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大叔,你们这是在讨论甚呀。”

    谢九刀匆匆追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了那女人扬着声音问几个庄稼汉的话。

    “唉,不就是这天旱嘛。”

    一个四十来岁的庄稼汉接了话,又瞅了瞅连凤丫:“你们这是打哪儿来?瞧着这身打扮,不像俺们这北边儿的人呀。”

    一个村庄,就那些个熟面孔,要是来个生人,那是一定瞧得出来的,像这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庄稼汉,活了这把岁数,天老爷总会把这几十年化作经验,送给这些庄稼汉——警惕。

    对,就是警惕,对生面孔的警惕。

    连凤丫只当没看见,笑得一脸亲和:“我家住淮安,爹娘也是种地的。”她又指着远处的山脉:“我家也是山沟沟里,庄子上的。”

    她这一说,自己也是山里庄子上种地人家的,那就无形中拉近了亲近感。

    可这还不够,那四十来岁的庄稼汉,又问她:“淮安,淮安那是南边儿吧,离咱这儿大老远。你咋跑这儿来?”

    “我爹是淮安本地的,我娘是远嫁来的。

    家里有急事儿,我又是老大。

    没办法,爹只能谴了家里堂兄陪我走一遭,往我娘娘家人儿那儿去一趟子。”

    她说的倒是挺多的,但仔细想想,什么事儿都没说。

    她也不说清楚什么事儿,可她就这么一说,却叫人信了。

    田埂上,几个庄稼汉一脸怜悯看她——这是个迫不得已往舅家投靠的姑娘家。

    从那几个庄稼汉的眼神中,连凤丫自然猜得出,他们心里想什么,却也不解释,笑笑就过去了。

    又问:“这地方,常旱么?”

    “可不是。这一年头,也就指望地里出点儿庄稼,好养活这一大家子好几口人咧。”

    那老叔眉头紧皱得,川字纹能够夹死苍蝇了,其他几个人,也是一阵的埋头叹息。

    不远处,一老婶儿抱着个竹篮子来:“当家的,用点儿吃食,这一天都不见吃,咋有力气干活。”

    边说着,把手腕里的竹篮子放了下地,连凤丫这才看到,这篮子,早就破破烂烂,上头还盖着个盖头,老婶儿掀开了盖头,里头是硬邦邦的干饼子,

    她看着几个庄稼汉子接了干饼子就啃,连口水都没有。

    “来,姑娘,你也吃点儿吧。”一只粗糙的蒲扇大掌,伸到她面前来。

    眸光在那手上扫过一圈,指甲里还有着泥巴没清理干净,那大婶儿,左手递干饼子给连凤丫,右手递给谢九刀。

    谢九刀看着那指甲里的泥巴,下一秒,就看到身边连凤丫接过了干饼子,毫不在意地吃起来,他倒是无所谓,只是跟在连凤丫身边,最清楚这大娘子,爱洁净。

    此刻却被她这举动惊到了。

    谢九刀看连凤丫细细咀嚼,丝毫不嫌弃,沉默地接过饼子啃起来。

    “大娘,谢谢你了,饼子很好吃。”

    她细细吃完一个饼子,倒好像那干饼子当真美味得不得了一样,又谢过了送饼子的老大娘,不太经意地说道:

    “我和我堂兄途径这儿,刚刚听着几位大叔大爷说,这儿地旱缺水,”她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黄河:“可这大河,不是就在边儿上么?”

    那大娘一听这话,叹息一声:“你说那河啊。”老大娘摇摇头:

    “姑娘你是不懂啊,那河啊,俺领着你去瞧瞧去。”

    连凤丫也不推辞,就跟在大娘身后,我那个河堤走。她当然知道,这黄河的问题。

    “这大河啊,都比咱庄稼地都高,汛期一到,就怕哄睡溃堤淹了庄稼地,这每年只能够不断加高堤坝,不然可不止淹死庄稼,还得淹死人咧。

    就这河,要是掘了堤坝取水,那汛期一来,就不是旱灾而是洪灾了。左右都不是个办法。

    咋个取水?”这河要整能使上作用,也就不用这么发愁咯。  连凤丫垂着头,瞳子闪了闪。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