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让你的‘锦儿’好好的去吧,不要再有什么牵挂。”

    嘴里说着,手上动作落。

    放血、拔毛、清洗。

    车厢里的袋子里,掏出来随行的佐料。

    盐粒、八角粉末,一并均匀的涂抹上。

    “你杀了我的锦儿,你还要吃我的锦儿?”那人惊呼,震惊无比地盯着连凤丫。

    女子手脚利落地处理好一切,裹上大片叶,糊上泥巴,挖个坑,捡上柴火,又从车厢里拿出火引子,起了火。

    这一切,就在那人步步紧逼的目光下,她悠然地做完一切,河边洗了手,掏出帕子,细细擦干每个手指。

    那人“呼哧呼哧”的气哼哼。

    不多时,一阵悉率声,“大娘子。”

    谢九刀警惕地看着连凤丫身边多出来的那个人。

    “他是?”

    听到熟悉的声音,背对着谢九刀的女子,嘴角扬起轻快的笑容,悠然笑着转身,半挑着眉一脸戏谑地问:“水烧熟了吗?”

    谢九刀拿在手中的那只葫芦,突然的一紧,牛眼又要喷火。

    深呼吸,狠狠吐出一口浊气,才虎着一张脸,把手中葫芦往连凤丫身前一送:

    “熟了。大娘子的水。”

    说是递给连凤丫,根本就是不管不顾,往连凤丫手里重重一塞。

    连凤丫也不在意,转身去扒拉那埋在坑里的“锦儿”。

    封层的泥土撬开,一阵异样的鲜味,散了开来。

    她也不管不顾,席地而坐,撕拉开一只鸡腿,看也不看,往谢九刀那方向丢去:“吃饱了才能替我干活儿。”

    谢九刀闻言,想要恼怒,但那抛物线抛来,下意识伸手一抓,顿时所有的怒气,都被手中香气扑鼻的鲜味,挡住了。

    他决定,有气也不能饿肚子。

    回头再和那娘们儿置气!

    连凤丫撕了另一只鸡腿,慢条斯理吃起来,她身边突然挨近了一个人:“姑娘,饿……”

    连凤丫扭头,似笑非笑看着那人:

    “这可是你的‘锦儿’。”她扬扬手中鸡腿。

    “锦儿在天之灵,若是知道它死后还能够为主效忠,一定欣慰不已。”

    一脸凛然正义,不可冒犯。

    连凤丫都有些晃神,眨眨眼,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再回神的时候,手中就空了,而身边那人手里拿着的正是她刚刚手中的鸡腿,他朝鸡腿,一脸正经地祷告:

    “锦儿,你死得其所!”

    话落,举起鸡腿,吃了起来。

    “……”那是我咬过一口的!

    这话,却却不能够说出来。

    看那人细细品着他的“锦儿”,连凤丫好几次想要伸手打掉他手中已经快残渣的鸡腿。

    “这是什么?”那人吃完,意犹未尽:“真好吃。”

    “你的‘锦儿’。”连凤丫咬牙切齿。

    “额,小生是说,这做法真新奇。你往锦儿身上涂抹的是什么?”

    “一些香料而已。”她却不准备说的更清楚明白。含糊而后。

    “大娘子,不早了,该启程了。”谢九刀一直警惕多出来的那个人。

    连凤丫指指她身边的人:“这人、这人……得跟我们一路,我们去泰山,他去冀北。我们需捎带他一程。”

    谢九刀粗中有细,他们根本不是去泰山,大娘子却故意跟他说,他们去泰山,这是在防着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谢九刀没再多言,点点头,抓住缰绳,往车板子上一坐,才对这面容俊美的男人淡淡说了句:

    “大娘子是女子,只能劳烦这位公子屈就,与在下坐在车厢外了。”

    忽而又问:“公子怎么称呼?”

    那人俊美的面庞,漾起斯文的笑:

    “袁云凉。兄长称小生云凉就好。”袁云凉不在意地坐上车板子:“这位兄长,该怎么称呼?”

