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越来越深沉。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锁好门窗,小心防盗。”打更人每晚会从巷子口经过,经过时候,嘴里就会高呼这句万年不变的话。

    连凤丫走到窗户边,伸手推开窗户。

    连大山还没有入睡,夏日里贪凉快,站在家里的院子里,打了井水,就在井边冲凉。听到声响,扭头看去:

    “凤丫啊,早些休息。咋开了窗户,这夜里蚊虫多。”

    连凤丫“哦”了一声,像往常话家常一样,对着连大山说道:“天热,我开开窗户透透气。”又扫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嘱咐连大山:“爹,你快去休息吧。娘该等着你了。”

    连大山老脸“蹭”的一下通红,呵斥一句:“胡咧咧啥,你这孩子就知道拿你爹娘说笑。”虽把自家闺女呵斥了一遍,连大山这山里出来的汉子,到底是脸皮薄,转身丢了打水的木桶,跑了去。

    连凤丫看了一眼她爹离去的背影,才又抬起头望向了天,这天黑沉沉的,乌压压一片,泼墨一般,染得黑漆漆,她看了一眼天际,徐徐转身走到床旁坐下。

    三更十分,竟起了浓雾,连凤丫还没有睡,正襟危坐地坐在床沿边上,门窗敞开着,留着很大一条缝隙,连凤丫坐在床沿边上,时不时扫一眼敞开的窗户,可以清楚地透过窗户缝,看到外面雾蒙蒙的天。

    她门窗打开,等那人来。

    又静坐了好一会儿。

    不知多久,天色转亮,一声鸡鸣,连凤丫绷紧的身体,一下子软哒哒地靠在了床柱子上,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得一丝不剩,额头上是一层浮汗,她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屋外,院子里静静悄悄,她娘养的鸡崽儿开始活动。

    连凤丫站起身,走到院子里,“安全了。”她扫视一圈周围。

    昨夜那妖孽男子没有对她出手,那么,这至少是两府斗酒大会结束之前,他都不会再对她动手了。

    “当家娘子起的这么早?”

    “诸先生也起了?”

    老人家睡眠少了,早早就起了床。

    诸问看一眼院子里的女子,那双老眼也是犀利:“错了。老朽说错了,当家娘子这是一夜未睡吧,是有什么担忧的事儿吗?”

    连凤丫倒也不隐瞒:“诸先生人老成精,什么都瞒不过您。”

    她面容一整:“诸先生帮我留意,哪里又有身手不错的人奴,帮我买来。”

    这一下,诸问也惊了,仔细打量这女子,看她神情舒展不开,“是,老朽这几日就去办了这事儿。”

    人奴,和一般的下人帮工奴婢不一样。

    下人奴婢,就算是签约了死契的,也比人奴要自由自在许多。

    人奴,一般是当兵的犯了大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沦为人奴。也有权贵之家的私兵幕僚甚至手下亲兵,因为犯了大错或者惹恼了权贵们,才会被打入“人奴”一列。

    脸上烫字,活着如狗,何等耻辱!

    诸问也不多说,这当家娘子,年纪不大,却是个有主见的。

    就算是她当初与刘忠良打赌,家里四周都有刘忠良的眼线盯着,也没有看她提起过要买人奴。

    昨日这当家娘子又是一宿未睡,今早一大早就说要买人奴。

    买下人奴婢的,倒不稀奇,可要买人奴,人奴也就罢了,还要买身手不错的人奴。

    可见,昨日白天,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她不得不买人奴护卫自己安全的事情。

    连凤丫心中清楚,她昨日那句话,是暂时糊弄掉了那妖孽男,使得他目前还不会对自己动手。

    但一旦两府斗酒大会开始,而自己绝不会应了那妖孽男的要求,输了斗酒大会。

    这淮安府酒行的龙头,必须是她连凤丫的!

    五年,五年!

    京都城中,有她想知道的事情,有她想知道的那个人!

    她时时刻刻念着那个给她下毒,又在孩子生下后,为他亲子续命,还给自己留下一块玉佩的男人,

    对这人,她日思夜想,入骨的疼,思之念之疼的恨不得京都城中相见那一刻,狠狠给孩子她爹一个大耳刮子,在捅他十几二十刀子,以此慰藉自己的“相思之苦”!

