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四章 难不成孤得了心疾之症了

    一日,正是学子沐休时。

    一众书生从东大街过,一人手中摇扇指向路边一家店铺:“这惠民酒坊,好似是家新店?”

    另一人接道:

    “新店是新店,可惜得罪了人,才开张,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那手中摇扇的年轻书生又问:“鲁兄知道什么,不妨说来听道听道?缘何一家小小店铺,怎就得罪人了。”

    “李兄还不知道吧,这家店的主家,可是淮安城中的酒娘子连大家。

    她家有两种酒,十分出名。

    一种是英雄酒,当年时,这酒娘子还年纪甚小,便独自带着英雄酒,镇北军行至淮安地界,路过镇子上,这酒娘子便阵仗前拦路,为了就是给官兵们送上英雄酒践行。

    此事当年可不小传,都惊动当今,圣上还亲自命人传圣旨,以嘉奖。

    那另一种,便是果酒甜酿,此酒味美之余,价却不高,实则是惠及于民,

    这惠民酒坊的名号,便也是由此而来。”这人说着,话锋一转,叹息了一声:

    “只这酒娘子怕是个心中有成算的,竟举家来了京都城。

    可曾想,这京都城里,又岂是她一个外乡来的女儿家可以站稳脚跟跟的,又没有依托,又没有背景,就只一个酒娘子的名号,可这酒娘子的名号,也只能在淮安地界上管用罢,

    到了这京都城啊……唉……”

    另一个王姓的书生也说道:

    “我也听闻,这酒娘子是得罪了某家权贵,如今也没人敢上门来买酒,

    就是东西再好,也无用处。

    今个干脆把店门都关了起来,如是下去,定是要灰头土脸被赶出京都城去了。”

    话说着,忽地扭头望向一旁从始至终,浅笑少语的少儿郎:

    “连兄,说来,你老家也是淮安城里,可听说过这酒娘子,她如何?”

    少年身量已抽条,白净面庞,温润如玉,颇有几分温雅气质,闻言垂目,轻声道:

    “诸位兄长,那是我大伯家的大姐姐。”

    “哎呀,海清兄姓连,这酒娘子也姓连,我等如何没有想到?

    竟如此,那海清兄弟岂不是对自己的大姐姐,更加熟络?

    你且说说,你这大姐姐果真一双酿酒的好手?我可听闻,这酒娘子,于酿酒一途上,是祖师爷赏饭吃的天分。”

    “自是如此,只是我这大姐姐……”连海清一丝难言着,顿了住。

    其他人却已经替他脑补许多,那姓李的摇着纸扇,一派清高:

    “也别为难海清兄弟了,这什么酒娘子,说来说去也就是个酿酒的商人,士农工商,从商本低贱,女子从商,岂不是悖了女子德行?

    女子最该尊三从四德,哪一个正经人家女子,出来抛头露脸?

    为女子者,就该守礼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中洗衣做饭,绣花干活,

    现下好了,野心不成,倒得罪了权贵之人。走走走~咱们不必在这等妇德不修的女子店铺前耽搁,只怕脏了我等读书之人清名。”

    几个书生一番品头论足,抬步而去。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谢九刀臭着一张脸:“当家的,让我去撕了这群斯文败类的嘴!”

    马车车帘子落下,里头一道声音:“你被狗咬了,也要回咬狗一口?”

    车厢外,谢九刀魁梧的身子一震,捏着的拳头,缓缓松了开来:“当家的,你心里到底可有成算?

    每每问起,你只总叫我等,

    我是大老粗,等不了了!”谢九刀急不可耐,他是真等不了了!

    这女子,总说,等。

    这都等了多久了?

    “咱一直等也不是办法啊,这都等得酒坊不得不关门了!”

    他瓮声瓮气道。

    “谁说酒坊关门,是不得不?”车帘子动了动,刷拉被里头人拉开,连凤丫伸出脑袋,冲着谢九刀挑了挑眉:

    “万一有人等不及赶我走,狗急跳墙弄出个人命官司来,趁着对方还没有缓过神来,往这处要人命的事儿上想,不如关门店铺,绝了这档子混事儿。”

    “啊?是这样?不是被逼的不得不关门大吉?”

    “啊呸,你才关门大吉。”连凤丫连啐了一口,没好气翻个白眼儿:“你猴急什么,叫你等,你就等。没看这天越来越冷?”

    谢九刀被啐得一脸呆,过会儿拍腿叫嚷:“不对啊,这和天儿冷不冷有甚干系啊?”

