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那夜发生的腌臜事情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无论是之词胡同那边的,还是柳南巷子这边的。

    好似平了风波,又过了几天顺遂日子。

    连凤丫这个小家,无论万氏还是连大山,好似还和在淮安城中一样。

    但,实则大家心里都埋了一根刺。

    那根刺,扎得深,深到没有人愿意再提起。

    万氏看着还和从前一个样,却举止之间,又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来,就是成日里发呆恍神的时候多了起来。

    多到连凤丫想要忽视都难。

    连大山说早就听说京都城里繁华热闹,那澡堂子大得能够装下一屋子的人,还能在里头游泳,他是从前苦惯了,又听人说京都城哪儿哪儿都好,童心未泯好奇心盛,跃跃欲试着闹着要去泡澡去,

    还怂恿着褚先生,江老头儿一起,还想拉上老大不情愿的谢九刀一起去,奈何人谢九刀见着连大山扭头就走,于是仨老小丢下家里妇孺小儿,去泡澡堂子了。

    趁着这个连大山不在家的日子,连凤丫找了万氏:

    “阿娘,阿爹永远是我和竹心的阿爹,也永远是你夫君,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一句话,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触痛了万氏心里最担忧的那个地方。

    一下子被这简单一句话说得红了眼眶。

    连凤丫心里叹了一声……果然是因为这个事儿。

    自从那日之词胡同来的名唤蓝嬷嬷的,在家里胡说一通后,万氏这心里就永远埋下了一根刺儿。

    “可是,你爹,你爹要真的是……我瞧那日来的嬷嬷穿着打扮都不简单,想来主家必定是富贵不能及的,我、我只是个小门小户的农家女。”

    万氏说得哽咽,连忙用手掌擦眼睛,就连眼神都不敢直视连凤丫,那模样,看着是担忧自己的出身低贱,却真正深深藏着自卑。

    望着万氏小心翼翼遮掩自己内心深处自卑的模样,连凤丫后槽牙都咬得发紧……那家人!

    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了万氏:“不怕,有我在。”

    万氏肩膀一颤,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下来……从来,从来发生什么事情,她的凤丫都是这一句“有我在”。

    不,不,她才是当娘的那一个,怎么能够软弱成软蛋?

    该她给闺女儿挡风遮雨的,却本末倒置了。

    万氏紧紧抿着嘴唇,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把身前那具纤瘦的身躯,紧紧地回抱住。

    连大山和褚先生、江老头儿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了。

    秋末时候,天色寒凉。

    连大山裹着厚实的大衣,钻进了屋子,回来就抓着万氏的手掌,那憨憨的面庞上,一阵不知所措,却有点像个被人欺负的小孩子,向着家长告状。

    高大魁梧的身躯,国字脸的粗犷面庞上,蓦地挤出几分委屈地拉着万氏就说:

    “秋娘,这京都城里澡堂子一点儿都不比咱家在淮安的那处庄子的温泉舒爽。

    你不晓得,人人都说京都好,富贵又热闹。

    咋就连泡个澡也要人挤人,一群个大老爷们儿,就在那点儿大的澡池子里泡着,跟下饺子似的。

    咱以后不去外头的澡堂子了,成不成?

    再不行,我就是打了井水,随意冲洗也成啊。”

    万氏白了连大山一眼:“这几年倒是把你养得娇贵了?大老爷们的澡堂子可不就是那个模样,哪儿能和淮安庄子上的温泉比?当然是没有泡温泉的舒爽。”

    “总之,总之!总之我就是不要再去那外头的澡堂子了!”连大山负气地跺脚,看他涨红了一张国字脸,连耳根子都通红通红的。

    万氏觉着啼笑皆非,“我又没让你去那澡堂子泡澡去。”

    “我、我、……哎呀!反正我就是不去了!”

    从没见过连大山这急的火炽火燎的模样,欲言又止,万氏却要深究:“她爹,今儿澡堂子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

    “你咋?”

    “我……”连大山张口欲说,又羞愧难当。

    “你到底咋了!”万氏瞧他那模样,心里就更着急了,逼得也更急了:

    “好啊!连大山,你莫不是以为有了之词胡同那边勋贵人家传来的话,就瞧不上我这老妻,如今嘴里连句实诚话都不肯与我说啦!”

    “哎呀!秋娘,你说啥呐!”连大山急了,怎么就跟那啥之词胡同扯上干系了,万氏大棒子打下来,可把老实巴交的汉子给急的团团转,“没有,没有,真没有!”

    “我不信,不然你如今咋连句实话都不与我说。”

    “我说啥实话啊!这叫我咋说?

    那那那狗屁倒灶的澡堂子里,啥人儿都有!”

    “啥意思?”

