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道白衣,晃晃悠悠,刚刚入了一处不起眼的宅子,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噗!”

    宅子里一个人影,大步跑了过来:“公子受伤了?”

    白衣男子摆摆手,身形不稳地朝着内院走去,“去,把院门关上。”

    进了内院,立刻脸色惨白的坐了下去。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来,关门的手下,又匆匆回了来:“公子,我这就去拿止血丸。”

    “慢着。”八仙桌旁的白衫男子,嘶哑的声音,叫住了手下的人:“止血丸没有用,这一次伤得是内腹。”

    “怎么会?!”手下人一脸震惊,不敢置信,普天之下,能够真正把公子伤到这个程度的人,一只手掌就可以数的过来……“谁?是谁!公子,是谁伤了你!我要去杀了他!”

    手下人两眼赤红,五内俱焚地吼道。

    白衣男子美眸睇了过去:“凭你?去送死吗?”一双美眸冰冷如渣:“去给我把多宝阁里那一瓶瓷瓶拿过来。”

    手下人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行!那可是……”

    “叫你去,就去,哪儿来的这么多的废话。”白衣男子一个眼刀子睇了过去:“还不快去?”

    “属下不去!”手下那人,满脸的挣扎,最后一咬牙,狠狠地说道:“就算公子伤了内腹,大可以慢慢调息,为什么要用那种东西。”

    “陆不平,你到底去,还是不去!”白衣男子怒了,冷眼盯着自己手下的人。

    “属下不去!”陆不平愤愤道,“公子医术无双,还不能治好自己吗?非得用那颗猛药?”

    豁然!

    白衣男子拔身而起,冷眼扫视面前的陆不平:“好,你不去,我自己去!”

    白衣男子大步朝着多宝阁走过去,虽身形不稳,脚下时有踉跄,却也还是虚虚晃晃地走到了多宝阁前,角落里,一个十分不起眼的盒子,手掌大,托在掌心里,盒子看起来不起眼,开关却暗含机关,这春秋墨家流失几个朝代的机关盒,谁能够想到,会在这不起眼的宅邸不起眼的多宝阁里的角落摆着?

    可这样一个机关盒里装得却是……

    “咔擦”一声,在那双修长白皙指尖的摆弄下,盒子开了,陆不平脸色一白,冲了过来:“公子!不可!这是饮鸩止渴啊!”

    “哟,不平何时学会了四字成语?”白衣男子开着玩笑,可他白皙绝美的面庞上,却没有一丝温度,让他那句调侃的玩笑话,变得有些变味了,白皙的指尖一挑,便躲过了陆不平的阻拦,一只白骨瓷瓶里倒出来一粒晶莹剔透的丸子,猛然一阵药香扑鼻。

    陆不平阻拦不及,晶莹剔透的药丸子,瞬间入了白衣男子,那张红艳的薄唇里,陆不平脸色一片灰白。他知道,这药丸,入口即化,催吐也是无用。

    须臾之间,他便看到自家的公子,原先苍白的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原先灰败的气色,也瞬间变得神清气爽。

    陆不平却知道,这一切的背后,却是有着无法转圜的后遗症,如同饮鸩止渴。

    “不平,帮本公子换衣。”

    陆不平沉默着,重新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衣衫,依旧一贯的白色,做工用料却是极为讲究。

    白锦暗纹,衣角银白锦线绣的苍竹,唯有走动的时候,随着动作,若隐若现。

    正衣冠,理仪容……陆不平心里明白,公子他,要去见藏在心里的那个人去了。

    “我去去就回。”

    “吱嘎”一声,夜里的门轴声音,尤为的脆耳,陆不平目送他家的公子,白衣翩然地走出宅邸。

    就为了……去见那位吗?

    用上了那剂猛药,只为见那位一面,可值得啊,公子公子?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凉月之下,寂静街道,白衣的男子,绝美的容颜上,浅浅浮上暖意,艳红薄唇浅勾,眼底是藏不住的期待。

    一处角门,白衣翩然,翻身而过了院墙里……二更已过三更未足,佳人已然入梦了吧?

