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倾歌白衣飘然,一招一式虚虚幻幻实实,若用仙魔来分化两人,那巫倾歌是白衣飘然的仙尊,而黑衣的萧凤年,便是魔尊转世。

    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对起手来,十分精彩。

    仙尊当圣洁,出手却狠辣。

    魔尊当狠毒,出手当真狠毒。

    仙尊不是仙尊,魔尊一贯的冷漠。冷眸闪过寒芒.便如同他们儿时那样,两人仿若天生的敌人,见面互不相让。

    “你的寒冰诀什么时候突破的?”巫倾歌被重伤一掌,“哇~”的吐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手掌紧紧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倒退三步,美眸此刻含惊,目视对方。

    萧凤年黑袍被山风吹得咧咧,凝眸觑他,薄唇冷笑:“许你倾歌公子美名传天下,不许我萧凤年功力增进吗?”

    “不可能……不可能!你的寒冰诀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突破?至少五载岁月……”巫倾歌神色惊疑。猛然一抬头:“萧凤年!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

    后者黑衣飒飒,长长睫毛垂落,遮住眼底凝思……用了什么办法?呵~巫倾歌恐怕想都想不到!

    正是这时候,一道白影朝着他呼啸而来,萧凤年眼底精光一闪:“来的正好!”伸手一拳朝着白影轰了上去,拳所到,拳风如影随形,而空气中的水汽,更是在这一瞬间,凝结成了冰霜!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的一瞬间,半空之中,凝聚成了冰珠子!巫倾歌脸色惨白一片:“你什么时候看透的?我以为我伪装的很好。”

    黑衣的萧凤年鼻中轻哼:“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他淡淡扫向巫倾歌,削波的唇瓣勾勒出一道轻讽的弧度:

    “不错,你伪装的很到位,我也差一点就信了。如果一开始的那一掌,你没有夸张的吐出那一大口鲜血的话,我也识不破你最先时候的伪装。”

    闻言,巫倾歌没有说什么,一双美眸微微眯起,神光幽幽地,认真看了对面之人一眼,忽而,染着冰血珠子的唇瓣缓缓扯开一道弧度:“你行!”

    这两个字,双颊紧绷,仿若咬着后槽牙,一点一点从牙槽里蹦出来似的!

    “原来,你的寒冰诀突破了不止一成!”巫倾歌眯着眼说道,心里恨恨不决!

    他怎么忘记了,这个人,可是萧凤年!

    狡兔尚且三窟,何况是心智似妖的萧凤年!

    萧凤年之所以可怖,不是因为他乃当朝太子,位列东宫!

    反观,太子必定是他的,只因,他是萧凤年!

    可就是这么这么一个人,自己与他为敌时,却低估了他的精明狡诈!

    对于巫倾歌的这话,黑衣的男人,不为所动,只是望向巫倾歌。

    后者心里顿时明白……萧凤年这是在向自己提条件!

    可恨的是,萧凤年不开一口,不说一字,而自己却不得不主动开口让利!

    “看来,我今天想要活着离开这里的话,没那么简单。”巫倾歌心口一疼,猛地剧烈咳嗽:“咳咳咳……”一双美眸此刻没了往昔的缱绻惑人,带着警备地盯着他面前的萧凤年:

    “我要噬蛊虫。”

    巫倾歌闻言,心里猛然一跳,不及细想,惊呼出声:“你要那种东西做什么?”

    “与你何干?”萧凤年微抬下巴,“给,还是不给?”低沉的声音,无比霸道问道。

    “那种东西你又用不到……”巫倾歌依旧不放弃地追问。

    忽而一道冰冷的杀气席卷而来,黑衣的萧凤年,已然逼近他的身前,化拳为掌,掌心却结了冰煞地砍在巫倾歌脖子旁,只需再逼近一些,带着凌冽寒气的掌刃,就会割裂巫倾歌的喉咙,“给,或,不给。”

    萧凤年淡漠地盯着自己面前这张近在咫尺的绝世容颜,饶是与自己相隔不过一指的这张脸,堪称旷古美颜,他也不为所动。

    巫倾歌不是真的没有还手余地,他原与萧凤年实力相当,但他擅毒,与萧凤年交手,偶有占据上风的时候。

    就算占据不了上风,他与萧凤年也是打得不相上下,谁也讨不得好。

    只是今天,他先轻敌了,一开始,在与萧凤年动手的瞬间,察觉到对方的功力有所提高,故而干脆假装被对方打成重伤,想要以此偷袭对方,却没想到,自己已经够狡诈够无耻,没想到对方干脆将计就计,实则处处时时防备着被自己偷袭……萧凤年你好无耻好狡诈!

