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地形图用黑墨,遇到界限,河流,山林,城镇,等等的,需要符号标注的,都用朱砂绘制。

    她画完一副,特意在一旁,用朱砂绘制出后世地图绘制的那些符号,一个一个标注出来。甚至连国界线,也标注了出来。

    “九刀,”她把断笔往桌上一扣,纸张往前头一推:“以后就按照这个规格画。”

    谢九刀已经震惊得呆在原地。

    牛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画出来的地形图看。

    他武人出生,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张地形图的价值!

    如果,将这种简洁清晰的地形图绘制,用在军中军用地图上……谢九刀眼皮突突地跳!

    他猛然想到什么,倏然扭头,厉眸刀刃一样,盯着身旁女子身上看,她画这个做什么!

    她怎么想到这种方法!

    她到底要做什么!

    一个一个问题,冒上心头。

    白天谢九刀眼中的防备是对着袁云凉,现在谢九刀眼中的提防却是针对连凤丫!

    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京都里的那个人,知不知道!

    那提防尖锐的视线,连凤丫想忽视都难,叹息一声,摊开手:

    “九刀,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这无奈的一声,谢九刀身子一颤,却没做解释。

    连凤丫眨眨眼:

    “我虽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国富,才能够民安,国强,才能够民富。

    我无事的时候,喜欢瞎琢磨,这你知道。

    那天没事的时候,看邻里的孩子玩儿游戏,是叫做跳房子。

    你知道跳房子怎么玩儿?”

    谢九刀撇撇嘴,小孩子的把戏,他怎么知道?

    “地上画个房子,一格一格,丢个石子儿,丢哪儿跳哪儿。”她也没知道谢九刀这个大老粗知道小孩子的小游戏,反正她也是胡诌的。

    “我这看着地上画的房子,脑子里突然就有了想法。我在闻老太傅府上,看到过一副地形图,总觉得那样的地形图太含糊,不明朗。

    我看着就觉得眼花缭乱,看花了眼。

    闻老太傅府中的地形图是那样的,那怎么行?

    绘起来复杂费工夫,用起来还麻烦不方便。

    也就起了这样的心思,看看能不能用我想的办法,绘制地形图。”

    她手一摊:“此事要是可行,等从陇右回到淮安,我立即去闻府,求见老太傅。

    但九刀你要知道,我不能够空口白牙,就跟老太傅说,我要为国为民。

    我总要拿出理论证据来,证明我这方法,确实可行好用。”

    她这样解释,谢九刀眼中的厉色渐渐散去:“做这个,对你没好处。”

    但还是不放心,故意试探地说道。

    地形图怎么绘制,费不费功夫,好不好用,这和这女子没有任何关系,更不会有任何利益。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

    国富民强,国泰民安。

    我是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但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其他且不说,就拿一个家而言。

    从前我们大房在连家老宅,过的那个日子,叫做一个憋屈,处处忍让,还要处处被欺。

    而今,总算不用再看连家老宅其他人的脸色过日子。

    我家富了,家里的每个人日子才过得舒坦了。

    理儿不都是一样的吗?”

    谢九刀闻言,一滞,他看着女子平凡的容颜,心中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钦佩,总算能够明白,京都里的那个人,对待这寻常女子,有那么一分不同。

    “安九爷那里,你为何……”

    他还是不愿意接受那日简竹楼外看到她,如乞丐一样卑贱。

    一个卑贱如蝼蚁,一个为国为民,分明都是同一个人,却那样违和!

    岂知,这女子却突然笑着说:

    “九刀你都信以为真,那些人就更信以为真。

    张潼狡诈如虎,我能够骗得了他一时,就骗他一时。

    安九爷不可能事事都能够顾全到我。

    示弱能够麻痹张潼那样的人的话,那就示弱。”

    她虽在笑,眼中却冷了下去:

    “示弱,是因为真的弱。我难道高喊着结义大无畏地送死?”

    想得美!

    那是“正人君子”的结义之流才做的事情!

    她可不要名存千古!

