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四十五章 清风朗月的道貌岸然

    这眼太冷,什么样的主人,才会有这样一双眼,不待她看清楚那人模样,突然一个人影快速挡住了她的视线。

    “大胆刁民,竟敢冲撞太子殿下!”挡住后头那有着一双清冷双眼之人的人,没好气地喝止道。

    太子殿下!连凤丫下意识视线移到眼前这侍卫的身后,可惜那人似乎避嫌一般,侧过去了半边身子,

    而况,挡在那人身前的侍卫,个头不小,几乎遮住了大半。

    “看什么看!太子殿下岂是你这等粗俗的妇人想要窥伺就能够窥伺的!”

    连凤丫有那么几秒挺恍惚了,眨眨眼,再眨眨眼……她没想要窥伺啊……说的她好像是贼,要把太子殿下偷走一样。

    看着眼前这侍卫,实在不明白这侍卫身上怎么这么重的戾气。

    这模样倒是有点儿像是,把她当做假想敌了。

    简直……莫名其妙。

    “民妇拜见太子殿下。”正说着,她心里还在说,今天这是要把父子两人都给跪了。

    正要下跪。

    “免了。”一道声音,低沉清冷,蓦然响起。

    嗯?……这是不用跪了?

    那自然再好不过,她可没有见人就跪的习惯。

    陆平看着,又狠狠瞪了连凤丫一眼:“还看?太子殿下的话没有听清楚吗?

    还不快走?”

    “是,民妇这就告退。”

    她行一礼,一路闷头往前走,许是走得急,路又滑,下阶梯时,砰的一声摔着了。

    “嘶——”的一声:“真疼。”

    站起身来,左右看不到人影子,于是,也就不顾什么形象了,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小声抱怨:“回去铁定得肿,也不知道几天能恢复。”

    殊不知,她是看不到人影了,但习武之人的耳力,比寻常人不知道敏锐多少。

    陆平脸色变了变,心里狠狠鄙夷了一番连凤丫,粗俗,太粗俗了!

    一个女子,怎么能够公然提及屁股呢?

    一旁,太子爷俊美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同于平常的奇怪表情。

    半晌后,“陆平。”

    “是,主子爷。”

    陆平忙躬身。

    “粗俗的妇人?”那墨色长袍的男子,轻声提了这一句话后,抬脚翩然离去,唯独留下陆平一人在风中懵了……

    主子爷这是什么意思?

    陆平心里百感交集,他又没干什么!

    闻府门外,对街上,倚墙而立抱胸望着对面闻府大门,旁边一侧角门,终于重新打开,谢九刀豁然站直身,大步朝门内走出的女子而去。

    “大娘子。”他暗叫一声。

    连凤丫站在闻府前,转身看一眼身后的府门,这里,严加巡视。

    老皇帝会在这个当口下淮安,那多半就是为了南水北调之事。

    皇帝况且需要另寻理由下淮安,何况她连凤丫一个和魏成玄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此刻若是进魏府,只怕是不妥。

    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来闻府拜见老太傅,因着她阿弟竹心与闻太傅的关系,又住在府上,她来看望,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眼前又突然闪过那双幽光泠泠的凤眼,那时来不及看清,却惊鸿一瞥,黑沉如墨,深如星辰夜空,她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是巫倾歌的,却不及这惊鸿一瞥的一双寒眸深冷沉粹。

    心口蓦然一惊……她怎地在这儿回忆那双眼了。

    好看的皮囊千千万,不过就是双好看的眼而已。

    只是莫名觉得似曾相识?

    摇摇头,仔细回想,她确定,并未见过。而况,那是当朝太子,常驻皇宫之中。

    收回了视线,她又心如止水,如常一般,朝谢九刀眺眼看去:

    “天儿晚了,走吧。”依旧素雅清淡,眸中不见起伏。

    街道上,一女一男,一瘦弱女子一粗犷壮汉,一前一后,所隔不过区区一臂距离。

    走到半路上,连凤丫终于忍无可忍停住了脚步:“你有什么话就问吧,别一会儿看我一眼,一会儿又看我一眼,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某可就问了。”

    “问!”她眼中怒火窜出来,谢九刀什么时候这么婆妈?像个娘们儿!

    “大娘子,我不明白为何咱家中已经捉襟见肘,那日你却还要给那些不相干的妇孺们半吊钱的路费回家去。

    更不明白的是,你宁愿把这些日子以来闭门不出在家折腾出的那个什么吊车的东西,拿来闻府卖钱,却还要给两千两捐学塾。

    不捐两千两建学塾,咱家不就手头有余了吗?”