    脖子上悬着一把冰刃,巫倾歌恨恨地安慰自己……自己会大意,不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只因敌人太狡诈太无耻!

    自己已经受了萧凤年这一掌,现在与萧凤年缠斗,也能够逃开,只是恐怕要遭一顿罪受……何苦!

    “给!我给!”几近咬牙切齿地说道,一边从怀中掏出来一只寒玉盒子:“这可是我养了八年的宝贝。”

    寒玉盒子给出的瞬间,巫倾歌十分地不舍,看着寒玉盒子,被对方收起来的时候,他的心在流血……噬蛊虫,这世上少之又少,只能存活在冰川地带,他也是偶然得到,喜欢至极,所以一直就养在寒玉盒子里,随身携带。

    萧凤年收起寒玉盒子的那一刻,巫倾歌心在流血,但下一瞬间,身影暴退而去!

    山林里一条小溪穿过,巫倾歌退到小溪另一边,一白一黑,隔着一条小溪川互望,夜风飒飒,吹得两人衣衫猎猎作响,巫倾歌捂着胸口,离开了萧凤年,他唇边结冰的血珠子,化了开,伸手一揩嘴角,染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满是艳红的血,低头看了一眼指尖的艳红液体,巫倾歌陡然一眼射向小溪对面的男人:

    “这一拳,我迟早会叫你还回来!萧凤年,我巫倾歌一日不死,一日记得今日一拳!

    你我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再无转圜余地!你今日放我离去,等同放虎归山!日后定然悔恨今日没有杀我!”

    萧凤年没有说话,一旁的陆平脸色一变:“我现在就杀了你!”绝不叫这祸害成为主子日后的隐患!

    陆平嘶吼着,健硕的身子就冲了出去。

    身后淡淡响起一道磁沉的声音:

    “回来。”

    陆平脚下一顿,一顿之后,又继续冲出去。

    “我说,”身后那道声音,更冷,“回来!”边说,身后黑衣男人,修长的手指,抄起遗落一旁的马鞭,便朝着前面飞奔的陆平甩了过去。

    陆平一顿,转身,不甘心地喊道:“二爷!不能放他走!”

    身后黑衣男人淡漠地扫向陆平:“放他走,无妨。”他眯眼,淡淡望着对面白衣男子的脸,这旷世容颜,当真是像极了那位……“呼啦”一声轻响,马鞭被他收了回来,丢到了一旁,缓缓转身,不再看身后的巫倾歌,只淡淡对身后一脸不甘的陆平道:

    “陆平,赶车。”

    陆平回头看了看小溪对面的白衣男子,不甘心地狠狠一跺脚,转身朝着马车跑了过去,顺手抄起了马鞭,跳上马车。

    这辆乌黑的马车,又重新行驶在了路上。

    “二爷……”马车车厢外,陆平欲言又止地喊了一声。

    车子里的人,也不知睡没睡,许久没有声音。

    陆平张了张嘴,“二……”

    “有话直接说,我素来不喜温吞犹豫。”

    车里,传来淡淡的声音。

    陆平想了想,还是问了:

    “爷,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不然呢?”

    车里的人,淡淡地反问。

    陆平更加不明白了,主子这个态度……

    “爷,放虎归山留后患,您平时教我,斩草要除根!”

    车子里的男人,忽而问出一个怪异的问题:“陆平,你可知道,为何巫倾歌这么恨我?”

    “这,属下不知。”

    是啊,巫倾歌为什么这么恨主子爷呢?

    “因为他始终认为,我占了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陆平一惊,虎目之中,露出了然的神色:“属下斗胆猜测……是……微莲小姐吗?”

    车厢里的男人,浅色的薄唇扯出一道讽刺的弧度:“是什么,日后你会知道的。”

    陆平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微莲小姐吗?

    “好了,赶你的车。”车厢里的男子,耐心告罄,淡淡道。

    陆平闭上了嘴,不再多问,他知,车里的那人,是不想再说话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开局报警抓傻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