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我风哥说,陪你们兄弟过过招。”陆雨笑嘻嘻,手上的双剑一点也不客气地比划。

    杜宣之心知肚明,今日想要全身而退,实难也。

    “兄弟们,拼了。”他喉咙里滚着一口痰一样,上不来下不去:“只要狗太子一死,朝堂必乱!”

    “拼了!”

    “狗太子诡异多端!拼了!”

    “我们跟他们拼了!”

    四对四的格局,杜宣之果然不愧为快剑,他的剑,仿佛长了眼睛,快得人看不清。

    其他三人尚且弱上一些。

    风雨雷电能在太子爷身边当差,被视之为心腹,绝不是喊喊口号而已。

    无论这屋子中,如何的剑拔弩张,那软塌上的俊美男人,始终没有任何的波动,眼前的这一切,仿佛都跟他没有关系。

    饮一杯甜酿,眸光潋滟地掠过那打作一团的人。

    陆风对上杜宣之,显然有些不能招架。

    杜宣之的剑,快如风,时间一久,陆风就有些占了下风。

    节节败退下,杜宣之的剑,居然已经逼近了他,那一剑,劈下去的时候,剑风划破了气流。

    陆风脸色陡然一变,来不及躲闪——

    一只小小的酒盅,无声无息地射将了过去,叮——的一声,竟然破了杜宣之的快剑。

    而软塌上的那人,终于飞身而起,一掌拍出,尽是雷厉风行,噗——杜宣之被这一掌所击之下,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连连倒退数步,一口真气压在胸口,才堪堪靠着门板,停住了。

    彼时,他已狼狈落败,如丧家之犬,身上的夜行衣,早已经被那一掌震碎破烂,脸上的遮面,更是不知何时,已经不见踪迹。

    “大哥——”

    “大哥——”

    “大哥——”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焦急担忧,藏也藏不住。

    杜宣之垂着脑袋,头上的黑布早已经没了,发髻凌乱,黑色长发,乱糟糟一团,整个遮住了他的面孔。

    罩在阴影下的面容,无人看得清。

    他靠着门板,耷拉着脑袋,对于三个伙伴的担忧,充耳不闻。

    忽地。

    “一只小酒杯,竟破了我的剑意……呵,呵呵呵……”他缓缓抬起头,蓦地拔剑而起,爆射而出,目标,直指那黑色广袖宽袍的俊美男子。

    叮——的一声,那凌冽的一剑,生生在离着那俊美男子身前寸余之处,纷纷碎裂。

    剑身以精铁打造,又加注了他毕生功力的一剑,就这么碎成千千块,杜宣之蓦然苦涩:“狗太子,你赢了,杀了我。”

    太子爷眯眼望着杜宣之,他岂能不知刚才那一剑,杜宣之的用意?

    蓦地挑眉:“你想寻死。”

    不是问好,而是陈述一件事实。

    杜宣之一震,更加颓败,他是寻死,那一剑用尽了浑身的真力,刺不刺得中,杀不杀得了,他杜宣之在这一剑之后,都逃不了一死。

    却也不过是刹那间做出的抉择,也让这狗太子看出来了用意!

    不甘!

    不甘!!

    不甘!!!

    但,却无可奈何,在对方强大实力下,这不甘却无法发泄,就像是吃了一颗死苍蝇一样,恶心又无可奈何!

    “杀了我。”杜宣之咬牙切齿:“狗太子,今日杜某取不了你的性命,有朝一日,必定有人让你生不如死!

    千千万西夏百姓的性命,大庆必须还来!~”

    “西夏覆灭,咎由自取。”太子爷淡淡道。

    早已经猜测出,是西夏的复国会的人马,今日杜宣之的话,不过是应征了他的猜测罢了。

    “狗太子,你住嘴!你们这帮吃人血馒头的畜生!

    你们大庆会遭报应的!”

    一旁,风雨雷电四使者,闻言,脸色皆铁青。

    双双牛眼怒瞪杜宣之一行人。

    却听太子爷极为冷淡地说道:

    “西夏会亡,是西夏皇族的昏庸,乃至整个朝堂上下的腐朽。

    上不知百姓疾苦,贪污民脂民膏。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上行下效,影响深重。

    太祖打西夏时,西夏百姓,十中有九,愿归附。

    正因如此,才出现了,西夏国,我大庆军过境时,城中老百姓为我大庆军队开城门相迎的一幕幕。

    西夏亡国,怪不了别人,只能怪西夏皇族好逸恶劳,又奴役百姓,不知民众疾苦。

    你说西夏千千万的百姓性命?

    何来千千万百姓的性命?

    西夏百姓归附我大庆,从此成为我大庆的子民。

    我大庆待西夏百姓,如自己子民一般无二。

    分田地,建城门,分发种子,一切事宜,皆不曾区别于我大庆其他子民。

    如今,这些曾经的西夏子民,生活过得如何?

    杜宣之,你若是有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杜宣之面上阴晴不定,眼中刹那慌乱,却不过片刻,又恶狠狠怒瞪面前那俊美无涛的面容:“狗太子,这些都是你片面之言!