    那车帘子晃了晃,已然垂落,遮住车厢里的景致,只声音含糊地传来一句,貌似是说:“你笨啊。天寒地冻,天灾人祸,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过冬,”似还哼唧地嘀咕了一声:

    “等着瞧好戏罢。”

    不知为何,这女子含糊不清的软语嘀咕的一句,却叫谢九刀尾椎骨一路直怕上一股莫名寒凉,寒彻入骨,冻得他这练武之人,竟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再想多问一两句,她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时,却听到车厢里,呼吸声渐渐清浅,他知,里头那女子,是睡了过去了。

    不由指尖一挑车窗帘布……果然!

    心一沉……如今天冷入了冬,今朝才起,只是上晌而已,她却越发嗜睡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女人向来勤勉,不由想起近几次这女人每月月半时寒毒热毒发作起来,越发严重。

    发作时长多了一倍不说,发作时似乎也更烈更痛苦。

    谢九刀两道粗眉,不由得拧成山丘……他怎么不知,这是每月与寒热双毒对抗时,耗费了精力导致的,再如此下去,谁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每月忍着生不如死的疼痛,

    人的忍耐有极限,只怕痛到极致时,再刚强的人,也会软弱。一旦软弱,便生死意……谢九刀心口蓦地一颤!

    当夜,一封疾书传进皇城东宫殿。

    同一夜,子夜时分

    一道黑影出现在柳南巷子,翻墙入内,驾轻就熟,显得个中老手。

    夜色中

    木门无声开了一条缝,一道高大黑影,站在卧床之畔。

    大掌一挥,一抹奇异香味若隐若现。

    须臾时,床榻上之人,陷入深睡之中。

    却见那高大男子倏地拖鞋履,翻身上床榻,长臂一卷,便将熟睡女子卷入怀中,黑眸有光微烁,下一刻,

    伸手一拉,

    女子身上衣服纷纷滑落,入目,肤白如纸,显得苍白,缺了血色。

    男子俊美脸上,微一怔,再一掂量怀中之人重几何,才惊觉,竟瘦削至此!

    闻谢九刀疾书所言,他趁夜出宫,只是想要来亲自瞧一瞧,谢九刀所言,是真是假,是夸大说辞几分?

    如今见了她这模样,怎地……黑夜中,二爷一脸不解疑惑,大掌徐缓,有力地一摁自己胸口处……怎地,这里乱如麻了?

    修长指尖,爬过怀中女人硌手的背脊骨,指尖所到,无不是碍人眼的嶙峋骨,指尖传来脊骨一节一节一寸一寸的触觉……二爷只觉得指尖被刺痛,一路刺进了心口里。

    那双黑夜里依旧深沉的黑眸,将眼前女子深看入眼,只觉,这下,眼也被刺疼了。

    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二爷蓦地大掌一推,自己打坐起,掌心忽地落在女子背脊之上,习武之人的真气,源源不断地由着他的身体气脉,输送进她的身体里。

    时间点滴过去,女子肤色润粉,有了血色,气色转好。

    二爷倏然收手,又将女子穿上衣服,却没立即离去,抱着女子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才起身,无声离去。

    第二日夜

    二爷来了又走。

    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第七日夜!

    二爷惨白着脸,从连凤丫的寝室出来时,谢九刀在二爷身前,狠狠跪了下去:

    “殿下,连续七日输送真气,不能再继续下去,气乃习武之人的根本!”

    “无妨,九为极数,续气九日,她这半年里寒热双毒发作时,能够少一些痛苦折磨。”

    谢九刀蓦地一震!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堂堂一国太子,坐镇东宫,贵不可言,却拿武人根本,去为一个女子续气……殿下他就不怕伤了自己的根骨,从而元气大伤吗!

    “殿下,为大娘子,谢九刀愿意以布遮眼,代殿下续此后二日之真气!”

    话落,

    一脚被踹翻,“滚~你愿意孤还不愿意!这女人的生死都由孤决定,你操的哪门子心?”

    “……”额……所以他忠心还忠心错了??

    第九日时

    九日续气总算成了,床榻之上,男人面色如纸,薄唇透着灰白,饱满的额头,冷汗直流,却撑着身子,黑眸深沉地望着身下女子,

    眸子在这张脸上流连几许,半晌,

    “你可答应孤的,好生活下去……”惨白失血的薄唇,蓦地狠狠攫住女人因为气足而粉润的唇瓣,重重吮吸一口,“契约之印。”他道,眸却不自知地藏着一丝痛色……连凤丫,你可要记住,你当初答应孤的,好好活下去。

    指尖轻抚她的锁骨……竟觉得这锁骨突兀得十分刺眼。

    倏地收起指尖,心口又传来一抹痛,最近几日,总是如此。

    二爷轻轻拢着衣袖,自言自语,幽幽道:

    “难不成孤是得了心疾之症了。”俊美的容颜上,一脸疑惑,眉心,不解地紧蹙着。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顶流出道: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