白了些,拽着连大山就往外头走:

    “她爹,咱不晓得啥情况,就不在这里胡咧咧,咱干活儿去,咱院墙边上,昨儿个我看过了,还可以侍弄两块地,咱家种一排子的韭菜,可有的吃咧,割一茬自由一茬子……”

    这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万氏和连大山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褚问躬身要走,被连凤丫叫住:“褚先生留步,我和安九爷这里相商的事情,可还需要您帮衬。”

    安九爷嘴上不说,眼睛却不禁多看了褚先生一眼……这个小老头竟能得这个连小娘子的看重……褚先生褚先生……褚先生?

    姓褚???

    莫非是……

    安九爷耷拉的眼皮,微不可查的跳了一下。

    他再抬头看面前女子时,心底划过一丝狐疑,又去瞥了一旁那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儿……怕是他自己想多了。

    “九爷,咱们得要合计一下,这一次,咱么的果子怎么收?是九爷辛苦一些亲手上树摘果子呢,还是小妇人这个做惯农活的前去摘果子?

    再有,咱们的果子收到了手,又是怎么分果子?”

    安九爷似笑非笑:“连小娘子很是是心急?”

    “安九爷你就不急?”她且微挑着眉,目视身前的安九爷:

    “可是要提醒九爷了,这果子下了种子,开了花结了果,花有花期,果有果期,过了这最佳的收果季,咱们收上来的果子味道可就不够鲜甜了。”

    安九爷目光灼灼地看向连凤丫,自从发现“那件事情”之后,安九爷心中已经做出了选择——你说他一大把岁数,在主子爷那里,却依旧还是一个“忠心可用”之人,仅仅是“忠心可用”!

    可对主子爷而言,忠心可用的人,那是最最基础的。他安九不甘心啊,怎能够甘心一辈子只做一个主子爷“忠心可用”的手下?

    荣华与富贵,他算是有了。

    可……还是不甘心!

    怎能甘心?

    怎能!

    自打那日发现“那件事情”的宗密,安九爷心底也有一颗种子正在发芽,这种子,名叫——野心!

    跟着主子爷,他安九不甘只做一个打手,他要做——这将来的……天子近臣!

    从前不见希望,而今,希望就是——她!

    猛然一抬眼!一双老目深沉犀利,落在连凤丫脸上,那双略微昏黄的眸子,不见老态,越发犀利,甚至可说尖锐!

    这视线下,便是张家的那只老狐狸,恐也心弦有所触动,难以保持镇定……已然称得上尖锐,如同刀刃!

    可想而知,落在人身上,会叫人无比难受煎熬!

    连凤丫但笑不语,知他在打量自己,那目光,她再熟悉不过,上一世时,无论是来自于发布任务的买家,目光犀利的打量衡量,她是否够格完成他们的人物,

    还是来自于被买了命的猎物,尖锐的反扑,连凤丫已经从最初每夜每夜的恶梦中醒来,到后来的麻木冷漠。

    这,就是她啊。

    “安九爷,在九爷眼中,这一次的丰收,小妇人可有资格,与安九爷合作,共同收果子?”

    安九爷耳边炸雷一般,但心中却更坚定“那个决定”!

    你以为什么都没发生吗?

    不,就这寻常的对话,她和面前这只老狐狸,已经交手过三四回了。

    这个老狐狸,以为天下人都是傻瓜,当初过了张二鱼的嘴,给这老狐狸带话去,老狐狸的话说的极为漂亮,却不见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只让张二鱼给她带个话:连小娘子的本事,我安某人是坚信的,但事关淮安府和苏州府两府之事,需慎重考量,

    既然我安某人无比信任连小娘子,那一切事从,就以连小娘子为主,我安某人就在简竹楼坐等连小娘子的好消息。且放心,连小娘子种的果子我安某人定帮着售卖。

    此话说的多动听?

    别人听到,只赞他仁义。

    仁义?

    相信她?

    不!

    恰恰相反,姓安的老狐狸,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而今见着了他要的“果子”,亲自来了她家中,进了家门,却顾左右而言他……老狐狸,是又不信任她,不想冒风险,又想要分一杯羹!

    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连凤丫狠狠咬痛了后槽牙……偏偏这种事情,如今的她,必须要扯着安九爷这块虎皮当大旗!

    怒!

    愤!

    悲!

    这便是,弱就要挨打!

    连凤丫眼中有火在烧,狠一咬牙,猛然抬眼,袖中手握拳,月牙儿的指甲,深深扣入了掌肉里去!

    “安九爷想要什么?”姓安的老狐狸之所以不说话,不是装高深莫测,他这是胃口绝不小!连凤丫这一开口,便已经是变相的妥协!

    头顶冒火,她目光却清亮,纵然说着妥协的话,神态却不见丝毫气馁,静静站在安九爷的面前,连凤丫不见丝毫低人一等。

    她眸光清亮,心中无比清明……忍!

    忍!忍!忍!

    她如此表现,看在安九爷的眼中,心惊肉颤!

    自那日发现“那件事情”之后,安九爷曾思前想后的想过之后,曾与那和连凤丫一家接触甚密的张二鱼抵足相谈,他曾想过,从今往后,那就站在连凤丫这一边,就……为那遥不可及的梦,赌一次,又如何?

    可安九爷到底是老了,一时之勇,却在那无数个夜晚,躺在床上翻来想去……就算他那猜测是真,可这连凤丫不过是一介村姑,而主子爷是何等身份,何等人物?

    一介村姑罢了,一时入了贵人的眼,不过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偶尔一些野菜也不错。

    可他是男人,懂男人的心思。

    安九爷想过无数回……一介村姑,哪配站在贵人身后?

    安九爷犹豫了。

    在他的眼中,连凤丫就算是弄出了个什么猪下水的美味,甚至是弄出了个天子赐名的“英雄酒”,就如酒行的那一群人所认为的,这一切,在这淮安城中,依旧不值得一提。

    所有人在得知这个连家,不过就是一个小村子里的破落户,种田农耕打猎为家,不约而同,就在心里,对连凤丫一家多了一丝轻视。

    安九爷后来是后悔了那个决定的,所以,这才有了连凤丫求到他头上,他让张二鱼带给她的那番好听却无用的漂亮话。

    也才有了在进了连凤丫家中院子之后一系列的似有若无的忽视和顾左右而言其他。

    但,现在,安九爷改变主意了!

    他实在搞不懂,他面前这个静立的女子,清清瘦瘦,不起眼的外表下,怎么能够如此从容,怎么能够有如此心性,让他面对她时,仿佛是面对着一个几十年浸淫商海的老狐狸!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的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平凡的农村,不再平凡的生活 开局一艘船,沉了 都市:从入住爱情公寓开始 会议邂逅的女总裁 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 村野小神医 四合院:从签到获得烤猪蹄开始 趁宝藏同桌没曝光,忽悠她做老婆 匹夫驾到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