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忠良惊疑不定,但下一秒,他就淡定了。

    别人不知道,他刘忠良还能够不知道吗?

    她家四周,到处都有他的眼线,这段日子,这臭丫头都做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呵呵~连小娘子,你这话的意思,刘某人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是不是说,此次的两府斗酒大会,连小娘子,并不会拿出‘英雄酒’来参赛?”

    他必定要她亲口正面的说出这一点。

    “当然不会。”连凤丫道:“是不是小女子拿出其他的酒水来参加两府斗酒大会,刘会长你就没意见了?”

    “自然,”刘忠良满脸自信地说道,要知道,这连家人一家的举动,那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中,他就不信她除了英雄酒,还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酒水来!

    “莫说是我刘某人,只要连小娘子不是拿出英雄酒来参加斗酒大会,刘某人相信,今日这里前来参加斗酒大会的人,都会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

    他这话一出,首先是淮安府酒行的狗腿子们,应声捧场:“刘会长所言极是,只要连小娘子并不是用英雄酒参加,我等自然愿意公平地与连小娘子斗一斗这酒香酒醇。”

    此处众人纷纷又是一阵表态。

    毕竟如果连凤丫果真拿出来的不是英雄酒的话,他们再坚持退出比赛,那么就不占道理了。

    连凤丫轻笑一声,眼看刘忠良:

    “刘会长,我若拿出来的果真不是英雄酒,刘会长是不是就要当众给我道个歉?

    毕竟我真的拿出的不是英雄酒,那么刘会长之前对小女子的一番指责,就太没有道理了。”

    “自然!”刘忠良考虑都没有考虑一下,立即就当着众人面承诺:

    “我刘忠良的话,放在这里,只要连小娘子拿出来的不是英雄酒,

    那么我刘某人立刻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给连小娘子道歉!”

    众人看刘忠良居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心中纷纷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连凤丫家里,肯定是那不出除了英雄酒以外的其他酒参加斗酒大会的。

    否则,刘忠良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点头应允了?刘忠良什么人,这里参加斗酒大会的不是苏州府酒行的,就是淮安府酒行的,多年交集下来,还是了解的。

    除了几个知情人以外,所有人此刻,都有些不太看好连凤丫。

    “闻老太傅如何看?”沈微莲转头,向闻老先生请教道。

    闻老先生没回答沈微莲的话,倒是反问沈微莲:“沈小姐的看法呢?”

    “形势所逼,那连凤丫的选择,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此女够果决。”

    言下之意是说,她也觉得那连凤丫不过是虚张声势,在这样的大势面前,没有办法给众人一个交代,形势所逼之下,只能够临场改变主意,随意从哪里拿出一瓶酒水来,应付过去就算了。

    闻老太傅“呵呵呵呵”的笑,不发一言。

    只是目光,从沈微莲身上收了回来,不再关注。

    场下,连凤丫在褚问耳边耳语一句,褚问就往人群外走:“都让让,我家当家小娘子让老朽去取酒水来,也好让大家伙儿见证一下,是不是那英雄酒。”

    有一嘴损的立即对褚问说道:“你家当家小娘子不会是让你去十里外买酒去吧?”

    他这一说,四周“哈哈哈哈”的一阵笑。

    褚问也笑,老迈的脸上,分明闪过讥嘲。

    他也不搭理,往外缘走。

    今天他们家来时,东西都是装在马车里,马车呢,是问安九爷借的。

    褚问并没有够着身子,去把车厢里的东西拿出来,而是招呼着张二鱼:“走,我们往当家小娘子那里去。”

    张二鱼见着褚问来,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拉住褚问,不停地问:“连小娘子真的被刁难了?那个刘忠良真的像安九爷和连小娘子昨日里猜测的那样,为难连小娘子?”

    “你话怎么这么多,才这把年纪。”褚问摸着胡须,“赶紧的走。”

    张二鱼不肯妥协: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是不是啊?我可等着看连小娘子怎么打刘忠良那张老脸呢,平时人五人六的,今儿个,就看他怎么出丑。还想着害人,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呸~!”

