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会长,你该道歉了。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刘忠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苏州府酒行的人马,到底是有脑子的,只是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看热闹。

    淮安府酒行里,刘忠良的狗腿子不少。

    有个年纪四十好几的中年汉子,劝说起连凤丫:“冤家宜解不宜结。连小娘子,老夫做个中间人,你和刘会长握手言和如何?”

    张二鱼“口直心快”,自顾自地“轻声”嘀咕:“要脸不要脸。”

    可这自言自语的嘀咕,却叫周围的人,都面色怪异起来。

    那四十好几的中年汉子,一张国字脸上,通红一片,尴尬无比。

    “咳咳咳,郑兄说的也不无道理。连小娘子,刘会长到底是长者,此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连小娘子岁数小,太过较真,那就成了斤斤计较。我看此事不如,连小娘子看开一些,何必把事情做绝呢。”

    连凤丫一双眼儿笑盈盈,炯炯有神盯着刘忠良看,甭管她脸上什么表情,心里却冷笑:不要脸的老东西,刚才对她,这老东西可有想过“冤家宜解不宜结”?可有想过要给她六点余地?

    此刻形势所逼,却又换个说法来!

    要她真是十多岁的小姑娘,定然沉不住气,说不定被气得口不择言对着这老东西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要么气哭。

    可想而知,如果她当着被气得对刘忠良这个一行会长破口大骂,别人会怎么议论她怎么看待她。

    若是被气哭,也只会被众人看轻。

    众人其实是看得出来,那几个帮刘忠良说话的,都是淮安酒行的人,是刘忠良的狗腿子。

    众人心里也是觉得有些不耻,他刘忠良刚才对付人一小丫头的时候,可是没有留手,做的很绝啊。

    此时换成了他刘忠良,那就成了人小丫头斤斤计较,把事情做绝了?

    苏州府正阳楼樊家的人,嗤笑着骂了句:“刘无赖。”

    东城慕家呵呵一笑:“樊兄也太侮辱无赖了。”

    连凤丫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刘忠良看,忽而,嘴角旋出一抹笑来,笑的格外真诚: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也好,今天到底是淮安府和苏州府的两府斗酒大会,小女子既然身为淮安府人士,便要以大局为重。

    至于小女子与刘会长之间的这些事情,是个人私事,在两府斗酒大会,在整个淮安府所有百姓的大局和荣耀面前,小女子这一点私仇,算的了什么。”

    她这一番话下来,刘忠良非但没有心里舒坦一些,反而脸色更加灰白!

    众人心里也是一阵怪异,看着刘忠良,眼里多了一些鄙夷之色。

    即便是淮安府的普通老百姓,刚才还站在刘忠良这一边,觉得连凤丫那女子实在是太飞扬跋扈,霸道了一些。

    而此时此刻,觉得惭愧。

    回想刚才刘会长对人家连小娘子所做的那些事情,此时,再看一看人家连小娘子的作风做派,高低立现。

    高台之上,沈微莲眸色微动,闻老先生嘴角浅浅上翘。

    巫倾歌一双美眸注视着台下那个女子,他竟觉得有些晃眼……哦,错觉罢了。

    那角落里的黑衣男子,掩盖在黑色帷幕之下的唇角,愉悦的勾了勾……是那女人的作风。

    刘忠良的脸色一片灰白,他没有想到,这大字不识一个的山野村姑,竟有这般手段和口才!

    自己使人出来说和,她最好是气哭了或者气得口不择言才好。可这臭丫头不哭不闹,一手漂亮的“大义当前”,把她自己和整个淮安府紧紧贴在一起,为了整个淮安府,她连凤丫愿意忍气吞声……整件事件,从一开始造势,到后来的宣言退赛,再到此刻……他从主动地打别人,化为被动的挨打。

    他从占着大义,到如今的过街老鼠。

    他从将别人的军,到被别人反将一军。

    最后还没利用的彻彻底底,给别人树立了好形象。

    而那个别人,不是其他人,正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山里来的村姑!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野村姑!

    此刻刘忠良只觉得,他自己快被众人鄙夷的异样眼光盯得浑身不舒坦。

    连凤丫又转头问褚问:“褚先生常说,大义面前无私利。先生说,刚刚我做的对不对,好不好?”

