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辆马车,晃悠悠行驶在山路上,周围寂静,人烟稀少。

    赶车的车把式,一阵“吁~”声,阻住了棕马,马车停在了一颗古树旁,沉默的车把式,跳下了车板子,手中拴马的缰绳,系在了树干上,“大娘子歇着,附近有清泉,我去取些干净的水来。”

    马车车厢的帘子突然“哗啦”一声,掀了开来。

    露出里面一张极致平凡的一张脸,此刻这脸上两道清眸却清亮冷冽:

    “你是觉得我丢人?”

    突如其来这一问,却让一直寡言的车把式,壮硕身躯震了下。

    壮汉脸上,几分憋屈,几分肃然。

    车厢里的人见状,心中已然了然,冷笑一声:

    “谢九刀,我知你是真有本事的人,我不问你来历,想来你这样的人,即便被打为人奴,心气也高傲。

    我虽急着用人。

    却不敢用着不阴不阳的人!”

    赶车的车把式,正是谢九刀无疑。

    “大娘子慎言!”谢九刀铁青着脸,冲车厢里的人喝道:

    “丢人不丢人,大娘子自己觉得?”

    他是看不惯那日她站在简竹楼外,如个娘们儿似的哭诉哀泣。

    前一刻还与他说:九刀啊,你来与我把那围墙建高扩厚,可好。

    下一刻,却在安九爷的门下,低贱像个乞丐。

    怎么着?

    耍人玩儿呢!

    谢九刀一通吼,着实不客气。

    也没顾上他所面对的是他的雇主,只他心里那股子气闷,全朝着车厢里的那女子发泄出来。

    顿觉,胸口那股闷气散去,浑身舒坦了几分。

    他这说出来了,那边连凤丫却反而怒气散去。

    她把谢九刀,当做自己人,不怕自己人有意见,怕的是有意见全藏着掖着,什么都不说出来,她又看向愤怒的谢九刀,点点头:“你有意见,有不满,说出来就好。”

    她又说:

    “我手边不留不阴不阳的人,论你再大的本事,我也不用。”

    谢九刀被她如此理所当然的态度,气笑了。

    怒极反笑:“大娘子教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我是粗人,说不过你。”

    他还和个娘们儿争论起来了。

    连凤丫倒是不急,慢吞吞地拿起身边的葫芦,拔开盖子,喝了一口,又把盖子盖上,手中装水的葫芦,往谢九刀怀中一掷:

    “去,打些泉水来。

    记住,要烧热的。”

    嗬!

    好家伙!

    还敢要求这要求那?

    谢九刀额头上青筋蹦跳,怒目相视。

    后者浅淡的眉毛微微一挑,漫不经心地讽刺:

    “说要打水的不是你吗?去啊,愣着做什么?”老大不客气。

    谢九刀庞大的身躯,微微抖动,死死抓着那葫芦,手背上青筋蠕动。

    一双牛眼要能够喷出火来,眼看这火快烧起来,谢九刀狠狠转身,牙缝里硬邦邦蹦出一个字:

    “好!”

    车厢里,连凤丫目送谢九刀越去越远的背影。

    他若是走,她确实留不住。

    他若是忍得住这番挑衅回了来,这人,她就敢留着用。

    又看了看天色,天光大好。

    她下了马车,往老林去,原是想要碰碰运气,能不能摘些野果子,尝鲜也好,果腹也罢。

    一只锦鸡在草丛里扑棱而过。

    她眼中精光一闪,手往怀中一摸,一只自制的小弹弓,随手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儿,往牛筋制的弹带上一搭……

    嗖——

    流光似箭!

    扑哧——

    一阵清脆的鸡鸣声,几分急促凄厉。

    闻听鸡叫,连凤丫眼中亮光一闪,飞快朝那处追去。

    一只彩色羽翼的锦鸡,不能动弹地歪在草丛里。

    她眼中一喜,今天加餐。

    飞快跑过去——

    砰——

    “哎呦~”

    一声男音响起。

    连凤丫定睛看去,饶是见过巫倾歌那样的妖孽,此刻她眼中也片刻的惊艳。

    “我的锦鸡!”那人先惊呼了起来。

    “你的锦鸡?”连凤丫挑着眉,看那人一脸心疼地抱起已经气绝的锦鸡。

    “我的锦鸡!”

