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九爷脑子里有那么片刻的混乱,他垂眸盯着那正蹲在地上,冲他轻笑的女子,想要从那轻笑中瞧出端倪来。

    这到底是她偶然想到的,还是从一开始,一切都已经计算好了。

    如果是前者,不得不夸赞她一句,机敏和应变得体。

    如果是后者……安九爷觉得,如果是后者,那面前这个女子,便有些可怕了。

    “你是打算以惠民酒坊为依托,运酒运盐,以船和车马送之苏淮各地店铺?所以,盐铺于你而言,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购置?”

    这也是此事怪异的地方,按理而言,如她有盐引,那二月去海州运盐时,以她的性情和做事的周到,早该早早就做好万全准备,把那盐铺准备好。

    而并不是在盐快运回时,才开始着人四处打听城中是否有要转让的铺子。

    安九爷老眼紧紧盯着那女子,却见那女子忽地勾唇轻笑,没有多余坠叙:“是。”

    得到这一回答,安九爷不说话了,静静盯着那女子脸上,瞧了又瞧。

    那眼神,任谁看了,都觉得发毛。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旁,龟缩着的江老头儿,那个老驼子却是浑浊的老眼,瞬间一亮,只刹那,又云淡风轻的没有正形“嘿嘿”笑着。

    “这办法可用?”

    女子问道。

    安九爷唇瓣轻动:“可用。”话锋一转:“你何必找老夫一起商量?”她自已经有了打算,何必还找他来。

    连凤丫摇了摇头:“我们是伙伴,一伙的。”

    言下之意是,不找你,找谁?

    却是这一个“一伙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在安九爷的耳中,却是心中一动,眯眼望着她去……一伙的,这词可真是……让人心动啊。

    商场之上,都说是合作伙伴,可谁能真的把谁推心置腹?

    “九爷还有什么疑问么?”

    她问。

    安九爷想了又想:“为什么?”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个“为什么”,别人听不懂,连凤丫却轻笑起来:

    “九爷知道我爱银子。

    因着,穷怕了。

    我赚银子,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及家人不被人随意想欺就欺。

    银子它,终究还是死物。

    要是被这死物控制了一生,那才真是无趣,本末倒置了。

    我找一个伙伴,一同赚银子,有什么不对么?”

    安九爷瞬间被嗫住,他还真不好反驳,她就是要找个人一起赚银子,不行么?

    行!

    怎么不行?

    他着实不好反驳。

    爱财,而又不为财所制。

    安九爷兀自点点头,“何时置办这件事?”

    “明日如何?”

    安九爷思虑片刻:“成。明日。”他也知,这件事,拖得越久,越麻烦。

    “盐车我交给九爷您了。

    民妇不过是想个主意,其余的,还需要九爷您指点。所赚银钱,同卖酒所得一样,你我按旧例分红。”

    说着,就与安九爷辞别:“家中还有事,就不劳九爷相送了。”

    说着,竟然不给安九爷任何反应的时间,已经领着人,走掉了。

    安九爷望着那被留下的盐车,又望了望重新阖上的院门,一脸苦笑……这哪里是需要他“指点”?

    所谓“指点”,实则是要他办事儿吧。

    却只能对着那盐车,一阵苦笑。

    他这自从遇上那女子,就开始成了卖苦力干活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遇到这女子之后,他确实也多了几门赚钱的门道。

    既如此,不如笑纳吧。

    一边儿绕着小路,去简竹楼,一边儿突然笑了起来。

    恰好遇上简竹楼的掌柜,掌柜问:“九爷您何事如此开心,瞧您,褶子都笑出来了。”

    安九爷一巴掌拍在掌柜的肩膀上:“去去去,老夫多年前,脸上就有褶子了。”还褶子都笑出来了,这老东西可真会打趣他。

    掌柜的却不以为意,“那您这到底为哪般,何事让您如此开怀,走路都笑着?”

    安九爷摸着胡须,“老夫只是想着,有些人又白忙一场,等到事成之后,又得气着跳脚。”

    掌柜的猜测着,小心翼翼提及一个字儿:“难不成是‘张’……”

    “去,忙你的去。嘴巴守牢点儿。”

    掌柜的“诶诶”应声,果真不再多问,只是跟着安九爷笑起来。

    虽他不知,发生什么事儿,但是一想到,若是那位一向与他们安九爷作对的老相识,被气得跳脚,掌柜的与有荣焉,同样开心得不得了。

    ……

    连凤丫刚回家中去

    一家人和乐无比。

    万氏做了一桌子好菜,香喷喷着。

    张府那边,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

    “都死了?”张大老爷脸色沉沉着。

    “都死了。”

    张府此刻,阴云遍布。

    张大老爷砸碎了前朝的鼻烟壶,看得一旁老管家一阵的心疼,这鼻烟壶可不便宜,一直都是张大老爷的心头好,此时,说砸碎就砸碎,可见大老爷此刻气不顺。

    “怎么死的?”

