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这就能了不得了!亏得这闺女儿拼酒的时候,硬撑着啊,酒娘子这是为了我们整个淮安城的颜面,硬撑着,更了不起咧。”

    刘婶儿这话说完,褚先生的脸皮子就不自然地扯了扯。万氏的一张脸,更红更红,而连大山,饶是他是个憨人,听着刘婶儿这发自肺腑的感慨,也觉着有些怪异。

    三人都没有打断刘婶儿一连串的夸赞,只是那心里的感受说不大上来。

    叩叩!

    叩叩!

    又是两声敲门声音响起,“这又是谁啊?”万氏此刻心里烦得很,就这会儿的时间,几次三番的敲门声,一边抱怨一边往大门去。

    “找哪位?”

    门外两个陌生的汉子,万氏有些拿不定主意,褚先生顺眼过来,看到来人,老眼中精光一闪:“两位又来了啊?我们家当家娘子今日当真是难以见客了。”

    “你们是找凤丫的?”万氏听着褚先生的话,狐疑地望着面前两个陌生人。

    “我们家的主子,指名道姓要见一见酒娘子。倒不知,刚刚我们兄弟二人回去与主子禀明了缘由,主子只有一句话:今日一定要见到酒娘子。”

    万氏摇了摇头:“抱歉了,今日我女儿真的不方便见客。”

    那两个护卫眉心一冷,年长那个背着手,冷冷扫向眼前妇人:“我家主子何等人物,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邀,你家这个当家的酒娘子一再推却,区区一个酒娘子,倒不会当真以为了自己有多大能耐吧?”

    就在一炷香前,他们兄弟二人禀明了主子,这连凤丫不肯赴约。主子淡淡说了句:区区一个酒娘子,拿捏身份摆架子,有点成就尾巴便翘上天去。

    便也是因为主子的这句话,此刻,这年长的护卫,也才敢如此的轻慢。

    万氏还想要好声好气地解释:“两位,我女儿她今天是真的没有办法见客,还请两位……”

    万氏诚诚恳恳道歉,那两个护卫,却只把她的话,当做了借口。

    冷哼一声:“酒娘子好样的!淮安城的百姓封你一个酒娘子,当真还以为自己就是酒仙再世?这还没有怎么样,却已经开始摆起谱来拿起架子了。”

    万氏还想要说什么,褚先生上了前来:“二二位息息怒。”便说着,笑呵呵地唤了一声:“刘家的婶子,你刚刚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酒娘子与白家的白二公子,这两人就在街头比酒量,不同的美酒,大口的海碗,二十碗的苏地美酒,一碗接着一碗喝。酒娘子屹立不倒,白家二公子认输咧。

    你是不知道,当时大家伙儿都觉得,酒娘子必输无疑,哪有女人家的酒量比男人还要好?

    可酒娘子就是站到了最后,当真是又给我们淮安城添脸面了。

    这不,我拎着鸡蛋来,可不就是送礼来着,只是……”刘家婶子说着,脸上一阵苦笑:“我们大家伙儿都以为酒娘子的酒量当真好,原来个是硬撑着的。”

    她说着,就去和门口的两个汉子说:“酒娘子是真的见不了客了,她这会儿醉死过去。酒娘子为咱淮安城又赢了苏州府一次……她替咱们长脸面,两位大哥就不要再为难酒娘子了吧。”

    门口的那两个汉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他们前脚刚刚把人家酒娘子讽刺了一遍,后脚淮安城的百姓就说了,酒娘子与白家白二公子拼酒量,还赢了,回到家醉死过去了,不是摆谱儿不赴约……两人脸颊啪啪啪的被打得疼。

    面子丢了,里子不能丢,一咬牙,发狠就道:“一派胡言!这世上怎么有女人和男人比喝酒,还赢了的荒谬事儿!再者,一个女人喝酒喝赢了,这也算是替淮安城长脸?

    丢人!

    女人自古尊崇三从四德,妇德第一,一个女人,大庭广众之下,与一个男人拼酒量,简直丢人现眼!哼!”

    这一说,万氏和连大山脸色瞬间惨白惨白,血色从脸上褪尽,心口疼的快炸裂!

    一个女人家,要是被人这么指责,其名声可算是完了!