    那人猛地扭头,一脸控诉地瞪着她瞧。

    连凤丫又扫了一眼那人小心翼翼抱在怀中的锦鸡,眼中几分狐疑,又落在那人俊美异常的脸上:

    “多少钱?”好半天,只能够无奈地开口问。

    她是有心要赔偿,虽然她是很怀疑,这锦鸡当真是这突然冒出来的人的。

    但,她看着已经死得透透的那只锦鸡……死无对证啊。

    岂知那人原本还抱着怀中锦鸡,一脸伤心欲绝,听她提及赔偿,又猛地一扭头,他就坐在地上,怀中抱着死透的锦鸡,一扭头瞪她:

    “俗气!”

    “……”

    她无言,那人又开始悲怜地望着他怀中的锦鸡伤心难过,有那么片刻,连凤丫觉得,他怀中抱着的不是一只鸡,是他这辈子的爱人!

    “你想要怎么样?”死都死了,又不要银钱,那想怎么样?

    “锦儿与我形影不离。”那人抱着锦鸡,眉宇里都是伤心。

    “锦儿是谁?”

    “你杀死了我的锦儿,你这凶手还有脸问我锦儿是谁!”那人怒目相视。

    “……”她还能够怎么说,默默地看着那只呜呼归天的鸡,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它还有名字啊。”

    锦儿?一只鸡?

    不是她疯了,就是遇到了疯子。

    她没耐心再跟个疯子纠缠不清。

    毫不迟疑地转身,毫不犹豫地抬脚就走。

    “慢着!”

    身后一阵喝止,突然一阵冷意袭来。

    连凤丫背脊一阵寒凉,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

    叹息一声,还是转身:“公子想好了?要多少赔偿?”

    谁叫她杀死了他的“锦儿”?

    “锦儿与我形影不离,这一路上孤寂,幸好有锦儿一路陪伴我左右,这才在枯燥的路途上,多了几分乐趣。

    如今,你把我的锦儿杀死了,我没有同伴,陪我一路行路,这一路的枯燥,该怎么办?

    你自己说。”

    连凤丫更觉得无语……他确定,他所说的不是佳人陪伴一路解闷?

    “那你要怎么办?公子直说好了。能办的一定办,算小女子的赔偿。”

    那人闻言,低头沉思起来,忽而抬头:“有了。”

    连凤丫竖耳听着。

    “我这一路,要往北去,既然你把我的锦儿杀了,我没有同伴同行了,我看姑娘的马车,像是要远行?那就与我同行吧。”

    连凤丫听着,面上毫无波动,只轻声问:“公子要往哪儿去?也要有个目的地吧。”

    “不远,冀北。”

    连凤丫垂眸……冀北啊。

    倒是还真的与她所行路线,有些相似。

    她眼中多了一份狐疑。

    下一刻

    “哦对了,还没有来得及问,姑娘往哪儿去?”

    她眸光闪了闪。

    笑得温和:

    “泰山。”

    “哎呀,方向倒是相同,倒是姑娘只能陪我一段路途。”那人一脸可惜:“剩下的路途,小生又得长路漫漫的枯燥了。”

    她淡笑:“没事,到时若是有集市,我再送公子一只锦鸡就是。”心中却冷笑,何时她应诺这人,要与他同行了?

    倒是自作主张了他。

    “唉,也只能够如此了。”

    连凤丫眼角余光扫到那只死去的锦鸡,伸手拿过:“既然你的锦儿死都死了,总得死得其所,对吗?”

    “嗯?”

    看那人不解的目光。

    连凤丫勾唇浅笑:“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

    她把那只死了的锦鸡抓在手上:

    “既然你的锦儿死都死了,就不能够白死。总要死得有它的价值。”

    一边说着,一边抓着他的“锦儿”,往河边去猝不及防,掏刀一刀子搁下“锦儿”的头颅,放血。

    “呀!我的锦儿!”

    那人惊呼,一脸“你是凶手,残暴不仁”的瞪着连凤丫。连凤丫伸出一只手指,置于唇边:“嘘~”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 直播:暴打东北虎,这叫小萝莉? 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都市魔道第一公子 偷香 娇妻别逃!boss非你不可! 不反着来就得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