    你怎不说,大庆攻打我西夏时,如豺狼饿豹?

    如今,我杜宣之落在你手中,自然,胜者王侯败者寇!

    就和当年大庆攻打西夏时,成王败寇一个道理。

    是非对错都是你们说。

    杀了我!我杜宣之不怕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杀了我!”

    “好。”太子爷只扫了那杜宣之一眼,淡淡道,话落时,猛地一掌罩住杜宣之的天灵盖。

    “大哥——”

    “狗太子——我杀了你!”

    叫嚣声不绝于耳。

    就连杜宣之都没有想到,这人竟会这么爽快地答应,如此果决地说动手就动手。

    头顶那只大掌下,杜宣之蓦地睁大的眼睛,临死时,眼中都有着错愕和不敢置信。

    杜宣之死了——

    太子爷缓缓收回了手掌,背在了身后,蓦地侧首,眸光从其余三个黑衣人影身上掠过,对陆风等人道:“处理掉。”

    他眼中凉薄得没有一丝情绪。

    薄唇吐出三个字,是丝毫没有像是其他人那样对待俘虏的心。

    若是换做他人,多半是要从这些好不容易抓到的俘虏口中,大刑伺候,逼出背后的主谋。

    但,太子爷根本不理会。

    这也是杜宣之错愕的地方。

    杜宣之敢英勇无畏地叫嚣“杀了我”,几次三番,就是因为,他料定狗太子会留着他,大刑伺候,从他嘴里逼迫出他的主子。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料想错了。

    船舱外

    水贼太多

    甲板上打作一团,一身明黄的老皇帝,被黑甲卫团团围住在中间,把守得密不透风。

    老皇帝背手而立,冷眼看着甲板上的一团乱。

    叫嚣喊打声不断,刀尖碰撞声不绝。

    痛苦的哀嚎,临死的痛苦。

    一切,人间的悲剧,都在这一船上,上演个淋漓尽致。

    甲板后,那艘撞击过来的护航船上,有一道黑影,悄摸地准备一跃而上老皇帝所在的这艘主船。

    那道黑影从后头的护航船上,纵身一跃,落在主船船板上。

    甲板上已经打作一团,乱糟糟的,没人会注意到他,他迈步朝着灯火人多处走去。

    “王护卫要去哪儿?”一道声音,冷冷响起。

    那黑影陡然住了脚。

    一抬头,顺着声音处看去。

    就看到,一个黑影,隐在角落阴影处,抱着长剑,似乎等候多时。

    陆平抱着长剑,从幽色中走出,一双眼睛,杀意浓浓地注视着那道偷偷从后船潜上这艘船的人:“王护卫又是从哪儿来?”

    “是陆指挥使啊。陆指挥使不该是陪着太子殿下身边吗?”

    “王护卫此刻不也应该是在左统领身边吗?”陆平反唇相讥:“王护卫为什么不在左统领身边,那陆某人就是为什么不在太子殿下身边。”

    那王护卫陡然变了脸,额角沁出冷汗,眼神闪烁着。

    “陛下待你不薄,左统领更是与你称兄道弟,那是因为什么呢?”陆平一边看着王护卫一边自顾自说道,也不用王护卫回答,他自己自问自答:

    “听闻王护卫半年前,家中娶了娇妻女眷?”

    王护卫脸色大变,急着否认:

    “你莫要牵连到兰娘身上!与她无关!”

    陆平蓦地沉了脸:“是否与她无关,你去与陛下解释吧!”话落,手中长剑一抛,剑刃从剑鞘里脱出,陆平伸手一接,朝着王护卫直刺而去!

    ……

    淮安城

    天色已经黑了

    百花阁

    “主子,不知杜宣之可有得手。”

    袁云凉手中却把玩着一方方方正正的玩意儿,若是连凤丫在,一定一眼能够看出,他手中的赫然是“皂”。

    “主子,这都这会儿了,不知他们事情办得如何。”

    斩墨时不时担忧念叨。

    可他家主子,似乎心思并不在那上头。

    终于,斩墨觉得有些不对,一抬头,就看到自家的主子,正垂眸一直盯着手中的玩意儿看:

    “主子,不过是一个奇巧银(错字,怕被和谐)技的玩意儿。”

    袁云凉终于缓缓抬起头来,冲着斩墨一笑:“怎么?我的斩墨是在责怪本座沉迷丧志?”

    “斩墨不敢。”斩墨忽地心中一沉,立刻跪下,头低得不敢抬一分。

    头顶上,那双眼,沉重得让他难以喘息。

    忽地,那道慑人的气息散去,斩墨大口地喘了一口气。

    袁云凉一边把玩手中的“皂”,一边蓦地勾起唇角:“你知道什么?你道这是奇巧银技,在本座眼中,这是银子,大把大把的银子。

    你可知,你眼中不值钱的玩意儿,谁有了这个东西,谁就是下一个淮安首富?”

    狭长的眼睛,陡然一眯,俊美容颜,邪肆的笑了:“真是,一次比一次让本座惊讶。”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