    而昨日的事情,却让连凤丫突然发现: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身边,没有什么武力可用。

    对付刁蛮难缠不讲理的连家老宅也好,对付像张家那样有权有势的人家也好,这些,她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像那妖孽男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

    自己的身边,还是要有着一定的武力值,哪怕只是为了防御宵小之辈,那也是能够寻得一定的安心。

    一天之计在于晨,连家的人陆续的起来了,自然,一夜无梦睡到天明,岂知这一夜的艰险?

    诸问看着那当家小娘子和父母有说有笑,话家常,全然不见刚才的紧张和严肃。

    诸问在连凤丫家中,虽然是个管家,但是连家的人都没有把他当做下人看待,连大山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炒一盘子花生米,拿一壶子老酒,和诸问侃大山喝老酒。

    万氏更不会对诸问指手画脚。

    但今日,诸问回绝了连大山午后的邀请,“老爷,我这边有事情,今日可不能够陪你喝酒了。”

    诸问出了门,就往西四街走,越往西走,周围越安静。淮安城的东西两边,住着不同阶层的人,可西边的西边,也就是西四街这里,几乎就不大有正常的人家愿意住这里了。

    西四街,从前不叫做西四街,而叫做黄泉道。

    这个名字的由来,那就有的说了。

    诸问越往西边走,中间横梗一条小街,别看这条小街,立刻就把淮安城的西边,和西边的西边划分开来。

    一般百姓不会往这边来,而住在这条分界线附近的,那就是真的穷的没办法了。

    而即使是这些人,也不愿意触了霉头,轻易绝不会靠近这条冲到分界线的小街。

    约过这条分界线,前头,就是西四街了。

    破败的一个木板,上面用红字写了“西四街”三个字。

    没有过多的解释,“西四街”这三个字,已经说明了很多明面上不能言说的事情。

    “站住。”不知打哪儿窜出来的瘦猴,尖着嗓子冲着诸问喝到:“我们家大人说了,前面的人,不知西四街的来历,现在转身就离去吧。”

    诸问摸着胡子:“我家主人要买人奴。”

    那瘦猴挥挥手:“回去吧,人奴早卖光了。没有剩下的。”

    诸问何等智慧,怎么会相信,黄泉道里,专司人奴的地儿,没有一个人奴。但却深知,对方不想和他交易的话,他也没辙。

    只得什么都不说,转身就离去。

    ……

    “老朽无能,当家娘子交代的事情,老朽办砸了。”

    回到家中,诸问跟连凤丫报说:“若是西四街没有人奴,那整个淮安城里,就买不到人奴了。”

    西四街不可能没有人奴,但人家说没有,那就是不卖给他们。这里头的道道,连凤丫也是心里清楚。

    人奴,和寻常的下人婢女不同,不是武夫就是当过兵的,要么就曾经是权贵家的客卿幕僚,这些真有本事在身的人,即使已经被贬斥为人奴,脸上烫字,活得不比一条野狗好,那也是许多有钱人家抢着要的。

    要知道,这些人奴,可都是有一技之长的,或文或武。

    连凤丫也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让诸先生留意一二,如今的结果,也算是预料之中。

    如此,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老朽倒是有个建议,当家娘子想要人奴,何不直接找安九爷,他的面子和手段能耐,当家娘子知道。”

    连凤丫摇摇头:“再看看吧。”她和安九爷只是利益互换互存,能不去麻烦就不去麻烦,否则迟早败光曾经合作的那一点面子上的情谊。

    ……

    而此刻,一辆青布马车,从南边来,披星戴月,日夜兼程。

    车上一主一仆,一路少言寡语。

    后面又有一辆马车追上来,马车上打着京城沈家的家族印记。

    “吁~~吁~~”这马车追上前面青布马车,车厢里的主人家对着赶车的车夫说了轻声交代了一句,车夫就把马车拦在了青布马车前。

    不得已,陆平也拉住了缰绳,把马车停下。

    沈家族印的那辆马车里,施施然走下一个高挑绝色的女子,只是这绝色中带着悠然,并不让人觉得俗气,反而倒是气质斐然。

    这女子和随行之人,对着青布马车里的男子行了礼。

    那女子笑容清浅,问道:

    “殿下何故走得急?”

