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三章 他说

    大庆王朝德盛44年秋末

    连凤丫一家子举家入京,就像是滴水入海,没有惊起一丝波澜,唯一的那一点动静,大约就是那一天,艳阳正好,之词胡同那边来的蓝嬷嬷,带来的那一个对于连凤丫一家而言,并不算什么好事的消息,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其他。

    京都居,大不易。

    便是在苏淮之地很有些名望,风生水起的连凤丫,鼎鼎大名的酒娘子,在这京都城中,也不过就是沧海一粟。

    沈家大老爷阴沉沉的面部,听完手底下探子的禀报,听闻柳南巷子那边,丝毫没有动静。

    冷哼一声:“这里乃是京都城,藏龙卧虎,哪由得一个粗野村妇想要怎样就怎样,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何况那一介村姑,大字不识的粗野乡妇?

    “大老爷说的是。只是属下打听到一件事。”

    “何事?”

    “属下打听到,当年那个接生婆子,好像匆匆回海州老家了。”

    大老爷听着,眼中狠辣一闪:“那婆子留着就是个变数,处理掉罢。”

    “是,属下这就去。”

    下属一走,沈大老爷精于算计的眼里,阴骘无比,狠一捏拳:“呵!”走出屋外,侧首望向东去,嘴角蓦地一丝冷嘲:“老爷子终归还是舍不得啊。”那方向,赫然是老太爷老太太的院子。

    俨然,沈大老爷似明白过来一些事情……沈老太爷怕是知道了,知道就知道罢,大老爷唇畔嘲弄着,“那老狐狸比谁都精明,他可舍不得戳破这层窗户纸。”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难以安心,那柳南巷子里的那家子,就是他喉咙骨里的刺,如鲠在喉,不除去,怎能安睡?

    “墨斋,东望街上,是不是刚开了一家酒肆?”

    身后的中年男丁上前半步:“大老爷说的是那家惠民酒坊罢?”

    “你去,无论用上什么手段,叫这家酒肆开不下去。”

    墨斋会意,点头应是,悄然退去。

    沈大老爷又回首,望着老太太居住的院子那方向,唇畔冷笑一闪……如今只要老爷子不糊涂,就知道如何取舍,任凭老太太怎么闹腾,老爷子也不会松松口,接那柳南巷子的贱种进沈家的大门。

    今上刚刚叫了他去御书房,与他说了一番话,话中却是提及了如今正如火如荼的“南水北调”之事,今上不是个无的放矢的君王,亦不会无缘无故说上那些话,必然是已经心中有所打算,

    而这打算中,有他沈梁一席之地。

    家里那老爷子,如今还在朝中任了实职,御书房里今上与他沈梁说了什么,老爷子不一定知道,但今上找了他沈梁去御书房,这件事,绝不会瞒得过老爷子的眼。

    老爷子是个精明狡诈的,否则这几十年的朝堂纷争,与他同期的多数已经黄土一抔,要么贬谪下放地方,又或者挪到一个虚职上,老爷子偏偏几十年里,朝堂之上,不说权势如何官职大小,只说,几十年来,屹立不倒。

    足可见,这老爷子最善权衡利弊。

    只这一点,老爷子也不会为了柳南巷子那贱种,在此时,弃了自己。

    至于那一家子泥腿子……

    “总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攀望着不该他得的东西!”沈大老爷眼中狠辣一闪,自言自语道:“若是及早醒悟,东西收收,回他的深山老林里,再也不出来搅和,安安分分本本分分地种他的地,那还有命活。

    否则个,便叫这一家子贱种贱命的,去地下寻他们的富贵去!”

    大太太正巧来,便看她家老爷望着脚下一根枯草自言自语,“夫君可是有心事?怎地自言自语?”

    大太太出身侯爵府,是正正经经的勋贵嫡女,身份正统。

    沈大老爷闻声仰首,面上已然谦谦君子,温和宽怀:“天渐冷,夫人怎出门来,小心冻着。”边说,边把身上宽袍退下,披在了大太太的身上:“走,陪为夫进屋喝盏热茶。”

    ……

    连凤丫的日子,过得有些艰难。

    东望街的铺子不知被打砸了几次。

    地痞流氓不可怕,只是耐不住一波接着一波来。

    收保护费的有之,找茬的有之,牵强不讲理的有之。

    这些都不怕,谢九刀把人一逮,往衙门一扭送,也就了事了。

    可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就连谢九刀都觉得奇怪:“大娘子,晚些时候,把那地痞打折了腿,此事我一人就可以办成。”言下之意是,既然那些地痞流氓一茬接一茬,好似连走衙门打板子都不怕,那就来暗的,偷偷趁着天黑,把找茬的打一顿黑棍。

    他盯着面前那女子:“当家的,只要你点个头,今晚我便把事儿办了!”

