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前美男,脸上那笑,风华绝代,美得她想……一巴掌呼过去!

    不过刹那之间,她面上肃杀隐去,温婉模样,就像刚刚那眼神犀利的人,不是她一样。

    对面男子但笑不语。

    连凤丫的反应也是奇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话锋一转,却抬眼望向对面美男:

    “公子叫小妇人在斗酒大会上输下阵来,斗酒大会尚未开始,输赢本没有定论,公子开口就要小妇人输掉比斗,如此说来,公子是十分看好小妇人了?”

    言下之意是说:我都没比赛,输赢谁知道。你现在就让我输掉比赛,你怎么就认定我一定会赢?

    人家到底是救了她一命呢,连凤丫眯眼想着……到底话不能说的这么直接难听。

    “久未相见,连小娘子还是如此的机敏。”那人说,眉眼中有着一丝狡黠:“本公子就一句话,本公子的要求,你应是不应。”

    她神情不变,却毫不留情拒绝的透底!

    “不应。”

    那白衫翩然的美男,妖艳的容颜上,顷刻间,杀意起!

    袖中折扇,吟诗作对时,那是风雅,可用作杀人的利器时,就是一把夺人性命的杀器!

    广袖翻飞,眨眼之间,一把折扇,冰冷抵住连凤丫的喉咙,脖颈上大动脉跳动的频率,透过这折扇,清晰地传给了男子。

    他弯唇:“现在呢?”

    艳红唇瓣,比女人更美更艳,但没有一个女人,有他如此风情,和此等的……血腥!

    指骨分明的手掌,修长五指一搓,折扇“哗啦”一声打开,扇页锋利,这人毫无怜惜之情地划破连凤丫纤细的脖颈,一缕鲜红,从破损的肌肤处,溢出来。

    他在威胁她!

    “本公子最反感不听话的玩物。”这人艳红唇瓣,不经意的一个笑容,就足以迷倒众生。

    连凤丫侧眼望着这人,他笑,她也笑,“何德何能,竟被公子看作玩物。小妇人区区山野村姑,公子光风霁月,你与我,扯不上关系。”

    他讽刺连凤丫不过是他掌心中的一个玩物。

    连凤丫轻描淡写与他划清界限。

    “耍嘴皮子无用,本公子最后问你一次,应是不应?”

    连凤丫轻笑了一声,这人,是想杀人了。

    “晚了。”想杀我,晚了。

    她只说出这两个字,别人听起来,好似风马牛不相及,但面前男子唇畔笑容陡然隐去,他脸色一变:“你知会了人来?何时……”何时通风报信的……

    这话,他刚问出两个字,突然意识到什么,陡然闭嘴,眯眼望她:“是那个小哑巴。”

    虽然是问连凤丫,但他用的是陈述句。

    “那是我弟弟。”连凤丫面无表情,但眼中冰冷一片,一口一个“小哑巴”,迟早毒哑了你。

    “你能察觉到周围有人,但你怎么就能够肯定是对你有杀心的人?”何况从她刚才第一眼见到自己的反应来看,她根本没猜出来人是自己才对。

    连凤丫抬起眼皮:“我不知道藏在暗处的人是谁,自然,更没想到是公子你。”毕竟她和这人只见过一面,更不会联想到,藏在暗处的人是他。

    “如果要说,我为什么会暗中指使我阿弟去搬救兵,这要说起来的话,那还得归功给酒行会长刘忠良,两府的斗酒大会没多少时日就要开始,而我和刘忠良打赌的事情,想必整个淮安城的人都听说过。

    刘忠良放了几只狗,在我家周围窥视,我原先只以为是刘忠良按耐不住,使唤手下的狗准备强抢酒方子。我人单力薄,刘忠良又长扎根淮安城,若是他准备不要脸的强抢,我这边确实拦不住。

    所以使我阿弟去求援。倒是没有想到,歪打正着,阴差阳错,竟能救我自己一命。”

