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茶不是指的茶水,魏成玄自然听得懂沈微莲的话外音,至于这陈茶到底指的什么。魏成玄隐约猜到了一些。

    能够叫沈家骄女特意来他府上走一趟,以茶暗示的人,又是他魏成玄能够管的上的人,那自然是淮安府的人。

    沈家骄女来到淮安府,时日不多,能和谁有嫌隙?又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答案呼之欲出。

    魏知府眼皮耷拉了下去,遮住眼底一丝的异样。

    面前这女子,出生沈家,是沈家的掌上明知,而他隐约能够猜出让这位天之骄女心中不愉的人是谁。

    如果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样……可那妇人出生贫寒,乡野鄙妇,全然和面前这个沈家的天之骄女不同,魏知府可不会认为只是因为那一场两府斗酒大会上的一点插曲,就会让沈家骄女记恨到如此地步。

    心里不解,却不能够当着沈微莲的面,表示出来。

    但一想到斗酒大会上的那妇人……魏知府微微蹙眉,让他去欺负一个妇道人家?心里首先就不痛快了。

    只道:“不知沈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恕魏谋当真愚钝,猜不透沈小姐的心。”

    沈微莲也微微眯眼,扫一眼魏成玄,暗道一声“老狐狸”。

    莫不是以为假装就能够假装过去了?

    冷笑起来:“不管魏知府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今日微莲走这一趟,来之前就没想过要让魏知府白忙一场,自然,要看魏知府‘听不听得懂’微莲的意思了。”

    她虽然厌恶那女人,今日也才破例放下身段,来见一府知府,用了这样的手段……平生第一次为另一个女子,用了自己也不太看得不上眼的手段。

    倒也不会愧疚,谁让她不舒服,那谁也别想要舒服。至于自己看在眼中的,和心里的猜想,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宁杀错不放过。

    一想到那人气质幽冷,怎么会对那个粗鄙的妇人另眼相待?一想到这件事情若是像她心中猜想那般……沈微莲紧紧扣住了手掌!

    她面色不太好……倏然起身:“魏知府,微莲话已至此,只看魏知府能不能‘听懂’了,告辞。”

    “魏谋送沈小姐出府。”魏成玄也是个极为精明的人,沈微莲不欲与他多说,他自不会上赶着找不痛快。

    送走了沈微莲,魏成玄在府门口站了一会儿,眯眼目送那顶素雅的轿子离去。

    又往待客的厅堂走了进去。

    屏风后头,款款走出来一个举止端庄的妇人:“夫君,那沈小姐离去了?”

    魏成玄点了一下头:“沈小姐来的匆促,只好让你在这屏风后躲一会儿了,夫人莫怪莫怪。”

    魏成玄对这个夫人,自然爱护有加。

    魏夫人的容貌并算不上天香国色,端庄有余,温柔不足,倒显得几分的英气来。但魏夫人能够得到魏成玄的爱护和尊敬,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沈小姐的意思,妾身都听得出来,何况夫君,夫君心中可有选择?”

    “听得懂”还是“听不懂”,这样的选择,可还真是怪。

    魏成玄却一笑,拿起桌案上已经凉了的茶盏,一口灌下去……正是沈微莲口中登不得大雅之堂的“陈茶”。

    呵呵一笑:“我魏成玄当官为民,做事随心。”

    魏夫人闻言,粉唇浅浅沁出一抹笑意,仰头望着她的夫君,双眸翦翦,含情脉脉,仿佛仰望着的是自己心中的大英雄,此刻眉宇之间的英气,都渐去柔和了……也难怪,魏知府心里眼里,惟独家花一朵,再也望不进世间五彩缤纷。

    “夫人,咱们回后堂……”魏成玄刚伸出手揽住魏夫人,正说着话,两人本是深情时候,门外小厮又来报:

    “大人大人,门外来了个怪人。”

    “怪人?”

    “是啊是啊,那个怪人说叫大人您到门口迎去。”

    魏成玄眯起了眼。

    魏夫人问:“什么样的怪人?”

    “黑衣黑帷帽遮脸。”

    魏夫人侧首,若有所思,忽而拉了拉魏成玄的衣服:“夫君可还记得,之前的两府斗酒大会上,评委席上,可是有个全身一身黑的怪人?”

