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一些事情,糊涂着的时候不去想,事后,却不会遗漏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谢九刀收拾着包裹,又从大都燕都城里购置了厚实的衣服。

    吃食自然也少不了。

    “凤年”两个字,似乎也再也没有从大娘子的嘴里听到过了。

    谢九刀笑着对连凤丫说:“大娘子,别是梦里的人。”

    那女子只是举着筷子,一口一口吃着阳春面,“是,是,梦里的人。”

    说的寡然无味,吃得却津津有味。

    谢九刀耐不住了:“还敢吃阳春面呐。”吃什么不好呀。

    连凤丫轻笑了下,侧首扬眉,反问谢九刀:“我为什么不敢吃?”

    “这……”这还用说吗。

    可看那桌旁女子毫不避讳的吃着阳春面,谢九刀心里说不出的怪异。

    这世间,谁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倒好。

    “你说,谁和我有仇?”

    谢九刀闻言,呆了下:“谁和你有仇?”

    他也想知道啊。

    那女子却仿佛自言自语,根本并不十分需要谢九刀的回答,眸中一抹深沉:

    “我初来大都燕京,谁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谁。

    你再跟我说说那个玉楼春吧。”

    “啊?”谢九刀轻叹了一声,总算弄明白,这女子,就是在秋后算账,只是不是和他谢九刀,而是那藏在暗处害她的人,粗狂大脸上也沉肃起来:

    “玉楼春,情药中排前三的,特性是中招之人,只有一条活路,那就是必须与人交合。否则,爆体而亡,必死无疑。”

    “嗯,”女子轻应了一声,忽地侧首,灼灼望着他:“你会是你吧?”

    “怎么会是我?”谢九刀差点儿没吓得一哆嗦。

    “说不定,你早就觊觎我的美貌。”

    “……”谢九刀彻底脸黑了,美不美貌的,他没看出来,黑不黑心的,他倒是看出些来……与这女人身边呆的越久,谢九刀就越有一个认知——连凤丫这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说她为恶,而是说,她敢做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心黑手辣也不为过。

    连凤丫笑了笑,前一刻还开着玩笑,下一刻眼中冷意闪烁:“女人,害我的人,是个女人。”

    谢九刀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前一刻说着笑闹的话,下一刻,阴嗖嗖的飙出一句冷冰冰的话来。

    “这么肯定?”他也猜测过,却又想,如果是女子,那人可还真是歹毒无比了。

    “只有女人,才会想要败坏另一个女人的清白。”连凤丫面无表情地说着,好似这件事,完全与她无关,她就是个旁观者一样的漠不在意:

    “谢九刀,我问你,男人杀人,怎么杀?”

    “一刀宰了。”

    “对,一刀宰了,干净利落。”她道,眼中已然冰凉:“女人害人,才会用情药。”

    “也不一定……”谢九刀摇摇头,不太认可这么极端的说辞。

    桌旁那女子,只是唇角倏然一扬:

    “自古以来,最看重名节清白的,是女子。”

    谢九刀脑中突然清明……牛眼陡然睁大!

    是,女子才最重清白,所以才会毁了另一个女子的清白,因为下手的人心里,最看重的,便是清白。

    毁了清白,就是毁了最看重的。

    真是……够毒的!

    谢九刀又扫了一眼身旁的连凤丫,心里腹诽:只可惜,那下手的人,遇到了连娘子这种不看重清白的。

    “是……谁?”他问出口的时候,不自觉的手心冒汗。大娘子能够这么说出来,想必,她心中已有人选了吧。

    而后者,只是坐在桌前,安静的吃下最后一口阳春面,她吃的很安静,慢条斯理的把面汤都喝得一滴不剩,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她吃饭更重要的了。

    放下碗筷的时候,碗里干干净净,连一点葱末都没有剩下。

    站起身:“九刀,我们该出发了。”

