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

    大老爷面上犹豫。

    老太爷微微仰起下颚,看了过去:“怎么?大儿有什么为难处?”

    “无。”大老爷立即道:“儿子这就让人去请郎中来。”

    说罢,即可就叫了个小厮来,去往府外请郎中上门。

    郎中是请来了,却说人没救了。

    果不其然,今早时分,这人就死在了府中一处荒废的院子中。

    老太太是今早刚从下头人口中知道这件事的,她人老活成精,一下子就觉得蹊跷,派人请了老太爷来。

    两老说道这件事,老太太怪老太爷不作为,让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糊弄过去,这人说死就死了?

    老太爷却始终沉默寡言。

    老太太是和老太爷过了一生的枕边人,最是了解自己的丈夫,顿时就察觉了老太爷态度的反常。

    当下抓住老太爷的手臂,“你是不是有其他个打算了?你是不是……是不是不管这件事了?”

    便说着,眼泪就出了来:“我伴你这辈子了,怎地我临死也只是要知道,东庭园里那个,到底是不是……是不是我自己个儿生的!

    老爷子,你是晓得我的,这辈子可曾开口求过你一件事儿?

    如今,我只是想要知道,当初给大哥儿接生的接生婆,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就这,就这……你也不肯答应我?”

    老太爷心生有愧,却又真个已有其他想法,一双老眼,不停烁烁,犹豫又艰难,狠狠一咬牙,一把抓住了老太太的手:

    “芸娘,莫胡闹!”

    听得这一声呵斥,老太太心尖儿都拔凉拔凉了,倒吸一口凉气,真真儿的吧嗒吧嗒着眼儿,瞅着老太爷一脸的不敢置信,“这、这、这怎么是胡闹!

    这怎么能够是胡闹?”

    她难过地捧住心口,只觉得痛得难以承受……天底下,虎毒尚且不食子,她亦不是那歹毒的娘亲,从前不知道真相,如今却是叫她知道了,当年还有那一档子事,这叫她这个做亲娘的,如何能够安下心来!

    “老爷子,那可是你亲生……”

    “住嘴!”老太爷猛地喝断老太太的话,门外蓝嬷嬷守着,听得屋内巨响,心下难平,担忧无比,这可是雷霆之怒!

    老太爷有多少年不曾发过如此大的脾气了。

    当下就要进屋去,却叫老太爷的心腹给拦住:“这会儿进去,你是不要命了!”

    “可……”

    “那是老太爷和老夫人的事情,他们少年夫妻,如今白头已老,再有什么干戈,还能够真的红了脸。

    我等都是外人,此刻要是进了屋,你叫老太爷如何端着他的威严?”

    屋内

    老爷子看着一脸痛惜望着自己的老妻,半晌,去了威势,面上威严缓了缓和,才无奈叹息一声,沉沉喊了一声老太太的闺名;

    “芸娘……芸娘,你可知道若是此事被证实是真,我沈家三代簪缨,这满京都城中,我家就要成为勋贵之间,朝臣上下的笑柄。

    且不说东庭园里的大儿是真是假,你可知,昨日里,大儿被陛下私下叫去御书房,被陛下赞了一句忠厚实干,”

    老太爷深深吸一口气,侧首目光灼灼盯住老太太,“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看似平静,声音里却藏着一丝叫人难以察觉的激动澎湃。

    他们沈家,既为勋贵袭爵,如今看着贵重,实则除去他之外,其族人却只是在朝堂中,占着虚职而已。

    他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能够活多久?一旦他撒手人寰,这整个沈家还没有一个能够挑担子的人出现,只怕所谓簪缨世家,就要渐渐名存实亡,沦为一个好听的名儿而已了。

    三代子嗣中却没有一个能够捧得起的。

    唯一一个聪慧的却是女儿身!

    他百年之后,不出十年,整个家族系就要衰败。

    这叫他如何不急!

    如今家中却有一人,被陛下亲近,还叫去御书房,赞一句忠厚实干。

    “自去年起,闻太傅上书南水北调之事起,河运一系就被陛下关注,如今一年去,当初即便有人反对南水北调,而今反对的浪潮几近已不见踪迹。

    可见陛下十分看重这一块。

    既事情已经无可转圜,朝堂上下,人心又变。

    都在盯着河运史司的肥缺,这可是一个实权和肥缺的新部,

    如今,谁人不是暗中铆足劲儿的?”

