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凤丫似真似假:“这不,得罪安九爷了,又嫌憋在家里闷得慌,这不,出来走走。倒是叫沈小姐撞见了。”她又满脸通红,“沈小姐,您可不能跟别人说啊。不然安九爷又得恼我了。”

    谢九刀把身子隐在一旁,又用兜帽遮住脸,此刻却看得连凤丫这样丑态毕露,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无知样,一阵目瞪口呆。

    看着这个样子的连凤丫,谢九刀非但不敢轻视鄙夷,心中却更紧了一些,朝堂上,那些权贵高官,脸上戴着面具,似乎天衣无缝,可还不如这女人此刻的功力。

    要不是真的与这女人身边呆了这些日子,他真觉得,这丑态毕露的村姑样,才是连凤丫的真面目。

    沈微莲垂了眼眸:“如此,那还真是不好打扰连大家了。”言下之意,便是要告辞。

    她看到连凤丫一脸的惋惜,心里冷冷一笑。

    袖子中的手,掌心下的那只簪,几乎扣入她柔嫩的掌肉中,“连娘子,改日再聚。只是……”沈微莲清浅的脸上,扯出一抹淡笑,凝眸冷眼望着对面车厢里的连凤丫:

    “到底一个女子,出门在外,还是多个贴身的女侍照顾的好。”

    这话说的不显山不露水,但那夜发生那样的事情,却叫谢九刀心中“咯噔”一下,隐在兜帽中的脸,不着痕迹的多看了树下马车里那张清绝的容颜一眼。

    是他多心吗?

    他正狐疑,耳边却想起连凤丫连连附和的声音:

    “沈小姐说的,那叫一个对啊。人人都说沈小姐是天上的娇娇,沈小姐果然是个好人,连这都替小妇人考虑到了。”连凤丫连连称赞:“沈小姐,谢谢你啊。”

    那模样,说有多傻就有多傻。

    看得对面沈微莲一阵寡味。

    草草辞别后,车厢里,沈微莲摊开掌心,露出那支颜色幽深的黑玉簪,她把黑玉簪又一次的平眉举在眼前,细细的看,视线在那黑玉簪的簪柄上停住,久久逗留……

    缓缓地,纤细的指尖,轻轻抚着黑玉簪那被磨掉花纹印记的地方,一下又一下。

    连凤丫放下了车帘,眼底只剩下了深深的冰凉。

    果然……是你。

    “沈微莲、沈微莲……”车厢外,赶马车的谢九刀,听着车厢里,一声一声的咀嚼声,只把马鞭狠狠抽在马屁股上:

    “驾!”

    ……

    出大都,往北走。

    连凤丫的马车前脚刚离开大都的城门,后脚,两道黑影,便在燕京城内,一个破旧的胡同里,把一个当地的汉子,逼近了死胡同。

    刘老根儿有个儿子,是个赌鬼,名叫刘三壮,当地人都晓得,这刘三壮嗜赌如命,又是个倒霉鬼,家里原还是个富户,如今已经被这不成才的玩意儿,捣腾的家徒四壁。

    刘老根儿差点儿没气死。

    邻里乡亲,见着这刘三壮,都是绕着走的,就怕他跟自己借钱,这刘三壮,早已经是个穷得响叮当的,没人待见他。

    可这些日子,这龟孙儿,不晓得在哪儿发了一笔横财,穿好吃好,还在燕京城最有名儿的酒楼里吃过了席,邻里乡亲个个儿看着的,这刘三壮,天天吃的一嘴油乎。

    可不是得嘚瑟了好几天,过了几天的好日子,差点儿忘记自己是谁啦。

    这会儿被人堵在了死胡同,还颐指气使吆喝:

    “作甚作甚?俺可没欠着你们赌坊的钱啊,都还了,早还清了,你们堵俺作甚,去去,一边儿去。”

    刘三壮一看这凶神恶煞,心里便秃噜着,这赌坊也太不讲规矩了。

    堵住他的两个冷面汉子,不为所动,“你是刘三壮?家住城北的刘三壮?”

    刘三壮一听,他最近可嘚瑟了,手里多的是银两,还怕赌坊来要债?