    话赶话,万氏问得一句接一句,压根儿就不给连大山思考的时间,连大山又被万氏急着了,脑子一耽搁,实话就出了口:

    “那澡堂子里我洗个澡,被个白面小生摸了屁股!”

    话一说出口,连大山陡然清醒了过来,就瞧见自家婆娘张口结舌地盯着自己个儿,连大山这下更急了,连忙解释:

    “秋娘,俺、俺可没那癖好!俺,俺是被逼的,受害的那个咧!”

    瞧这急的连那多年不用的“俺”都说出口了,万氏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那不能吧,光天化日之下的,再说了,人家一个白面小生能摸你屁股?怕是不小心碰着了,你可别大惊小怪的。”

    这话不说还好,这话一说,连大山像是受了天大冤枉,“真的!他他他摸我屁股,这能是不小心碰着。

    那他、他……他还掐了掐我屁股蛋,这也能是不小心碰着?

    这满京都城,人心不古……秋娘,你是没瞧见,那年轻人长得倒是模样好,可他、他那瞅我屁股蛋的眼神儿……秋娘啊,我再也不去那劳什子的澡堂子了!”

    万氏听得一阵愕然,眨巴眨巴眼,眼瞅着自己个儿男人那委屈吧啦的可怜样儿,不知为啥,她想笑,忙垂下脑袋,轻作咳嗽,掩住了唇瓣……不厚道不厚道啊。

    “有辱斯文!简直就是、就是……”连大山憋了半天,愣是想不出来个词儿,急的他一跺脚,转身憋着气儿就气哼哼地走出屋子:“秋娘,你不信我!”

    万氏忙追上去,追到门口,猛地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屁股……胎记!

    胎记!!!

    她一抬头,望着连大山渐去的背影,一只手死死地抓着门框,那手,微微颤抖着。

    扭头赶忙就去找她闺女儿,又把今朝连大山刚给她说的事儿,一五一十告诉了连凤丫。

    连凤丫听着,不予言论,只是宽慰了万氏,“看到又如何,没看到又如何。

    那家人若是真心想要换回身份,何必用这样迂回的办法,大可光明正大地找来。

    如今他家这样做,显见的,人家压根儿不想把事情闹大。

    再说了,之前那个蓝嬷嬷说的,是真是假还未可知。您啊,瞎担心。

    别人如何,咱家管不着,只管把自己个儿的日子过好了。”

    又把万氏宽慰了几句,才让万氏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送走万氏,屋里,连凤丫面色沉凝了下来……如今,太被动了。

    女子闭目,食指一下一下轻轻叩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叩叩”声。

    忽地睁眼,眼中冷意如电,喝一声:“九刀。”

    屋外有人立即应声推门进来:“大娘子。”

    连凤丫缓缓侧首,眼角余光便正正好落在了挡住大半大门出入口的粗犷壮汉身上,斜斜觑了半晌,忽问:

    “红楼是江湖第几等?”

    谢九刀低眉垂目,闻言,牛眼中一烁,道:“大娘子可知藏幽谷?”

    连凤丫眉心微挑:“自然知道,公子倾歌,名震天下。藏幽谷处,世外桃源。”

    “藏幽谷,江湖一等。

    那么红楼,”谢九刀蓦地抬眸,射向对面女子,道:“藏幽谷下,二等之上。”

    藏幽谷下,二等之上!

    连凤丫猛地眯眼:“我原先以为,当初我一家来京的路上,所遇的红楼门人,是淮安张家所为。

    当时我还奇怪,张家若要杀我,那早前就该出钱买了红楼的杀手,但实则,这些年来,张家所动用的人手,全是他家自己的人手。

    如今看来,出钱索命的另有他人。

    至于缘由,看来是和之词胡同有关系了。

    那背后之人,怕是不敢动用自己的人手,怕是露出马脚,被人抓住把柄。

    这才用的红楼外人。”

    “大娘子准备怎么做?”

    谢九刀定定望着那端坐在屋内桌旁的女子,却见她云淡风轻地望了一眼窗外天色,淡声说了句:

    “今年冬未到,已经寒风抖擞。

    至寒冬来临,怕是往年几年里,最冷的一个冬季了。

    我早前已经请褚先生给淮安的安九爷,以及我城郊庄子上的郑三娘修书两封,算着日子,信件也该到了她们手中。”

    谢九刀不明所以,待要再问,那女子已经悻悻然转过去了身子,只留了两个字:“等吧。”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四合院:秦淮茹摸错门,能怪我? 妖龙重生之现代逍遥傲世录 医路官途 仙帝觉醒,祸害绝色美女老婆 官途纵横,从镇委大院开始 团宠锦鲤小福宝,旺家旺夫旺全村 屌丝逆袭,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多情 随身空间: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