    “姓谢,三水酒。”

    “原来是谢酒大哥。”

    车漫漫其修远,路迢迢不知处。

    小镇就在眼前

    “大娘子,前方就是琪罗镇,进了琪罗镇,就出淮安道地界了。”

    “进城,找家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北上。”

    是夜

    谢九刀深夜来到连凤丫的住房前,敲门三下,门从里面开了。

    门开门关,眨眼功夫。

    “大娘子为何捎带那姓袁的,袁云凉来路不明。”

    “我一妇道人家,他能够图我什么?”简易桌前,女子淡笑:“随他去。”

    “袁云凉自称书生,但无论长相气度,绝不只是一个清减的书生能够有的。”

    “他有什么没什么,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藏着身份。与我无关。

    行走在外,藏着身份也不奇怪。

    九刀你不也告诉他,你叫谢酒吗?”

    她好歹有自知之明,也就是在淮安城里有些声名,出了淮安地界,谁又认识她区区一个妇道人家?

    总不能那袁云凉那样骨子里就不简单的人,是为她而来吧?

    左不过就是那袁云凉顶多觉得有趣,临时改了主意,拿她恶作剧一般取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九刀,这一点我知晓。

    袁云凉什么来意,咱们不去关心。

    平时的时候,多加警惕着就是。”

    她没时间管这突然冒出来的袁云凉,总不能够,随便冒出来一个人,就是要害她连凤丫的吧。

    她,连凤丫,总不能够这么倒霉吧?

    这样想着,她心中也是轻笑起来,

    是啦,她总不能够这么倒霉吧?

    哪有那么倒霉的人?是个人靠近就是要害她,就是要图谋不轨。自己又不是太阳,都围着它转。

    谢九刀见她心中明白,也不多说,从怀中掏出来十几张纸。

    “这是大娘子吩咐的。”他就不晓得,这娘们儿被安九爷明里暗里地暗示不要再出门抛头露脸,他们第二天就悄无声息地出了淮安城。

    说是要往陇右去。

    既然要往陇右去,那就应该以最短的距离最短的时间,赶往陇右才对。

    偏偏这娘们儿不知在想什么,让他载着她,赶着马车,先把淮安道地界绕了个遍。

    还叫他把经过的地方,绘制出路线来。

    连凤丫瞥了一眼桌上摊开的纸,眉一挑:“这是什么?”

    谢九刀太阳穴突突地跳,捏紧了拳头:“大娘子忘记了?您要的‘详细的’路线图!”

    那“详细的”三个字,愣是咬牙切齿咬了重音。

    “这也叫‘详细的路线图’?”

    满眼的不屑。

    谢九刀被她轻视的态度,气得差点儿想要转身就走,但一想到京都城里那人的救命之恩,他捏着拳头,不断告竭自己:得忍!

    那可是救命之恩!

    他谢九刀不是欠人不还的人!

    隐忍着,谢九刀耐着性子道:“这就是按照大娘子的吩咐做的,每一条河流,地界线,道界限,山脉,丛林,村镇,护城河,一个不少!”

    谢九刀不蠢,非但不蠢,还很敏锐。

    他说着“地界线,道界限,山脉,丛林,村镇,护城河”等等的时候,眼中精光闪烁……他没有问出口的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要这些详细的路线图做什么?

    与其说是路线图,不如说是详细的地形图。

    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需要的。

    连凤丫怎么看不出谢九刀心中的狐疑。

    她垂眸,还不到解释的时候。

    只拿起桌上的羊毫笔,“咔擦”一声掰断,就用掰断的笔杆子,占着黑墨,拉起来一张纸,选了谢九刀送来的地形图,照着画。

    谢九刀不明所以,静静地看着。

    看着看着,眉眼中震惊居多。

    “这、这!”

    连凤丫画的是后世的地图,地界线,省界线,国界线,山脉,走势,河流,山林,城镇,护城河,都用固定的符号标准。这些符号,形象又简易。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只想安静当农女 都市之修仙归来 万亿富婆爱上我 桃源小医农 那些年混迹的我们 从扑街到文娱大亨 boss凶猛,娇妻宠入怀 娘娘又拿小金人儿了 农门福后 郡主之步步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