    魏成玄显然也想到这一点:“走。”

    便说着,往门口去了。

    魏夫人只的重新去往屏风后。

    “你是?”魏成玄看着面前人,不解问道。

    陆平上了前,忽而靠近魏成玄,陆平身上武人气息极重,又随身佩戴刀剑,他一靠近魏成玄,魏知府府上的侍卫立刻上前拦阻,眼看兵戎相见,气氛极为凝滞。

    陆平面无表情,扫一眼挡在魏知府身前的一排侍卫,视线又重新穿越人墙,落在魏成玄的脸上,不发一言地就盯着魏成玄看。

    魏成玄右侧眉毛微不可查的挑了下,扫一眼四周,令道:“都退下吧。”

    “可是大人……”

    “无妨。”

    侍卫一退,陆平走上前去,整个身子就挡在魏知府的身前,又在胸口攒出一件东西,别人是看不到的,只和他靠得很近的魏知府顺着他的手的动作看去,陡然,眼底露出无比惊诧!

    陆平没说话,手中的东西,刹那一闪,一旦魏知府看清楚了,重新收了回去,只金属光泽一闪即逝。

    魏成玄惊诧之后,刹那慌乱,很快平定,只是心底此刻猜测纷纷,对于这位……的到来,到底是有什么缘由?

    更是惊讶,当初台上黑衣低调的男子,竟然是……

    魏成玄没有立刻跪下相迎,神态平常地做出一个“请”字,仿佛是款待九不相见的好友。

    陆平护卫下,黑衣的二爷,黑色帷幕下的薄唇,露出一抹满意的笑,经过魏成玄的时候,微微侧首,看了一眼魏成玄。

    尽管隔着一层黑色帷幕,但是魏成玄却仿佛感受到那帷帽之下的人,如有实质的目光。

    不自觉,垂下头。

    一旦到了待客的厅堂,魏成玄一改刚才的随和,掀开袍角,就要跪下:“臣魏……”

    身前黑影忽然一转身,来不及看他如何动作,却已经恰恰好地握住了魏成玄的手臂:“知府大人。”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不如屏退左右?”

    魏成玄一愣,连忙叫了一旁的小厮退下。

    “屏风后的那个呢?”

    魏成玄一愣,立刻恍然大悟,一边心里更多一分敬畏:“夫人。还不快退下。”

    ……

    清了场子,魏成玄恭恭敬敬行了跪礼:“不知太子殿下微服,臣万分惶恐。”

    “魏知府,起来吧。”首座上,男子一直没有摘下头上的帷帽:“今日本殿所来,只为一事。”

    “殿下但有吩咐,臣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二爷意味深长地望着魏成玄一眼:“那最好不过,那本殿就请魏大人‘万死不辞’地替本殿看护一个人。”

    “不知殿下所说的那人,是谁?”

    “连凤丫。”

    魏成玄整个人都怔住了!

    连凤丫!

    那……那不就是两府斗酒大会上的那个……啊!对了,低调的太子殿下,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连凤丫,才会千里迢迢来这个斗酒大会吧?

    此刻,魏成玄脑子里一片浆糊,千般想法都有。

    但下一秒,他眼中精光一闪!

    不管那个不起眼的女子,与太子殿下有什么瓜葛,但是,他在太子殿下说出“连凤丫”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太子的人!

    跟太子殿下绑在一个战车上了!

    魏成玄愣了好大一会儿,随即抿着唇,心里苦笑。

    心里更觉得古怪,今日两个十分不寻常的人,都是为了那个连凤丫来,一个要害,一个要护!

    除却那双灵动的眼,他魏成玄着实看不出来,那连凤丫有何特殊之处!

    “你只需护她安全即可。至于其他,你别管。”二爷淡淡道,那女人做什么,还是和什么人过招,是输是赢看她自己的能耐。

    这是他当初和她约定的,自然,他也不会为此破例。

    但,还有一个巫倾歌……斗酒大会上巫倾歌的杀意……他不得不防着。

    “臣斗胆有一问。”魏成玄并没有奴颜婢膝立刻表忠心,也没有模棱两可不表态,却陡然抬起头,一双世事练达的眼眸,透过黑色帷幕,直望帷幕后的那双凉薄的眼。

    “允了。”

    “殿下,缘何选了臣?”这话,意思又别有深意了。表面上是问,太子殿下为什么选择他魏成玄护那个连凤丫的安危,实则是问,为何太子殿下会选择他魏成玄收入座下。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开局报警抓傻柱 重生76:工业互联网帝国 玄学大佬又蹭病娇傅少气运续命 打造超级财团,享受美妙人生 重生七零我靠种田暴富了 一群白眼狼,都别管我叫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