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db229.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三十五章 饿狼抢食

    有青衫从城外来

    一身寒霜

    天气已格外之冷,呼一口气,都是冒着白团团的雾。

    街道上,行人少却许多,出门在外的,穿棉戴帽,脚下的鞋子,踩着积雪,咯吱——咯吱——

    一派冬景正盛。

    青衫驾马过市,眼角余光忽从街旁掠过,猛一抓缰绳,

    马顿时嘶鸣,停了下来。

    那马上青衫之人,骑在马背之上,扭头侧目,眸光落在那木质牌匾之上,忽地唇角微扬,

    “她来了!”

    艳色似血,唇瓣吐字,白雾灼灼,眸光穿过呼吐而出的团团白雾里,又扫了那木质牌匾一眼:

    “来得正是多事之秋,不好。”

    话落时,扬鞭,“啪——”,胯下大马忽地扬蹄,飞掣而出。

    他身后,一小厮也瞧一眼那木牌匾,木着一张脸,随之跟着他主子而去。

    正白日青天,隆冬时节,秦淮河畔,少却许多热闹喧嚣。

    河面未曾结冰,却飘着白蒙蒙的雾气,岸边停着几许花舫,一眼望去,袅袅之间,犹如仙境。

    “公子归来了——”

    凌霄阁外,龟公一声喝,阁门转眼已大开,里头正红艳俗的鸨儿娘,忙从里头迎出来,

    身后更有望眼欲穿的美娇娘,“爷可辛苦了,屋外冷,快些进屋来。”

    又着身边小侍女,“快给爷备着热汤水。”

    青衫之人进了凌霄阁,阁门又被关上了。

    屋外的风,吹不进来,这阁楼里,热气腾腾。

    那美娇娘忙搂住俊美的青衫公子,要上楼:“爷可寒着了,楼上备好了热浴,沐浴一番,去了身上寒气,再让人送上酒水小菜?”

    楼梯旁,青衫公子停住了脚,忽地上下一打量身旁的美娇娘,眉心一蹙:

    “素色不适合你,寡淡了。”

    那美娇娘面色一变,下一刻,又面带笑颜起来:“爷说无霜穿什么好,无霜就穿什么。”

    “哦?我说穿什么,就穿什么?”

    “是,无霜的事情,爷说了算。”

    美娇娘娇弱道。

    袁云凉睨了她一眼,便露出个亵玩的笑,薄唇一勾:“穿什么,无霜不穿才是最娇美。”

    话落,提步上楼,身后白无霜面色唰的一团粉红,娇羞一垂首,紧紧跟上前面的人去。

    前头,袁云凉眼中哪儿还有一分刚才的亵玩,只留冷色……若论穿素衣,还是那女人看着舒服许多。

    不过……她何时来京?

    真是他离开大庆太久?回来行程又匆促,什么消息也没有听到。

    三楼

    偌大屋舍,浴桶里热气腾腾,袁云凉泡去一身寒气,带着一身湿漉漉,从浴桶中跨出来。

    “爷不再泡一泡,无霜给你搓背。”

    正罩上干净的袍子,软玉温香便贴了上来,一只绵软小手,便悄悄探向男子的胸膛。

    突地

    猝不及防被一只铁钳狠狠抓住:“怎么?霜儿是想爷了?”

    白无霜“唰”的一下子,耳根通通红,身上只着薄衣,素色衣衫,免不了沾上了水滴,一下子透了光,她只把脑袋低低垂着,娇羞不止:

    “是,霜儿想爷。”

    她之娇羞,仿若对面之人,是情郎。

    殊不知,头顶上,男人那双眼,冷凉得只剩下轻嘲。

    她又要往上靠去,袁云凉大掌亵玩地捏了一把女子胸前莹白兔儿,“嗯~爷……”女子已然动了情念,看袁云凉的眼,迷乱着:“爷,霜儿服侍您……”

    “霜儿,下去吧,爷疲乏着。”

    “……爷……”男子一句话,白无霜陡然被冷得发醒过来,哆嗦着唇,可怜的模样,瞧的人心疼。

    袁云凉神情不变,温和地望着:“去吧,爷且休息半日。”

    白无霜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离去。

    屋内男子,忽地喝道:“斩魂斩魄。”

    两道黑影无声出现。

    一跪地:“主子。”

    “本座不在京都时,城中都发生何事?你二人一一说来。”

    “回禀主子,京都城中……”

    斩魂斩魄二人,细说这京都城中事。

    自然也说到了连凤丫一家举家进京。

    也说到这酒娘子进京之后,所遇到磋磨。

    “得罪了权贵?哪家的权贵?为何而得罪?”

    “这……”二人一脸迟滞,显然并没有仔细打听到这件事来。两人被头顶那双眼注视着,头皮一阵阵发麻。

    屋子里十分安静,好半晌,才有淡淡声音响起:

    “尽快弄清楚。”

    “是,主子。”斩魂斩魄二人皆松了一口气。

    “退下吧。”

    “是。”

    屋中檀香阵阵,暖意融融,窗外却依旧下雪。

    袁云凉披着薄衣,连衣襟都没有拢起来,走到窗边,手臂一推,呼啦——一阵冷风夹杂着冰雪,吹了进来。

    他倒没有躲一分一毫,只凝望着一个方向……柳南巷子吗?

    恐那骄傲的女子,想都没有想过,在苏淮之地,风生水起的惠民酒坊,到了京都,还没有焐热屁股,就已经凉了吧。

    如是这样下去,不得不落魄地被赶出京都,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京都城,哪儿会是什么简单的地方。

    这里每一个人,稍不注意,便不知怎么死的。

    袁云凉没多去想那女子,心里又盘算起北地的事情。

    “斩墨。”

    身后斩墨单膝跪地:“爷。”

    “放暗信。”

    “信中写何?”斩墨瓮声问。

    袁云凉的目光,扫向了东边远远那一片被风雪遮盖住的斑斓明黄,眼底的温度,渐渐冰凉,凉得摄人心魄,薄唇缓缓张起,轻吐四字:

    “饿狼夺食。”

    “是,”斩墨无声离去,暗信送了出去,窗口,冷风依旧,把袁云凉湿漉的长发,冻得冰寒发硬,他转身时,眸光又从柳南巷子的方向掠过。

    只一掠而过,不曾停留……那女子有趣归有趣,但也还不值得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为着她得罪人。

    京都城

    一个小院暗井中,却没有水,两个人影接了头,递了东西就各自顺着来路离去,从始至终,井口盖着的大石头,都没有被挪动的迹象。

    而交头的两个人,更是没有说话,能够看到对方的,只有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

    接了信的人,在地底下,七转八弯,出来时,一把拉下面罩头罩,“先生。”

    一只苍迈的手,放下了茶盏,接过了信纸,撩开,垂眸一扫,“饿狼夺食……”沉吟片刻,忽地点头:“原来如此。”手一扬,信纸落在了炭盆了,顷刻间,烧成灰烬。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梦境人生 灵能纪元 鉴宝黄金手 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 盛世谋妆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 超级学生(未苍) 千金闲妻 召唤修仙大陆,国家乐疯了