    “这……”老管家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五个,是被铜板刺入了喉咙口。”

    张大老爷脸色蓦地一沉,袖子中的手掌,捏了捏……“剩下的呐?”

    “剩下的……瞧不出来。”话落时,老管家瑟缩了一下。

    “尚武堂那边,也瞧不出来?”

    老管家有些紧张地摇摇头:“那边已经看过了,瞧不出死因来。”

    咔擦——的一声,砚台碎了一地,老管家眼皮子跳的厉害。

    这砚台……大老爷可是珍玩了三五年了。

    “好!好得很!”张大老爷青着脸:“一枚铜板就弄死了我的人!”

    说着,忽然沉默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你下去吧。”

    老管家不明所以,怎么刚刚还气得快冒烟儿的大老爷,突然就沉默了。

    “是,老爷。”

    “等一下。”

    张大老爷突然叫道,一双阴沉沉的眼,射向老管家:“找个人,去试探试探那个老驼子。”

    “试探?”

    “……一个老驼子,怎么安然无恙的一路从海州归来?”张大老爷抿着嘴:“试探试探吧。”

    老管家明白了,这是怀疑那老驼子也不简单。

    可他瞧着,那老驼子猥琐的很,就是个油腔滑调的老家伙而已。

    “是,”

    人走了,张大老爷依旧坐在太师椅上,老眼精光闪烁……五个人一把铜板弄死了,剩下的,却看不出死因……

    思来想去,唯有那老驼子有些可疑,更何况,出海州,就有人跟着那车队,按理,那老驼子回不了淮安城了。

    但此刻,非但回来了,往安九爷那里去的一路上,他张家暗地里监视的人,还都死了。

    只是那老驼子,他也曾在酒家二楼窗口往下瞧,瞧过一回,邋里邋遢,一身酒气,就是个猥琐的老酒鬼。

    “是不是他,试探了,不就知道了?”张大老爷坐在太师椅上,自言自语。

    张二老爷一直在一旁没说话,此刻

    “如果是呢?”他突然仰头问去。

    “如果是……那一个村姑身边,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人?”

    “如果不是呢?”

    “那只能说……那贱丫头的运气真正的好……”

    三日后

    一个老驼子在一个老寡妇的摊位前,嘴里说着不着调的荤段子。

    老寡妇拿着鸡毛掸子追着他打:“你这老酒鬼,成日里胡咧咧。坏了老娘声誉,你想作甚!”

    “哎哟哎哟——”驼子别看他是驼子,溜得那是一个快,左躲右闪,嘴里哎哟哎哟叫唤得凶,可仔细看,老寡妇的鸡毛掸子,他压根儿就没挨着一下。

    后头老寡妇追着打,前头老驼子猥琐地躲,前头拐角处突然却冒出来个人。

    一把挡住了老驼子的路,来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却是伸手把正朝着这儿跑过来的老驼子,伸手那么一推,

    噗嗤——的一声,老驼子一脸懵圈地倒在地上,捂住胸口“哎哟哎呦”的叫唤,一抬头:

    “干啥咧!你这人走路不看路,没长眼呐!”

    一边揉着胸口:“疼死你爷爷了。这大力啊——想杀人呐?”

    他话还没说完,那撞人又推人的人,冷冷鄙夷地扫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屁股坐着的老驼子,轻视地连一个字儿都懒得说,转身就走,招呼都不打一下。

    “不许跑,你得陪你爷爷我药费——哎哟!”老驼子扯着嗓子朝那人喊,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记鸡毛掸子:“疼死爷爷了——”

    一回头,老寡妇一手抓着鸡毛掸子,一手拧了老驼子的耳朵:“叫你调戏老娘,老驼子也不找个镜子,瞧瞧自己啥模样。”

    老驼子依旧叫唤着凶,一双老眼,却不经意地扫向撞他那人消失的方向,咧嘴一笑,一口大黄牙,对着老寡妇:

    “你这娘们儿,凶甚凶,松手,松手,疼疼疼——”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