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药膏?”谢九刀疑惑抬起头来,他什么时候给过她治疗跌打的药膏了?

    “对啊,就是前天你拿来给我治疗手臂上那伤口的药膏啊。”

    “……”谢九刀巴巴望着那笑意满满的女子……那药膏是治疗伤口的,可没有治疗跌打的功能,好半晌,谢九刀默默说了一句:

    “一个江湖游医那儿寻来的。”

    他还能够说什么?

    说你跌倒没肿,不是因为这药膏,是因为昨晚有人进你房间了?

    此时此刻,谢九刀再后知后觉,也猜测出,昨晚,当朝的太子殿下,那位贵不可言的男人,在大娘子屋子里做什么了。

    但此刻,谢九刀却已经混乱了,若是他猜测的没错,……不不不,肯定是他猜错了!

    肯定是!

    太子殿下怎么会屈尊降贵给一个寻常妇人揉搓摔伤的部位呐!

    “九刀,你怎么了?”

    “没,没。挺好的。”

    谢九刀觉得,他可能需要静静。

    闻府来了人,催她去接连竹心回家住。

    “府中最近不便。”罗管家一边给她带路,一边解释一句。

    她垂眸看着地上,跟随罗管家穿过院子:“我晓得。这些时日,辛苦了。”

    说着话,已经到了书房,这一次,她是乘坐闻府的车来的。

    “这便是全套图纸。”

    闻老太傅伸手接过,一一看过去。

    书房里,这一次只有老太傅一人所在。

    “那小型的简易吊车,在接我来时,那辆车的车厢里。物件稍有些大,不便携带在身上,就安置在马车里了。”

    老太傅让罗管家去牵马车来。

    马车牵来,里面的东西露出来时,太傅微讶。

    这一个下午,连凤丫就给闻太傅就着那个她制作出来的缩小模型,讲解这个东西运作的原理,到运用的时候,具体如何使用。

    又以缩小版的吊车模型进行试验,又让人挖个手臂长宽高的沟渠,模拟河道。

    对着那模拟的河道,进行吊车的使用。

    一切之新奇,饶是当朝太傅,平生也并没见过。

    “这简易版的吊车,实则并不是真正的吊车,甚至连缩小版都不算是。

    真正的吊车,做工要复杂许多,需要很经验,有能力的木匠和铁匠,打造出很多部件。而这简易版的,因为小,承重力度会小许多,所以民妇制作的时候偷工减料了。

    毕竟,民妇也不是木匠和铁匠啊。”

    今日,在闻府里,一样名为吊车的东西,正在被催生。

    连凤丫傍晚才回家去,连同竹心一起。

    “老夫让人驾马车送你们回家。”

    “谢过太傅大人的好意,我同阿弟许久没有一起手搀着手一起走在大街上了。”她谢过闻太傅的好意。

    出府之后,姐弟二人,街道之上,一大一小,那背影看着,都觉得亲昵。

    街角处,连海清一回头,看到的,便是那对姐弟,亲密无间,兄弟姐妹之间的温情,自然而然的从那对姐弟身上露了出来。

    不知为何,他竟有一丝嫉妒了。

    连家老宅里,他兄弟众多,却从未有过兄长弟弟之间那种温情。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收回了视线,连海清转身离去。

    三日后

    一日清早,天蒙蒙亮时,院门被砸的作响,开门却是一个自称酒娘子连凤丫夫家之人,送来的一份和离书。

    当时之时,连凤丫手中捧着那份和离书,风中乱摆,一脸懵圈。

    “是啥呀,凤丫?”

    万氏跑过来。

    连凤丫转身,朝她娘举起手中的东西:“娘,我被休了……”

    “大清早的开啥子玩笑,你又没真的那啥子,哪儿来的夫家休你?”

    万氏一把夺过那张和离书,叫了褚先生过来:“你别是被人骗了,褚先生快来帮看一看,这上头写的啥子哟。”

    褚先生跑过去,很是镇定的接过那张纸,看了眼,抬头,万氏还在追问是啥东西。

    “和离书。”

    “啥!”万氏听着吓得声音都变音了:“就是休书呗?哪儿来的?为啥啊,休我闺女儿?”