    他是急,可面前那端坐的女子,只顾着喝茶,一点儿都不急,这下谢九刀更躁了,“当家的,你也说句话啊!”

    连凤丫闻言,忽地一笑,抬眸笑意盈盈的落在身前魁梧大汉身上:

    “我是晓得你有这个本事。可打黑棍,可是犯法的。”

    谢九刀蓦地一愣,眨巴眨巴眼睛,一直望着面前那张女子笑意盈盈的面庞,好半晌,才确定,他的确刚才没有听错,顿时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还在乎打个黑棍犯了律法?

    他莫名的,心里没有那么躁了,没好气地怼了回去:

    “是,您是没摸黑打过人黑棍,您干的那些,可比打人黑棍要这个。”谢九刀边说着,大拇指高高朝着连凤丫竖起,那牛眼里,此刻都写满了奚落。

    这女人也真是好意思说那话,一本正经装得跟个良民似的。

    谢九刀心里狠狠腹诽,不过腹诽归腹诽,但有一点,他清楚,假如不是这女人信任自己,又让自己随时跟随在她身边,他又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这女人的手段,怕是他也不会相信,就是面前这个弱不禁风,纤瘦得好似风一吹就会倒下的女人,决断果敢,堪比男儿!

    “你也说了,我是这个。”连凤丫学谢九刀评论她的那样,也竖起大拇指,眉一挑:“我怎么会坐以待毙?”脂粉未施的面庞上,挂着清浅的笑容,眸光却清亮含笑着:

    “九刀啊,你太心急了。”

    这笑,意有所指。

    谢九刀猛然似明白了什么,急问:“当家的,莫不是有了应对之法?”

    连凤丫看了一眼这糙大汉,唇中蹦出一字:

    “等。”

    谢九刀顿时黑了脸……又是……等?

    等什么?到底要等什么!

    他急啊,还得给那位大爷回信!

    夜半三更

    东宫灯火未歇,陆平掌灯:“殿下,已经是三更天上了,您该歇息了。”

    椅上男子,修长指尖揉捏眉心,一丝疲惫溢显,略显劳累的声音缓极问道:“今日没有新消息传递来吗?”

    “无。”陆平心中一动,殿下为那女子,实在是做了许多本不必去做的事情,从前想方设法在那女人身边安插人手,为的是护那女人的安危。

    这些年来,殿下虽没说出口,心里却时时期盼着那女人入京,成那五年之约。

    每年殿下再忙,必定悄然入淮安城,有时趁着夜色入府瞧一眼,有时就站在简竹楼楼上窗户边,看那女子一眼。

    如今可好

    终是那女人入京了。

    殿下原本如何打算,不知。

    如今却又有新的风波。

    谢九刀那厮前些时候传来消息,竟然是与英国公府沈家有关!

    那女人如今这身份,进不得,退不得,揭开不得,藏着不得,看似是天大好事,实则却是隐患重重。

    沈家已经有一个沈微莲,若那女人果真是……那原本是最被看好的太子妃人选……陆平心中猛地起怒气:那女人果然是个搅屎棍,当初留着她就是个祸害!

    “东望街的那家店铺,还是安生不得吗?”

    陆平蓦地一顿,心知肚明,殿下问的是店铺,就是那女人刚开的惠民酒坊:“挺凄惨的,几个泼皮得了教训,这回也不进去生事了,

    一群凶神恶煞的就候在店旁边,但凡有人经过,都被这一群泼皮和壮汉吓得脸色发白,匆匆跑走。

    有那一群恶煞充着门神,挡在店铺门口,谁还敢往里头去?

    如今铺子交着租子,却门厅萧索,没生意上门,只出不进,就这样支持着,那是白白往水里丢银子。

    迟早得关掉,不然她连家也不是几代积财如山,拖延久了,整个家都能被拖垮。

    东望街的铺子,租金可不便宜。”

    陆平忍不住多说两句,嘟喃了一声:“要属下说,那女……连娘子还是没有做好来京都的准备,来的匆忙,来的冒失了。”言下之意是说连凤丫强行来京,根本没有达到五年之约的要求。

    太子殿下闭目,眉心微锁,似沉思。

    那边至今没有动静,他也猜不透,这一次,她要如何打破这僵局,渡过危机。

    但……任人摆布欺压,那女人可不会认,那倔强的女人啊……太子殿下清冷容颜上,薄唇缓缓勾起。

    蓦地睁开眼,子夜星辰,漆黑如墨的眸子,如刀锐利,射出:“她绝不是任人摆布的闺秀。”

    “陆平,她不是别人。”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