    顿时蹬鼻子上眼睛:“咋滴,俺就是刘三壮,能咋滴?”

    “是就好。”冷面汉子面无表情说道:“是就没杀错人。”

    “啥……”

    这一声“啥”的都变了音,从第二声硬生生变成了第四声,这“啥”字刚刚出了那么点儿的气音,就再也没了下文。

    “刺啦~”刀子进,红刀子出,鲜血顿时飚了一长串,跟杀鸡放血一样。

    半柱香的时间,又有两道人影,出现在已经死透透的刘三壮跟前。

    一人蹲下,手触刘三壮的大动脉:“刚死。”

    另一人点头:“来晚了。”

    前后两拨人马,相继出现在这胡同里,又相继离开。

    不多时

    燕京城权贵住的那一地带,一幢院子里。

    “确定人死了?”一道声音问。

    两个黑衣人恭敬行礼:“是,属下亲自下的手,当场击毙。”

    他们面前,主位那人点点头:“死了就好,下去吧。”

    与此同时

    东风楼

    “爷,去晚了,人已经死了。”

    墨袍的男子,眉心微挑:“看来是问不出背后的人了。”

    刀斧神功的冷峻面庞上,一丝愠怒。对方急着杀人灭口,真是一点线索都不留,越是如此,越是证明,背后那人,就是针对那女人而去的。

    “属下无能。”

    “你确实无能。”男子清冷的嗓音,没有一丝温度,不带一丝硝烟地道:“滚去领罚。”

    陆平牙根突了突,一旁陆风伸手摁住了他,冲他肃然的摇摇头。

    陆平狠狠一咬牙:“属下领命!”

    心里对那连凤丫的成见更深。

    ……

    连凤丫和谢九刀已经离燕京城许远。

    这一日,天高气爽,夹带着北方的粗矿。

    眼前所见,越发空旷。

    如果细致,是江南的小桥流水。

    那,粗放,便是北边的乔木高山。

    一路北行,衣服越穿越厚实,她和谢九刀,也越来越黑。

    干燥的天气,越往北去,越能感受到北方的干燥。

    他们途径一处,把马车停在树下,准备用些吃食,也让马儿休息休息。

    不远处

    “哎,今年的收成又不行呐,再旱下去,可咋整哟。”一人说道。

    “等冬来了,好下一场瑞雪,来年开春,播了种,咱明年秋就有个好收成了。”另一人在一旁宽慰着。

    “这样自然好呐,可谁知道明年又是个啥样。”只是这宽慰的话,对方显然不相信。“老吴头啊,别说了。

    不是说,那个了不得的沈小姐,到了大都了吗?

    沈小姐一定能够救苦救难。”

    “唉……只希望老天爷真能让俺们沾沾沈小姐的福气。”

    “一定会的,护国寺的高僧不是说了吗,沈小姐,是有大福源的人咧。”

    这两人对话,只字不漏的传进了正在小口小口掰着干瘪瘪的馍馍吃的连凤丫耳中。

    自然,谢九刀也听到了,他嚼着馍馍,扫了一眼一旁的连凤丫。

    燕京城中,他多少已经明白了——沈小姐和大娘子有罅隙,仇怨结大了。

    也多少清楚了——大娘子记仇,记了沈小姐的仇。

    一路不提那件被暗算的事情,一路也不提沈小姐这个人,不说与沈小姐有关的任何一句话。

    仿佛,从来没有燕京城那晚的那件事。

    大娘子,平静的不像是一个被人暗算下药,丢了清白的女子。

    可也这样子,才更让人心惊肉跳。

    谢九刀想不明白,沈小姐为什么那么做,毫无理由。

    沈小姐和连娘子,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一个天上的骄女,一个泥泞里的泥腿子。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这就是实情。

    此刻,在这里,却突然又听到了沈小姐的名字,也不知大娘子会不会受到刺激。

    他正想着  倏然,身旁女子站了起身,拍了拍裙摆的泥灰,在谢九刀心惊胆战的注视下,举步朝着那几个庄稼汉走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父母双圣,我觉醒万倍增幅挂 我在非洲当酋长 第一红人 武魂: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 至尊大明星: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大佬挂了,我继位!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