    而陛下,却在这敏感的关头,私下在御书房中接见了他沈家的大儿。

    “芸娘,你可知,若是此事成了,这对整个沈家,意味着什么?”

    老太太怎么会不知道?

    管了一辈子后院,又与其他官眷打了一辈子交道,怎么会这点儿道理都不懂!

    可!

    可,若是东庭园里那个果真不是她的亲生子,却要得到当今陛下的赏识?

    为了家族大义,她却要步步退让?

    眼睁睁看着贼儿步步高升?

    恨啊!

    恨得目呲欲裂!

    老太太死死扣着檀木桌边,扣得指甲发白,又恨又痛又忍!

    老太爷见此,无声叹息一声。

    才缓缓又道:

    “你便是不为家族着想,也为咱们的莲儿想一想。

    微莲是二房嫡长女,我们整个沈家的嫡长女,你与我的嫡长孙女。

    若是真的大房的出身有问题,果真柳南巷子的那个才是……才是的话,

    柳南巷子那个可是娶了一个粗鄙的村妇,膝下有一子一女。

    那一女是个死了夫君后背夫家人和离的寡妇,那一子又是口不能言有口疾的患儿,还有那个万氏,也是个不得体的小户人家女儿……

    若果真柳南巷子的那个才是……沈家的嫡长女就要易主给一个大字不识,粗鄙轻贱的村姑了。

    那女子,是叫做,连凤丫?我沈家如何能够丢得起这个脸!

    芸娘,你可记得,当初护国寺的前主持九能大师,亲自给我们微莲批命格,真真儿的贵不可言!”

    老太爷拉住哭得不能自已的老太太的手,苦口婆心劝说道:“便是为了咱们的微莲着想,此事,也只能够你知我知再不能叫他人知晓。

    也怪我不好,那一天不曾多考虑,就让蓝嬷嬷带着人去了柳南巷子。

    那一家子若是不来找便罢了,左右我私底下定然是要照顾那一家子的,亏待不得他们。

    若是那一家子有了其他用意,又找上门来,到时只让查验了身份,说是搞错了,胎记长得不一样。

    但是既然茫茫人海里,能够有如此缘分,不如认了干亲,名义上作个干儿子,咱们待遇上只把他当亲生子对待就是。

    左右都是不亏待他的。”

    “芸娘啊,两年前,微莲她本是到了说亲的年龄,奈何她亲母丧,如今眼看三年守孝期满不足一年了,

    芸娘啊,你怎不觉着奇怪,算一算时间,东宫那一位,如今已是双十有四的年岁,原早已该定了太子妃人选,缘何却如今还没有选太子妃?”

    “算一算时间……”老太太嘀咕着,似突然醒悟过来,猛地抬起头,惊得叫出声:“莫不是为了等……等……”

    “嘘~不可说出口。”

    老太太惊疑不定地点点头,心中越琢磨,似越是这回事:“掐一掐时间,确是如此了。那……”果真这个时候沈家不能出什么丑闻,更何况,沈家嫡长女,若是叫那样一个大字不识的村姑占去了名分,沈家其他的姑娘们,可怎么有颜面。

    微莲她若是与皇家有缘,只怕皇家也无法认为她有那样一个不可言说带不出门见人的嫡长姐。

    “芸娘且放心,此是在京都城,我想了办法让人去瞧了那柳南巷子的那个身上,有没有胎记。

    果真是有的,那我定然照顾好那边的,不叫他们家吃苦头就是。”

    老太太抹了眼泪,再三嘱咐,那定然是要叫人想方设法地查验清楚了,又说,若是能够暗中护着那一家子,那虽也没有一个嫡长子的名头,这辈子却真正享了嫡长子该有的福分,过了嫡长子该过的富庶日子,那样此生也是不亏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专职高手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炮灰求生手册 美女上司贴身保镖 重生魔法妻 玉离伤 皇上别闹 永堕黑暗靠近你 掌上娇 姐我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