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过一日

    淮安城中突然谣言四起。

    话不知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

    仿佛一夜之间,就涌动在了大街小巷,遍布东西南北中。

    安九爷早起心情好,逗着他的八哥儿,人语对鸟语,还颇有一番乐趣。

    可这好心情还没有维持许久,简竹楼晨起开门迎客,堂上便多了许多交头接耳。

    “你那是听谁说的?”

    一张桌上,两个文弱书生正对面而坐。

    另一人摇着纸扇:“城南李生,据他说,这话,可是酒娘子在淮安酒行说出。”

    安九爷听到了“酒娘子”的名儿,便放下了手中的鸟笼子,凑上去搭了话:“小先生在说什么?老似听到了连娘子的名儿。”

    那书生看了看安九爷,也是认识这简竹楼的主,有些受宠若惊:“是说酒娘子连大家的事儿。

    今日沐休,书院里都放了假。

    晨起推门上街,没走两步路,就听外面已经喧嚣一片。”

    安九爷好了奇:“都在说连娘子?说些什么?”

    “昨日晚,酒娘子宴请了淮安酒行的同行,宴席上,不知被哪位好事者激了两句不好听的话,酒娘子便在酒行的宴席上,当众宣称,她连氏酒酿,天下第一。

    连娘子固然有厉害之处,可这话……您老说说,这不是太托大了吗?”

    到底是书生,却比寻常老百姓明白许多。

    安九爷闻言,脸色变了又变,还是按下胸腔的气愤,又与书生兜了几句话,匆匆离开了简竹楼。

    他是气急败坏,火冒三丈,往百桥胡同去,张二鱼见着他怒气冲冲地出门,赶紧追上去:“九爷您干什么去?”

    安九爷猛地一回头,咆哮一声:“我干什么去,你管得着?”

    张二鱼被吼得一愣一愣,见安九爷面目不善,他吞了口口水:“诶,九爷,您走好。”转身就往简竹楼里走。

    这是怎么个回事儿啊?

    心里琢磨着不明白。

    ……

    连家院门遭了秧。

    哐哐哐!

    重重的砸门声,可见这敲门的人,不惜力。

    褚先生本在院子中的石桌上,清点本月家中用度,被这突如其来的砸门声,砸得手一抖,手中笔落了地。

    往院门扭头一看,这谁啊,大清早的。

    满心不如意拉开了门,原是想讽两句,一开门,门外立着安九爷,铁青着脸的安九爷,顾不上褚先生,“连凤丫,你给老夫出来。”

    褚问满头雾水地看着他直入后院。

    刚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想要阻一阻,都快追到连凤丫的卧房门前了,褚问一边心里咒骂安九这厮太不讲规矩,女子闺房也是可以随意找来的,一边伸手就去拦:“别……”

    话未说完。

    吱嘎~

    “安九爷兴师问罪来了?”门开,门中笔挺地立着一女子,素淡着面容,淡淡望着石阶下的两个岁数加在一起过百的老者。

    安九爷一抬头,便对上女子那双眼,清澈无比。

    便叹了口气:“你既知道,为何那样做?”他问的是她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那样托大无脑的话。

    连凤丫没答话,只看向一旁褚问:“劳烦褚先生泡上一壶清茶,送去堂屋。”

    随后目光落在刚刚赶来的连大山和万氏身上。看他俩一脸担忧,连凤丫岂会不知,这二人定是被安九爷火急火燎直闯而入给惊扰到了。

    只按耐住性子,冲她爹娘一笑:“爹,娘,没事。安九爷爱之深责之切。”

    连大山和万氏是不了解事情始末,但听闺女这么说,向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只点点头:“你和安九爷慢慢聊,”万氏又跟安九爷说:“安九爷,您是我家大恩人,晌午一定留下用个饭再走不迟。”

    安九爷便是有再多怒意,也被这左一句的“爱之深责之切”右一句的“你是我家大恩人”,给拨得去了几分火气。

    连家的堂屋里。

    安九爷取了茶盏,静看对面女子。

    人若忽然胜了不可能胜的人,得了本得不到的,人会怎么样?

    ——张狂的不知天高地厚!

    安九爷一直都是明白的,他一双老眼无半分笑意地落在了连凤丫的脸上……只是,他晓得的道理,这女子,不明白。

    倒也不指望她真能够明白那样的道理。

    安九爷一脸的平易近人,“接下去,酒娘子可有打算?”说了那样张狂的话,总是要负责任的。

    他边说,边举起茶盏送到了嘴边,一双利眸,藏在了朦朦胧胧的袅袅水汽中,静静地观察着对面的女子。

    连凤丫只是半眯着眼眸,只当没察觉安九爷那双锐利的眼,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恐怕还要劳烦九爷陪着小女子再做一场戏。”

    安九爷老眉微微半挑,打量了那女子半晌,忽而唇角一扬:“酒娘子说说看。”是既不应下也不回绝。

    他倒要看看,她如今张狂不知所谓到了何种境地!

    “我欲对外宣称,连氏酒酿,天下无双。”

    果然!这话是她亲口说出的!

    原还想着,这是有人使坏造谣!

    安九爷敛下了眉……这女子,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他心里那样想着,声音便冷淡了下去。

    到底也还是个半大不知事的黄毛丫头,赢不起的乡野女子。

    “我欲对外宣称,连氏酒酿,天下无双。”

    连凤丫微微抬了眼皮,淡淡一眼觑了安九爷,半点不惧安九爷的冷淡态度。

    “区区一个你?”

    安九爷冷笑起来。

    “区区一个我。”她还是那淡淡模样道。

    “你可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老者淡语,不无讽刺。

    连凤丫垂着眸,瞳子里闪过了然……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这是在讽刺她“不知天高地厚”。  呵……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