    褚问憋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当家小娘子做的对,做得好。”

    做得对,做得好……众人听着这个被称作“褚先生”的老者,嘴里说出来的这个,心里那股怪异感更加浓烈。

    明明人家褚先生只是在回答连小娘子的问话,但是为何,众人只觉得,这一句“做得对,做得好”……咳咳,那么的别有深意?

    高台之上

    淮安城的知府魏成玄,看着也不太对劲,但今天是两府斗酒大会,总不能为这些事情就把正事儿给耽搁了。

    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那个,斗酒大会开始吧,规则和往年一样,没有其他,众家拿出自家的酒水来,一次送来,而今日我等就是评审。”

    魏知府说完,这斗酒大会,也算终于是正式地进入了斗酒阶段。

    各式美酒被摆在了一张张早就备好的台子上。

    有人好奇问刘忠良:“刘会长,你看那就是连小娘子家的酒水,你刚刚看过那酒水,可看出成色来?”

    “刘某人没看错的话,她刚刚那坛子里的酒,是……”

    “是社么?刘会长,你倒是说呀。”犹豫个什么劲儿啊!

    “是……果酒。”刘忠良其实也有些犹豫,果酒,那是什么酒,董酒的人,都清楚。所以,他才犹豫,那臭丫头,怎么会拿出果酒来比赛。

    “什么???连小娘子刚刚拿出来的是果酒???”问刘忠良话的人,听到“果酒”两个字,也是一惊,太过惊讶,竟然不顾场合,高呼出声!

    须知,刚才吵吵闹闹尚且可说,可此时,算是正是进入了斗酒阶段,如此大神喧哗,未免就有些过了。

    但也因为这“果酒”两个字,果断地引来无数的注目。

    “什么?刚刚连小娘子拿出来的是果酒?”

    “不会吧?果酒也算酒吗?”

    “那玩意儿难以入口,苦涩的狠,……不会是那连小娘子果然是临时改变主意,没有得选择了,所以铤而走险,拿果酒来充数吧?”有人道出心中疑惑。

    在场众人心中为之认同。

    因为若不是刘忠良看错了的话,那么,只有这个解释,是最能够说通,和叫人信服的。

    “刘会长,你确定,刚刚没看错?”

    刘忠良自己也是犹豫:“那肯定不是‘英雄酒’,但是不是果酒,刘某人真的可能看错了吧。”他不确定的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惊疑不定。

    人群中,刘宸风、张崇山,和连海清,从刚刚开始,三人并不跟着人群起哄。毕竟他们身上还有个府学左院院生的身份在,不可不注意形象。

    但从刚刚开始,刘宸风心里就各种不舒坦,这会儿也不忍了,干脆和连海清说道:“那个连凤丫,是你大姐吧?”

    连海清心中一动,看了一眼各种刘宸风,心里有数,刘宸风心里不爽,是准备找个出气口呢。

    他也不去说破,装作什么都不知,但把想表的态,却不着痕迹的表露出来:

    “宸风兄,连凤丫确实是我的大姐姐。但是有一件事,她虽是我的大姐姐,但是大伯一家却已经早早被家里人驱逐出族谱了。”

    其他的话不用多说,“驱逐出族谱”,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儿,只有犯了很大很大过错的人,才会被驱逐出族谱。

    连海清这是在告诉刘宸风,一、连凤丫一家跟他和老宅都没关系;二,连凤丫一家是犯了天大的错误,被驱逐出族谱。

    他这样一说,刘宸风还很没办法,把一肚子的邪火,发泄在连海清身上。

    “哼”了一声,刘宸风不再理会连海清。

    张崇山打圆场:“海清兄莫见怪,宸风兄他性子耿直。”

    “无妨,不满崇山兄,我还挺羡慕宸风兄这样的性子。”连海清斯文善意十足。

    刘宸风在一旁听着,肚子里的火气,消退一些。

    连海清笑的一派温文尔雅,只是悄悄捏紧了拳头……何时何地,都要被人想出气就能出气吗?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专职高手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炮灰求生手册 美女上司贴身保镖 重生魔法妻 玉离伤 皇上别闹 永堕黑暗靠近你 掌上娇 姐我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