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

    船甲板上,已经一片狼藉。

    在这一片狼藉中,尸体成堆。

    有皇家的侍卫,也有穿着夜行衣的水贼。

    尸体错叠,分不清你我。

    只是,血的腥味,萦绕在每个人的鼻间。

    火把将这一切照得个灯火通明,江上风大,一把把火把燃烧得剧烈,被风吹得向着一个方向摆。

    只是加了火油的火把,根本不是那风可以吹灭的。

    却把这一切,映射得太过惨烈。

    一个人影,太过突兀,他被压跪在甲板之上,在他的不远处,一身明黄的老皇帝,面无表情地望着那个人。

    御林军左统领郭能,几乎咬碎了一口牙。

    “为什么……是你!”

    老皇帝未曾开口前,郭能咬着牙根质问那被压扣着跪地的人影,这本是越距的行为,但是老皇帝却没有因此而责备,算是默肯了郭能的这一行径。

    地上那跪着的人影,闻言,倏地一颤,缓缓地抬起头来,与郭能对视:“郭大哥……对不起。”

    一句话,却击碎了郭能的心,他怒,更伤心,额头上的青筋蹦跳,一双铁拳死死捏着拳头,他已经极力克制了,但是还是朝着那跪地的人,挥出一拳头:

    “王小超!你不是愧对我,你是愧对了陛下对你的栽培和信任!”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众人看过去,太子一身黑色宽袍,身后四道人影跟随,踱步而来。

    “儿臣见过父皇。”

    “太子免礼。”

    太子起身,转身冷眼看向了跪地的人:“你可有什么话要交代?”

    王小超眼中犹豫,却还在撑着。

    太子俊美的脸上,嘴角淡漠地一扯:“杜宣之已经死了。”

    倏然!

    王小超剧烈一颤,脸色唰的惨白,哆嗦着唇瓣:“……他是俘虏。”沙哑艰涩地开了口,缓缓道出一句风马不相及的话来。

    无人听懂这话意思。

    太子爷却是了然的一勾唇角,那不是笑,而是讽刺:

    “孤从不在乎俘虏,孤更不在意能不能从一个俘虏嘴中问出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他从不在意这些,那又何必在意一个俘虏的生死。

    “孤,手底下,没有俘虏,只有死人。”

    王小超剧烈的颤抖,此时,他真的怕了。

    太子爷根本不在乎这背后主使之人!

    他的脸色,死灰一样的白。

    “父皇,此人,如何处置?”太子爷侧首,双臂微微笼着,向着那明黄身影一拜。

    老皇帝眯了眼:“太子有何建议?”

    那黑色宽袍的太子,蓦地抬首,露出半张线条深刻的脸,极缓开口:“喂鱼如何?”

    老皇帝闻言,哈哈大笑:“我儿果然有主意。”

    又叫了身边的李公公:“都没听到我儿的话吗?”

    李公公闻音知雅意,笑呵呵地应道:“老奴明白了。”

    一拜,起身,手中佛尘一甩,冲着那扣押着王小超的左右侍从,一扬下巴:“都听到了?送王小超喂鱼。”

    那左右二人立即毫不客气,拽起王小超,就往船边拉扯。

    一瞬间,濒临死亡的剧烈恐惧,笼罩了王小超:“罪臣招……罪臣招!”

    他太清楚,若是真被丢进了大江中,那比死还可怕。

    冬日夜里的江水,会一点一点将他冻死。

    他死前,只怕得先生不如死。

    若是不会水性还好……王小超此刻真恨自己水性极好。

    不然直接落水淹死,都好过在满满江水中,被一点一点冻死的好。

    而他家中还有老母亲,他死可以,却不能死无全尸,他那老母亲怎么受得了?

    老皇帝对着李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即明了,冲着那左右侍从道:

    “拉回来。”

    又叫了两个小公公,搬来一张靠椅。

    老皇帝坐了下去,静听那王小超“怎么招”。

    王小超娓娓道来,把他如何与人合作的一切,一一交代。

    但老皇帝和太子爷这对父子,却是同时一拧眉,显然对着王小超交代的话,抱着迟疑。

    “你说,你不知主使者为何人?每次都是一个老乞丐和你联系?”

    王小超颓败地软摊在地上,点头应是。

    太子爷轻笑了:“一个老乞丐,却能够指使你御林军的带刀护卫?”

    王小超却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太子蓦地轻笑一声:“你家那位美娇娘,是曾经西夏皇朝哪位权贵家的小姐?

    又或者是……西夏的公主?”