    青布马车的车帘子动了动,一只修长手掌伸出,挑开一侧帘子:“听闻沈小姐收到苏州府淮安府两府斗酒大会的请帖出城了,本殿追出城外,不见沈小姐踪迹,倒以为沈小姐已经走远。”言下之意是说,我走这么快,是追你去了。

    一旁的陆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家的主子:睁着眼睛说瞎话!

    主子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和沈家小姐同行。

    那气质斐然的女子,正是沈家微莲,微莲小姐。

    闻言,抿唇了然地一笑:“殿下莫不是也是往淮安城去的?”

    “沈小姐不欢迎吗?”

    “怎么会?殿下是这大庆国的储君,这天下,哪里去不得。微莲何德何能,能左右殿下。”

    马车上的男人轻笑:“如此,本殿也去凑凑这两府斗酒大会的热闹。”

    陆平注意到沈小姐看他家主子的眼神,分明是自信的了然。

    陆平小心肝儿在抖,微莲小姐啊,我家的主子,这次去凑那个两府斗酒大会的热闹,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啊。

    沈微莲抬头看了看天,“殿下,这天看着快要下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今晚看来,只能找个庙宇躲雨过一宿了。”

    “沈小姐快上车吧。”陆平看着天,确实是乌压压一片,他本就与沈微莲的贴身婢女桃儿熟络,自然,在沈小姐这里,也不会太拘谨,开口说道:

    “这附近,也不知道有没有可以躲雨的庙宇。先上车,赶路要紧。否则今夜咱们家殿下和沈小姐您,就真的只能在马车中过一夜了。”

    他话刚说完,这一道闪电劈了下来,轰隆一声巨响,豆大的雨珠子打下来。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在雨中奔驰。

    马蹄子踩在一汪小水坑里,溅起一片泥泞。

    “爷,前面有座破庙,我们过去吧。”

    车厢里,男子轻应了一声。

    他们的马车在前,陆平就往那破庙里去,后面沈家的马车跟着,两辆马车陆续停在破庙前,陆平下车,拿起车上的油纸伞,给车厢里的男子撑伞:“爷。”

    那一边,沈小姐的婢女桃儿也正在给她家的小姐撑伞:“小姐小心脚下湿滑。”

    “殿下先走。”沈小姐微微屈身,以表敬意。

    男子身形高挑,俊美的脸上看不出表情来,微微退开一步,低沉的嗓音响起:“沈小姐是女子,先进去吧。”

    “如此,多谢殿下了。”

    沈小姐也不推脱怯场,大大方方承下当朝太子的善意。

    男子眼中露出欣赏,如此女子,大方得体,进退有度,才貌双绝,更有莲之清濯,这才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怎是那村姑可以比拟的?

    只他自己也没弄明白,既然这些自己心里清楚明白,他这却一次又一次放过那女人的性命,不但如此,还又一次又一次的救那女人的命。

    不,不会再出手救他她了。

    若能活,许她一个名分也无妨。

    若死了,死了也就死了罢。

    ……

    天色渐晚,这雨势小了许多,却还没有彻底停住,男子站起身:“陆平,我们走吧。”

    沈小姐微微愣下:“殿下不与微莲同行吗?”

    “沈小姐,本殿此次是微服,与沈小姐一道同行,恐不好。”低沉的声音说道。

    沈小姐又看向破庙外:“雨未停,今日殿下也不在此处躲雨?”

    “沈小姐的清誉,更为重要。”

    言下之意是说,你我二人男女有别,若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一宿,此事叫人知晓,坏了你的闺誉。

    “殿下体谅,您有心了,微莲感恩。”

    沈小姐当即施礼。

    等到那辆青布马车走了沈小姐才换换抬起头。

    桃儿很是高兴:“小姐小姐,殿下看重您呢,特意为小姐着想,怕坏了小姐的清誉,自己冒雨都要避嫌去呢。”

    沈小姐站在破庙门口,看着外头的雨,忽然轻笑了一声:“桃儿啊桃儿,你可知道,殿下的此举,也正说明,在他心中,并没有沈微莲这个‘人’。”

    一个男子若是心里有一个女子,随时随地都愿意娶她,那么又何必怕坏了这女子的清誉呢?

    我就算今天就坏了你的清誉,但我今天就娶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又哪儿来的坏了清誉之说?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舔女主干嘛?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 欲物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