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零七章 同在一条船

    张府中

    小花园中

    张大老爷的面前,跪着的赫然就是刚才撞老驼子的人。

    “他无内力?”张大老爷松开了眉心,他还真是担忧,若是一试探,试探出,那猥琐老驼子真有内力,那就是高手。

    绝对的高手。

    如若那老头儿是个高手,那事情可就古怪得很了。

    一个村姑身边,有个武力值极高的谢九刀,偏偏再来一个看不出深浅的邋遢老头,那才奇怪。

    “可确定?”

    “属下十分确定,那老头儿没有一丝内力。”跪地不起的那个人,斩钉截铁道:

    “属下绝不会弄错。”

    张大老爷也是信得过面前这个人的,如若连试探一个人是否有无内力,都做不到,那他张家极力培养出的高手,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那就奇怪了……一个老驼子,是怎么从海州安然无恙归来的?”

    张大老爷自言自语道,忽地抬起头:“与他一起去海州运盐的人,查了没?”

    “这……”

    显然,并没有关注这一点。

    张大老爷沉思片刻,勾了唇角:“无妨,自有下一次运盐的差事。”

    到时再看清楚跟在老驼子身边的,有没有高手就是。

    却是在此时,张二老爷急匆匆走了过来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张大老爷看不惯他二弟此刻的鲁莽莽撞。

    张二老爷却没理会,附耳在张大老爷耳边耳语。

    蓦地

    张大老爷脸色骤变。

    眼却落在周遭其他人身上,挥了挥手:“都退下。”

    周遭奴仆纷纷退开。

    张大老爷才卷了衣袖,“去简竹楼!”

    他一双老目,闪烁着愤怒!

    这个安九爷!

    张二老爷随着张大老爷,匆匆坐了轿子就往简竹楼去。

    安九爷正在算账,今日下晌,正是清闲时候,他还叫了小二哥,搬把靠椅,正打算阳光下晒晒太阳,落得清闲舒适。

    这边正美滋滋地打算着,就被人硬生生闯了进来。

    “东家在二楼,张大老爷,张二老爷,您俩可不能硬闯啊。”

    掌柜的要拦,怎么可能真的去伤了张家两位老爷。

    只得虚拦着,却怎么又是正在气头上的张大老爷的对手。

    这一拦一闯,三人就上了二楼,木楼梯咯吱咯吱的作响,但简竹楼的木楼梯却是十分结实的,可见张大老爷此刻是动了真怒。

    安九爷在厢房中,就听到了动静,却没起身来。

    “哐啷——”的一声响,张大老爷硬生生带着张二老爷,硬闯了进来。

    安九爷才好整以暇地放下手中算盘,难得今日他有闲心意志亲自算一算账簿,这可好,“啧啧,什么风,把张大老爷给吹了来?”

    “什么风?

    安九爷难道不知道?”张大老爷咄咄逼人道。

    安九爷挑了眉峰:“有趣了,安某人又不是张大老爷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张大老爷的想法?”

    “安九,明人不说暗话。”张大老爷绷着脸,气汹汹着:“你与那臭丫头什么关系?”

    安九爷终于面色微变,却不着痕迹藏住:“什么什么关系?哪个臭丫头?”

    “连、凤、丫!”张大老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三个字。

    “张大老爷慎言!”安九爷脸上肃然……他可不敢和那女子有“什么关系”!

    “乱说话,可是会害死人的!”

    张大老爷闻言,却是突然一笑,阴森森地冲安九爷道:“安九爷至此,却还关心着那女子的死活?

    还说,与那女子,无甚关系?呵呵。”

    安九爷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他是说,乱说话,会害死他安九的!

    娘的!这张潼脑子里塞了什么玩意儿!

    向来老狐狸不动声色的安九爷,此刻心里一遍一遍问候张大老爷的亲娘!

    “慎言。”安九爷站了起来:“张大老爷有事说事,若是来挑事儿的,呵——我安九不惹事儿,但从来不怕事儿!”说着,眯起眼冷冷扫过张大老爷的脸上。

    后者被这突然森然的一语,拨弄得脑子清醒了几分。

    走上前去,坐在安九爷对面:

    “既如此,张某有话直说。”

    “请。”安九爷伸手做“请”。

    “她手中有盐,是你帮她把盐运抵苏淮各地,惠民酒坊?”