    褚先生老眉也是狠狠一拧,怒目以对那两人:“一张嘴,两张皮,两位说话仔细一些。”

    刘婶儿气怒:“你这两人是怎么说话的?”淮安府和苏州府之间的渊源,也只有淮安府自己的人最明白,在论酒一道,从没有赢得过世人的尊崇。

    而今出了一个可以把苏州府的美酒踩在脚下的人,管她是男是女,能够替他们出了这几十年上百年的恶气就行。

    两个护卫底气倒是十足,“总之,我们主子今天就在南城荷花池边约见酒娘子!”

    万氏无来由怒了:“这咋可能!我闺女儿还醉着!”

    两个护卫冷笑着看了一眼就走。根本不理会。

    回到了自己的主子跟前。

    “那个酒娘子又拒绝了小姐的邀约。”年长那个护卫说道,想到在那个小院子里,自己兄弟二人,在那几个乡巴佬的面前吃了亏,丢了份儿,心里对连凤丫的观感就越差,成见已深。

    沈微莲手中托着茶盏,闻言,轻轻晃了晃,忽然,手指一松……啪嗒!

    热茶溅了满地,上好的青花瓷全部都碎了渣渣。

    “不见……就不见吧。”

    沈微莲伸出素白的手,身后的小丫鬟连忙掏出了干净的软帕,沈微莲结果了软帕,仔细的擦了擦手掌,擦得很仔细,每一根手指头都擦得干干净净。

    似乎擦干净了,手指一送,手里的软帕,飞飞扬扬落了地,与那一地狼藉,落到一起。

    “来人,备轿,明日我们就要打道回京,来时没有与主人家打过招呼,去时自然要与主人家道别。”

    话落,她抬脚离去:“把这满地的废渣处理掉,我回来时,不想再看到。”

    一盏素雅的轿子,从这清雅的院子里抬了出去。

    轿子清雅了一些,别致了一些,可外观上头,与其他的轿子再无多余的区别,但是若是懂得门道的,一眼就能看出这轿子里坐的人,非富即贵。

    只因轿子上一处标志,这是京城沈家的家族族徽的标志。

    “沈小姐大驾光临,魏某有失远迎。”

    沈微莲在婢女的搀扶下,下了轿,微微施女子礼:“魏大人客套了。微莲明日将要启程回京都城,来时不曾与东道主聚首,离去之时,自然要与魏大人道别。”

    魏成玄眼底闪过了然,点点头:“原是如此。沈小姐有心了。”

    又道:“里面请。”

    沈微莲莲步轻挪,落落大方,魏成玄眼角余光偷瞧一眼,心中闪过一丝欣赏……都道沈家微莲天人之姿,才气纵横。

    才气纵横与否,尚且没有亲眼见过。可只说这坐立行走的礼仪,还有落落大方的态度,的确不是一般关在闺阁中的寻常女儿家可以比的。

    只是脑海里又浮现出另一张面孔。

    与沈家骄女完全不同,那是一张平凡寡淡的面孔,只一双眼珠子,亮的惊人,透着灵动,除却这一双眼珠子,浑身上下,便如糟糠。

    魏成玄心中稍稍愕然……怎地会拿这一张脸的主人,与沈家骄女作比较?

    看来最近太累,神志恍惚,今日无论如何,也要让厨娘炖来补品补一补。

    “沈小姐尝一尝,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只不知,能否入了沈小姐的眼?”

    沈微莲客套地品一口,“好茶,不过这似是去年的陈茶?”

    对上沈微莲洞悉的眼神,魏成玄老脸一红……这个确实是去年陈茶。

    “咳,咳咳咳……沈小姐见谅。沈小姐上门拜访,魏某着实没有时间来得及准备。这、这、这……这叫沈小姐看笑话了。”可就这陈茶,已经是府上最好的了。

    沈微莲轻笑了一声:“魏大人,喝什么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喝茶时候的心境。新茶陈茶都不重要,什么时候喝什么茶。微莲向来认为如此。

    只是像魏知府这样的人,府上的陈茶配不上魏知府。就像……魏知府的后院儿里,如果多出来一两个如同这陈茶一样的人……魏知府,还是早日把这陈茶扔掉的好。”

    魏成玄手里托着的茶盏,顿在了半空中,陡然一眼射向对面言笑晏晏,谈笑鸿儒的女子,眯眼笑问:“沈小姐不喜这陈茶?”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一品毒妻:夫君,请下榻 重生之最强星际女王 我在漫威当海王 破局 亿万宠婚:首席老公太高调 从打工仔到顶级财阀 钗头凤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 回到古代开书院 苏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