    谢九刀福至心灵,似突然点拨清醒。

    他不是不懂这些,是没有想到,多少重臣权臣都想不通透,即使想通透了,也不愿去委曲求全的事情,区区一个山野女子却能够毫不犹豫地去做。

    如韩信之流,胯下之辱,知道道理的人不少,真的能够效仿做到的,世上又有几个?

    隐隐的,谢九刀觉得,也许,某一天,这女子当初曾信誓旦旦承诺过他的——谢九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拆开额头上的绑布,顶着青花奴印,也不在人前,低人一等。

    也许,某一天,真的会有这一天。

    隐隐的,谢九刀对这面前面庞平静的女子,心中起了一层无关男女性别的敬佩。

    谢九刀转身出去,屋里陷入了黑暗。

    谢九刀就住在连凤丫的隔壁,他的房间,灯火亮起。

    他的隔壁,房门无声开启,房中走出一人,俊美无涛,嘴角缓缓上扬,竟溢出丝丝邪魅。

    谢九刀的功夫不浅,他心知无法在谢九刀的眼皮子底下偷听,不敢轻易靠近,唯恐被察觉。

    只是隔壁两间客房的动静虽小,却也还是进了他的眼。

    袁云凉看了一眼,已经陷入黑暗的了连凤丫的客房,深邃的眸光,又扫到谢九刀灯火长亮的客房。

    修长指尖抚过垂落下的黑丝,挽起拢了拢,房门,无声阖上。

    这对主不主,仆不仆的,有意思了。

    谢酒?

    杀人者谢九刀!

    如谢九刀那样的狂人,竟给一个女子做马夫?

    ……

    翌日

    连凤丫叫谢九刀去添购一些物品,以防路上所需。

    干饼,蜜饯都是不可少。

    启程时候,袁云凉睡眼惺忪地坐在车板子上,上身靠在连凤丫的马车车厢边。

    “袁兄弟没有睡好?”谢九刀淡问。

    “嗯,睡不惯那床。”一边说着,一边腼腆地笑:“叫谢大哥笑话了。”

    “出门在外,不足为怪。”

    谢九刀一直有一个问题,埋在心口,他昨日没有问出,今天就在脑子里盘旋。

    那女子说要去陇右。

    他实在想不明白,她要去陇右做什么。

    晃了晃脑袋,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车马出了琪罗镇,往前是山道。

    人烟稀少起来。

    本天色极好,走到半道上,突然狂风大作,一场秋雨砸了下来。

    眼见这雨势越来越大,还没有个停歇。

    谢九刀脸色不太好。

    “停车。”车厢里,女子清淡的声音淡淡响起:“你们进来车厢躲躲雨。”

    再如何结实的汉子,这么淋雨下去,也未必就没有个伤风感冒。

    这里可没有阿司匹林,弄不好就是一条人命。

    谢九刀刚要反驳,那车厢原本就不算太宽敞,要是再挤进去两个人,那就显得拥簇了。

    还是两个大男人!

    他还没来得及反驳,“刷拉”一下,厚重的车帘被掀开,一只纤细手掌,抓着车帘,看着车板子上的谢九刀,淡淡命令:

    “进来。”

    她声音不高不矮,莫名竟有种不容违背的意味。

    谢九刀眼中闪烁。

    “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你要是淋病了,耽搁了我的事,我才真的会生你的气。”

    谢九刀牙一咬,把马车停在林子里,硬着头皮进车厢躲雨。

    袁云凉摸摸鼻子……谢九刀不能够淋雨,他袁云凉就没事?

    他也不管有没有邀请,讪笑地自顾自跟着谢九刀进了车厢。

    一进车厢,顿时原本还算宽敞的车厢,局促拥挤起来。

    那女人正清澈的眼睛,静静落在他身上。  袁云凉摸着鼻子,一脸无辜:“小生身体孱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至尊大明星: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大佬挂了,我继位!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 70年代医生下海 灵能苏醒 一天一个补偿包,反手打爆商业圈 重生:1977 穿越大宁之千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