    “ 我才呸~!你个小兔崽子,你骂刘忠良那老货,作甚呸得老朽一脸?”

    “呃……褚先生,见谅啊,我这不是一激动嘛~说起来,你要知道直接告诉我是不是,不就不会误遭毒手了嘛?”

    “行行行,老朽告诉你,是,就是昨日里你们家安九爷,和我们家当家小娘子预料的那样。成了吧?”

    “您老早告诉我不就行了吗?”

    便说着,那马车,已经到了众人面前来。

    “来了来了。”连大山最是关注着褚先生的去向,在看到这马车和褚先生,还有张二鱼的时候,连大山心里那个一激动,兴奋的大声叫道:

    “酒来了,让让,让让。”

    刘忠良身后一狗腿子立刻怪声怪气:“哟,这是酒来了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什么稀世珍宝呢!都藏马车里咧。”

    连大山听着这话,心里一恼,从刚刚开始,这刘忠良一众人,就一起欺负他家闺女儿,本来就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

    这会儿又连这种损话都说得出来,顿时猛地一转头,大声喝道:

    “就是稀世珍宝,咋地啦?”

    “还稀世珍宝呢,这要真是稀世珍宝,能叫你闺女儿寻到?”

    连大山气了!

    说他闺女儿不好,那就是不行!

    一转身,往那狗腿儿面前走过去。

    “说啥呐!胡咧咧放屁呐!我闺女儿咋了你啦,要你这样胡咧咧?”

    他个儿又高大,人又长得壮硕,平时善眉善目的,实诚老实,好欺负的狠,但这会儿横眉冷对,倒是多了一份煞气:

    “你给俺嘴巴放干净点儿,再敢说俺闺女儿一声不是,俺保证一巴掌拍疼你。”

    连大山是真气了,本来吧,这两府斗酒大会,他们家就不想参加的,还不是那个狗屁的酒行会长刘忠良,想要他们家的酒曲,给自己下了套?

    他没能帮上闺女儿忙,倒是给闺女儿惹了祸,这刘忠良却还要监视他家,好不容易熬到了两府斗酒大会,好家伙,又把矛头对上他家凤丫了。

    本来就忍着一口气,这会儿听到有人说三道四,实诚的山里走出的汉子,胆气渐升!

    连凤丫都惊了一下,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她爹看……卧槽,她爹这会儿未免太帅了吧?

    这里闹腾成这样,高台之上,本来闻老先生一直不表态,不说话,两府的知府,也就忍着不说话。

    可这闹剧,都闹成什么样子了?

    淮安府知府魏成玄猛地喝道:

    “成何体统!尔等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他这一声冷喝,下头的人,都消停了。

    “褚先生。”连凤丫向车子旁的褚问点点头示意,褚问从车厢里拿出一坛酒水。

    众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

    连凤丫接过酒水,一把开了坛,伸直手臂,只手领着坛子口,往刘忠良的面前一送:

    “刘会长看看,这是英雄酒吗?”

    刘忠良低头一看,惊了一下,连忙抬头看向连凤丫,他满眼疑惑,又低下头,伸出手就想从连凤丫手中接过坛子。

    连凤丫手快一收,刘忠良的手,还没碰到坛子,酒坛就被连凤丫收回去了:“刘会长看过了,足以证明此酒不是英雄酒就好了,小女子可没说,让刘会长仔细研究。”

    “你!”

    “刘会长,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这酒水是什么酒。你可是淮安府酒行的会长。”

    言下之意是说,酒行会长,见多识广才对,要是连我手中的酒水都瞧不出的话,那就是天大笑话。

    “刘会长,这是英雄酒吗?”人群中,看似寻常的女子,淡淡问道。

    刘忠良捏紧了拳头,咬牙几乎从牙缝里蹦出字眼儿来:

    “不是!”

    “不是就好。刘会长既然承认了此酒不是英雄酒,那刘会长,你是不是该道歉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在女尊当大佬 独家专宠 来自未来[娱乐圈] 护花邪少(温柔一枪) 反派国师每天都觊觎我 失忆之王 影帝每日娇养指南 崩坏的重生路 重生九零:新时代 当仙皇回归都市有了两个女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