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凤丫袖子掩面,肩膀耸动……果然这种“他还是个孩子”“年纪还小”的理论,果然是走遍天下,跨越时空,横扫地域,走哪儿哪儿都管用啊。

    再有就是,她给出了实打实的实惠。虽说她那句张狂的话,真正得罪的是天下酿酒的世家,压根儿就跟老百姓们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

    但……

    是天下百姓多,还是酿酒的人家多?

    连凤丫深知人性的尿性。

    舆论可控,时势可掌。

    一个百姓说“她没错,她年纪小”没有用,一百个说“她没错,她年纪小”也没有用,但江浙地区多少家惠民酒坊?多少个百姓?

    他们都说“她没错,她年纪小”,那她就是没错!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而她与天下百姓,又没有利益冲突。她还给他们实惠,她还真正把酸甜苦辣咸五味中的最为奢侈的“甜味”,带到了普通百姓人家,即使是以果酒甜酿的方式。

    但她,做到了。

    她与那些酿酒世家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些世家自以为高高在上,区别于百姓。她所做,全然相反。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与所谓世家针尖对麦芒?

    百姓们都说她没错,她只是年纪小。天下酿酒世家还能够说她错了吗?

    至于自毁名声……她苦笑,如今弱小,只能以这种方式求存。

    不自毁名声,怎么能够让张潼那老狐狸把针对的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一个张潼就够呛,谁知暗地里,还有谁在暗中窥伺?

    她又凄凄切切的哭了起来,这次喊冤:

    “安九爷,小女子自认张狂自大了,可小女子有句话,必须要说。

    那日淮安酒行夜宴上头,宋老爷问小女子,前有苏白,后有樊兰慕家,出苏州府,还有更多酿酒为生的人家,宋老爷问小女子,如何看待自家的酒酿。

    小女子当时说的是。

    连氏酒酿,天下无双。

    怎么就不知道,这话后来就传成了“连氏酒酿,天下第一”,竟然还传到了淮安城外。小女子有苦说不出。”

    “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有人叫道:“这‘天下无双’和‘天下第一’,就差两个字,意思可就不大相同了。

    虽然‘天下无双’的评价也够狂妄,但到底,人家酒娘子连大家说的不是‘天下第一’,要是‘天下第一’那就不只是狂妄,那是不知分错。”

    安九爷身旁的老者,适时出来做和事老:“安老板你瞧瞧,小丫头虽然不知世事,有些自傲自满了,但这事情,看起来古怪,她也是着了别人的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安九爷虎着脸问门外女子。

    “小女子纵然有天大胆子,也不敢骗安九爷啊。”

    安九爷眼睛一厉:“就算这件事有原委,但你还是做错了。

    要老夫看,想要老夫跟你连家还做生意的话。

    以后连娘子只管在家中酿酒,至于其他事情,老夫只与连娘子家当家的接洽。淮安酒行,连娘子也不要再去。”

    安九爷抿着嘴唇,又转头对身后的掌柜吩咐:“以后连家的生意,全部都与连大山相谈。”

    话到此,众人也就明白了,这是要连凤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要再管外面事情。

    众人就看到连娘子擦着眼泪道谢,却藏不住满脸的委屈不甘。

    事已至此,甭管苏州府四大家族准备怎么做。

    不过数日不到,淮安城关于酒娘子连大家的风向就变了。

    提及连家的小娘子,众人都说:左不过还是个十几来岁的丫头,做错事情,说错话情有可原,至于酒娘子连大家嘛……厉害的不是连家的丫头,真正厉害的是简竹楼的安九爷呀。

    但,这些话,是老百姓们说的想的。

    至于像是苏州府的白家,樊家,兰家,慕家,如淮安城的张家,却是闻言冷笑:厉害的是简竹楼的安九爷不错。

    但也已经在他们心中刻画出了连凤丫是一个张狂无知无畏的粗俗村姑的模样。

    也就是后世的暴发户。张潼那天是掩身在人群中,亲眼看到那清瘦的女子,眼中的委屈和不甘……这就更证明了,这女子生来性子里的狂妄无知自大……嗯,那日在连家院子里的事情,不过是安九那厮,借着这臭丫头,虚晃一招