    白衣男子站在树影下,纤长手指扶着树干,挑眼朝着对面的阁楼望了去。

    烛光未熄,窗前的书桌,还坐着人,读书的影子袅袅,窗微开,从他此处望过去,好巧不巧,竟能将窗前人,望入了眼底。

    沈家微莲……不食人间烟火,又将人间学问识了个遍。

    白衣男子眼底沁出暖意,望着窗前倩影……原来,挑灯夜读的不止学子,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女子。

    又去了半个时辰,树影下的白衣男子,望着那窗前依旧亮着的烛光,绝美的容颜上,微微拧起了眉头……“太晚了……”似自言自语,忽然,修长手臂陡然挥去,广袖像是兜了风,朝着窗户的方向送了过去。

    窗下书桌前,一个女子正勾着指头,在桌上写写画画。一阵冷意突然袭来……吹乱了桌上的上好纸张。

    “怎地突然起风了?”女子峨眉微拧,桌上的烛,被风灭了,“算了,夜了,该睡了。”

    树影下的男子,悄然地离开了这处宅院。

    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路过了百桥胡同,陡然,站住了脚步。

    这是……那个女人的家。

    美眸冷光一闪,眯了起来,若不是现在动手,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他定不留此女活过明日!

    不过,即便他不动手,想来,那个女人,又能活到几时?

    寒毒热毒交错的痛,她就算熬过了一次两次三次……又能够接着熬过多少次?

    又有多少次能够像从前那样幸运?

    绝美的面容上,艳红薄唇勾勒一丝冷笑。

    不再逗留,抬脚离了开。

    他若是改了道,一念之间转身拐进了胡同里,定然能看到另一番景象,再想他之前所认为,这个世上,今夜里挑灯夜读的除了学子,世间只有一个沈家微莲……此话此解,多么可笑!

    矜矜业业除了沈微莲,还有连凤丫。

    八仙桌前,连凤丫举着炭笔,她着实不喜欢软哒哒的毛笔,用惯了硬笔的人,自然觉得,硬笔更加的洒脱和果决。

    此刻,她之间一只炭笔,在八仙桌上铺开的纸张上写写画画。

    五年!那人给她五年!

    五年而已!

    转眼时间就没了!

    从一个山沟沟里,走到大都城下,走进京城里,走到……那个人的面前!

    这,怎么可能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没有时间享乐休息,没有时间去挥霍,也不敢去休息,她几乎可以感受到时间如沙漏的飞逝。

    怎敢……轻易躺下休息?

    外头轻微的脚步声,索索拉拉,又过了一阵,脚步声停在了她的房门口。

    叩叩

    叩叩~

    “当家娘子,夜深了,怎地还没休息呐?”褚问褚先生苍老沙哑的声音,慢吞吞地在门后响起。

    连凤丫放下手中的炭笔,八仙桌上已经书写的纸张,随意从底下抽出几张没有书写过的白纸,盖了上去。

    才站了起来,朝着紧闭的房门走了过去,一声轻微响声,开了门:“褚先生既然来了,那就先进来吧。”

    “这……”他到底也还是一个男子,深更半夜,进了一个妇人家的卧房,怎么也是不好的,即便他已经银发苍苍。

    连凤丫怎不明白褚问的顾虑,轻笑一声:“褚先生,我有一个野望,还不曾告诉过别人,今日且说与先生听一听,如何?”

    褚先生不解望向面前女子。

    “褚先生,您看看,五年之内,我连凤丫可能够迈上京城的土地上?”

    褚先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惊!

    这天下,长脚的,想去京城,都成。

    可显然,面前这个女子,所说的五年之内,迈上京城的土地,却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的意思!

    “当家娘子有这个想法,心中可有打算?”褚先生肃然问道。

    连凤丫清清淡淡的脸上,瞬间拉开了笑容,“现在,褚先生可能够入屋一谈?”

    褚问望着面前眸光灼灼的女子,心里暗叹一声,她用这种方式,请他进屋叙谈,光明磊落,他也不好拒绝……更主要的是,褚问心中清楚,他其实,更加好奇,这个女子,接下去又要做什么。

    “罢了,老朽着相了。当家娘子,请。”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