    那人眯着眼睛,没想到,这救命的一招,竟然是阴差阳错。

    他似乎在衡量计算什么,连凤丫怎么会不明白,这人杀心还在。

    因为他身上杀意依然浓厚,不曾因为马上就会有人来,就有所收敛。

    这人也是在衡量,在那些人来之前,杀她的可行度,和得失。

    脚步声匆匆,越来越近,他冷眼一扫连凤丫,知今日杀不了这女人了。

    转身,脚下以点,就要离去。

    耳畔,连凤丫道:“公子救命之恩,小妇人不敢忘,斗酒大会之上,小妇人定然相还。”

    不是不可以嘲弄一句“公子慢走不送”,而是这人真要杀她的话,今晚就可以闯进她家中,无声无息弄死她。

    羽翼未丰,深知低头做人的道理。

    那人身子一顿,没有想到,那村姑最后会说出这句话来……如此说来,她是应下了?

    “你够聪明,知道我想杀你,多的是机会。就算现在杀不了你,今晚也能无声无息进到你家,抹了你的脖子。”那人回头,唇瓣扬起一抹讽笑:“早如此,何必受罪。”

    “小妇人先前确实没有把这个事实想清楚,只刚才公子转身离去,小妇人看到了公子飞檐走壁的本领,这么了得的身手,就跟江湖上的大侠一样,想杀一个人,轻而易举。

    小妇人惜命,不敢拿命赌,名利再好,也得小妇人有这个名担。”她又拍了拍胸口:“好在小妇人最后想清楚了。公子放心,救命之恩,小妇人定然相还。”

    他轻功了得,须臾之间,人已经没了踪影。

    身后脚步声匆匆响起,“连小娘子没事吧?”

    是闻府的家丁,穿着闻府的衣裳。

    连竹心赶紧跑到连凤丫身边,一脸担忧。

    他阿姐刚刚摸他脑袋时候,低头对他做口型,再者,今日师父放他沐休,这事情,阿姐是知道的,那怎么会明知今日他不用去闻府,却说他师父在闻府等着他呢。

    匆忙去了闻府,禀明他师父,连忙又带着人赶过来。

    庆幸,阿姐依然安好。但连竹心也看到了他阿姐脖子上的血痕……定然是在他不在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日多谢各位,小妇人无碍。各位辛苦,小妇人请各位家中吃酒去。”连凤丫抹掉脖子上的血迹,招呼起闻府的家丁,往家里走。

    一双眼却沉沉,眉宇之间的凝重,不肯散去……不知她那句话,有没有用。那人会不会还是要杀她。

    想起自己对那人说的话——公子救命之恩,小妇人不敢忘,斗酒大会之上,小妇人定然相还。

    连凤丫知道,那人误解了这话的意思。

    救命的恩情她是要还的,但可不是像那人以为那样……这场斗酒会,她,必须赢!

    连凤丫眼中浮现肃杀……斗酒大会上,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还!

    而城中一酒楼厢房中,“吱嘎”一声,门开,人进。

    “公子回来了。”陆不平连忙递上去一张湿帕子,让来人擦擦手。

    “嗯,”白衫美男擦了手,又将帕子丢给一旁的手下。

    “公子公子,微莲小姐这次来淮安城,等她到了,我们去接风吧。”

    “不了。”

    陆不平突然惴惴不安起来:“公子,您不会真的把那个村姑给……”他又做了一个“咔擦”的动作。

    “她还算识时务,最后时刻想明白了。”

    陆不平松了一口气,“公子你的手,当救人,非杀人。”

    这次白衫美男突然看向陆不平,笑了,只是这笑,有些冷:“比起救人,我更爱杀人。”

    “公子……”

    “那……”

    “有话直说。”最烦他磨磨蹭蹭。

    “那……是杀人更有趣,还是微莲小姐更有趣?”

    突然之间,白衫男子顿住了,几近半柱香的时间,才缓缓说道:“好像那个村姑更有趣。”

    “可是公子不是对微莲小姐……”

    “那个村姑有意思,但沈微莲最重要。”有趣的人多得是,不高兴的时候就取了性命。重要的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人伤害,包括他自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