    连凤丫头胀得发痛,这大清早,谁开这样玩笑,别人不知道,她自己还不知道吗,那什么夫君上京赶考的鬼话,都不作数的。

    她她她哪儿来的“夫君”!

    “别急,这和离书不是休书,休书是女子被休,是有错儿才被夫家嫌弃,

    咱们家大娘子不是被休的,是因着男方上京赶考,路上夜宿山里,被山里野兽吃了,家里人找到的时候,只剩下一堆残渣,和被咬得不成样的脑袋。

    内脏都被掏空了。若不是随身携带的配饰,家里人也找不到,认不出。”

    “真真真……可怜……”真能编……

    万氏听着,气得跺脚,直骂哪个缺德带冒烟儿的玩意儿,大早上开这玩笑。

    这件事,本以为只是个谁开的玩笑,连凤丫一家也只是当做一个玩笑。

    而此刻,另一边,闻府中,老太傅看着人回来:“办妥了?”

    “妥了。”

    “唉……”闻老太傅无奈地叹息道:“老夫平生还没做过这般缺德的事情。”

    那封和离书,便是闻太傅这边着手让人送去的。

    自那日书房里,老皇帝透露出那一番考量后,老太傅便趁着这两日让人去打探连凤丫那至今进京赶考未归的夫君。

    此事,说来也奇怪,他在知府衙门查看了近两年考入淮安籍地考入进士者,若是淮安籍人士,当年考中进士,当年需录入当地造册,而近两年淮安籍考入者,唯有二人,但这二人一个风烛残年,一辈子考将才勉强进榜,另一人家中乃大户,与连凤丫门不当户不对,且家中已有妻小。

    若以此事看来,那么连凤丫那夫君十之八九已经出了意外,又或者故意抛却妻小,另谋出路去。

    虽是这般说法,但,令一个妇人平白无故“被和离”,闻太傅几番摇头叹气,连连嘟囔着:“老夫对她,有愧啊。”

    那封“和离书”是假的,但当朝天子想要它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真的也会变成假的,而真相,永远沉塘。

    “这般缺德事……一世英名,一世英名啊!”闻老太傅站在了窗前,推开了紧闭的窗扉,望着窗外雪景,久久伫立,寡言不语,许久,背身而立,那背在身后的苍老手掌,霍然一捏,

    天下人不知,闻老先生乃当代大儒不假,大儒却不仅仅只是儒雅端方……他乃大儒,也是成大事者!

    连凤丫被“和离”的这件事儿,连家人并未放在心中,此事真伪,事实如何,连家人都知道。

    却不知,怎么滴,消息就传到外头去了。

    “知道不,酒娘子连大家,她被休了!”茶馆儿里,人们津津乐道。

    “不是被休,是和离,和离懂不懂?和被休不一样。”有人纠正。

    “哎呀,管他是和离还是被休,总之就是酒娘子连大家的男人没了。

    就说嘛,当年进京赶考,怎地至今未归。

    原来是死了。

    你们知道不,听说啊,是被山里野兽咬死的,内脏都掏空了,脸都不成样了,整个人那就破破碎碎的……”

    这边还在说着,二楼厢房里,杵着一个大冰块儿。

    安九爷这一刻恨不得刚刚自己没有进来过,这会儿就不用面对面前这个随时要爆发的男人。

    楼下声音大,谈论还在继续,有道声音跳起来:“是老虎,俺知道,是大老虎,大老虎掏空了她男人的肚子。”

    “哎哟,可怜哟。

    那男人这就死了,留下孤儿寡母,哎,这家里啊,还是得有个男人当家做主才是。”

    二楼包厢里,一身墨色长袍的男人,俊美的面容上寒气逼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海岛求生:我能看到隐藏任务 玄门龙婿 十品潜力武强 战神归来:开局重生人造人 大龄留级生被嫌,校花却哭求契约 神级村医 重生农媳的开挂人生 天庭启示录 穹顶天魂的新书 千金归来,顾少寻得萌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