    “与兰儿无关!”王小超激动地抬起头,“真的与兰儿无关。”

    “倒是夫妻同心。”太子淡淡道:“你还真是应了那句死在花丛做鬼也风流。

    可想过你家老母亲?

    孤若没记错,你家老母亲腿脚不便?”

    王小超悔恨难言。

    “孤告诉你一件事,你家的那位老母亲,已经过世了。”

    王小超蓦地一抬头:“不可能!我娘只是腿脚不便,向来却身体健朗!”

    太子垂眸,眸光轻扫王小超灰白如土的脸:“孤还不屑骗你。”

    他话落时,一旁的左统领郭能沉重地说道:“是真的,正是你家中只剩下老母亲和你那刚娶没多久的娇妻,

    留守皇城的御林军中,多有同僚为你关照。

    就在前几日,我收到飞鸽传书,信上说,你家老母在你随驾淮安不久后,就去世了。

    我接到书信,一直不敢告诉你,就是因为你的性子不稳,容易出事儿。

    只准备等你快要回到皇城时,再告诉你。

    如今,留守皇城的御林军兄弟们,还为你老母守着尸身,只等你回京后,再操办丧事。

    可笑你家那位兰儿,人去楼空不知所踪。

    你道,你老母除了腿脚不便,向来身子硬朗,她老人家是如何去了的?”

    “不,不……不会的……兰儿她不会的。郭大哥,你骗我对不对?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王小超已经面无人色,痛苦哀求地望着郭能,只求郭能说一句“都是骗你的”。

    只可惜啊——

    他跪着爬到郭能身前,双手死死地拽着郭能的裤脚,跪在郭能的腿边不停哀求着:

    “郭大哥,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对不对,你们是想要从我嘴里问出主使之人对不对?”

    郭能难受地望着跪在他跟前的王小超,摇着头叹息:“唉……”他又何曾想要看到,昔日的兄弟,如此惨状?

    可这一切,都是王小超自己选的。

    “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还看不明白吗?

    所谓你的兰儿,不过是别人的棋子。

    嫁给你王小超,不是因为你这个人,而是因为你王小超乃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御林军,

    护卫陛下安危的御林军的带刀护卫!

    还不明白吗?

    这是一场早有谋算的阴谋,从你被选为随陛下东下淮安时,你就已经是个弃子了。

    可笑你王小超赔上了一切,最终老母却惨死。

    何惜百死花丛中!”

    郭能从怀中掏出一张书信,丢在了王小超的面前。

    王小超颤抖着手,摊开信纸,那信纸上的字迹,他太熟悉不过,是他在御林军中的好兄弟的字迹,这如何也骗不了自己了。

    “啊啊啊!啊——!!!”疯魔一般,撕心裂肺的嘶吼声,王小超蓦地站起,拼命地锤击自己的心口,满身狼狈。

    长发散了,乱糟糟地被风吹得胡头胡脸。

    痛苦的嘶吼声,始终没有停下。

    江面之上,那嘶吼声中,是一个人的悔恨痛苦,长鸣之声,笼罩江面之上,直遥百里。

    可就算如此,却也改变不了眼前这苟且的一切。

    王小超缓缓地望向了郭能,艰涩的开口:“郭……大哥,我王小超只求你看在曾经兄弟的情谊上,帮我……娘收殓尸身。

    我……我无言回皇城去见我那老母亲。”

    话落时,众人见他飞身而出,大步朝着船边飞跑出去,决绝地纵身一跃。

    噗通——

    有人在王小超飞奔而去的那一刻,想要阻止,却被老皇帝阻止了。

    那一声落水的水花声后,人们的耳中仿佛依旧还有那撕心裂肺痛苦悔恨的凄惨吼叫声,不绝于耳。

    老皇帝沉沉地望着王小超跳江的那个地方,此时,那里早已空空如也:

    “回城之后,对城中乞丐严查身份背景,一旦有所可疑之处。”老皇帝的嘴中,森然蹦出一个字:“杀——”

    他是帝王,宁杀错,不放过!

    “西夏的余孽,一日不死,朕,心难安。”

    老皇帝蓦地站起身,明黄的大袖一挥,背手而去。

    众人看到那道明黄的背影,心中都有些发慌。

    “唉——只怕是,这朝堂又要刮起腥风血雨了。”李公公摇着头,追随了老皇帝的背影而去。

    他,道出了此处所有人的心声。

    太子回首,一双黑漆漆的眼,从每个人的脸上划过:“今夜之事,谁也不准透露出去。”

    话落,他摆袖而去。

    身后

    “是~!臣等谨遵太子令。”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灵能纪元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