    她离开桌子的时候,看也没看那桌子上已经空荡荡的碗。

    阳春面,玉楼春

    今日苦,她吞下

    明日仇,必报之

    你,且等着

    谢九刀跟随在后,那女子的背影,依旧消瘦,她似乎一直都是这消瘦的模样,那背影,孱弱的好似风一吹就会倒下。

    可谢九刀从没看到过,这女人有倒下的那一刻。

    那背影,此刻更沉默,沉默的没有一点点声息,却叫他看得心惊胆战。

    她踏着小步,很是规矩,浅浅的一步踏出,稳稳地走出一条路来,他就跟在她的身后,沿着她走过的小路,紧随其后。

    谢九刀突然觉得荒谬。

    他头上的青花奴印,是杀了多少人的后果,堂堂杀星,却在一个女人身后,跟随而行。

    可他又觉得理所应当,好像跟在她身后,本就该如此。

    这女人——谢九刀说:我从没看懂过她。

    牵来马车,连凤丫踏步而上的时候,一人突然拦住:“且慢。”

    谢九刀举着马鞭的手,一下子执着马鞭,挡在试图靠近连凤丫的人面前:“这里不问路。”

    冷着一张脸,煞气十足。

    来人也被这股煞气惊得连连后退,半晌忆起自己身份,又故作清高扬起小脸:

    “你就是连凤丫?”双髻簪花的丫鬟,一身绿衫,高高扬着下巴,自上而下扫掠连凤丫上下,半晌露出鄙夷,不加掩饰,但道:“我家小姐有请。”

    说着“请”,态度却是完胜的霸道。

    连凤丫轻笑着,正眼没看这丫鬟一眼,念着,这做丫鬟的牛逼哄哄,这主人家的岂不是要上天。

    那丫鬟看着连凤丫笑,瞧这土包子笑的傻气样儿,哼了一声:“还不下马?我家小姐等久了,你可担待不起。”

    “你家小姐是哪位?”连凤丫开口问,心中隐约猜测出一二。

    丫鬟不满起来:“问那么多作甚,还不赶紧下车,凭你也配叫我家小姐等候?”

    啧啧,还真是,高门府邸,旁人只能仰望啊……连凤丫垂眸,“得罪了,小妇人急着赶路。”说的客气,其实就是不客气的直接拒绝了。

    谢九刀眼中惊奇一闪即逝……

    燕都城有人认识大娘子?

    他隐约觉得,不简单。

    那丫鬟又是一阵轻哼,十分不屑:“你以为你要见的是谁?”

    “是谁,我都没空。”是谁,我都不见。

    谢九刀不言不发。

    “你!”

    连凤丫笑,抬脚进了马车。

    “酒娘子连大家,果然难请。”

    一道清冷的女音传来,清清淡淡的如莲。

    连凤丫掀着车门帘子的手顿住了,顺着声音看去。

    不过隔了一个摊位的距离,一辆马车停在树下,她看去的时候,马车里的人,也在看她。

    “恕我眼拙。”连凤丫道。

    那树下马车里的女子,微微愣了一下,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扯出一丝笑弧:“我们见过,酒娘子连大家忘性大。淮安城里,斗酒大赛上,你在下,我在上。”

    连凤丫满脸的恍然大悟:“哦~”长长的一声,“是沈小姐。瞧我这记性,唐突了沈小姐。”

    谢九刀也是一愣,京都沈家的嫡女,沈微莲?

    怎么会是她?

    “没想会在这里,再次遇见故识。”清冷高洁的女子,说:“冒昧问一句,我听闻,酒娘子连大家许诺在家中闭门不出,怎?”她上下扫连凤丫,一副疑惑。

    “咦?”连凤丫惊奇的叫了一声:“沈小姐原来这么关注小妇人呐,这真是……真是……真是什么来着?”她激动不已,又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去问沈微莲:

    “沈小姐,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瞧我这口拙嘴笨。”

    沈微莲轻笑一声,温和道:“无妨。”却也不接连凤丫那个话。  “连大家怎么会想着来大都?”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易大佬的穿书小甜妻 穿成八零男主的心尖宠 军少的神医辣妻 护妻狂魔 完美夺爱:娱乐大亨追妻99次 霸气小青梅:妖孽竹马碗里来 枭后 天才宝宝,总裁爹地好威武 长嫂 我在乱世统领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