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凤丫站在院门处,本是要拉开院门的手指,抵在了木门上。

    谢九刀看着面前女子,她久久停驻,她微昂着脖子不知在看什么,谢九刀顺着那目光,往那方向看去——无非就是那薄面的院墙罢了。

    她在看什么?

    院墙?

    又好像不是。

    谢九刀很想认真看看这女子的眼,看看她的眸子里,到底印着什么样的景致,让她停驻在门口良久不语。  谢九刀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不动声色地靠近了那女子一些,他也如愿看到了这女子的眼,清晰无比的看到了,这眼中难明的情绪,他——历经生死之间的人,血海中杀人如麻过的草莽,竟然看不懂,

    那双眼中莫名的东西。

    忍不住喊了一声:“大娘子?”

    那女子似乎没听到,亦或者她听到却不想理会,只是无言地朝着那院墙的方向看过去,似乎是看院墙,又似乎隔着院墙看很远很远的地方,谢九刀微微拧着粗黑的眉。

    “九刀,你看这院墙如何?”

    嗯?

    谢九刀不知她在打什么主意,微蹙眉,牛眼随意扫一眼这小院的院墙,“薄了些,矮了些。”

    说完才后知后觉的觉得怪异……九刀?

    他倏然扭头,奇怪的看了一眼那女子,这女子,向来连名带姓地叫他名字,今日却是反常地叫他一声“九刀”,这一声“九刀”,倒也是瞬间将彼此之间拉近了一些。

    只是,他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他还没来得及思虑清楚,那女子又顺着他的话,看着院墙轻轻点头:“是薄了些,矮了些。”

    谢九刀本能就接了话茬子:“那就让工匠来加厚些,加高些?等到接了褚先生回来,这件事情就交给他办吧。”

    他倒是认为,这主意不错,可那女子一声轻笑,清晰的入了耳,“九刀所言在理。薄了些,咱们加厚;矮了些,咱们加高。可再来一张潼那样的人,怎么办?”

    谢九刀电触之间,猛然抬头,再看那女子时候,恍然大悟,这女子怎么好生生,和那一面院墙感了兴趣。

    原来是因为这样!

    竟然是因为这样!

    “这院子,有些年头了,我家几口人搬来的时候,我瞧着还算雅致。

    白面刷的墙面,把院子围了个私密。

    九刀可知道,人啊,是最没有安全感,却又最喜欢自欺欺人的种族?”以为砌了一座墙,就安枕无忧了。

    谢九刀就静静地听着那女子说着他不太能够理解的话,也不打扰。

    “我在这院子里,一住,便也住了好些时候,那面刷白的院墙,我从没有在意过。

    也不过今日回眸一扫而过,才觉得,这墙,拦得住那些个小毛贼,却拦不住张潼之流。

    我也庆幸,早早把一家之人送去了安全之地。

    这墙,原本是该护着墙内的人,如今,却是护着墙外的人。”

    这话说的怪异,谢九刀却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听懂她那话里的意思——送走那对老实的夫妻之后,这面院墙,一墙之隔,墙内,腥风血雨,危机重重过,墙外,平静祥和,一世安好。

    “大娘子说的在理。这院墙,原该护着墙内的人。”  “是,原该护着墙内人,而我今时今日,却只能够将这危机,全部都困在这一墙之内,还需接着他人的手,将家人送出去庇护。”她低头,呢喃一声,有些茫然,有些不解……她不是向来一人吃饱全家不

    饿的吗?上一世,活得肆意了许多。

    什么时候起,她也顾虑起自身以外?

    不太明白,怎么如今要考虑的那样多。

    万氏、连大山、连竹心、一双儿女,甚至褚问……嗯,她也担忧起这些人的安危来。

    “墙,得建。但,不是那面。”她指指那面刷白的院墙,又云过天开地紧紧盯着谢九刀:

    “九刀,你愿做我建墙的砖吗?”  谢九刀心中忽地“咯噔”一声,那牛眼本就够大,再烁烁一瞪,没来由地好像能够吃人的凶狠,他有那么片刻呆滞地望着面前女子,没有人知道这时候他心里想的是:这女子,太也不要脸了!见过位高

    权重的利用人,这种当着面问别人:你愿不愿做我建墙的砖的,还真是头一回!

