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拜师的风波,却没有因拜师礼的结束,而结束。

    那日参加拜师礼的不只是学子书生,也有寻常百姓看热闹。

    百姓们生活寡淡,总要有些乐子。

    那日的拜师礼,便被绘声绘色地传得满天飞。

    那精彩,那用词,那犀利,那画面感十足,百姓们没读过书,却一点儿都不影响他们的口口相传,绘声绘色地讲说。

    至此,连竹心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便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市井之中,学堂之上。更甚者,来往淮安城的行脚商,他们在一个城中来去匆匆,又去往另一个城镇,而他们带去的不只是他们的商品,还有这个“拜师礼”上的故事。

    与此同出名的还有鲁青恒这个人物。

    对于这个人物的评价,市井之中,文人之中,各自评价褒贬不一。

    有说鲁青恒其心不轨,想要借闻老先生之名上位的。

    但也有人说,鲁青恒知错能改,大丈夫能屈能伸,难得糊涂而已。

    此事又涉及到当朝太傅闻枯荣,更是不得怠慢,传到了京都城中那座恢宏的皇宫之中。

    御书房中,皇帝放下手中的密信,对他亲近的太监总管问:“这连竹心,可是那个当街拦镇北军军队,献出英雄酒的丫头的亲弟?”

    “陛下好记性,就是那个献酒的连凤丫的弟弟。”

    “这对姐弟,倒是一个比一个让朕吃惊。”

    “陛下若是欢喜这小子,可把这小子召来眼前看看。”

    皇帝一摆手:“不到时候。此小儿既得老太傅看重,那就再等几年,这块璞玉还是让老太傅好生雕琢雕琢。

    若他只是空架子,几年之后见真章,朕何必见他?

    若他真有真才实学,朕此刻召见他,反而是害他。”

    “陛下惜才之心,老奴敬佩之心犹如……”

    “行了,你这老家伙就别拍马屁了。”

    东宫之中,一声黑底暗龙纹的男人,身姿修长笔挺,此刻站在莲花池旁,背手而立,远山凤眼,长眉入鬓,无言望一池湖水,默然无语。

    陆平静立一旁,候在长廊下……那村姑的消息,又传了来。

    安九那蠢货,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连不足一月之后的淮安府和苏州府两府斗酒大会这种小事儿,也要巨无细致地一五一十地上报来,上报也就罢了,为何要提及那村姑。

    陆平小心翼翼看了莲花池旁的男子一眼……主子一碰到那村姑的事情,就变得和平常不一样。

    忽然想到一件事,陆平眼睛一亮:“殿下,前几日桃儿说起过,此次的两府斗酒大会,她们家小姐,也收到请帖,属下听闻,微莲小姐此次应下了邀约,不日就要赶去淮安城中。”

    桃儿是沈家微莲的贴身侍女。

    莲花池旁的男子侧过身来:“准备出城。”

    陆平的心沉了沉……没有用吗?即使提及了沈家微莲,于主子而言,也没有丝毫的用处了吗?

    原以为主子在听闻沈家微莲要去淮安城之后,就会打消前去淮安城的打算……毕竟,沈家微莲也在场啊!

    陆平正要再开口劝说,耳畔一道幽冷声音划过:“怎么?沈家微莲去得,本宫去不得?”

    黑色的披风,从陆平眼前滑过,耳畔还留下一句:“自作聪明。”

    陆平背后一下子沁出冷汗来,心脏倏然收缩。

    再回首时,那湖畔哪里还有人影?

    ……

    外界喧嚣,似和连凤丫毫无干系。

    外人看连家,便多了羡慕,无论邻里还是其他,都是羡慕不已,只是这羡慕着羡慕着,就多了一丝不服气,“他家的儿子是个哑巴,连话都不会说。”

    有人从巷子口经过,就会指着巷子里连凤丫的家,对身边扎着辫儿的孙子这么说一句。

    “那是个哑巴,走了狗屎运了。别羡慕,他就是读书读一辈子有啥用处,哑巴就是哑巴,长大能做啥?不像你,你不是哑巴,明儿个爹就送你上学塾,等你长大,指定比那小哑巴强。”

    那爹带着流鼻涕的儿子,指点了一番连家的院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被闻老太傅收做关门弟子有啥用,还不就是个哑巴,不像自己儿子,长得就是伶俐,给那哑巴读书,还不如给自己儿子读书咧。

    那对父子离远了,转角暗处,连凤丫走了出来。

    身旁,是安静的连竹心。

    “难受吗?”她问。

    身旁的人儿摇摇头。

    “如果别人笑话你,你要怎么做?”她又开口问。

    身旁的人儿,豁然挥出一拳头,抬头看向他身旁的阿姐。

    “对,笑话你的,打回去。知道一个村子里,谁说话大家都听吗?”

    小人儿张嘴,当然,发不出声音,但他举起拳头,放在嘴边,做咳嗽状……他是在模仿从前他们居住的小淮村的里正说话的方式。

    连凤丫摇摇头:“不,不是里正,是说话最管用的那一个。谁说话最管用呢?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管用。懂了吗?”

    小人儿垂头若有所思。

    连凤丫伸手摸了摸小人儿的脑门儿:“去你师父那里去吧。”

    等小人儿走了。

    她眼神陡然一厉:“出来。”

    窸窸窣窣一阵声音,墙头上冒出个脑袋来:“连小娘子,别来无恙。”

    连凤丫看清楚趴在墙头的人,挑了挑眉:“怎么是你?”

    那人笑的风华绝代:“怎么就不能够是我?”实际上,如果他无心让这村姑发现自己的存在,这村姑怎么可能发现?

    那人一个翻身,便从墙头跳了下来,落在连凤丫身前,含笑看着她:“连小娘子就是这么教弟的?就不怕把好好纯真一娃儿,教成了心思歹毒之辈?”

    连凤丫不动声色动了动脚,往后退了半步,这人……她不想无端招惹一麻烦。

    她不想招惹麻烦,那这人却似乎没有这打算,她不动声色往后退一步,这人就光明正大往前走两步。

    “连小娘子就这么讨厌本公子吗?这么急切地想要离本公子远一点,本公子可是心伤了。得亏本公子当初还在义庄之外,救了毒发的连小娘子一命呢。”

    话落,连凤丫眼皮一跳!

    这是来收利息了!……此人今日是故意等在此,此人今日的目的,便是——她!

    连凤丫抬眼,眼前男子,正是那日她毒发时候,义庄之外为她延迟毒发时间,会医术的白衣美男,她眉眼清澈,望着他眉心一点朱砂痣,殷红如血!

    “你待如何!”连凤丫眸中闪过光芒。

    “欠债还钱,欠命换命。”那笑,更加风化绝代:“但我不要你的命。”

    “你不要我的命,你要什么?”

    “我要你,淮安府、苏州府,两府斗酒会上,输!”

    连凤丫眼中,倏然笑意隐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 欲物猎人 想当神医被告,果断转行做兽医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 直播:暴打东北虎,这叫小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