    ,替他自己遮掩的把戏借口罢了。

    张潼心中了然,释怀一笑,这一笑,就好像……哦,一个粗俗不堪无知自大的村姑,一只手指就可以碾死。

    无所谓。

    而苏州府四家酿酒世家,虽也是轻视那村姑,却总觉得有一种十分憋屈的感觉,分明是他们被冒犯了,结果在他们准备找回面子的时候,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

    面子自然也回来了,可居然是以那么一种方式回来的。

    张三找李四,我打死你。

    李四伸出拳头,你来,我先弄死你。

    张三说,对不起对不起,这话不是挑衅你,是对隔壁老王说的,我哪儿知道隔壁老王那瘪犊子添油加醋弄流言蜚语在你面前煽风点火,但是我错了就是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啊。

    李四说,道歉要有道歉的样子,你得赔偿。

    张三手一摊,没问题啊,我惠民酒坊每个分店每天三缸子果酒,免费招待老百姓啊。

    李四吐血,你得罪我了,你去招待什么老百姓啊?

    结果就是,数量多到爆的老百姓翘着大拇指,各个都说张三是好人。

    “去他娘的!”白家二公子白慕,一日午睡之后,想通了原委,从榻上跳了起来,一拳头砸在了八仙桌上:“真他娘的憋屈!”

    ……

    藏幽谷绝美非常的男子,赤着白皙的双脚,泡在温泉水中,清澈的水没过了精致的脚踝,笑着听完近卫的陈述,他只当听笑话一般听完,那女人的事情,再有趣,左不过就是他慰藉无趣生活的佐料,听一听,笑

    一笑,便罢。

    倒是另一个人,那人儿……

    他面前浮现佳人清冷赛霜的容颜,带着几分看玩意儿逗乐的笑容渐渐敛去,绝美的容颜,只剩下满面的温柔,眼中露出回忆,温柔的似能够滴出水来。

    “爷,您该入石洞闭关了。”

    陆不平提醒着。

    京都城

    东宫

    男人黑衫只余冷意沉沉,陆平偷看一眼桌上书信。

    眉心一皱……又是她!

    再看桌案前端坐的主子,已然轻靠椅背,闭目休养。

    不禁胆子大些,把那桌案上摊开放的书信,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看个遍。

    越看,眼中轻视越浓。

    怎不知主子爷,怎么就……

    他光想着。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你觉得她做的不好?”

    何止不好!……陆平眼中愤愤:“张狂自大,无知无畏惹是非;没脸没皮,抛头露脸服软认怂求饶。”哪里只是“不好”!

    简直是!

    身旁突然一冷,陆平就看到,他家主子爷,修长的指尖抚过桌案上的来信,轻捻着来信,压好,起身往巴宝阁去,一只通体幽黑的匣子打开,手上那封来信,与盒子里本就有的,安静地躺在一起。

    盒盖无声关起,匣子又落回原处,巴宝阁里不起眼的角落。

    “她很好。”清冷的嗓音,浅淡的响起,不高不低的声音,听得陆平却是心中一紧,但却是不服……她哪里好!

    他敢对那村姑无礼,却不敢在主子爷面前放肆,心里堵得慌,又气又急,却不敢说出口,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殿下,”陆平猛一抬头:“沈小姐明日要远游。”

    俊美男子脚下步伐顿了一下,磁沉的声音淡淡开口:

    “你自去沈府,送白玉膏一瓶。”

    白玉膏,宫中御用的止血祛疤养颜的御用药,即使宫中,也并非随便谁人都能够用,前些日子,安妃自持得到圣上恩宠,想要求得一瓶白玉膏,也没得到。

    陆平埋着头道:“是!”垂下的脑袋,眼中惊喜……如沈小姐这样的,才能够堪配他家的殿下!

    陆平领命而去,大殿静的人心惊。

    男子站在窗前,背手而立,遥望不知名出,背在身后的手,却越握越紧,冷眼中,一丝复杂。

    “她很好。”大殿里,低沉的声音轻起……但,不够好。东宫之位,太子妃的人选,将来的国母……男子冷峻的容颜,倏然一紧,那双寒尘一般的双眼,陡然闭上!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和26岁美女房客 穿越之锦书难托 霍小姐是个蜜罐子精 撩妻成瘾:叶少太凶猛 长女复难为 史上最强农民 我在渔岛的悠闲生活 苏少狂宠妻:夫人快到碗里来 一试成婚,总裁太腹黑 雨琦商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