    她可还真是赤裸裸地当着他的面,问他谢九刀:喂,谢九刀,你愿不愿意被我利用?

    还真是……谢九刀本能想要讽刺,一抬头,却突然顿了下,面前女子的瞳子,惊人的澈亮!

    “好。”鬼使神差。

    连凤丫轻扬一笑,手掌微用力……吱嘎~

    门开,她抬脚迈出,“九刀,我不太容易交心,你与我历经过生死,度过过劫难,我拿你,当好兄弟。”

    谢九刀壮硕庞大的身躯,又是一顿,这才明悟,原来……这才是她改口“九刀”的缘由。

    粗矿的脸,厚实的嘴唇,忽地扬起笑……他想,他这些年,已经很少真心笑过。

    原只是因为京都城中那个人的原因,才千里迢迢跑来这个地方,答应那个人的事情,也只是因为,他谢九刀不喜欠人人情,何况这人情,大比命。

    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听从那女子的吩咐,虽然每一件事都尽善尽美地完成,但到底他这心里,是有着一丝不舒服的——被个女人支使,他谢九刀能够心甘情愿才怪。

    但此时此刻,谢九刀笑了……被个女子,还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当做“好兄弟”,哈哈。她总算没像那些人拿他当人奴,高高在上的践踏。

    谢九刀亦步亦趋,跟着连凤丫往闻府去。

    闻府的大门,为她开着。

    见着闻老太傅的时候,连凤丫笑了,仰首望去,双眸晶灿:“闻老太傅,我来接我的人回家了。”

    闻老太傅被她那句“我的人”逗乐,还真是稀奇的说法,但转念一想,她的爹娘她的兄弟她的孩子她的管家……还真都是“她的人”。

    “嗯。”上座的老者轻应了一声,老眸半眯着:“都解决了?”

    他能这么问,就是知道,连凤丫的麻烦解决了。

    但……

    “还没。”

    嗯?

    连凤丫不动声色说道:“此事解决了,麻烦还没有解决。”

    “嗯,是个麻烦,大麻烦。”

    闻老太傅这么说,座下的女子,接了话:“老太傅远见。”

    闻老太傅老眼中一丝诧异,他原是想着这女子并不明白他话外意,但听她回话……他又仔细看了看那座下女子,内敛、沉静。

    “那连小娘子可有打算?”

    这话问的……也就是进一步试探,看她是真懂还是假懂。

    “高筑墙,广积粮。”少女上显稚嫩的声音,缓缓响起。

    上座的老者,嘴角一阵抽搐……高筑墙、广积粮,下一句可就是“缓称王”了!

    “胆子不小!”

    女子抬起头:“高筑墙、广积粮、成栋梁、供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边说边朝着那远在千里之外的皇城叩拜。  上座老者陡然倒吸一口大气,望着面前女子那仍旧有些稚嫩的面容上,虔诚无比的神色……高筑墙、广积粮,下一句便是“缓称王”,她心知肚明却不说出口,她这是在说:高筑墙广积粮,隐忍攒够了实

    力,再与那“大麻烦”硬碰硬。

    又说“成栋梁,供吾皇”,便是表明,她忠心虔诚之意,不管她最终能够有多大建树,那一切,都是九五之尊的,也表明了她要把自己想方设法绑在这天下至尊的座驾上。

    野心……不小!

    “心意是好的,你要怎么付诸行动?”这是在问连凤丫:你想的很好,具体怎么做。

    连凤丫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衣摆,陡然一抬头:“授人以柄,示人以弱。”

    闻老太傅原本靠在太师椅上,听闻她回答八字之后,顿时从靠背上坐直,脊背挺得笔直,原本昏昏欲睡的眸子,刹那精光一闪,视线紧锁在那女子脸上,看了她半晌,许久,才又重新靠到太师椅上:

    “还算你看得清楚,没有被一时胜利,冲昏头脑。”

    连凤丫只是一笑……她明白,上面的老者,听懂她的意思。

    老太傅挥挥手,让管家把连家的人请过来。

    屋里熏着香薰,除了袅袅绕绕的白雾,一切都很精。

    突然的

    “听闻连小娘子不识字,怎么能够出口快语颇多?”