    “是。”安九爷淡淡浅笑,不否决。

    张大老爷脸色又一沉……果然是这厮!

    “安九爷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要与我张家作对?”他沉着脸问道。

    “怎么是与张家作对?”安九爷云淡风轻,道:“当初建惠民酒坊,我与她同有利益。

    既然是买卖上的事情,自然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

    安九爷轻轻扫向张大老爷身后的张二老爷:“老夫知道,你张家同样涉猎盐行,

    但,咱们为商的,向来是有利图之,唯利是图。

    无利谁起早?

    张大老爷说一说,是也不是?”

    言下之意是说,连凤丫能给他利益所得,他自然要唯利是图,没有所谓帮衬不帮衬的一说。

    张大老爷眯起眼,却问:“所以,与她出这个主意,盐运苏淮各地惠民酒坊,同酒共销的主意,也是你给她出的?”

    安九爷轻笑着,不与评论,但这看在张大老爷的眼中,赫然就是默认了。

    忽地,张大老爷站了起来:“如此,告辞——”

    说着,果真不回头,转身就走。

    人走之后

    掌柜的有一丝担忧:“东家,怕是这梁子结下了,瞧张家那位的架势,怕是之后还会生风波。”

    “怕什么?”安九爷起身,“我与他斗了小几十年,梁子,早结下了。”

    “可是,只是为了连娘子,是不是不值当啊?”

    掌柜一脸担忧,眉宇之间都是轻愁。

    “值当不值当……老夫此刻也没得选择。”安九爷收了笑,说了一句掌柜听不太懂的话:“早在许久之前,老夫就已经被和那女子绑在一条船上了。”

    已上船,中途想下?……痴人说梦。

    “只盼望,她够聪慧——”若是假聪明,只怕去了京城,也走不远。

    非但走不远,还会死得很惨。

    很惨很惨很惨……

    当朝储君膝下的长子生母,只这个身份,就是她最大的错处。

    安九爷背手而立:“搬张椅子门口去,老夫晒晒太阳。”

    他眉宇之间,愁绪万分……唉,下不了船了……盼她好,她好,他才能好,她活,他才能活。

    幸而看京都城里的那位,对这女子的态度,似乎还是十分不错的。

    ……

    三月播种的时节,不只是城郊连凤丫庄子上,种田的田把式都在田埂间忙活着。

    自然,连凤丫的庄子上,更是没有停歇。

    山丘下,河塘挖开,放了鱼苗。

    种庄稼,自然要浇水,别家都是一桶一桶地装满水,又去田地里浇灌,只他们家的庄子上,拧开阀门,从源头出,顺着打通的竹管子,就有水,源源不断地浇灌田地。

    一开始的辛劳都有了回报。

    四月到时,已经初现繁忙又井井有序的庄子。

    郑三娘果然是管庄子的好手,这庄子上,本就是穷苦出身,没辙才签了卖身契的,这日子却过得红火。

    只要不懒,天天都能吃饱饭。

    吃好穿好,还有月利来,人人干劲十足。

    “大娘子,竹心小公子过了府试!”

    张二鱼匆匆跑过来,年轻的面庞上,挂满了喜气。

    此时,连凤丫还在田埂上,卷着袖子,和郑三娘一起忙活。

    郑三娘也曾劝她,这种活儿,累着她,不必她亲力亲为。

    只是连凤丫觉得有趣,她便在田埂上跟着忙碌,倒是不成想,她这番作为,却有意外收获。

    庄子里其他人看到了,东家都亲自下田干活儿,自然,他们做的更卖力。

    张二鱼传来消息时,连凤丫正沾了一手泥,闻言,那张不算出色的面庞,蓦地精神焕发,从田埂上下了来,又鞠了一把清水,洗干净了手掌。

    眉眼清亮:“走,回家去。”

    “诶!回家去——”张二鱼追上那道清瘦的身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仙帝觉醒,祸害绝色美女老婆 官途纵横,从镇委大院开始 团宠锦鲤小福宝,旺家旺夫旺全村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 随身空间: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 女友分手后,他获得了透视异能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重生之回到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