    连凤丫白了谢九刀一眼:“那不一样。”建谢九刀不明白,连凤丫叹息了一声:

    “九刀,你记住,事情要一件一件的办,急不得,也慢不得。有些事情看似眼下对自己并无好处,但我做了,开心。

    而有朝一日呢,那些从前好像对自己没帮助的事情,说不得就跟今后某件事扯上干系。只看眼下,那我这辈子也去不了京城繁华地了。”她说的玄乎玄乎的,谢九刀依旧还有一些不明了的地方,那女子已经转身,提脚准备离去:

    “走吧,九刀。”

    当天夜里

    正是夜黑风高时,百桥胡同里,窜进一道黑影。

    谢九刀拉开房门,当看到连凤丫门口立着的那道黑影时,默默地关上了自己的屋门。

    咱们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又开始做梁上君子了。

    翻墙翻窗的事情,做的是越来越顺溜。

    谢九刀躺在床榻上,脑袋枕着胳膊,睁眼看着床顶,他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当朝太子殿下,连着闯进这院子里,偷偷摸进大娘子的寝室之内。

    这要不是做梦的话,那他不敢想了。

    连凤丫的屋子里。

    如前一日那晚一样,床榻边,男人做了手脚,床上女子此刻睡得死沉死沉。

    他把女子翻个身,然后……

    对,你们没看错,咱们高高在上,道貌岸然……不,是清冷孤高的太子殿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欻拉”一下,扒开了连凤丫的裤子。

    一手从怀中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药油,倒在另一只手掌中,而后……

    对,亲们还是没有看错,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咱们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身份高贵尊崇的二爷,他正若无其事地给床上的女子揉……对对,就是揉今天摔倒肿了的屁股。

    二爷那只手,每一根手指都修长而指骨分明,十指灵活地在白花花的肉上揉着药油。

    从容、优雅,顶着一张禁欲清冷的俊美容颜,画中仙人一般清风朗月的男人,做着的却是让人脸红耳燥的事情。二爷如玉清寒的面庞上,竟丝毫没有一点愧色……那样的理所当然一本正经做着道貌岸然的事情。

    便是夫妻间,也没得这么亲昵。

    许是力道大了些,又或者是揉开了血瘀,舒服了,尽管女子深睡中,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嘤咛声,从那张浅色粉唇中溢出。

    床畔,二爷的手,陡然停住,就覆在那里不动了。

    闭上眼,运内力,调整气息,平缓腹部燥热之感。

    “嗯……”

    调息时,他闭着眼,耳畔又一声嘤咛,甜腻的让他呼吸一窒。

    “嗯……”

    又一声。

    二爷猛然睁开眼,“妖女!”咬牙切齿道:“这可是你自找的!”二爷从来可不是什么柳下惠,二爷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二爷的想法里,也没有趁人之危这个概念。

    话落时,已然长臂一卷,床榻上的女子便落入他怀中。

    薄唇滚热,强硬而迫切地覆上了那张女子向来唇色发白的唇瓣。

    原始想止渴,点到为止,却没想到,那欲念,一发不可收拾。

    二爷倏然松开了手,豁地站起身,胸口剧烈的欺负,一向冷清的俊美容颜上,潮红一片。

    几次运功,强行压下那股欲念。

    二爷再次低头看向床面的时候,眼中复杂之色,越发明显,就这么盯着床上女子看了许久许久,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院外传来打更的声音,这才惊醒了他。

    二爷眸色复杂地望着这女子,半晌:“妖女!”

    话落,粗鲁地拽上连凤丫的里裤,转身气急败坏离去时,不忘长臂一甩,盖上了那冷落一旁的被子。

    离去时,也不知他到底在气什么。

    这一次,谢九刀清清楚楚听到人离去的动静。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谢九刀也重新闭上眼,入眠。

    第二天起床,连凤丫看到谢九刀,顺便说了一句:

    “九刀,你那药膏从哪儿得来的。

    我昨天跌了一跤,屁股都青了。

    昨晚用那药膏揉了揉,今个竟然没那么痛了,我还寻思着,怕是今个要肿了,没成想,压根儿就没肿起来。”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专职高手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炮灰求生手册 美女上司贴身保镖 重生魔法妻 玉离伤 皇上别闹 永堕黑暗靠近你 掌上娇 姐我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