    连凤丫心口猛地一跳,头顶上那慑人的视线,她缓缓仰起头,冲着老太傅粲然一笑:“我有褚先生啊。”

    老太傅久久看她,眼底衡量评估,似乎想从那毫无破绽的笑容中,看出点什么来。但那笑容下,看不到一丝紧张惶恐和心虚。

    连凤丫的脸上,渐渐染上了红晕,羞赧地浑身都好像有虫子咬一样,渐渐局促起来:“那个……老太傅,你的眼睛太厉了,您这么看着我,我、我觉得。”说着说着却闭了嘴,只是神态更加局促。

    闻老太傅缓缓收回了视线,原本他还对这女子有所怀疑,但她现在这样举足无措,笑容也不再那么完美,倒反而打消掉了他心底的那丝狐疑。

    没有破绽,才是破绽。

    不多时,一排脚步声在走廊响起,越发静了。

    “凤丫!”万氏激动地抱了过来,连大山也红了眼,对闺女颇为想念,却不能如万氏这般抱过去。

    竹心蹭着连凤丫的腿,小手紧捉着她的衣袖,他比万氏和连大山要明白,这府外的凶险。

    他师父偶有提及他阿姐的事。

    他又没断腿,外面却说他断了腿要在闻府中休养,那日黄昏又把爹娘接来,那时,他就隐约明白,他阿姐的处境不好。

    何止不好,恐怕是很糟。

    不然怎么能够逼得他阿姐把家里的人都送来师父这里,还是用的移花接木的障眼法。

    “莫哭。”

    一只温暖的手,抚了抚他的头,这不说还好,一说……原本只是红了眼眶,这时,却叫眼眶被泪泡肿了。

    小人儿又把小手更拽紧了她阿姐的衣袖。把脑袋狠狠埋进他阿姐的腰间。

    闻老先生突然对一旁褚问说道:“褚先生大才,老夫欲推你入朝,你看如何?”

    “谢老太傅抬爱。

    褚问一介书生,年岁已大,微末才能,无甚野望,此一生,惟愿守着酒娘子身边,做个管家,此生足矣。”

    闻老先生一笑:“褚先生谦虚了,但既然褚先生心意已决,老夫便不强人所难。”话锋一转:“褚先生将连小娘子教导得十分之好。”

    褚问本能一愣……这话,怎么个意思?

    但他眼角余光扫到一旁的连凤丫,突然福至心灵道:“老太傅过奖了。”这便是间接承认了闻老太傅的那话。

    连凤丫眼观鼻鼻观心……闻枯荣果然谨慎,她还道打消他的疑心,没成想,竟然突然发难褚问。

    好在褚问跟随她时间已久,替她圆了谎,这才把这事情糊弄了过去。

    她一面觉得惊险,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凡是都要小心谨慎,不能大意一点,尤其是在这些不好糊弄的人面前。

    闻府管家送连凤丫一家出去,连凤丫走在最后,突然停住脚步,闻老太傅眼底露出不解。

    那女子站在那里,陡然一转身。

    手里的还抱着刚刚从婢女手中接过的孩子,肃然冲着闻老太傅,恭敬地躬下身子,虔诚感恩地一鞠:“大恩不言谢,连凤丫念您的恩情一辈子!”

    老太傅看着那女子,忽然咧开笑,如沐春风挥了挥手:“回去吧,回去吧。”

    他又看着那女子怀中的两个孩子,突然记起,这城中过往的传言:连小娘子有个娃娃,却不知,不是一个,是两个。

    她藏得好啊。

    女娃还好,男娃……闻老太傅拧着老眉半天。

    管家去而又回:“老爷您在想什么?”

    “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了眼管家:“送走了?”

    “送走了,用的是府中的车马。”

    闻老太傅又想起那个男娃,这可是当今的……长孙,那位的长子!

    但又平心而论,连家那个丫头,到底身份低贱了些,可堪得起那位的长子、当今的长孙之母?

    也不知,那位心中怎么打算的。

    只恐怕,那丫头将来……凶险重重!  遇到她这种情况,皇家历来的做法——存子去母!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天价片酬,我反手捧红路人 星河彼岸【文明的终局】 神奇宝贝之开局鲤鱼王 八个姐姐独宠我,全是扶弟狂魔! 都市修真之闲鱼想躺平 重生91:重生了,就别动刀了吧 过继之中年危机 都重生了,谁还和你纠缠不清 官场:我重写了人生剧本 钓鱼界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